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家之主(女尊) > 第1章 穿越了
    “跳河了,有人跳河了!”

    “哪个跳河了,从哪儿跳的。”

    “这边,我亲眼看到的,好像是薛家大娘子。”

    “看水里,人还在扑腾呢,快,快去救人啊!”

    “这么冷,救上来也活不了,谁让她想不开,大冬天的跳什么河啊!”

    河岸上几人在那里指指点点,就是没人下水救人。

    噗通一声,岸上看热闹的人顿了一瞬,很快又兴奋地议论起来,“刚才跳水的,好像是谢家那个丑大郎。”

    “我也看到了,就是他,啧啧,这下薛家可赚了,独苗苗保住了不说,还得给她家添一口人。”

    “你瞎说什么,薛家大娘子可是读书人,斯斯文文的,哪看得上谢大郎那样的,又高又壮,丑成那样,哪还有点男人的样子,这两个,肯定成不了!”

    “这可是救命之恩,谢大郎真要嫁,薛家好意思不答应吗?”

    “你们少说两句,这大冬天的在水里泡着,身体可遭罪了,积点口德吧你们。”

    “薛二婶来了,你家大娘子跳河让人给救了。”

    只见一高个儿微胖的妇人,火急火燎地跑到岸边,直接就跳下水,跟谢大郎一起,很快将一个奄奄一息的人拉上了岸。

    薛庭筠一直昏昏沉沉的,听到有人在说话,说什么都听得清,就是身体不听使唤,明明会游泳,却像吓傻了一样在水里胡乱挣扎,这会儿终于上了岸,身体却沉沉的使不上力。

    “庭筠,我儿,快醒醒,别吓唬娘啊!”有人在拍她的脸,薛庭筠努力睁开眼,看到张好久不见的脸,忽然鼻头一酸,眼泪就止不住了。

    “莫哭,莫哭,没事了,娘带你回家去,大郎,你帮婶子一把。”

    谢大郎便将薛庭筠扶着送到妇人背上。

    “大郎,去我家换身衣服吧。”

    “不,不用了。”谢大郎浑身还滴着水,却赶忙拒绝了。

    “你这孩子,听话,婶子现在得赶紧回去,你跟上啊!”

    见围观的人都不敢多说什么,谢大郎才低垂着脑袋,默默跟着薛二婶走了。

    “看看,我说吧。”

    “说什么,你敢当着薛老二的面说吗?说她家读书人要娶远近闻名的丑八怪,看她不拿刀割了你的舌头。”

    “走了走了,没事了,没热闹看了,回去干活!”一群人很快就散了。

    薛庭筠一直在做梦,都快搞不清自己是谁了,是21世纪那个普通的小白领,还是大丰王朝一乡村读书人,直到最后醒来,知道自己穿越了,又看到眼前熟悉的屋子,对上一双双关切的眼睛,终于明白,她俩融为一体了。

    “娘!”薛庭筠看到这妇人跟自己老妈极其相似的脸,心里就觉得特别亲切。

    “醒了,脑子清醒了没有?”薛茹板起脸,语气很是严肃。

    “娘,我错了!”薛庭筠抱着亲娘的手撒娇地摇摇。

    屋里四人都惊呆了,“姐,你脑子进水了?”

    啪的一声,旁边一中年男子一巴掌拍在刚才说话人头上,“别胡说!”

    薛庭筠看到另一张熟悉的脸,又激动了,自从爸妈去世后,她已经有三年没见着他们了,这会儿看着这两人,真觉得跟亲爹妈一样亲,“爹!”

    “乖儿,别听你二弟乱说,你这回受了寒,要好好养着,学堂咱们先不去了。”高郎君一脸爱怜地摸摸薛庭筠脑袋。

    薛庭筠囧,她想起这世界是女尊,瞧亲妈这霸气侧漏的样儿,还有亲爹这般的温柔小意,总有种她俩在搭台唱戏的不真实感,幸好,还有一个人,让她没那么出戏。

    “娘,谢大郎呢?”

    “在厨房帮你奶奶煮姜汤呢!”

    “娘,你们怎么能让我的救命恩人帮忙呢!”薛庭筠不满地嘀咕道。奇奇小说全网首发qq717

    “你奶奶愿意,我们能怎样。”

    “就是就是,姐,你以前不是嫌弃人家不好看吗,还说多看两眼都……”啪,又是一巴掌,三弟薛滔又被亲爹教育了。

    咳咳咳,薛庭筠尴尬地一顿猛咳,这下大家都紧张了,就听到外面一声中气十足的大喊,“让开,姜汤来了。”

    一头发半白的老妇人,端着热腾腾的陶碗冲了进来,后面跟着的高大男子端着一个更大的陶罐,大家纷纷让路,然后热情地上前帮忙。

    薛庭筠被大家围观着灌了一肚子姜汤,浑身都冒了一层热汗,脑袋昏沉沉的又困了,迷迷糊糊的说着要报答救命之恩的话,最后终于睡着了。

    众人将薛庭筠安顿好后,派了最小的薛滔守着,又让老二薛川带着大堆礼物送谢大郎回家,留下三个大家长开起了家庭会议。

    三人在里屋嘀嘀咕咕了好久,最后决定,明天就上门提亲,把谢大郎娶回家给薛庭筠当夫郎,既能保全谢大郎的名声,还能报恩。奇奇小说全网首发qq717

    最重要的是,薛庭筠终于松口了。

    以前薛庭筠脾气倔,非要考上功名才成亲,家中长辈都暗自着急,却不好逼着她去相看,就怕她臭脾气一发作,胡乱说话把人给得罪了,今晚趁着她脑子不清楚把事情定下来,到时候就说是她自己同意的,以薛庭筠极爱面子的性子,就算不愿意也不好意思说。

