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家之主(女尊) > 第11章 是误会
    “如此说来,那少年郎倒是个有情有义的,这位小娘子爱之重之也是理所当然,并没有人中邪,是不是?”奇奇小说全网首发qq717

    总算有人帮忙说话了,薛庭筠还挺高兴,循声望去,居然是位制服姐姐,身着黑色捕快服,一看就很有威严,周围人纷纷让道,“陈捕快来了!”

    在国家公务员面前,薛庭筠还是很有分寸的,她也不继续教育人了,赶紧跳下车上前打招呼,“有劳陈捕快跑一趟了,本是大家好意,以为我得了病,其实都是一场误会。”

    “误会误会,我们只是探讨下算术问题,没有打架。”吴二娘子忽然就不嚣张了,还顺着薛庭筠的话往下说,一副老鼠见到猫的惊恐样儿。

    “是啊是啊,是大家误会了。”普通人还是怕官府中人的,不少人热闹也不看了,很快散了开去,就剩下一些不怕事的中坚分子,比如那位很讲道理的老者。

    老者见了陈捕快也没行礼,反而是陈捕快恭敬道,“刘老夫人,您老也在。”

    老太太摆摆手,“陈捕快不必客气,老生只是刚巧路过,恰好亲历了整件事,起初是有些不满,还出口教训人了,谁知到了最后,反而被后生教育了,惭愧惭愧!”

    陈捕快奇怪了,“老夫人您可是秀才娘子,德高望重,刘夫子更是咱们镇上有名的饱学之士,还有人如此能耐?”

    “就是这位小娘子。”老太太指着薛庭筠,脸上表情还有点纠结,“这位小娘子爱好有些独特,但品行却是不错的,并没有惹出什么乱子来。”更新最快奇奇小说https://qq717/qq717

    薛庭筠一听,老太太都帮忙说话了,她这态度也该软一软了,“陈捕快,这么点小事,我本来不该斤斤计较的,只是我家夫君总被人指指点点,想到镇上买东西都不好意思,我作为一家之主,理当为他说说话,我想大家有什么不满的都冲我来,我脸皮厚受得住,我夫君脸皮薄,就希望大家宽容点。”

    啪的一身,有人一巴掌拍在她肩上,薛庭筠疼得呲牙咧嘴,却不敢反抗,人家陈捕快不是故意的,人家这是友好的表现,“小娘子,好样的,咱们女人,就该有担当,冲着这点,我请你喝酒。”

    “不用了不用了,我还小呢,不能喝酒。”

    陈捕快再次打量薛庭筠的小身板,好奇道,“小娘子,你今年几岁了,怎么这么小就成亲了?”

    薛庭筠尴尬笑,“十六,才十六。”

    “啊,都十六了,是说你都成亲了,这年纪肯定能喝酒了,走走走,我请你!”

    “谢谢啊,真不用了,那个其实我不喝酒是有原因的,小时候身体太弱,娘带我上山拜了月神娘娘,庙祝替我卜了一卦,说我最好清心寡欲到十八岁,免得有损寿元,酒色我都是不沾的。”

    谢允在里面偷听着,本来心中无限甜蜜,觉得自家娘子既能言善辩,还那么维护自己,自己终于好运一回了,结果听到这里又纠结了,酒色不沾,岂不是还得等两年,那他都二十二岁了,娘子才十八,正是大好年华……

    “好!是个好女郎,若是你还未成亲,我都想把孙儿嫁与你了。”

    左边肩膀还疼着,右边肩膀又挨了一记,幸好这次力道不大,薛庭筠转脸对上刘老夫人满是赞赏的褶子脸,嘴角抽了抽,“老夫人谬赞了,小女子愧不敢当,我夫君还在里面等我呢,陈捕快,以后有机会请你喝酒!”

    陈捕快却凑近薛庭筠小声道,“有空来我家玩,我夫君,咳咳,肯定会喜欢你家夫郎,我住哪儿,你在这片随便找个铺子问问就知道了。”说完又恢复了威风凛凛的正经模样。

    薛庭筠了然一笑,“没问题,我先走了,告辞了各位!”

    薛庭筠小跑着往药铺走,后面还跟了个吴二娘子,薛庭筠懒得搭理这人,径直朝谢允走去,“夫君,药材可选好了?”

    谢允笑道,“娘子,我请了伙计帮我找了几样出来看看,你再等等。”

    “夫君,贵不贵啊?”薛庭筠凑近了小声问道。

    谢允也低声回道,“娘子别担心,咱们每样少买点,总不会超的。”

    “你们想买什么,银子不够是不是,我可以借给你们啊!”后面忽然有个大嗓门插话道。

    薛庭筠给吓了一跳,看到这个不识趣的家伙就嫌烦,“吴老二,你干什么鬼鬼祟祟的,还吓唬人啊?”

    吴家二娘子还有点不好意思,“那个,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干嘛,你想找你娘来教训我?”薛庭筠满是戒备,“我跟你说,我刚认识了陈捕快,她还请我去她家吃饭呢!”

