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家之主(女尊) > 第15章 被教育
    薛庭筠心里打了几个转转,一会儿想到用拼音当密语,别人就看不出她写的什么了,一会儿又想到,这一套东西还是挺复杂的,说出去会不会被当成是妖怪,说是中邪了。

    忽然,她眼睛一亮,这世界是信鬼神的啊,都怪鬼怪几百年没出现,她都给忘了,编个神仙入梦的故事,应该没问题吧。

    刘夫子瞥了她一眼,并没有戳穿她这么拙劣的谎言,而是随便指了她小本本上的几个字,让薛庭筠拼拼看。

    “夫子可别小瞧了这些鬼画符,它总共有二十六个符号,拼起来就能有无数种读音,你看,这个字符读h,这个读e,两个连起来he,读四声,就是赫赫有名的赫字,还有这个……”

    “有点意思,你以后有什么问题尽管来问我,我也没别的要求,这些字符的用法你来教我,如何?”刘夫子显然很感兴趣,“当然,这些字符是出自于你,这点我可以保证。”

    “多谢夫子!”薛庭筠赶忙应了,这位刘夫子她以前听过一些名声,只知道是个有才学的,没想到见到真人才发现,不仅是学问,为人处世也处处透着豁达灵活,是个挺让她服气的人,跟着这样的人学,薛庭筠感觉心里踏实多了。

    “老夫人,可以上菜了吗?”老仆阿云兴奋地喊道。

    薛庭筠心说你兴奋个什么劲儿,就听老太太说道,“把菜摆上来,阿云,你也坐下吃。”

    “好呢!”老仆阿云这次答得更欢快了。

    主仆关系挺和谐的,薛庭筠对刘家人的好感度持续上升中。

    四人围在一张小几前,上面也就摆了五样小菜,外加最中间一大盘卤肉,四个人吃,并不算多。

    谁知老太太又开口了,“将这肉分一半给内院送去。”于是屋外立即就有个小厮冲了进来,然后端着一碗肉欢快地跑了。

    好吧,薛庭筠想起其中的缘由了,她们家是乡下人,饿了就吃,能抢到吃的就尽量吃饱,没那么多规矩,但这里的读书人就不同了,早晚两顿是正餐,中午相当于前世的下午茶,随便弄点填填肚子就行。

    果然是不同文化不同风俗,这里人对晚饭很重视,完全是因为月神大大的影响,大家晚上有时候还要一家子凑一起念念经,拜拜神,夜生活比前世古代丰富多了。

    薛庭筠入乡随俗,吃得很矜持,只最开始夹了块肉,后面就少动筷子了。

    大约是中午茶不那么正式,吃饭的时候,大家也能一起说说闲话,于是薛庭筠昨天在街上出题难倒吴二的事,就让老夫人给暴露了。

    薛庭筠囧,在老夫人嘴里,她竟成了个为了替夫君打抱不平,面对强势之人,想方设法通过智取获胜的,有情有义之人了。

    她没想那么多啊,一生气就想怼人了,而她最擅长的就是嘴炮。

    刘夫子这次正儿八经地打量了一番薛庭筠,却摇头道,“一看就是个不能打的,你这样不行啊,考童生的县试就考半天,还能应付过去,考秀才的院试就要考两天了,考举人的乡试,整整六天时间,还别说进京路上至少得走上小半个月,你这小身板,能扛得住吗?”

    薛庭筠脸都红了,就跟个被老师批评的小学生一样,只敢弱弱地小声辩解道,“那个,是我发育比较晚,前段时间又生了场大病,等我彻底康复,应该能赶上来,啊对了,这肉这么好吃,我每顿多吃点,肯定能长好的。”

    “老师,我娘是个杀猪的,我们家要开始卖这种香肉了,老师若是喜欢,我每次都亲自给您送过来,这其中的用料有少量中药材,主要是增加食欲的,绝对没有不好的副作用,老师,可以吗?”说到这儿,薛庭筠已经狗狗眼期盼地看着刘夫子了,那模样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刘夫子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是个女人就给我利索点,这样讨好卖乖像什么话,站起来。”

    “是!”薛庭筠条件反射地跳了起来,随后马上站好,姿势参考高中大学军训军姿,抬头挺胸收腹提臀,双眼平视前方,身板笔直笔直的特别标准。

    “这才像点样子了,以后每次过来,让我再看到你仪态不佳,写字难看,用词粗俗,小心我的鞭子!”说着,这位刘夫子竟然变戏法一样,从腰间抽出条银白色的教鞭,霍霍地舞了起来,吓得薛庭筠脸都白了,赶忙全都答应了。

    一顿中午茶吃得既兴奋又惊悚,薛庭筠恍恍惚惚地出了学堂,哑婶的车还没到,她只好掏出自己的小本本,蹲在屋檐下小声念起来。

    忽然,一个鬼头鬼脑的身影,从旁边巷子里跳了出来,本来是冲向学堂的,结果到她跟前反而停下了,“薛妹妹,是你啊,你蹲这儿干嘛,是想进学堂吗?”

    这声音,薛庭筠昨天还打过交道,“吴二娘子,刘夫子已经上课去了,你还在外面,能赶得上吗?”

