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特战之王 > 《特战之王》正文 第三百八十章:突破口
    “再等等吧。”

    李天澜沉默了大概有四五分钟,才往沙发上靠了靠,轻声说道。

    东城无敌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李华成今天在全体会议上并没有强行通过他的这个提议是因为东城无敌等人的拒绝并不坚决。

    这留下了进一步谈下去的余地。

    而同样,再怎么不坚决的反对也是反对,这也留下了跟李天澜商量的时间。

    接下来的结果,再谈就是了,距离大选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时间紧迫,但也不是一点空余运作的时间都没有。

    “这件事情,你要自己拿主意,考虑好。”

    东城无敌再次点了根烟,笑了笑道:“总统是有等下去的时间的,我们”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

    李天澜默默点了点头。

    现在的局面,对新集团而言无疑是极为不利的,每个人都在承受着极大的压力,李华成想要将风波平息下来,并且也给出了相对来说可以接受的结果。

    新集团可以考虑,甚至可以拒绝,但做出这个决定的时间拖的越长,这个变数就会越大,损失也会越多,毕竟在他们考虑的时间里,其他集团也不是老老实实什么都不做的,该打压的时候肯定一样是全力以赴,这个时间,几乎已经被他们看做是新集团妥协之前最后在新集团身上吸血的时间了。

    李天澜端起茶杯喝了口茶,看了看屏幕中的吴正敏。

    似乎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吴正敏笑着点了点头,这位真正为李氏燃烧了一切的老人早已感觉到了疲惫,如今退下来,他并没有什么不甘心的地方,就连他自己都认为这是最好的结果。

    李天澜慢慢靠在了沙发上,不再开口,像是在沉思。

    东城无敌开始说起军方的几个敏感职务,李天澜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他们的交谈,而在闭上眼睛的那一刻,他的视角已经开始转移到了另外的方向。

    陈家上下都弥漫着悲戚的氛围。

    陈方青和陈曦是同一日死亡,葬礼自然也是同一日。

    尽管他们的葬礼过去还不到一周的时间,但陈家却已经明显变得冷清,就连陈家大部分的亲戚都已经离开了幽州。

    如果李天澜真的接受了李华成的提议的话,那么毫无疑问,在各大集团都达成新的平衡之后,陈家的遭遇会在很快的时间里就彻底被人遗忘。

    作为陈曦的秘书,毛松至今仍然没有离开陈家大院,陈方青的死亡让整个陈家都获得了不少同情分,而焦头烂额的太子集团在压制着新集团的同时也希望团结陈家来获得更多的支持。

    陈方青死亡之前确实做出了一系列不恰当的决策,可他对中洲的贡献却无法抹杀,不止是在太子集团内部,甚至就是其他集团的高官们,对于陈方青都是极为尊重的,这时候团结陈家,无疑是给予新集团更大的压力。

    与陈家关系密切的人都会被进一步的提拔,陈方青的秘书元林据说很快就会出任某个行省的总督,而吏部同样也在找毛松谈过话,据说他很快就会被任命为某个行省的秘书长,陈家的人丁并不算太兴旺,除了陈方青和陈曦,其他大都是在经济领域和国企发展,这些人也会受到不同程度的照顾,可随着陈方青和陈曦死亡的风波平息,今后陈家最大的依仗,无疑就是正总督级别的元林和副总督级的毛松这两个秘书了。

    所以陈家如今正在竭力拉拢这两位秘书,而无论毛松和元林现在心里想法如何,都不可能真的撇开陈家。

    所以两人这段时间一直都是住在陈家给他们安排的小院里,处理着陈方青和陈曦的身后事,同样也在等待着新的任命通知。

    毛松的表现一直都很正常。

    所谓的正常,是不恐慌,不兴奋,一直都保持着严谨和严肃的姿态处理着各种事务,应付着各方面的人群。

    吃过晚饭之后,毛松就将自己关进了书房。

    这曾经是属于陈曦的书房,如今却成了毛松的办公住所,由此可见陈家对他的看重和拉拢。

    他现在研究的是关于南云行省的几份文件,关于他和元林的晋升现在外界有许多的传闻,看起来已经定下来的东西,其实同样存在着争议。

    作为陈方青的秘书,元林的级别是正总督级别,他的任职方向争议也是最大的,高层很多声音都倾向于让元林去担任西北某个行省的总督。

    正常趋势下,元林能有这样的结果可以说是求之不得,谁都知道太子集团现在的境遇,如果陈方青在压力之中退下来的话,元林上总督基本没有任何希望,最大的

    可能也就是给一个闲职养老,这还算是比较好的下场。

    而现在,陈方青的非正常死亡却成了元林晋升的阶梯,从陈方青的影响中走出来,他依然是太子集团的干将,太子集团自然希望借助这个机会将他推倒一个比较显赫的位置上。

    所以太子集团如今的倾向是将元林调任西北那个行省的议长。

    行省议长与总督,看起来平级,实际上在高层的眼中却完全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分量。

