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家之主(女尊) > 第13章 有点飘
    书房中,两个小的被薛庭筠忽悠得,好像明天就能赚到大把金子一样,年长的就矜持多了,高郎君犹豫道,“庭筠啊,你说咱家的铺子,就叫薛家香肉铺子是不是不太好,毕竟咱家还要卖包子的。”

    “对哦,那就叫薛家食铺吧,名字要简单好记,别人一说就记得住,才好帮我们口口相传,说好话的人多了,口碑自然就出来了。”薛庭筠一边写着契书,一边跟众人说些商业知识,看上去还真有些像模像样的。

    每个人都领了一份契书,各自珍藏好后,才把银子拿了出来,看着桌上摆的大的小的银子,尤其是谢允拿出来的,整整齐齐四个大银锭子,众人都忍不住想摸一摸,都舍不得花出去了。

    “好了,银子有了,下面就该分任务了。”薛庭筠巴拉巴拉,将找铺面、准备物料和宣传工作都分了下去,大家积极性都很高,表示全力支持,就薛奶奶发表了点补充意见,“你就别给自己安排什么活儿了,读书要紧,别耽误了正事。”

    薛庭筠嘿嘿笑,“奶奶,我就给自己安排了一件事。”

    大家都好奇了,“什么事?”

    “就是安排大家干活啊!”薛庭筠笑得贱兮兮的,引来大家嘘声一片。

    “姐,你变了,自从成了亲,你就变坏了!”小薛滔含泪控诉道。

    “奶奶,你们都有事干,总得让我也参与参与吧,不然我拿一股的分红会不安心的。”薛庭筠扯着老太太袖子展开撒娇攻击,心里想的却是,堂堂一家之主,家里这么大个项目,怎么也得捞个项目经理当当,哪怕是名誉上的,听起来也好听啊。

    薛家三个男人看她一副讨巧卖乖,还嘚瑟得不行的样子,都有些无语,然而再看看谢大郎,落在薛庭筠身上的眼神,就跟看银子一样宝贝,三个大小男人彼此交换过眼神,都忍不住撇嘴,这狗屎运走得!

    “现在天气冷,再有一个多月要过年了,咱们要快,争取赶上年前那波买年货的高峰期,所以别等铺面了,先把东西准备起来,一时没找到铺面,就支个摊子走街串巷卖,说不准宣传效果更好,夫君有马车,稍微改装下就能出摊了,很方便的。”|

    “娘子说得对,香肉既能卖热食也能卖冷食,出摊的话就先不准备包子了,只带肉占不了多少地方,等大家都知道我们家卖香肉了,就算改成在铺子里卖,也不怕没人来买。”

    “是吧是吧,我夫君都说这样好了,那就这么定了。”薛庭筠得到隐世高手的肯定,尾巴都要翘起来了,“哦,对了,今天我认识了位官府的捕快,等肉弄好了,我再带上一些去拜会拜会朋友,说不定咱们还能跟当官的做生意呢。”

    最后一句话才是显摆的重点,屋里众人都肃然起敬,“姐,果然不愧是读书人,连捕快都认识,等你考上了秀才,那得多风光啊!”薛川一脸崇拜,感觉他姐的形象已经无限高大了。

    薛庭筠一时脑子发热,大言不惭道,“什么秀才,姐是要考举人当官的,看看,我今天买了三本书,我还打算明年考完童生试,就接着考秀才呢,说不准过个两三年,咱家就要有个举人娘子了,哈哈哈!”

    “姐,你真厉害,姐,你一定能考中的!”两个弟弟都忽然开了窍,把薛庭筠好一顿夸,最后领到个见习厨子的工作。

    薛庭筠给谢允安排了一个财务总监的职位,亲爹高郎君是人事总监,统管所有人员工作分配,主要是给两弟弟派活儿,她是运营总监,奶奶是总经理,还有亲娘,暂时给了个销售总监的职位,就这样,薛家食铺集团就正式成立了。

    名头倒是挺响的,实际员工就只有两人,其余全是领导,想到这儿,薛庭筠决定加大奖励力度,她对两位员工做出了郑重承诺,“好好干,以后吃肉管饱!”

    书房会议在两员工的热烈欢呼声中,终于拉下了帷幕,薛运营总监表示很满意,还亲自下厨,为大家卤了鸡爪子、鸡蛋、豆干等食材,让大家充分认识到,这锅料是多么的万能,对集团的前途更有信心了。

    咳咳,其实只在脑子里过了把瘾,若是一下子丢出这么些奇怪的名词,薛庭筠肯定要被一家人绑去庙里驱邪,别说香肉,连臭肉都吃不上了。

    夜晚来临,天上的明月普照着大地,薛家院子里静悄悄的,只有书房还亮着灯,薛庭筠端坐在书桌前,全没了白日里的轻松嘚瑟,反而一脸沉重,手握着毛笔,在白纸上写写停停,时不时皱眉思考片刻,再继续动笔。

