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长生路清歌一曲 > 三百九十章宴席
    转眼即将到了莽族勇士比武大会的日子。

    许清歌还是离凝气化丹只差一步,却始终突破不了进入入元境。

    听祭司大人说,好多武者都是在与强者比斗过程中拼尽全力时随机突破的。

    也许是因为光明寨莽族勇士对她来说已经够不上对手,所以她这次十分期待十村十八寨前来的勇士们能够更勇猛强大,能助她突破入元境成为真正的武修。

    她用三个月的时间守擂成功,成为了十大擂主之一,也就等于可以代表光明寨参加十日后的所有莽族勇士比武大会。

    莽族族长尧汤在比试前夕亲自设宴款待了千里迢迢赶来的十村十八寨的首领与勇士们。

    长长的席面足足摆了好几百桌,盘子上摆放的都是许清歌从未见过的烤的流油的整只妖兽肉和桶装的烈酒。

    莽族人喜欢大口吃肉大口喝酒,所以宴席开始前就一人给分发了一把匕首,可以边喝酒边用匕首片下大块的妖兽肉往嘴里吃。

    祭司大人知道身为人族的许清歌肯定不习惯如此粗狂的吃法,便派了阿螺跟随在她左右为她切肉。

    许清歌自从开始习武以后,食量也是与日俱增,对于这种豪迈的吃法,她其实并不反感,反而看着让人食欲大振。

    奈何阿螺近来对她照顾的更加殷勤周到,不等她拿起匕首亲自动手,阿螺两只粗大的手掌已经麻利的切好了一只如野猪一样的妖兽的整只后腿肉放入她的盘子里。

    “姑娘,可以吃阿螺切好的,您不用动手,还有,祭司大人说我们这的酒十分浓烈,不可饮太多,要不然第二天起来会头痛。”

    阿螺作为许清歌新晋迷妹和祭司大人最信任的人,觉得十分幸福,更加卖力的工作起来。

    坐在许清歌旁边的阿虎,也是她新晋的追随者,本来还想与许清歌一起愉快地大口吃肉大口喝酒,顺便再。聊聊武技的事,结果中间生生多加了个阿螺不说,还敢管东管西的,他更加看不惯阿螺的越俎代庖行为“一个侍女怎么敢管自家主人,还不快下去,族长邀请的是我等勇士,不是你这个黄毛丫头。”

    阿虎的样子虽然凶悍,但是阿螺根本没在怕的,她的身后可是有祭司大人为她撑腰,难道会怕一个毛头小子。

    “我和我家姑娘说话,关你什么事?我家姑娘都没有说什么,你要是看不惯可以离开,谁要你多管闲事。”

    阿螺轻蔑的翻了翻白眼,不过是清歌姑娘的手下败将,有什么可豪横的!

    “你”阿虎嘴笨不知道该怎么回击,只气的脸红脖子粗的。

    最后被夹在中间的许清歌两边劝解,才化解这个宴席上的小插曲。

    这一番热闹争吵虽然短暂,但是也落在了许多有心人的眼中。

    黑风寨首领尧池坐在莽族族长的左下手位置,对面与他平起平坐的就是祭司旭晨。

    他笑着指向坐在勇士人群中间任然十分醒目的许清歌“大哥,光明寨十位勇士里面居然有两位女子,其中一位看身形不是我莽族人吧?”

    “不是,”尧汤不欲解释,只短短回了两个字,他现在全身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尧池身边那个全身用黑袍笼罩看不到面目的神秘人身上。

    只见他端坐在桌前,既不饮酒也不吃肉,一动不动,仿佛周围的热闹与他无关似的。

    “哦——”尧池眼神飘忽不定,“难道是大哥新收的爱妃,不知是哪的人,是不是幽泽大陆的人族?”

    坐在他旁边的神秘人听到人族两个字,终于动了动身形朝许清歌方向看了两眼。

    确实是人族,不过才入岚境巅峰的武者而已,实在不足为虑,真正让他忌惮的还是尧池对面的大祭司。

    “不是!”尧汤和旭晨同时出声否定,“她也是参加这次勇士比武大会的勇士之一,所以才坐在那里。”

    “什么?”尧池有一瞬间的惊愕,不过很快就恢复平静,他的这位好大哥莫非转性了不成,这么美丽的女人,居然舍得让她与一堆臭男人比武。

    尧池心思微动,要是能把她拐到黑风寨就好了

    自古英雄爱美人儿,他也不例外,不过这些都是小事,等黑衣人拿下祭司之位,他再逼得尧汤退位拿下光明寨,这个人族女子照样跑不出他的手掌心。

    十年前来参加过勇士比武大会,夺得了第二名的黑风寨勇士鹰眼有些鄙夷的看向光明寨勇士“你们居然能让一位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文弱女子成为勇士之一,看来你们光明寨的勇士也不过如此而已。”

    其他村寨的勇士们纷纷大笑起来,他们早就不满与许清歌同席了,其中不乏一些莽族女子勇士,她们都是真刀真枪的拼到勇士的席位,凭什么与一位靠相貌上位的人族女子坐在一块,那是对他们曾经流出的血汗的侮辱!

    “你”阿虎正被阿螺怼的一肚子闷气无处发泄,正好鹰眼撞了上来,“有本事先与我比试比试,看看谁是怂包?”

    “阿虎,族长今日宴请是为了显示莽族人友好和谐,不可内斗,有什么不满,都等到擂台上再发泄!”狼牙把他按回座位。

    “可是”阿虎不满说道,“他羞辱我们!”

    狼牙到底年纪长一些指了指一旁安静坐着吃肉的许清歌“真正被羞辱的人都不在乎,我们急什么,再说你我都曾是清歌姑娘的手下败将,自然知道她的实力有多厉害,既然他们不信,那就等勇士比武大会的时候,看他们怎么被打脸吃瘪,到那时岂不痛快。”

    阿虎想了想,觉得狼牙的话说的在理,便忍下心中的怒火,任凭黑风寨的勇士怎么出言不逊,都不在开口说话。

    黑风寨勇士本想先挑起光明寨勇士的怒火,让他们先出手打人,他们也好有由头来反击教训光明寨勇士一顿,结果他们不为所动。

    反而让黑风寨的勇士觉得像是在对牛弹琴一般,暗生闷气

    一顿饭,有人吃的十分郁闷,比如黑风寨的勇士们,有人吃的十分焦虑不安,比如祭司大人和尧汤,有人吃的心不在焉,比如黑风寨首领尧池,还有人吃的十分满足,比如许清歌和阿螺

    她们俩两耳不闻窗外事,整整吃了一整块后腿烤肉,除了因为阿螺盯着不能喝酒有些小小的遗憾之外,许清歌总体来说对这场宴席十分满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