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家之主(女尊) > 第14章 见夫子
    “可娘和爹都只写了一份。”谢允还是不满。

    “爹娘在一起都十几年了,娃都有三个了,早就分不清彼此了,跟咱们不一样!”薛庭筠随口道。

    谢允忽然伸出手在薛庭筠脸上捏了一把,“是啊是啊,当然不一样了,咱们两个又不是真正的夫妻。”

    薛庭筠瞪大了眼珠子想反驳,结果想了又想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按这边的习俗看,她应该算个渣女了吧,把人娶进门晾着,如果外人来看,还以为她嫌弃夫郎呢,再加上之前村里的风言风语,怎么感觉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呢。

    “说了不能捏脸,你犯规。”薛庭筠这次明显底气不足。

    “反正我们又不是真夫妻。”谢允继续幽幽反驳道。

    “这个跟那个是两回事。”薛庭筠声音更低了。

    “都是你我之间的事,还不都一样。”谢允这次不仅捏了,还是两只手一起,给薛庭筠两边脸颊添了两抹红晕。

    薛庭筠恼羞成怒,用力扯开两只大手,“你到底想怎样,直说就是,别拐来拐去的,我听不懂。”

    谢允凑近薛庭筠耳边悄声说道,“娘子,晚上书房挺冷的,你回房来睡吧,你是女人,还怕我把你怎样吗?”

    薛庭筠耳边被热风吹得有点痒,赶忙离得远些,“谁怕了,我才不怕男人呢,我那是要专心读书,免得被打扰。”

    “我做我的针线,保证不打搅娘子读书。”见薛庭筠还不肯,谢允继续劝道,“娘子,天越来越冷了,书房里不暖和,你不是要准备考试吗,万一再得了风寒,那赵夫人说的机会,岂不是白白错过了。”

    薛庭筠还是摇头,她昨晚才下定决心要疯狂学习,万一回房被这人勾引得乱了心志,想入非非怎么办,这么一个活色生香的大帅比坐旁边,谁能定得下心来。

    于是她狠狠心,坚决道,“不行,万一你又用那种眼神看我,肯定会影响我读书的。”

    谢允一脸茫然,他做过什么吗,娘子怎么这么戒备,真是冤枉啊,“我去买个屏风,放咱俩中间不行吗?”

    薛庭筠还是摇头,“不行,知道你在旁边坐着,我哪还有心思读书,这事别说了,不可以的!”

    谢允忽然就脸红了,赶紧转过头,免得让娘子看了笑话,过了好一会儿,才又转回头来,发现薛庭筠正直勾勾地盯着他脖子看,顿时有些手足无措起来,说话也不利索了,“娘…娘子?”

    这人居然连耳朵尖都红了!

    从来没见过这般害羞的男子,真的好神奇,薛庭筠心里有点痒,想伸手摸摸,看是不是会发烫,又觉得太不知羞耻了,正纠结呢,忽然对上一双慌乱的眼睛。

    噼里啪啦,好像有火花闪过。

    头有点晕乎乎的,这男人杀伤力果然很大,薛庭筠暗自警惕,更加坚定了不回房睡的决心。

    晕乎乎的薛庭筠就听到谢允继续劝道,“娘子,你可以在书房读书,然后回房间歇息,这样两边都不耽误。”警铃大作的她立马反驳道,“你想干什么,想吃了我?”

    谢允无辜地看着她,“娘子,你在说什么啊?”

    薛庭筠囧,果然谈恋爱影响智商,她怎么连这话都说出来了,赶紧拍拍胸脯补救道,“我是说,我一个人睡挺好的,真的,别看我这么瘦,其实还挺结实的,晚上睡觉不怕冷!”

    心里小人儿默默流泪,真的,冬天真的太冷了,她也想有个暖被窝的,然而,为了前途,只能忍了。

    谢允看薛庭筠一脸的纠结,知道她不是嫌弃自己,也没继续强求,送她去了刘夫子的学堂后,带着买到的东西就匆匆回去了。

    薛庭筠倒是悠哉悠哉地背着个书包提着个罐子,就去门房那里候着了,毕竟学堂是要上课的,她要等到中午休息,才能见见刘夫子。

    结果她等了一会儿,竟然来了个熟人,把她直接带了进去。

    薛庭筠就算之前不认识这位老夫人,现在也该猜到她的身份了,能被主人亲自请进门,薛庭筠当然求之不得,“刘老夫人,冒昧登门打搅了,我今天来其实是想跟刘夫子请教一些课业问题,顺便带了些我家祖传秘方煮的香肉,请老夫人品鉴品鉴。”

    薛庭筠今天带的可不是猪头肉和猪下水,而是肥瘦均匀的五花肉,切成两指见方的肉块,装进宽口的陶罐里,上面再浇些汤汁,卖相相当漂亮,可惜因为天气冷,已经凝结成一整块了。

    封口一揭开,一股诱人的香味儿传来,刘老夫人和她身旁的老仆,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就听薛庭筠说,“借老夫人热水的炉子一用。”