    能不端正吗,古代又没有眼镜给配,要是近视了就等于半残。

    写写停停,是因为在默写,原主写了八年的字,手感是有的,但她要捡起来,就得克服自己原本的习惯,免得写出别字来。

    白天太嚣张,跟全家人说了要考秀才考举人,这会儿才有点后悔,要是考不上,那一家之主的颜面何在,这是薛庭筠无法忍受的,所以她这会儿的学习态度,比起之前积极多了,所有安排都奔着备考去的。

    童生试是二月,三月就有院试,要笔试和面试都合格,才有可能成为秀才,如今都冬月下旬了,算算总共只剩三个多月的准备时间,也就才一百来天。|

    一百天的时间,要完成王夫子十几年都没做到的事。

    这牛皮,貌似吹得有点大了!

    可也不好意思收回来,不如奋力一搏,反正不就是背诵加写作吗,上辈子就是学文科的,背了那么多年,写过那么多方案,加上原主打下的底子,两个人的努力,就不信连个初中毕业考都搞不定。

    童生试是县学的入门考试,考试方式真的很简单粗暴,就是默写,给你几个开头,然后把后面多少字写出来。

    整整五本书,薛庭筠估算了一下,大概有十来万字,幸好原主已经背了三本,而这三本都是需要死记硬背的,包括类似论语的名人名言《姜氏语录》,还有一本厚厚的《诗经》,以及专注于思想品德教育的《孝经》。

    这三本原主学得比较扎实,虽然不懂意思,但能写能背,薛庭筠来了之后,一直在努力将这部分内容消化吸收,融会贯通后,总算能大概理解,这两本书到底讲的是啥了。

    八年了,终于知道平时自己念的是啥了,不容易啊!

    新买的两本,一本是讲历史的,也有三万多字,还有一本很有趣,居然是讲法律的,薛庭筠没想到这世界的统治者还挺有想法,在书上列出了日常生活中涉及的一百多条律令,还给配了案例进行讲解。

    这两本书都属于需要理解记忆的,考秀才的时候,这两本都是重点,但对于童生试来说,要求反而没那么高,并不要求全背诵,只要看到问题能答出要点,也算合格。

    薛庭筠猜测,王夫子不肯教原主这两本,也是有原因的,这位老太太的痛处,就是考了十几次秀才都没考上,估计就是这两本没学好。

    对于薛庭筠来说,这两本反而好学很多,历史规律,法律框架,她都是有基础的。可惜的是,上面还有好些不认识的字,连读也不会,就算从字典上查到字的意思,也不知道字怎么念,到时候考官出题是用念的,要是她连题目都不知道是什么,那就尴尬了。

    这事,还必须得靠老师教。

    总之,这个过程会比较辛苦,难度不逊于当年英语六级考试,可一想到自己会丢脸会出大丑,薛庭筠默默忍了,乖乖捡起书本继续。

    完成今日份的默写后,薛庭筠对照了下发现没有错字,心中默默给自己点了个赞,然后翻开新书,先不管内容,看到不认识的字就先抄下来,旁边还留了空白,打算明天就带着这个去找刘夫子,礼物她都想好了,就带自家产的卤肉,只是现在他们都管这个叫香肉了。

    第二天一早,薛老太太就急匆匆地出门了,说是找老姐妹打听打听,找个合适的中人,干劲十足,薛庭筠也不敢懈怠,吃完饭就带着礼物,跟谢允一同去镇上。

    谢允熟练地找到一家药铺,跟掌柜一番交涉后,就用低于市场价两成的价格,拿下了几种主要材料,薛庭筠还在担心,“夫君,咱们就在他们一家买,会不会泄露秘方啊?”

    谢允淡定地笑笑,“娘子放心,我跟掌柜的是旧识,掌柜的人品信得过。”

    薛庭筠正想着要不弄个契书安全点,就见谢允冲她摇头,等出了药铺,才悄悄告诉她,“娘子不是总觉得我是隐世高人吗,其实这些药理,我都是跟掌柜的友人学的,掌柜也是我信重的长辈,老一辈的人,讲究的是人品,一诺千金,若是用一纸契书管着他们,反而没了人情味儿。”

    薛庭筠想想也是,古代都是熟人社会,有谁做了不好的事,熟人间一传名声就坏了,尤其是经商的更注重声誉,签契约反而让人觉得你怀疑她的信誉了,“这事夫君比较了解,你拿主意就好,我就是跟出来涨涨见识的。”

    谢允瞟了她一眼,语气揶揄道,“娘子,你真的不怕,我们夫妻两个,你都给我写了份契书,这掌柜的你还不熟,放心得了吗?”

    薛庭筠立马正经脸,“夫君,这事不能这么说,我是为了你好,你看,家里就你出的银子最多,要是不事先分清楚,分红的时候出问题,你可能损失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