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道长去哪了 > 《道长去哪了》正文 第一百六十六章 镇压世界之宝
    阴风洞洞厅之中,顾佐对着钟乳石内的金蚕左看又看,看了又看,白起还在酆都城头仰天期盼,不停催促他将金蚕送进来。

    李十二和西施手执魂幡,正带领三千鬼卒围攻李英琼,一边斗法,一边也向着顾佐讨要金蚕,她们希望顾佐将金蚕送入洞府世界。

    如百毒金蚕之类的东西,和元宝童子“卖给”顾佐的芝马,以及他吃下去的蟠桃相类,都是先天灵物,蟠桃演化出了桃树,芝马演化出神马,两种先天灵物都催化了洞府世界的演化进程,让洞府世界有了灵魂,这是世界进化的重要推动力。

    顾佐思考片刻,还是将百毒金蝉送进了酆都世界,洞府世界已经得到过蟠桃和芝马,酆都世界却什么都没有,做人不能太偏心不是?

    试着按照服用芝马的方式,将百毒金蚕送入气海,往酆都世界的屏障渡入。过屏障的时候,百毒金蝉被屏障吸纳炼化,当真是“入口即化”,金蚕中蕴含着的充沛灵力,顿时化作雄浑真元,冲入气海之内。

    一匹芝马让顾佐白得两甲子之功,百毒金蚕虽然不及芝马,却也让顾佐平添一甲子真元,当真是一记大补。

    服用百毒金蚕之后,困守在两仪微尘阵中的顾佐立刻就恢复了生气,暂时摆脱了窘境,可以支撑更久了。

    而得了百毒金蚕之后的酆都世界,一瞬间阴风大作,泥土中冒出成千上万蚕卵,这些蚕卵以战死鬼卒的尸灰为窝,吸纳空气中岩浆散发的热毒,很快成长为蚕蛹,没过多久便破蛹而出,化作毒蛾。

    白起大喜过望,招魂幡挥动间刮出阵阵凄厉的阴风,毒蛾在阴风中盘旋,吞食阴风中的阴煞,个头飞快涨至拇指大小,在空中卷起一团团黑云。

    白起魂幡招动,一团团毒蛾聚集的黑云向酆都世界的四面八方扩散而出,寻找敌人去了。

    洞穴深处隐藏的梅鹿子正在趺坐调息,忽被一物叮咬,咬得脸上生疼。一巴掌拍上去,掌中是只拍死的毒蛾,望着这只毒蛾良久,梅鹿子眼眶忽然红了“老师”

    洞厅中的顾佐静静体会酆都世界的这一演变,感受到莫名的喜悦。

    消化了百毒金蚕,顾佐继续看这块钟乳石。刚才有百毒金蚕在顶端时,金蚕的光华闪耀,笼罩住了整块钟乳石,如今金蚕一去,下方的钟乳石立刻就显露出了柔和的真灵之光。

    这块钟乳石是件宝贝!

    伸手在钟乳石上摩挲片刻,顾佐感应到了钟乳石上真元流动的轨迹,顺着关窍处轻轻一摘,整块钟乳石便连根拔起,化作一颗晶莹透亮的绿色圆珠,在掌中滴溜溜滚动。

    与此同时,脚下忽然一颤,似乎天地都在震动,洞厅上方掉落碎石和灰尘,一时间灰土弥漫。

    顾佐将珠子收了,转身而起,望向身后来路,少时,一人扑了进来,跪倒在顾佐面前,痛哭流涕。

    “太师不可啊,此珠为小百莽天镇守之宝,太师若取了去,不消百年,小百莽天或将化为灵力诸天,跌落混沌世界!万望太师手下留情!”

    顾佐不是很懂,问“什么意思?”

    金蟹将军、许飞娘和薛蟒都紧跟着唐石追了进来,见唐石痛哭,许飞娘叹了口气,道“太师,我等在外间时,察知地动山摇,唐石便冲了进来太师是不是收了玄牝珠?此乃镇压小百莽天的灵宝,当年齐漱溟等三仙二老围杀绿袍老祖时,也没动过此珠,任其在这阴风洞中阴养洞天。太师若将这玄牝珠带走,不出百年,小百莽天必将跌落了。”

    金蟹将军知道顾佐的底细,在旁又详加解释,顾佐这才知道,如小百莽天这类有自己运行规则的洞天,和顾佐接入东胜神洲的南吴州之间区别的根源,就在于此。

    如果顾佐真个将玄牝珠摘走,小百莽天就真的堕落了。

    “峨眉天、青城天是什么灵宝在镇压?对了,兰若天和”顾佐就此打住,没再追问五台天。

    许飞娘道“峨眉是九天元阳尺,为广成金仙所炼,青城是昊天宝鉴,为轩辕氏所炼,兰若天是雪魂珠,万年冰精所凝,至于我五台天,也不瞒太师,我有乾天火灵珠。”

    薛蟒道“太师若是想谋取峨眉青城的先天灵宝,这是灭天之举,天庭不会答应的。”

    顾佐点头“我没这个打算,就是随口问问。只是本太师须得寻些宝物,以酬麾下大军之功,诸位有何建议?”

    许飞娘建议道“九天元阳尺和昊天宝鉴不好取,但峨眉青城中宝物不少,或可入内搜检一番?”

    顾佐道“那行,许前辈给了很好的建议,那咱们就去转转。”

    唐石还在磕头“太师玄牝珠!”

    顾佐道“这珠子我临时把玩几日,看心情。话又说回来,唐石,你觉着自己还有希望做这小百莽天之主么?”

    唐石道“不敢存此奢望,只是毕竟是一方洞天,下臣生于斯长于斯,不忍见其堕落。”

    顾佐点头“行了,你的心意我知道了,回头再说吧。”

    众人出了阴风洞,向着峨眉天赶去,路上迎面撞见了王钦和孔安国等人。

    双方见面,王钦的眼眶当即就红了,几乎哽咽“怀仙,我之过也,没能赶下来和怀仙并肩作战,无地自容啊!”

    孔安国在旁唏嘘道“我们在潜山时也同样如此,大军都准备好了,却无法赶到,老夫上天打探,却被殷郊和土行孙堵在了南天门,走也走不脱,王司命他们还被捆仙绳绑了两天。”

    管仲和文种在旁边七嘴八舌补充,将南天门发生的事情大致讲述一遍,顾佐才知道,原来天上闹出那么大的动静。他原本还有些埋怨这几位,尤其是埋怨王钦,此刻心里也舒坦了许多,反过来安慰他们。

    凤姑很是好奇,道“原来你就是顾怀仙,我师兄过命的好友?师兄为了下界助你,带着我们硬冲南天门,局势化解之后又第一个抢着下来寻你,今日算是见识了。对了,还要多谢你的礼物。”

    顾佐笑着拍了拍王钦“原来是王兄的师妹,王兄对你推崇备至,幸会幸会。”

    凤姑落落大方的抿嘴一笑,王钦老脸上却有些不自在,只是干笑了两句,又道“还要恭贺怀仙,至西川原时,见天现异象,原来是孙三娘和罗长老同日合道,东唐气运当旺啊!”

    顾佐刚才在百莽天,所以还不知此事,听说之后大喜,心情愈发舒畅。三娘子和洛君合道之后,自己这边实力飞涨,再遇到大战的时候,就从容许多了。

    <scrpt>();</scr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