    三人不放心薛庭筠,又去看了几次,见她睡得很踏实,才各自回去,偷偷摸摸准备起提亲的东西来。

    薛庭筠果然得了重感冒,早上醒来还头晕眼花,咳嗽咳得厉害,又喝了一大碗药,恍惚间听到亲爹说了什么,好像是跟救命恩人有关的,说是要送礼,这事她哪能不答应,还特别请亲爹多准备点。

    她想起来了,上辈子她已经车祸身亡了,这辈子原主被夫子折辱,一时钻了牛角尖跳了河,要不是有谢家大郎,她又得再死一回,必须得好好谢谢人家。

    见亲爹亲娘欢欢喜喜忙去了,薛庭筠扛不住又睡了过去。

    就这样,她这一病就是小半个月,因为身体虚弱,很多时候都在睡觉,等彻底清醒过来,就见家里人进进出出的特别忙,问了几次二弟三弟,那两小子开始还不肯说,后来才告诉她,她这回大难不死,奶奶决定要大办一次寿宴,多请点人来热闹热闹,好去去晦气。

    薛庭筠心里奇怪,办寿宴需要剪喜字吗,需要换成大红被褥挂上红灯笼吗,她努力在原主记忆里找,还是觉得这更像是结婚喜宴。

    于是她又问最信任的亲爹亲娘,两人非常肯定地告诉她,是寿宴,都是为了喜庆点,有些东西现在不用,买来囤着也算有个好兆头。

    薛庭筠放心了,想起原主的主要工作是读书,她这个外来者,其实对这项工作还不是很熟,比如写字,她写出来的就不如原主,必须要练,还有那些艰涩深奥的古文,她就根本看不懂,这些都需要她慢慢捡起来。

    于是薛庭筠趁着养病期间,躲在屋里看书写字,家里人都很心疼她,隔天就给熬一碗补药,补得薛庭筠都上火了,那几人才消停。

    老太太寿辰终于到了,眼看天色不早,薛庭筠正在屋里翻箱倒柜,想找件体面点的衣服,她亲爹亲娘和亲奶奶,三个人后面远远地还跟着两个小的,一脸凝重地闯进她房间。

    薛庭筠一看这架势,赶忙询问,“怎么了这是,出什么大事了?”

    “乖儿啊,如果你奶奶你娘你爹,让人指着鼻子骂背信弃义,你是不是该帮帮忙啊?”

    “娘,你们干什么了,要我去跟人赔礼道歉吗?”薛庭筠已经脑补出好多种情况了,其中最可能的,“背信弃义,你们对谢大郎做了什么吗?”

    亲娘薛茹沉重地点点头,“是,就是谢大郎的事!”

    薛庭筠心中咯噔一声响,“难不成,村里有人说他闲话了,谁,我要跟他当面对质,娘,我们走!”

    “要是你不答应,他就会被人说闲话,一辈子都嫁不出去,说不准哪天就没了性命,哎呀,好好的一个男娃,为人父母实在不忍心啊。”高郎君说得情真意切,到最后还抹了抹眼泪,一副深有所感的样子。

    薛庭筠一头雾水,“答应什么啊,结果还这么严重?”

    “答应马上娶他。”老太太最后上场,态度却是最强硬的,直接胳膊一挥,后面两个小的就冲上来,一边一个拉着薛庭筠,亲娘开始往她身上套喜服。

    什么,薛庭筠忽然挣扎起来,“娘啊,你们是要我今天就成亲吗?”

    “当然,你答应了的。”

    “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

    “就你躺床上发热那几天,我问了你好几回,你应得好好的,这些天我们都准备好了,今天你就去把人给回来,人命关天,你赶紧!”亲娘倒是给解释了,就是手上动作不停,一点不留情。

    薛庭筠才经过一场大病,而且原主身体本来就不好,哪拼得过几人联手,只好装可怜,“爹,我今年才十六,才这么小,真不用这么早就成亲的!”

    “女儿啊,哪能这样算呢,你虚岁都快十八了,还没娶亲,你知道十里八乡有多少人,背后偷偷笑话你娶不到夫郎,这次好不容易有一个眼瞎的,你还磨叽什么,赶紧娶回来,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高郎君演得正投入,冷不防被二儿子捏了一把,还小声提醒他,“爹,你说什么啊,姐是病了,不是脑子坏了,小心姐让你说急了……”

    高郎君赶忙用帕子挡住脸,“女儿啊,娘和爹都答应了,聘礼也送了,人家谢大郎也在家等着出嫁了,你看,你要是不答应,就该轮到他跳河了。”

    薛庭筠简直无语到极点,她真没想到,原主的亲爹亲娘,还有这么无赖的时候,可她上辈子单身二十几年,怎么到这边一个月不到就要结婚了,太快了,真的接受不了啊!

    虽然救命恩人长得挺帅的,大冬天能跳河救人也挺善良的,但是,其他方面呢,性格合不合得来,有没有什么奇怪癖好,家中父母会不会是极品,这些她统统不知道啊,怎么突然就说要一起过一辈子了呢?

    这,也太草率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