    吴二娘子忙摆手道,“不是不是,我就是,有点事请你帮帮忙。”

    “真的?”薛庭筠奇怪地打量吴二娘子,怀疑她真中邪了,“什么事?”

    “那个,你去陈捕快家吃饭时,能不能叫上我一起啊?”吴二娘子更扭捏了。

    薛庭筠发动脑洞技能,“你去是想找谁,的麻烦?”

    “不是不是。”吴二娘子慌忙摇头又摆手,“我就是想见见陈家弟弟,我们小时候关系挺好的,不知怎的,他现在不理我了。”

    看这人一副为情所困的样子,薛庭筠心中偷笑,面上还要安慰安慰,“这事啊,我不能直接答应你,不过嘛,我可以帮你转告陈捕快。”

    “不行不行,千万别让陈捕快知道了,她肯定得打断我的腿。”吴二娘子一脸惊恐,“小娘子……”

    “我姓薛,薛庭筠。”

    “薛妹妹,你可得替我保密啊,千万不能跟陈捕快说,还有今天的事,是我鲁莽了,你千万别告诉陈家弟弟啊!”

    薛庭筠都惊呆了,从没见过这么上赶着送把柄的,竟然对个陌生人说这些,搞得她都不忍心欺负这傻子了,“我看你也是一片真心,这事我会尽力帮你的,不过这两天我还有事,不一定会去,你先等等,到时候我怎么找你啊?”

    “多谢薛妹妹了,薛妹妹真是人品贵重,我之前都那样了,你还肯帮我,真是个好人啊,找我很简单的,去吴家大门跟门房说一声,就说找吴瑕,保准能带到。”

    “客人,您要的药材来了。”药铺伙计手脚利索,在台面上铺了草纸,每样药材都捡了一点出来整齐放上面,谢允开始仔细地查看,有时候还拿起来闻闻,很是认真。

    薛庭筠赶忙加入,“我是河西村的薛庭筠,说话算话,你有事的话可以先走了。”

    吴二本想说她也不忙,但看那两人一个闻一个问的,完全无视了她的存在,忽然心里酸酸的,感觉再呆下去会很不爽,于是她飞快地溜走了。

    薛庭筠很高兴,里面好多药材她虽然没听过名字,但一见面就认出来了,两人一番挑挑拣拣,最后花了三两银子,才买好了药材,等到集市上走一圈,买了些常用的调料后,薛庭筠手上只剩下五枚铜钱了。

    银子啊,太不经花了,“夫君,你说哪里能买到更便宜的调料啊,真的好贵!”坐在马车上,薛庭筠唉声叹气的,一点不见最开始的兴奋和得瑟,感觉这项计划又要泡汤了。

    “娘子不急,我知道哪里有便宜的药材卖,等我们试好了,要的量多的话,价格会便宜很多。”

    “真的?”薛庭筠来了精神,“夫君,我就知道,你真是个宝藏男孩啊!”

    “宝藏?”谢允一瞬间白了脸色,赶忙别开头,平稳了声音,“娘子,你说什么?”

    薛庭筠正埋头闻料包的香味儿,没看到谢允变脸,还兴致勃勃给解释,“我说你就像是深藏不露的宝藏,等我越挖掘越是发现,你懂得很多,很厉害,每发现一点,就跟找到宝藏一样开心。”

    谢允松了一口气,“原来如此,娘子,你也是宝藏女子,我都不知道,娘子这么能说会道,从前在村里,娘子向来不爱跟人说话的。”

    咳咳,薛庭筠尴尬地掩饰道,“读书人嘛,一般不跟人讲道理,要真讲起道理来,可以说的就太多了,以前我胆小,看到不平事不敢说,现在我都死过一回了,胆子大了,想说什么就说了,夫君可不要嫌弃我哦!”

    两人忽然客气起来,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自己的缺点,跟比赛似的,薛庭筠最先受不了了,“停停停,不玩了,你就是故意的,想让我夸你就直说嘛,非得先夸我,你就不怕我太骄傲,然后变坏吗?”

    谢允终于没忍住笑了,“娘子想变成怎样的坏人,是想停夫另娶吗?还是说等你发达了,抬上十个八个小侍进门,夜夜作新娘,好气死我?”

    咳咳咳,薛庭筠被吓得不轻,一个男人她都心慌慌的,十个八个,她会心脏病发作直接见阎王吧,不行,光是想想就招架不住,“夫君,快别说了,怪吓人的!”

    谢允像是发现了什么,凑近了盯着薛庭筠的眼睛肯定地说,“娘子,你怕男人!”

    “胡说八道!”薛庭筠像只炸毛的猫一样,忽然跳了起来,头撞上车顶,痛得她哇哇叫,眼睛里立马蓄满了泪花,“混蛋谢允,我以后都不叫你夫君了,没良心的,居然害我,哎哟痛死我了,我要回家告诉奶奶,说你欺负我!”

    谢允却在一边掩嘴微笑,心头那股不安感,忽然就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