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家之主(女尊) > 第19章 种子论
    收拾好后,薛家人兵分两路,三个女人跟着李大嘴去客栈,哑婶护着家属们回村,薛庭筠表示一切顺利,她家能有陈捕快带来这么多朋友捧场,还遇到大嘴同学这样的富二代,真是开门大吉啊!

    要不是她要读书,她非得好好干一番事业不可,成为大丰一代传奇富商什么的……,在她见到李大嘴的姑姑后,暂时没了下文。

    这位老姐姐,一看体型就知道是大嘴同学的亲戚,但她精明的小眼神,弥勒佛一样的笑脸,薛庭筠浑身一震,感觉到一股隐藏很深的奸商气息,于是她果断地退了,让奶奶顶上。

    薛奶奶虽然没什么文化,但她也有自己的一套,简单粗暴但有效,不管你多少套路,她就只关心一点,能赚多少钱,要是不赚钱,那就算了,咱们另外找地方,反正离过年还有一个多月,不急。更新最快奇奇小说https://qq717/qq717/

    精明人遇到认死理的也没辙,不然就做不成生意,最后总算谈好了,薛家食铺在一楼大堂一扇窗户下占了块小地方,把窗户改成能对外的铺面,外面人买东西后,可以直接带走,也可以进大堂吃,若是只买香肉,每人就得收两文钱的茶位费。

    最后的价钱,还是没有一次谈妥,薛奶奶说要去问问老姐妹,李掌柜急啊,就说我图你那一两半两的银子干嘛,我图的是你这香肉的新奇劲儿。

    她家少主子不管这些,还以为这次出来就真是吃吃喝喝玩玩,其实是要做出成绩来的,不然族中人肯定要说闲话,在她们眼里,少主子就是一个成天只知道钻研美食的,哪儿懂得经营啊,长期下去,那她们的这一支就要没落了。

    这香肉来得太是时候了,李掌柜都有些佩服她家少主子的运气了,凭着找吃食特别灵光的狗鼻子,竟然真让她给找到了。

    香肉好啊,不像一般的吃食,肉能卖得起价来,住客栈的商人也没见过,这在大丰还是头一回,必定能做出个名声来。

    若不是薛家人死活不肯,少主子又跟那读书娘子姐俩好的样子,李掌柜真想直接把秘方买过来,然后全国平安客栈都卖。

    可别低估吃食对客人的吸引力,别的不说,她家李大嘴就是个典型,听到哪里有好吃的,哪怕翻山越岭也要跑去吃到嘴的。

    于是李掌柜再次做出了让步,希望她们能尽快开张,然而薛奶奶却推说今天身上没带银子,拉着两人就要走。

    李掌柜知道老人家是想找人打听打听比比价,也没拦着,但李大嘴不干了,她还想着明天再吃到香肉呢,怎么说走就走了,赶紧拦住薛庭筠,“薛娘子,别走啊,这地方我免费给你们用,只要能让我天天吃上香肉,随便你们怎么用。”

    李掌柜一听要坏事,想捂住李大嘴那张大嘴已经来不及了,只好笑笑说,“这样也可以,只要让我家少主子每天有免费的肉吃,也行。”心里默默地算了算李大嘴的食量,觉得只要少主子努力点,还是有得赚的。

    薛奶奶一听,这挺好的呀,连银子都不用花,只要多加一双筷子就行,立马拍板同意了,既然没有金钱来往,连契书都不用写了,赶紧找匠人过来改铺面,争取明天晚上就开张。

    有亲娘亲奶奶盯着,薛庭筠就算在也没什么用,干脆搭上一辆牛车回村去。

    牛车倒是挺平稳的,就是特别慢,木板坐起来也硬邦邦的,薛庭筠这时候就特别怀念家里的马车了,那车厢,那坐垫,还有防震功能,坐起来多舒服啊。

    还是她家夫君懂生活,吃的也好,用的也罢,哪样都好,无一不妥帖,这样的大帅哥让自己给遇到了,光想想都美得冒泡。

    赶车的大娘一看这书生这表情,很是了然地笑了,“小娘子,可是想夫君了?”

    薛庭筠猛地转头,怀疑这其实是个玄幻世界,路上随便遇到个赶车的,居然有读心术,了不得!

    “瞧你那表情就知道,新婚不久吧,啧啧,看来你家夫郎功夫不错啊!”

    薛庭筠惊悚地瞪大了眼睛,反应过来后,脸和脖子一下子全红了,“大婶啊,你,你说什么呀,你!”

    “哎哟,还害羞了,咱们都是女人,有啥不好意思的,我跟你说啊,这床笫之事,别一个人自己瞎琢磨,要多跟夫君交流交流,传宗接代是大事,可马虎不得,你看我,家里有四个闺女两个男娃,厉害吧。”

    薛庭筠撇撇嘴,“再厉害也不是你生的。”

    “诶,不能这么说,没有我的种子,我夫君他一个人也生不出来,多亏我家祖宗保佑,注定到我这一辈儿要子孙兴旺啊!”

