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家之主(女尊) > 第4章 去学堂
    “我说了要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谢允一脸认真,然后拉着薛庭筠就走,“奶奶,娘,爹,两位弟弟,我去送送娘子,晚些再回来跟你们请安。”

    薛奶奶一脸欣慰地看着两人携手离开的背影,“看看,这两个多般配啊。”

    其余人都很无语,可也没人反驳老太太的话,只有一个胡乱捧场的小薛滔,“奶奶,我也觉得,他俩要是换一换,大姐当姐夫,姐夫当大姐,那看起来就更般配了。”

    薛奶奶瞪了一眼小孙子,继续微笑着目送二人走远。

    薛庭筠实在挣脱不了,就开始给人讲道理,“真的不用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不知道路。”

    “你还没有吃早饭,而且你这样,还真像个小孩子,不乖!”谢允长臂伸出,捉住薛庭筠另一只乱晃的手,将人半搂着禁锢起来,语气还特别温柔,像是对待不听话的小孩,“别闹了,真会迟到的。”

    “你你你,你怎么这样啊,君子动口不动手,你放手。”薛庭筠急得脸都红了。

    “我不是君子,我是你夫君。”

    这么直接的吗,薛庭筠还是第一次遇到,忽然有些心跳加快是怎么回事,然后又狠狠唾弃自己,你才是一家之主啊薛庭筠,威严何在。|

    “是是是,我知道,让你送好吧,你这样抓着我,要是让奶奶她们看见我多没面子,只要你放手,我都答应!”

    “那走吧,早饭在马车上,边走边吃,不会迟到。”

    “还要坐车!不用这么隆重吧,我平时都是走过去的。”两人走出家门,薛庭筠果然看到门口停着一辆外形很普通的两轮马车,赶车的是同村的哑婶,“你什么时候叫的马车,还连早饭都准备好了,那得多早就起来啊?”

    “走吧,今天有点晚了。”

    马车里面出人意料的宽敞,两人还能面对面坐着,中间小桌子上摆着一个精巧的食盒。

    薛庭筠就看着谢允像变戏法一样,将食盒拆分成四格,正好将小桌子占满了,还底部卡在桌上不会掉,而木盘里碗碟也是木制的,一个个位置卡得稳稳的,简直就是全套抗震装备啊!

    古人这机关术,真绝了!

    关键是,一看就好好吃的样子!

    薛庭筠马上就屈服了,“哎呀,真香啊,允哥,快,趁热吃。”说完抓起一个白胖包子,啊呜一口咬了下去,果然好吃得不行。

    薛庭筠三两口干掉一个包子后,又接过谢允递过来的汤盅,喝到了一口香浓细腻的豆浆,感觉人生都圆满了,“你也吃啊,真香。”

    “好。”谢允不紧不慢地用筷子夹起一个包子,吃得很斯文。

    “嗨,你别装了,看你这身材就知道,这些哪够你吃的,等会儿你再去买点,对了,这包子味道太好了,等会儿买几个给我奶奶她们带回去尝尝。”

    薛庭筠从口袋里摸出一把铜钱,算了算,买早饭绰绰有余了,很自然地递给对面男人,“那个我出门也没带多的,就这些你先用着,晚上回去我再找奶奶要。”

    谁知那人把铜钱推了回来,“不用了,包子是我做的,家里厨上还蒸着几笼,也够奶奶她们吃了。”

    薛庭筠惊呆了,“你,你到底什么时候起床的,一个早上而已,你都做了这么多事了!”

    薛庭筠连包子都顾不上吃了,“这样不行的,给你钱,你去买,不用自己这么辛苦,我们薛家虽然不富裕,但绝不会这样使唤新入门的夫郎,让人半夜三更就起床准备早饭,这种事我们家做不出来的,你以后别这样了!”

    说着赶紧又把钱推了过去,“啊对了,你雇马车的钱是自己的吗,里面布置得这么精巧,肯定不便宜吧,下次也不用花你自己的,我奶奶那里攒着不少呢,我每年的压岁钱都让她保管着。”

    薛庭筠说着说着就说不下去了,她怎么真像个小孩一样,还在读书,根本没收入,连一点私房压岁钱还让家长管着,一点都不像个成家了的人。

    谁知更劲爆的还在后头,薛庭筠正暗自羞窘着,就听她夫君淡定地说道,“马车是我买的,娘子专心读书就好,不用操心这些琐碎的小事。”

    天啦,人家都自己买车了,薛庭筠晕乎乎地接过一个书匣子,都不知自己怎么进的学堂,总觉得脑子里有个小人在戳着她脊梁骨喊着,“小白脸,吃软饭的……”

    学堂其实很小,大大小小的学生只有十几个,原主从八岁开始,在这里读了快八年的书,算是最久的一批学生了,每年给老夫子贡献了不少学费,按理说应该跟老夫子有比较深厚的感情了。

