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家之主(女尊) > 第3章 笑场了
    大家一直等着,久不见有动静,就见新郎一把扯掉盖头,露出一张涂脂抹粉的脸来,众人正要捧场地夸几句,就听新娘薛庭筠忽然噗嗤笑出了声。

    眼看着一个原本很养眼的帅哥,给弄成了个伪娘的模样,还涂得这么重口味,薛庭筠就忍不住了,这下门口的、窗外的、屋里的人齐齐息声,就薛庭筠一人还捂着肚子笑得起劲。

    本来坐在床边上的男人,忽然起身,身高优势尽显,把弯下腰的薛庭筠给衬托得,简直像个没长大的小娃娃,外面人终于忍不住哄笑出声,一个个毫不客气地将薛庭筠一顿损。奇奇小说全网首发qq717

    然而薛庭筠根本顾不上了,她发现,新郎,就是她未来老公,好像生气了,于是借着酒劲儿对外面人开轰,“你们还看什么看,没看到我夫君都不好意思了么,快走快走,赶紧走。”

    薛庭筠机灵地跑去关上门窗,将所有人都关在外面,回头一看,屋里还多了一个人,是一脸惊恐的媒公,对上谢大郎还有些哆嗦,“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好了,该洞房了,我先走了。”说完迫不及待地推门跑了。

    屋里只剩下两个人了,薛庭筠的视线对上一张愤怒至极的花脸,顿时知道自己又犯错误了,赶紧去旁边拧了块热帕子,讨好地递到男人面前,“我刚才不是笑你,真的,我只是觉得这妆画得不好,你看你本来挺帅的,涂成这样红红白白的,太奇怪了,不信你自己照镜子看看。”

    说着还殷勤地把铜镜端了过来,努力举高给人看。

    男人脸色慢慢缓和下来,“真的?”

    “肯定,你擦完脸再看,绝对比现在好看一百倍。”薛庭筠用力点头,男人将信将疑地坐下,对着镜子卸起妆来。

    “啊,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咱俩都成亲了,总不能还叫你大郎吧。”薛庭筠心里打着小算盘,这会儿已经开始刻意地讨好了。

    “谢允,允许的允。”谢允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果然妆已经花了,看起来真的惨不忍睹,想起出门前二妹脸上古怪的笑,就知道自己误会了。

    薛家大娘子毕竟年纪小,整整比他小了四岁,遇到这种情况,忍不住笑也正常,亏得她心宽,不然要是被他这副样子吓着了,那他这名声还不知会变成什么样,谢允这么一想倒也释然了。

    “谢允啊,允哥,好名字!”薛庭筠真心夸赞道,“你以后跟奶奶爹娘一样,也叫我庭筠好了,你饿不饿,晚上没吃东西吧,我娘给我准备了好吃的,我拿给你啊。”

    “多谢娘子。”谢允正要起身道谢,却被薛庭筠及时制止了,“咱们都是一家人了,不用这么客气。”

    谢允擦干净了脸,朝薛庭筠微微一笑,“好的,庭筠。”

    薛庭筠顿时有点受不了,温柔帅哥的杀伤力巨大,她怕自己抵抗不住诱惑,赶紧抛出真正目的,“允哥,那个有件事,我都不好意思说。”

    谢允若有所思地看着她,淡定地问道,“什么事,你说。”

    薛庭筠看天看地,就是不敢看这人的脸,抠了抠脑门,再抠了抠手指,才扭扭捏捏说道,“那个,今晚咱们暂时先不那个啥,可以吗,你知道的,我才生了场大病,身体还没好彻底,你看我这胳膊,这多瘦啊,必须得调养一段时间再说,这事我都跟娘说了,她们肯定怪不到你头上,你看行吗?”

    谢允打量了一番她的小身板,然后点点头,“确实太瘦了,娘子不用担心,为夫懂一些调养之道,定能将你养得白白胖胖的。”

    薛庭筠一听,立马苦了脸,“那个,千万别给我弄什么补药喝了,奶奶熬得那些药汤,喝得我每天晚上都睡不好,连读书都静不下心来。”

    说到读书,薛庭筠忽然找到了个好理由,“那个允哥啊,我晚上去书房读书,就不回来睡了,你这边被子够不够啊,天挺冷的,要不再给你添个炭盆?”

    “娘子有心了,炭盆一个就够了,毕竟我这样的,不怕冷。”

    看谢允客客气气有点冷淡的样子,薛庭筠又不自在了,“你这样挺好的,身体好不怕冷,多亏你的好身体,不然我都见阎王去了,还没当面谢过你呢。”

    薛庭筠起身,朝着谢允深深一揖,郑重其事道,“多谢夫君救命之恩!”

    谢允赶忙起身回礼,“娘子不必客气!”

    “那允哥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跟我讲,都是一家人了,真不用客气,再说你不跟我说,我也不知道该怎样报恩啊,炭盆不用,那被子呢,对了,吃的,奶奶做的大馒头还是能吃的,爹做的绿豆糕比较好吃……”

    见薛庭筠在屋里转来转去,一会儿拿这个,一会儿拿那个,嘴巴还巴拉巴拉说个不停,谢允嘴角浮起一丝浅笑,这小孩性子比以前好多了,就是有点别扭,“时间不早了,你可以去书房了。”

    “哦,好的好的,那我先走了哈,奶奶爹娘那里你不用担心,她们不会乱说的,还有薛川薛滔两小子,他们也不敢,我走了,晚安!”薛庭筠如蒙大赦,啰啰嗦嗦地又说了一大堆关心的话,然后飞快地跑了,出门后还不忘小心给关好房门。

    走出新房,薛庭筠就看到几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心一下子提了上来,完了完了,她刚才跟人说的话,是不是让这些家伙全听了去,这还了得,“站住,再乱跑我就放狗了,旺财,上!”