    薛庭筠,你说啥,我怎么听不懂,我怎么跟个路人说起这个来了,不听不听,打住打住,这世界的女人啊,怎么能这样,太不矜持了!

    到了村口,薛庭筠跳下车飞也似的跑了,后面大娘的声音还在空中回荡,“要想早怀上,要注意姿势啊,千万要注意啊!”

    一回家就听到里面闹哄哄的,薛庭筠还不敢直接进去,在屋外吹了吹冷风,平复了心情,才昂首阔步往里走。

    一个人形炮弹冲了过来,差点撞上薛庭筠,薛滔手舞足蹈地喊着,“姐,快来看啊,我们家赚了好多钱,我买了好多好吃的。”

    薛庭筠赶紧帮忙捂住嘴,“安静点,低调懂不懂!”

    小三儿摇头,表示这种说法从没听过。

    “笨哦,谁家有了钱会到处嚷嚷,不知道会遭贼惦记吗?”

    小三儿恍然大悟,使劲点头,薛庭筠才放过他,奇怪道,“你买吃的啦?哪儿来的银子?”|

    “分的呀,我投了一股,今天就赚了好多钱,我分了一大把铜钱呢。”

    薛庭筠无语,这才第一天就开始分红了,是想散伙还是咋滴,前世那些上市公司好多年都不分一毛钱,她家的人倒是积极。

    进屋一看,果然是土豪作风,饭桌上摆满了铜钱,她爹和夫君正一个一个串铜钱,薛川在一边抱着一堆铜钱,数得正欢呢。

    这些人都回来多久了,怎么还没算完呢,薛庭筠很是疑惑。

    就听她爹说了,今天大家一下子赚了这么多,就跑去逛集市了,两个大男人和两个小男人,居然都热衷于购物,买了不少东西回来,所以耽误了数钱。

    薛庭筠一看不对啊,“咱们今天才卖了一百来斤,其中有七八十斤还是便宜货,十文一斤的,算算也才一千二三钱,这里怎么还有这么多啊?”

    高郎君得意地晃晃手上的钱串子,“就你懂得多,我们男人难道就没点儿数了,买东西的钱,全是自己的私房,这里是咱们全家赚的,晚上要给娘保管的。”

    “完了,我刚刚数到哪儿了,大妞,都怪你!”高郎君今儿心情好,训人的话都没半点杀气。

    “我来帮你数。”薛庭筠特别殷勤地想帮忙,却被亲爹嫌弃了,“今儿耽误了不少时间,赶紧读书去。”

    “爹爹,我数数过过瘾不行吗?”

    “去去去,读书人哪有这样的,少沾点铜臭味儿,才能考状元。”

    薛庭筠还想跟爹讲讲道理,说下民生有多重要,结果她爹毫不客气地找人帮忙了,“大郎,把你家的这个给我弄走,害得我总忘数。”

    “好的,爹。”谢允放下手上的铜钱,又去旁边盆里洗了手,用毛巾擦拭干净后,才走到薛庭筠面前,彬彬有礼道,“娘子,请。”

    看看,看看,这就是她家夫郎,多么出尘脱俗的俊秀人儿呀,这人是属于我薛庭筠的,真是美滋滋啊!

    薛庭筠脸上的表情过于荡漾,谢允根本不好意思看,只好转过脸说起别的,“娘子,我买了些白绸子,给你做两身里衣穿可好?”

    里衣,薛庭筠忽然想起路上那位重口味的大娘,就说过里衣要讲究的话,顿时臊得不行,顺便又想起她说的什么姿势之类的,连头都不敢抬了,偏偏谢允还在说,“娘子,若是做里衣的话,你的尺寸是不是要量一量,你这年纪正长身体,一天一个样儿的,穿紧了不好。”

    “娘子,你又怎么了?”谢允伸手去碰薛庭筠额头,才发现她面色绯红,“娘子,是坐牛车吹到了风吗,有点像着凉了,你等等,我去给你煮碗姜汤。”

    薛庭筠没说话,等谢允一走,才总算松了口气,跑到书房里,却静不下心来念书,心里想着,女尊世界里,男人和女人之间那点事儿,到底怎么弄的,女人播种,男人怀孕什么的,她的生理结构好像不行啊。

    摸摸前面,再捏捏后面,比上辈子瘦多了,没胸没屁股的,真平!

    话说到底是哪个器官有那功能的啊,薛庭筠真怀念上辈子的网络,随便搜搜一大把,都是教你认识人体结构的,什么静态的动态的,短视频长视频都有,完全不用担心这方面知识的空白。

    她再看看原主的所谓书房,其实真正的书,就七本,考童生五本,说文解字一本,还有一本,竟然是家家户户都有的老黄历,几本书撑起了整个书房,剩下的全是原主以前写的作业,奶奶全都给订好放架子上,看起来挺多的,其实并没有什么用啊。

    上哪儿去找本生理教育方面的书,总这么提心吊胆的,简直太痛苦了,薛庭筠都忘了,她才成亲没几天,以前可是口口声声说过,年纪小不适合那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