    元林本身就是正总督级别,资历上也足够了,即便不能让元林担任行省议长,一个偏远行省总督的位置,也不是太子集团能满意的。

    所以如果确定争取不了行省议长位置的话,那么元林自然会被任命成更重要的正总督级别职务。

    中洲内部,不上议长,却又要找出比总督更有含金量的职务并不容易,中洲几个重量级的部门一直都是兵家必争之地,太子集团很难安排,而类似于吏部这些,都是议员担任的,元林又没有资格,所以现在太子集团着重争取的,是两个位置。

    第一个是幽州市长。

    第二个则是华亭市长。

    华亭如今的议长正是太子集团的领袖之一,元林过去的可能性不大。

    而幽州,随着明年白占方退下去,幽州议会议会内部必然会进行洗牌,元林的机会无疑是很大的。

    这也是陈家希望看到的结果,元林成为幽州市长,自然能更容易的照顾到陈家。

    这同样也是毛松希望看到的。

    因为元林争取不到行省议长的职务,那么高层必然就会在其他方面做出补偿。

    陈方青的秘书降半格,陈曦的秘书升半格,这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这样的局面下,毛松的新职务也许就不是某个行省的秘书长,而是南云行省理事,副总督。

    随着陈曦的死亡,毛松也算是一步登天了。

    这个结果基本上是板上钉钉的。

    因为毛松已经得到了某些承诺,关于元林和他的任命,某些所有人都想不到的力量会做些事情,最终达成现在这个结果。

    所以毛松现在对南云的一些文件极为关注,甚至可以说已经提前进入了副总督状态。

    敲门声响起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将近十二点钟。

    陈家大院内部一片安静,所有人都已经沉沉睡去。

    毛松听着很有节奏感的敲门声,嘴角露出了一抹若有若无的玩味笑意,淡淡道:“请进。”

    房门被轻轻推开,一名穿着一身黑色大衣挽着头发身材窈窕的年轻少妇走了进来。

    少妇大概二十五六岁的年纪,如果不是某些特有的韵味,甚至没有人能够看得出她已经结婚,她的容貌极为漂亮,但却带着一种生人勿进的气质,而且并不含蓄,因此显得极为骄傲散漫,看上去很高冷,她将手里拿着的文件放在毛松面前,明明看起来很高冷的气质在她开口的时候却突然消失,声音也变得有些软软的:“毛哥,这是你要的文件。”

    毛松随意将文件夹打开。

    文件夹里空空如也。

    毛松轻轻笑了起来。

    少妇名叫陈瑶,算是陈方青的孙女,虽然不是嫡亲孙女,但关系却也很近,陈瑶的亲爷爷是陈方青的亲生大哥,这样的关系下,陈瑶自然也算是陈家的核心人员之一。

    毛松以前见过陈瑶几面,印象中是个很骄傲很矜持的小女人,听说去年年初才结婚,在家里极为强势,自己本身也是某个大型公司的高层,确实也有骄傲的资本。

    “这份文件能让我满意吗?”

    毛松用笔敲了敲空空的文件夹,声音低沉。

    陈瑶轻轻咬了咬粉嫩的嘴唇,灯光之下,她的红唇泛着极为柔润的光泽,看上去无比性感。

    “都是按您的要求做的。”

    带着些许的难堪和羞耻,还有一抹妩媚和迎逢,陈瑶低声说了一句。

    毛松一把将陈瑶拉近了自己的怀里。

    陈瑶的眼神里带着一抹挣扎和犹豫,随即变成了无奈,看上去楚楚可怜。

    毛松慢条斯理的将陈瑶身上的大衣脱了下来。

    他的呼吸开始逐渐急促起来。

    大衣之下是一片雪白光洁。

    银色的高跟鞋,黑丝袜。

    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东西。

    “不错。”

    毛松笑的极为舒心。

    浑身都在颤抖的陈瑶低着头,愈发难堪。

    “跪下,给你做个面膜。”

