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家之主(女尊) > 第20章 反省中
    薛庭筠各种纠结各种焦躁,在谢允敲门的时候,都被她强行按了下去,坚决不能让这人看出来,否则,一家之主的面子往哪儿搁啊!

    谢允真给端了姜汤来,薛庭筠一边喝汤一边含糊道,“里衣的话,就按以前的尺寸,稍微放大点就行。”

    谢允点点头,“娘子天天跑刘夫子那边,实在辛苦,不如咱们搬到镇上去住吧。”

    薛庭筠,咳咳咳,夫君太财大气粗了,她家才第一天赚到点小钱,才只够一家人一个月的开销,夫君就想着要换套房了,“没事没事,我就当锻炼身体了。”

    “真要练,也不该这样练,娘子,我师父教过我一套掌法,强身健体用的,你学这个比坐马车好,不如我教你吧。”

    薛庭筠想起被刘夫子教鞭支配的恐怖,有点挣扎,“也不是不行,但是吧,我从小到大都没练过武功,这方面不太擅长,夫君到时候要耐心点。”

    谢允高兴地点头,“很简单的,娘子不用担心,那我先给你量量尺寸吧。”

    “都说了照旧的做啊。”薛庭筠嘟嘟囔囔着站得笔直,生怕这人给少量了半点身高。

    “要练拳脚,就得穿功夫衫,才能动得开,娘子你可没有这样的衣服,还得我连夜给你做一件,明天早上才能赶得及。”谢允拿着根皮尺,在薛庭筠身上比来比去的,动作相当的熟练。

    “夫君,我身上这件衣服穿着好看吧。”

    “好看,特别适合你。”

    “那是,我就是还没长够,等过两年,肯定更好看。”

    “恩恩。”

    “夫君,你也给自己做件呗,咱们一同穿出去,别人一看就知道,咱们是一家人,多好啊。”

    “我又不是读书人,穿这个不妥。”

    “怎么不好了,等我教你认字了,你就是读书人了,你穿上肯定好看。”薛庭筠忽然一拍脑袋,“夫君,咱们家都要做生意了,得有人记账啊,来来来,我教你一套数字密码,方便又快捷,还能防着别人偷看。”

    谢允已经量好了,其实他光看看就知道薛庭筠的尺寸,不过是想与娘子多亲近亲近,这会儿听到要教自己认字,心里自然是高兴的,就是有点担心,“娘子,你今晚不读书了?”

    “不碍事,这套密码真的很简单,你都识数了,完全能自学,等你学会这个,我以后再教你算账的法子,不用打算盘就能算出来。”薛庭筠兴致勃勃地拉了谢允到书桌前,拿出张白纸,在上面写下了一串阿拉伯数字。

    “你看,就这十个数字,这个圈圈是零,就是一个都没有的意思,然后依次是一二三四五……,到十的时候,就在一后面加个零,十一就在1后面加个1,再往后二十,三十……很简单的。”

    “看起来是简单多了,这种字最多才两笔,写起来快很多,娘子真聪明。”

    “那是,你是不是觉得我比以前懂得多,我偷偷告诉你,其实是那回落水遇到个神仙教我的,厉不厉害?哈哈哈。”薛庭筠这才想起可能会穿帮,赶紧把糊弄刘夫子的话又搬了出来。

    谁知谢允一听脸都白了,第一起主动牵起薛庭筠的手,抓得紧紧的,声音颤抖着道,“娘子,都是我不好!是我太慢了,害你伤得那么重,都到地府走一遭了,都是我不好,娘子,你还活着,我们,我们该好好谢谢月神娘娘保佑。”说完就拖着薛庭筠要往外跑。

    薛庭筠赶忙喊停,“夫君莫慌,我都没事了,月神娘娘也早谢过了,不然她老人家神通广大,我早该倒霉了,你看我,我们家都好好的,真没事。”

    谢允倒是被她拉住了,可人却像陷入魔障一般,呆立在原地不动了,眼神朦朦胧胧没了焦距,浑身上下被一股悲伤的气息笼罩着,嘴里只反反复复念叨着,“都是我不好。”

    薛庭筠伸手往这人眼前晃了晃,毫无反应,顿时觉得问题严重了,赶紧爬上凳子,把人脑袋掰过来对着自己的脸,仍然没得到回应。

    于是干脆用力将人脑袋揽进怀里,一遍一遍地拍抚后背安慰道“不是你的错,大冬天的,是个人都会考虑考虑吧,而且要不是你,哪有今天的我啊,我谢谢你还来不及,你怎么会这么想呢。”

    可谢允好像没听见她说话一样,还一直念叨着,“都是我不好……”

    “谢允!”薛庭筠忽然大声喊道,才将陷入死循环状态的谢允给喊醒了,见这个男人抬起头茫然地看着自己,薛庭筠又下了一记猛药,吧唧一口亲额头上了,然后温声劝道,“乖啦,看着我的眼睛,认真听我说,真不怪你,不是你的错,明白了吗?”

