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家之主(女尊) > 第26章 都要考
    客厅里只有陈捕快和一个家仆,见吴二进来,陈捕快眼神带刀,刷刷刷往这人身上砍了无数刀,然后才厉声喝道,“你还回来干什么?”

    “陈姐姐。”吴二特别殷勤地上前端茶递水,“是我错了,我一时鬼迷心窍,我以后都不会乱说话了,大姐,你以后能不能,准我带一枫弟弟出去玩啊?”

    陈捕快手上的茶杯正要砸出去,就被吴二眼疾手快的抢走了,“大姐,我不是登徒子,你知道的呀,我只是觉得一枫弟弟天天呆在家里,太闷了,想带他出去散散心。”

    陈捕快狠狠瞪了她一眼,气得不想理她,转头对上正看热闹的薛庭筠,没好气道,“薛妹妹倒是松快,我七弟都快哭成个泪人儿了,你还有心思教这傻子来招惹我七弟。”

    “陈姐姐,你家七郎心情不好,不如到庙里住一段时间,看看山水拜拜月神,散散郁气,很快就又能欢蹦乱跳了。”

    陈捕快想想摇头道,“恐怕不太方便吧,我七弟他……”说到这儿连声音都小了许多,“他无肉不欢,怕是在庙里待不下去。”

    “没事,我有办法,保准让他既能吃得好,也能心情好。”薛庭筠信誓旦旦道,“不过有一点,还请陈姐姐宽容宽容。”

    陈捕快看看薛庭筠,再看看使劲点头的吴二,“你们两个,到底想干什么,连我也不能说吗?”

    薛庭筠笑嘻嘻道,“可以透露一点,就是想让吴二天天去给你家七郎送吃食,让他在庙里住得高兴点。”

    陈捕快转头看吴二,“真的,你愿意?我家七郎可是个痴情男儿,你若是不喜欢他了,还是尽早滚远点的好,免得他以后为你伤神。算了算了,我还是让七郎离你远点,免得他心情不好又要大吃大喝了。”

    “我猜七郎变成如今这模样,还有你吴二的功劳。”薛庭筠忽然变脸,一本正经地指责起吴二来。

    “七郎遇到你那会儿正在逃难,自然瘦瘦小小的,等到了县令姑姑家,肯定好吃好喝地给养回来了,他知道你喜欢他原来的样子,肯定担心你不喜欢他,然后就会心情不好,心情不好就想吃东西,吃了东西又会长胖,长胖之后又觉得你不会喜欢他了,心情又不好了……”

    屋里三人听薛庭筠绕口令一般,巴拉巴拉说了一长串,都忍不住点头,陈捕快更是特别赞同,“就是就是,我七弟天天都为了你伤神,想直接告诉你,又怕让你看到他如今的模样,哎哟气死我了,你这个混蛋,都是你害了我七弟的。”

    吴二一脸无辜,“我,我也不知道啊,一枫弟弟总是不愿见我,我也经常心情不好,吃不好睡不好,不然我还能长胖点,比现在更好看。”

    话都说明白了,薛庭筠赶忙打圆场,“多好的一对啊,我实在不忍心看他俩就这样断了,陈姐姐,不如试一试吧,年轻人,若是不让他们自己试一试,领会过其中的滋味儿,肯定心有不甘,到后面还不知会惹出什么乱子来。”

    吴二撇撇嘴,“说得你多大似的,你几岁了,你比我还小吧?”

    薛庭筠,姐是在帮你,你还来拆台,你个二货,“不管多大,我已经成亲了,而你还没追到夫郎。”

    一旁陈捕快迟疑道,“这事我得问过夫君和七弟再说,不过我有言在先,月神庙可是清净地儿,你要是想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庙祝可不会轻饶了你,我以后定然见你一次打一次,听明白了?”

    吴二赶紧点头加保证,陈捕快说什么都答应,反正只要能让她帮一枫弟弟变回好看的样子,她什么都愿意。

    三人又说了些闲话,薛庭筠才知道,关于明年院试的消息都已经传开了,连屋里的这两个,都要下场。

    吴二惨兮兮地抱怨道,“我老娘说了,吴夫人发话了,能考的都要去,考过了有一百两银子奖励,我老娘逼着我去考,还给刘夫子塞了红包,让她好好管教我,我今儿偷偷溜出来,还多亏了陈姐姐的名头好用,我说是过来请教功课的。”

    陈捕快也一脸无奈,“岳母大人让我去,我都丢下课本好几年了,哪儿还能捡得起来啊,去就去吧,反正就走走过场,只是我家夫君怕是要失望了。”

    “你俩都过了童生试了吧?”