    毛松嘿嘿笑着,按住陈曦雪

    白柔嫩的肩头,无比强硬的将她慢慢按进了书桌里。

    几秒种后,一双小手颤抖着顺着他的腿微微移动了一下。

    毛松继续观看着文件。

    那种熟悉而刺激的舒适在两分钟后占据了他的大脑。

    毛松靠在椅子上,淡淡笑道:“陈家真是出人才啊,还是说越是外表高冷的女人心里就越闷骚?以前见到你的时候,可真想不到会有现在这一天。”

    毛松确实想不到。

    在陈方青和陈曦葬礼结束的第二天晚上,陈瑶就出现在了毛松的房间里,尽管她当时表现的很难堪,很羞耻,但她的所作所为却没有掩饰,就是勾引。

    这无疑是想要在陈方青和陈曦死后重新找靠山的行为。

    陈曦内心活动如何不得而知,或许会有愧疚,有其他,但那种极度的刺激下,他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接受了陈瑶这个在家里极为强势在自己身边却极为乖巧的情人。

    书桌下温柔的动作顿了顿。

    陈瑶似乎抬起了头,她的声音愈发柔媚,但却依旧带着矜持,那声音低低的,但听在毛松耳朵里,却如同惊雷。

    “我刚刚看到慕容阿姨进了元秘书的房间,化着妆,穿的很性感”

    这个时间

    慕容阿姨,元林,很性感

    毛松脑子里一阵眩晕。

    错愕,愤怒,嫉妒,各种情绪猛然涌了上来。

    他直接将陈瑶拉起来,&bp;咬牙切齿道:“哪个慕容阿姨?”

    陈瑶的红唇愈发柔润,轻声道:“只有一个慕容阿姨啊,慕容秀。”

    毛松半晌都没有说话。

    他当然知道只有一个慕容阿姨。

    那曾经一直都是他心目中的大嫂。

    一个美丽,含蓄,成熟,端庄,温婉,贤淑,高雅的女人。

    毛松不是没有过什么其他想法,但却又不敢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因为那是陈曦的妻子!

    而现在

    现在

    陈曦的妻子,穿的很性感,正在元林的房间里?!

    她在干什么?

    她,在干什么?!!!

    陈曦可是真正的尸骨未寒啊。

    “啪!”

    毛松一巴掌狠狠拍在了陈瑶的屁股上,咬牙切齿道:“你们这群贱货!”

    陈瑶低低的惊呼声中,毛松直接将她抱了起来,扔进了休息室的床上。

    歇斯底里的发泄在陈家大院里没有引起任何波澜。

    一直到了半夜将近三点钟的时候,陈瑶才重新穿上了大衣,偷偷的溜了出去。

    毛松躺在床上,在充满着暧昧味道的休息室里胡思乱想着,一会想着陈瑶,一会又想到了慕容秀,想着她此时在元林房间里的样子,想到了她平时的端庄温柔,又想到了陈曦,时而咬牙切齿,时而轻声叹息,迷迷糊糊的,逐渐睡了过去。

    黑暗中的休息室里,一片目睹了一切的暗影缓缓移动着,最终来到了毛松的床前。

    暗影似有似无,就像是什么都不存在,但遥远的距离下,一道目光始终都在注视着这里。

    毛松在床上不安的翻着身,他的眉头逐渐皱了起来,呼吸开始变得急促。

    混乱的梦境中,陈瑶变成了慕容秀。

    那个自己曾经梦寐以求的女人似乎丢掉了所有的高雅与含蓄,只剩下浓郁的醉人的温柔与妩媚。

    她很乖巧的跪在了自己的门前。

    “砰!”

    梦境里破门的声音响起。

    陈曦表情扭曲的站在门外,正死死的瞪着他。

    一个浑身上下到处都是鲜血的陈曦。

    陈曦直接冲了过来,死死的卡住了他的脖子。

    “不要!”

    毛松猛然惨叫一声从梦里醒了过来,他的身体蜷缩成了一团,不断的喃喃自语着:“我没杀你,我没杀你总督,放过我吧我没杀你”

    一直投射在毛松身上的目光收了回去。

    休息室中那片若有若无的暗影瞬间冲出了陈家大院,变成了一件黑色的风衣。

    风衣完全展开。

    陈家大院上空陡然划过了一道流星。

    下一秒钟,风衣出现在了白家庄园内部,自动挂在了衣架上。

    卧室之中,李天澜轻轻搂着秦微白,把玩着她的头发,微微笑了起来。

    突破口找到了。

    而且竟然还是一个效果好的难以想象的突破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