    谢允眨了眨眼睛,有一滴泪从眼角滑落下来,然后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表情无助得像街边被遗弃的小狗,让人心疼得不行。

    薛庭筠心中暗骂,是哪个混蛋害得她被牵连了,这事明显不对劲嘛,“夫君,你都嫁给我了,以后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有什么为难的就跟我说,别自己一个人瞎琢磨,明白了吗?”

    谢允的眼神终于有了焦距,定定地看了薛庭筠好一会儿,才再次点了点头,却没继续说什么,只是伸手抱住薛庭筠的腰,将头埋在她怀里,安静地一动不动。

    这个男人有秘密,薛庭筠一直都知道,不管是跟谢家的奇怪关系,还是随随便便能拿出不少银子的大手笔,甚至是一身不知从哪儿学来的各种技能,都不是一个普通农家出生的男子该有的样子。

    现在看来,可能是小时候受到过什么严重的刺激,平时多淡定的一个人啊,这会儿居然哭了,薛庭筠被谢允胳膊箍得快喘不过气来了,也默默忍着,谁还没个脆弱无助的时候了。

    过了好一会儿,谢允才放开薛庭筠,“娘子,我好了,咱们继续认字吧。”

    “哦,好的,我之前说的,你还记得吗?”薛庭筠小心翼翼道,上辈子她老爸就从没流过眼泪,说是刀架在脖子上,也只流血不流泪,这会儿看到一个男人,一个看起来很an的男人,默默悲伤的样子,真有些震撼了。

    “娘子,我有那么傻吗。”谢允已经恢复了平静,“我拿回房间学着写,不打搅娘子读书了。”

    “其实,你也可以在这边写,房间里没笔墨也不是很方便。”薛庭筠扭捏道,心想人家这么伤心了,她怎么忍心赶人,反正就一个晚上,也影响不到多少。

    “真的。”谢允双眼又重新亮了起来,薛庭筠想拒绝都说不出口,只好点头道,“你坐那边,背对着我,别出声就行。”

    谢允很快跑回房里拿了一个布篮子过来,里面有件衣服,已经裁剪好了,就差缝制了。

    薛庭筠一看这大小这款式,还是给她做的,心情有些复杂,这个男人平时的淡然、温柔、体贴,今天稍微露出的一点小脆弱,都跟她前世心目中的理想型相去甚远。

    她以前看这人,就像看街上的小鲜肉一样,就馋人家的美颜了,可以随便地觉得哎呀好帅好喜欢,却不会真的凑上去说,小哥哥做我老公吧,我们一起过一辈子。

    在她看来,婚姻是很严肃的事,因为两个人后半生几十年都要一起度过,要是三观不合没有共同语言,还不如不结婚。

    这会儿她却觉得,两个人各做各的,就这么安静地呆着,也没什么不好的,起码有人陪伴,很温暖,不孤单。

    “娘子,太晚了,该歇下了。”

    “你先回房歇着吧,我还不困。”

    “我在厨房里温着鱼片粥,你先吃了再继续吧?”更新最快奇奇小说https://qq717/qq717/

    薛庭筠依然沉浸在书本中,随意答道,“哦,好的。”

    没过多久,一股鲜香味儿飘来,薛庭筠就坐不住了,原来还没觉着,这会儿肚子怎么忽然就饿了呢,都偷偷咽了几回口水了,再看看罪魁祸首,白瓷盅里,晶莹的大米,雪白的鱼片,配着细碎的香菇粒儿,细且均匀的姜丝,点点嫩绿的葱花,还冒着袅袅热气。

    这卖相,这勾人的味儿,还在这样寒冷的冬夜里,薛庭筠根本把持不住,只想赶紧把罪魁祸首原地消灭了。

    呼噜噜一碗热粥下肚,薛庭筠满足地打了个饱嗝,感觉浑身都暖了起来,舒服极了,心说古人总喜欢红袖添香,要是添的是这种香,还真不错呢。

    太馋了,吃完之后才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抬头看到谢允正微笑地看着自己,薛庭筠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人这笑容,好像过于慈祥了吧,怎么有点像前世老爸喂食自己的时候,完了还该说句台词,“乖,吃饱了好好睡觉。”

    感觉有点错乱!

    原主是本土人士,薛庭筠继承了她的记忆后,看什么都跟看了多少遍的电影一样,已经见惯不怪了,可她本身的人格记忆是独立的,主导着这具身体,带着前世的烙印,已经尽量按这边的规则在行事了,但内心深处,还总有点别扭。更新最快奇奇小说https://qq717/qq717/

    于是把自己定位在一家之主这个位置,参考着前世老爸和这世亲娘的样子,认真做一个负责任又有人情味儿的大女子,要带着家人往好的方向发展。

    去考科举,是为了以后能有个安身立命的好职业,更能够福及家人和后代,时不时脑袋发热想去赚大钱,也是想以自己的力量,改善大家的生活条件。

    幸好家里人都很支持,不管是读书还是做点小生意,现在看起来都挺好的,而在不知不觉中,这个男人也被纳入了家人的范围内,是她要负责任和真心关怀的一个人。

    但好像,貌似,她并没有很站在他的立场上考虑。

    这世界的男人,想要什么,这是个问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