    “过了。”陈捕快淡淡道,“在家乡就过了,后来家乡遭灾,县令带人关闭城门,驱赶灾民,我们一家外出探亲过来正好遇到,当时情景,真是惨不忍睹,后来……,我心中恨极,等我姑姑高中来了这边当县令,我跟着见多了也就看淡了,真没心思再进去趟浑水了。”

    薛庭筠没想到温和从容的陈捕快,竟然有这样伤心的过往,“我是说你一个县令儿媳,怎么跑到下面镇上当捕快,天天跟镇上乡民打交道,原来是不想当官啊。”

    陈捕快给自己斟了一杯清酒,“真不想,我有县令姑姑撑腰,她到哪儿我们跟到哪儿,不被人欺负,也不欺负别人,平平淡淡过日子就好。”

    薛庭筠不想再惹人伤心,便转向吴二,将人上下打量了一番,怎么看都像个学渣,不由怀疑道,“你也过了?”

    吴二有点慌张地看看陈捕快,才耷拉着脑袋道,“没过,但是我老娘说,先过了童生试,再考秀才,我是不行的,我也是去走走过场的。”

    见两人对此事都兴致缺缺,薛庭筠忽然提高音量道,“太好了!”

    二人不解地望着她,薛庭筠欢快道,“考秀才不是要做保吗,陈姐姐,我正愁找不到人一块儿呢,就你了,还有你吴二娘子,五个人还差两个,咱们正好结伴去县里考试。”

    吴二把手一挥,“薛妹妹不用担心这个,要找个秀才担保,还要五个童生互结,这些小事都包在我身上,你只要帮我想办法,让一枫弟弟早点变回来就行。”

    原主离开了王夫子学堂,跟几个同窗关系也不好,薛庭筠正愁到时候该找谁呢,就有人帮他解决了这个麻烦,正好不过,这两个都有家长护着,也不愁这些小事,倒是轻松得多。

    三人又闲聊了一会儿,说说美食,聊聊八卦,顺便说些悄悄话,等到里面的两位夫郎终于出来了,天色已经不早了。

    外面还飘着小雪,陈捕快叫了老仆驾马车送薛庭筠和她夫郎回村里,至于吴二,她跑得快,就自己跑回去吧。

    马车上,薛庭筠还奇怪呢,男人间有那么多话要说的吗,谢允白了她一眼,“你们女人不也是有那么多话说。”奇奇小说全网首发qq717

    薛庭筠,她这是又错乱了,但就是忍不住心中熊熊燃烧的八卦之火,“你们都聊些什么呀,是不是在说我的坏话啊?”

    谢允伸手捏了捏薛庭筠的娃娃脸,“说了,说你看起来像个青葱少女,其实年纪已经不小了,娘子,奶奶年纪大了,你也不小了,我都二十了。”

    薛庭筠汗,这又是催生的,可以想象,那三个男人都在里面说了些啥,夫君这是找到同盟了,感觉要被带坏了是怎么回事。

    最后薛庭筠只能再次拿考秀才做挡箭牌,说说又好多人要去考,这次难度特别大,不能分心之类的话,谢允虽然也没给个笑脸,但更多的还是担心起她的事来,特别支持她到刘夫子学堂附近的平安客栈住一段时间。

    回到家把这事跟奶奶一说,自然是没有不支持的,又说到香肉生意,李掌柜推出的特级版香肉,是要在后厨秘密炮制的,外面还得有人看铺子,猪肉也要有人去外面买回来,这就要占三个人了,还是把女婿也算进去的,另外还有些杂活儿,譬如算账、打杂、跑腿之类的,都要人去干的。

    所以薛奶奶一锤定音,住什么客栈啊,太浪费银子了,她原本相中了那附近一处铺面卖香肉的,就是位置太偏,还连带了院子出租,价格不便宜,才一直没定下来,如今租铺面省了一大笔银子,正好让大家都住到镇上去。

    薛庭筠对她奶奶这决断力,真是佩服,刘夫子让她住客栈,她还犹犹豫豫的,人家老太太当场拍板,明天她们就要搬家了,是说能攒起来那么多银子,果然是个厉害的。

    两小的就兴奋了,欢欢喜喜跑去收拾东西去了,他们家其实靠近官道,交通挺方便的,村口还有个茶寮,平常卖些吃食日常用品之类的,说起来比山里方便多了,但哪个小孩不盼着赶集,镇上满大街都是好吃的,以后就能天天吃上了,能不兴奋吗?

    薛庭筠也想搬,其实她对家里的卫生条件不是很满意,厕所厨房什么的,用了那么多年了,其实不是很方便,要是以后能改造一下,弄成现代化的样子……|

    想到这儿,她偷偷瞟了眼手上正纳着鞋底的男人,咳咳,夫君应该能弄吧,人动手能力那么强,身体素质还那么好,真不该浪费了,以后鞋子衣服什么的,都去镇上买,该让夫君做一些大事才好。

    第二天一早,薛奶奶就去找老姐妹定房子去了,还没到午间,就有人带话回来,说事情办妥了,让他们收拾好,很快就有人来帮忙搬家。

    薛庭筠感叹啊,奶奶不愧是奶奶,风风火火的,太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