    老仆早等不及了,赶紧上前帮忙,将薛庭筠带来的陶罐直接放火上热了起来,香味立马飘了出来,等薛庭筠将陶罐端上桌,屋里又多了个不速之客。

    那人一身简洁的青衫,头发明显被剪过,刚过肩,只在后面扎了个马尾,走起路来慢慢悠悠,像是在散步,等闻到屋里的香味儿后,却全然不顾形象,跑得飞快。

    薛庭筠惊讶,又惊喜,原来这世界还可以剪头发啊,哦呵呵呵,真是太好了,她这一头长发,大冬天的,简直太难打理了,过几天就去剪了。

    但是,好像她见过的人,就这一个剪头发呢,到底是肿么回事,得弄清楚先,不让被人说是有伤风化就不好了。

    “这味儿太香了,娘,我先帮你试试菜。”那中年女子一进门就直奔陶罐,毫不客气地夹了一块就吃,吃完没说话,又夹了一块。

    刘老夫人不满了,“等等,等等,长辈还没动筷子呢,你急什么,你的礼义廉耻呢,为人师表都不顾了吗?”

    “娘,女儿担心您的安危,这是在帮您试菜呢,吃一块哪儿够,吃两块也才试了试味道……”

    刘夫子竟然不像她老娘那般,反而有点不拘小节,薛庭筠心中暗喜,感觉请教读书这事,应该没问题了,至于为什么不回去找王夫子,或者干脆转学到刘夫子班上,其实都是有原因的。

    这里的读书人有一点特别重视,就是名声,回去找王夫子,薛庭筠自己丢不起那个脸,转学也不行,是因为这样会让王夫子丢脸,她作为学生,也不会有好评价。

    所以,只能打着请教的旗号,偷偷跟刘夫子学点,等她过了童生试,就可以从王夫子门下出师了,后面再拜什么人为师,也不关王夫子什么事了。

    “胡说八道,薛小友送的东西,需要你试什么,你就是馋嘴,分明是口腹之欲,偏偏装成尽孝,刘蓓,你越来越出息了!”

    刘老太太和刘夫子两个,竟然就这样你一嘴我一嘴地怼了起来,薛庭筠汗颜,幸好她家老娘不是读书人,再继续下去肉都冷了。

    薛庭筠既是晚辈,还有求于人,实在不好开口劝停,于是她默默地用手扇了扇桌上的肉,然后假装惊讶道,“肉汁开始凝结了,怕是有些凉了,我再去热热。”|

    两人同时闭嘴,刘夫子吩咐老仆道,“云姨,麻烦你,把我珍藏的好酒拿一坛出来,让厨房弄几个清爽的小菜,动作要快。”

    见两位停下后都挺淡定,并没像薛家人那般急吼吼地开吃,薛庭筠能感觉到读书人的克制与矜持,于是也不急,将罐子放回了炉子上慢慢炖着,三人围坐在炉火旁,先沏上一杯茶,不紧不慢地等着。

    “小娘子,听说你是来跟我讨教学问的?”刘夫子随意道。

    薛庭筠赶忙起身,朝着刘夫子行了个大礼,“在下薛庭筠,之前在河东村王夫子学堂学习,可惜学了八年才读了三本书,前段时间我身体不好没去学堂,开始在家自学剩下的两本,今天冒昧前来,是因为新学的书本上,有些不明白的地方,请刘夫子指教。”

    刘夫子皱起了眉,“八年读了三本书,那三本可读透了?”

    “并没有。”薛庭筠想想就觉得心酸,脸上也带上了几分苦涩,“只认得字,背得出文章,根本不知道具体的含义。”

    刘夫子眉头皱得更紧了,转头问刘老夫人,“河东村那个王彩云,娘可认得,为人如何?”

    “认得,此人二十岁就通过县试成了童生,本以为能中个秀才,结果考到四十岁也没中,回村办了个蒙学堂,如今也有五十来岁了,听说是个很守规矩的人。”

    刘夫子没再细问,“你有什么想问的,趁着酒菜还没上,说说看。”

    薛庭筠又朝两人拱手拜了拜,然后飞快地拿出自己的小本本,“老师,我这些字都不会念,麻烦您教我读一遍。”

    刘夫子看了看薛庭筠的本子,嫌弃道,“字太丑,回去好好练练,等会儿带份字帖回去,照着写。”

    薛庭筠欢快地应了,“谢谢老师,老师您讲的时候稍微慢点,我记个笔记。”说着从袋子里拿出用布条包起来的炭笔,准备好了开始听课。

    跟以前在学校读书不同,这会儿每个字都对应香喷喷的猪肉块,薛庭筠很珍惜这样的机会。

    刘夫子看了看她手上的东西,没说什么,开始按薛庭筠小本本上的顺序念起来,薛庭筠赶忙在旁边写上拼音,刘夫子看她弄些乱七八糟的符号,竟然也没发火,就是暗暗将速度加快了。

    薛庭筠觉得这样正好,她又能多学几个字了,还暗自庆幸自己提前准备了笔,不然这速度,她那毛笔字水平肯定跟不上。更新最快奇奇小说https://qq717/qq717/

    “好了,你念一遍给我听。”

    薛庭筠心说,都有拼音了你还让我念,这不是作弊吗,但是她没说出来,老老实实念了一遍,自然没有一个错的。

    刘夫子惊讶了,“你这个什么鬼画符的,真这么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