    “是有点急,那个,我就问问,你今天去不去陈捕快家?”

    这都快迟到了,还非得问一句,薛庭筠也挺佩服这人的,“今天不去,明天可能去,放心,一定提前告诉你,快进去吧。”

    “谢谢,拜托!”吴二话音未落,人已经不见了踪影,薛庭筠羡慕了,这速度不是一般的快,走武举的路子很有前途啊。

    感叹完别人,再想想自己,刘夫子说得真没错,她的身体素质真的有待提高,长期备考很耗精力不说,一直比夫君矮那么多,太有损一家之主的威严了。

    过了没多久,哑婶赶着马车到了,薛庭筠再看看这位,大约四五十岁吧,一点没见发福,人家这身高,至少一米七五吧,比这里大多数人都高,若不是听她说话的声音,薛庭筠真看不出这是个女子。

    这世界,说是男女颠倒,不如说是趋于中性,女人在外面奔波,着装打扮都以简单轻便为主,有点像前世男人穿的万能的西装,身高体型多以平胸高壮为美,基本不化妆,只有个别人喜欢画个浓黑的一字眉,显得威风许多。

    而男人呢,因为以柔弱为美,有不少人会描眉,就是要把眉毛全拔了,画成弯弯的,眉梢下垂,显得恭顺的样子。

    不过这都是有钱有闲的人才干的事,普通人家没那闲工夫,男人的眉毛大多比较粗,要是天天拔,有这时间,还不如多干点活儿呢。

    穷人家穿衣服也是,男人更鲜艳点,但都是过年过节才穿的,因为鲜亮的衣服它贵啊,所以大家平常都灰扑扑的,很多时候,薛庭筠都有些混乱,感觉自己掉进男人窝了。

    转头想想自家屋里那个男人,这几天穿的衣服,也是暗沉沉的,太浪费颜值了,等有了钱给买些鲜亮点的衣裳,保准光彩照人,然后自己就可以用情侣装的借口,蹭几身漂亮的衣裳来穿了。

    想着想着竟然有些期待起来,等到了家,谢允出来接人时,薛庭筠忍不住想象这人穿新装的样子,多看了两眼才发现,这个男人好像在躲她,只跟她简单打了个招呼,就跑去关心拉车的马儿了,真的是,都过这么久了,还害羞呢。

    谢允还是没舍得对马车下手,直接拿没花出去的十两银子,买了辆简陋的板车。更新最快奇奇小说https://qq717/qq717/

    两辆车都是要靠马来拉的,谢允就心疼起马儿来,一回来就围着马儿检查,看有没有哪里碰到蹭到,不时给刷刷毛,喂点香甜的胡萝卜。

    薛庭筠也凑过去跟马儿套近乎,结果那家伙直接喷了她一个响鼻,一副特别嫌弃她的样子,薛庭筠小心眼儿地告状,“夫君,它欺负我!”

    谢允一点不偏心,“小白跟你不熟,它不喜欢陌生人靠太近。”

    咦,小白,薛庭筠思路忽然就跑偏了,“那是不是还有个大白,是它亲娘啊?”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小白是它娘生的,原来动物世界没变异,就只有人类变了,请问人类看到动物们的自然配对,会不会有一些特别的想法呢?……

    谢允没注意到薛庭筠的古怪表情,边给马儿刷毛边答道,“它娘大白,前年去世了,大白跟我很熟,小白是我看着长大的,自然跟我亲了,娘子别介意。”

    “夫君,你居然还会养马!”薛庭筠又嘚瑟了,看看,她夫君这么厉害,对着自己还各种羞涩,自己果然才是真厉害啊!

    薛庭筠背着手,哼着小曲儿,一路嘚瑟地进了屋,两小的赶紧围了过来,“姐,又买什么好吃的了?”

    “喏,三儿上次说想吃的糖果子。”

    “姐,你真好!”

    “姐,你最好了,下次我想吃周家铺子的大油麻花。”

    “还有她家的油煎饼……”

    “吃吃吃,就知道吃,你们大姐去镇上是去读书的,不是去逛街玩的,庭筠啊,今天怎么样啊,刘夫子好说话吗?”高郎君急切地问道。

    “爹,挺好的,刘老夫人和刘夫子人都很好说话,还夸咱家的香肉好吃,说以后我有不明白的,都可以去问她。”

    高郎君赶紧跑去给神像敬了一柱香,虔诚地拜了拜,“多谢月神娘娘保佑!”

    谢允这才进屋,表情还淡淡的,薛庭筠故意凑过去,不无显摆地说道,“夫君,我今儿见到刘夫子了。”

    谢允淡淡地点头,“我知道。”

    “哑婶告诉你的?”

    谢允淡淡地摇头,“我猜的。”

    哦哦,薛庭筠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冷淡啊,难道还在为之前的事生气,小气鬼,偷偷伸手往这人腰上掐了一把,让你不理我。

    第一次那人没反应,薛庭筠伸手还想来第二次,就被人捉住手腕扯不回来了,“娘子,这是在外面。”更新最快奇奇小说https://qq717/qq717/

    咦,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在屋里就可以这样那样了,想不到夫君你居然是这样的人,哼,我看透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