    然而,这位老太太就是特别与众不同,不看成绩,不管长相,谁家送的束脩够多,谁就是她的心头宝,毕竟她连个秀才都没考上,也不指望教出个当官的来扬名了。

    薛家就靠薛屠夫的手艺多挣了几个钱,其余的也跟普通乡民差不多,自然送不起多丰厚的束脩了,于是薛庭筠便年年不受老夫子待见。

    今年更过分,因为学堂来了个丁宝珠,她家隔得老远的亲戚终于中举了,当上了一个小地方的县令,离她们这边也不远,于是丁家老太太觉得她们也算书香世家了,孙女儿都十七八岁了还送来学堂读书。

    丁家老大在镇上有几间铺子,家中算是小有资产,送的束脩自然比薛家丰厚多了,于是丁宝珠成了老夫子眼中的好学生,而跟丁宝珠不对付的薛庭筠,就成了老夫子用来讨好有钱学生的工具。

    薛庭筠坐在最后排的位置上,默默翻开课本,上面的古文她只认得字,基本不懂是什么意思,之前自学也只是把字认熟了,会写,不会念错,但古文又没有标点符号,书面语和口语还很不一样,理解起来很痛苦,就跟当年学英语一样难。

    老夫子倒是按时到了,她看都没多看眼缺课很久了的薛庭筠,自顾自念起书来,其他学生也跟着摇头晃脑地念起来。

    原主学了八年,这些内容早就会背了,薛庭筠也是读几遍就熟了,就等着老夫子讲解文章分析段落了。

    然而她等啊等,等学生们念完一篇文章,又开始念下一篇,整整念了一上午。

    薛庭筠快疯了,她终于想起原主不受待见的另一个原因了,她有几回不懂就问夫子,结果夫子一脸高傲地说了句“读书百遍,其义自现”,然后就不理她了。

    想起原主跳河那天,也是因为这事跟老夫子发生了冲突,原主认为老夫子这样是误人子弟,谁知老夫子说以她的水平,下辈子都考不上秀才,还说了一些很刻薄的话,引得同学们纷纷嘲笑她。

    放学后丁宝珠还给泼了盆冰水,“我县令姑姑可厉害了,老夫子今天教的这本书,我姑姑八岁就会背了,她还是熬到了快四十岁才考上,你都这么大了,才学到这么点,这辈子都别想考中了,还是别浪费银子,回家跟你娘学杀猪不好吗?”

    原主多年辛苦,却遭遇无情打击,回家路上,一时想不开才跳了河。

    相信原主的事,老夫子肯定知道,然而今天这位满脸褶子的老太太,硬是半句都没问,薛庭筠感觉心里拔凉拔凉的,有种不管不顾离开这里的冲动。

    然而中午休息时,看到谢允给准备的书匣子,上面一层是笔墨和砚台,下面还有一层,却有好几样精致的小点心,就着学堂的热水,吃起来真的很香甜,想想准备这些的那个人,还有家人期待的眼神,薛庭筠忍住了,决定留下再看看。

    下午,先是读书,读完就让大家开始抄书,最后再让人到夫子跟前背书,一下午很快就又没了。

    这熟悉的场景,薛庭筠脑子里相关的记忆纷纷冒了出来,原来原主整整八年,就是这样读书的,难怪学了那么久,连最简单的文章都弄不明白。

    下学后,眼看着同窗四人组又要过来开嘲讽,薛庭筠根本没心情跟这些人吵,太浪费生命了,收拾好自己东西,撒腿就跑,说不定外面已经有人在等了。

    果然看到了熟悉的马车,薛庭筠急匆匆上了车,“快走!”

    后面追上来的四人组,累得气喘吁吁也没赶上马车,就看到薛庭筠从车里伸出一只手,朝她们竖起了大拇指,只是拇指是朝下的。

    薛庭筠调戏了一番坏同窗,心情松快多了,这才发现马车里堆了不少东西,她跟这个男人靠得很近,目测只要马车稍微颠簸一下,她就会摔到这人怀里。

    太坏了,你怎么能这么想呢,薛庭筠默默告诫自己,你还小还在读书,不能想这些,不合适。

    悄悄调整好心态后,薛庭筠挺直了脊背,清咳一声,正要开始与人寒暄几句,谁知一只手伸过来,直接盖在她的额头上,“娘子,你又咳嗽了,是伤寒还没好吧,来,喝碗热汤。”奇奇小说全网首发qq717

    “那个。”一个白天不见,薛庭筠喊夫君都喊不出口了,“允哥,你从家里带来热汤啊,很麻烦吧?”

    “不麻烦,午间就熬上了,出门前从灶上端下来,装进保温的罐子里,再用棉被捂着,能热很久,娘子趁热喝。”

    谢允麻利地用长勺从罐子里舀了汤出来,装进桌上碗里,即便马车摇摇晃晃的,汤碗到薛庭筠手上也是干干净净的,没洒出来半点。

    薛庭筠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心中已经无限脑补,猜测她这个夫君,莫非是个深藏不露的神秘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