    “呜——汪汪!”一阵凶残的恶狗咆哮声响起,很快从院子里各个角落冒出几个人来,薛庭筠一看,这还是老熟人,同窗们。

    四人年纪跟她差不多大,穿着简便的书生袍,头发也只在脑后扎了了个清爽的发髻,看起来倒是简洁大方人模人样的,就是这会儿东张西望缩头缩脑的,影响了形象。

    “磨叽什么,过来。”薛庭筠凶巴巴地吼道。

    “你家的狗呢,你该不会想把我们一网打尽吧?”衣服材质一看就比别人贵的少女,手上还拿了把折扇装风雅的,薛庭筠一看就认出来了,家里有当官亲戚的丁宝珠,平时最爱嘲笑原主穷酸。

    “狗在屋里拴着,你想看啊,那我放它出来。”薛庭筠假装要转身去开门。

    “不,不,不用了,天太晚了,让它在屋里好好休息,千万别出来。”丁宝珠刚才随意瞟了眼,好像看到窗户上有只庞然巨狗一晃而过,吓得腿都软了。

    “这也不是不可以,你们先告诉我都听到了什么,我再考虑要不要放它出来。”薛庭筠心中暗自得瑟,学几声狗叫就把这些同窗给吓住了,我就是这么有才啊!

    “什么都没听到!”四人齐声回道。

    “真的?”薛庭筠示威般举了举手上的扁担。

    “真的,什么都没听到,半句话都没听到!”四人赶忙抢着答道,心里想的却是再也不敢来这薛家了,又是杀猪的屠夫又是恶狗的,连平时闷声不吭的薛庭筠,也学会拿扁担吓唬人了,这薛家太邪门了!

    “那好吧,大家都是同窗,我相信大家的为人,反正以后要是听到关于今晚的谣言,我认准你们几位了。”薛庭筠将扁担一扔,彬彬有礼地送四人离开,最后还不忘客气一番,“有空常来玩啊!”

    四人一听见这句,跑得更快了,生怕后面恶狗真追上来。

    “姐,我们家啥时候养狗了?”三弟薛滔傻乎乎的凑了过来。

    二弟薛川也在,“笨蛋,家里根本没狗,你等着,我给你变一只出来,呜——汪汪!”

    “二哥,你学得一点都不像,看我的,呜——汪汪!”

    薛庭筠鄙视地看了看这两个傻货,顿时觉得自己的家庭地位还是有保障的,于是背着手大摇大摆地走向了书房。

    “二哥,姐怎么去书房了?”

    “笨蛋,刚才你没偷听到吗,姐身体太弱,圆不了房,只能自己跑去睡书房。”

    “我没敢听啊,姐这样是太瘦了,明天多弄点猪油给她吃。”

    “说着说着都饿了,厨房还有剩菜,我们去偷吃点。”

    “好啊好啊!”

    ……

    薛庭筠看了会儿书,又思考了一下人生,觉得自己都是一家之主了,应该要发奋图强了,明天就去学堂上课吧。

    科举考不上就要回家跟娘学杀猪,那活她根本干不了,饿死自己倒没啥,以后拖家带口的,一群孩子跟在后面哇哇叫着要吃的,那画面,她不敢想。

    薛庭筠晚上做了个梦,梦见她非常强悍地将谢某人扑倒了,然后这样那样各种欺负,谁知将将到了关键处,她竟然没力气了,直接从床上栽了下来。更新最快奇奇小说https://qq717/qq717/

    要命哦,薛庭筠扶着被书桌腿儿撞到的腰,咬牙切齿地从地上爬起来,简直欲哭无泪,睡什么书房,床这么窄哪里是给人睡的,明明就是给人读书用的。

    于是,她找了本书出来,打起精神埋头苦读。

    第二天一早,当薛庭筠带着刚入门的夫郎出现在大家面前时,家中五人都有些傻眼。

    这个打着哈欠挂着黑眼圈还不停揉腰的人,就是她薛家的大娘子?

    旁边神情淡然一看就睡得很好精气神十足的,是她家刚过门的女婿?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情,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庭筠,你还好吧?”连最硬气的薛奶奶,这会儿也一脸忧色,还不敢问得太直白,怕伤了孙女的自尊心。

    薛庭筠又打了个哈欠,点点头道,“奶奶,我挺好的,我今天就能去上学了。”

    “不急,哪有前一天新婚,第二天就忙着去学堂的,你休息几天再去也不迟。”薛奶奶赶忙劝道。

    “是啊是啊,夫子也没叫人来催你,急什么呀!”薛家夫妻两个也跟着帮腔。

    “不行,我已经耽误半个多月了,功课肯定落下不少,再不去就跟不上了,奶奶你们不用担心,我真没事,好了,不多说了,我快迟到了,我夫君你们多照顾照顾,我先走了。”

    薛庭筠说完就要开溜,却被一堵人墙挡住去路,她仰起头,看到一张清爽的俊脸,立马扯出个大大的笑脸,“允哥,早啊,那个我去学堂了,你有事吗,不如晚上回来再说吧。”

    “娘子,我送你去上学吧。”

    “不用不用。”薛庭筠绕过谢允就想跑,却被人一把抓住胳膊,跑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