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家之主(女尊) > 第30章 说考试
    薛庭筠出门就走了几分钟,就到了刘夫子开的蒙学堂,今儿时间稍微早了点,她打算去找刘老夫人说说话,顺便送点更适合老年人的新鲜吃食过去。

    刘老太太跟薛庭筠见过好几回了,还专门听了她讲那种读起来古古怪怪的拼音,老人家表示,这种法子对于穷学生很有用。

    她当年要是能借着这法子,早点回家,边自学边照顾家里,家中境况也不至于急剧恶化,要是能撑过那三年,考上举人,也不至于连自家女儿出事都出不上一点力。

    可怜天下还有不少的寒门穷秀才,因为读书读到家里快揭不开锅的,到最后为了生计不得不放弃,再没了出人头地的机会。

    刘老太太对薛庭筠就很满意,既能读书,还能想法子帮家人找到赚钱的路子,就算她明年考不上,因着年纪小,家资丰厚,还能多考几回,总比天天愁着锅里没米下锅的要好。

    今儿薛庭筠专门来拜访她,刘老太太带了老仆阿云一块儿接待了她,见她又抱着个瓦罐上门,还故意板起脸,假装不高兴的样子,“我说薛小娘子,你别天天送肉来了,吃得我啊,都长胖了。”

    薛庭筠笑嘻嘻地上前,“那正巧了,我就觉得那肉你也该吃腻了,所以今儿特意给换了一样素菜,您尝尝看。”

    老仆阿云赶紧给热上了,刘老太太还奇怪,这带了许多小孔的,是哪种食材做的,她活了大半辈子了,一时竟没认出来,于是夹了一块尝尝,竟然清脆可口。

    昨天都下雪了,地里也没几样新鲜的蔬菜剩下了,老太太天天那几样菜都吃腻了,忽然尝到一口爽脆的,顿时眉开眼笑,也顾不上表扬薛庭筠了,赶紧先吃几块,万一等会儿让她家那个馋嘴的闻着味儿过来了,那她一定抢不过。

    “老太太,这是平安客栈的李少东家,从湖里挖出来的荷花的根,莲藕,过两天等河上结了冰,就更难吃到了。”

    刘老太太赶紧叫老仆,“阿云,快,叫人去平安客栈多买些回来,多弄几个大的花盆种上,老生要慢慢吃,天天吃。”

    老仆竟然胆大地拒绝了,“主子,不行不行,这新鲜玩意儿肯定贵,你先让我尝尝,看值不值得买。”

    刘老太太瞪了她一眼,“你也是个馋嘴的,还非要编出个光明正大的借口出来,行行行,你尝尝,别尝完了,小心我家蓓蓓跟你急。”

    咳咳,薛庭筠听到刘老太太管她家夫子叫蓓蓓,只觉得天雷滚滚,想到刘夫子那又清高又毒舌的懒样子,真觉得跟蓓蓓这般蠢萌的名字一点都不搭啊。

    那老仆亲自夹了好几块尝了才点头,然后竟然叫了个丫鬟进来替班,她亲自跑去平安客栈买菜去了。

    薛庭筠这才有空跟老太太聊聊八卦,顺便打听点儿小道消息,刘老太太不愧是考过秀才的人,对于考试的弯弯门道,说得是头头是道,俗称考试技巧大揭秘。奇奇小说全网首发qq717

    薛庭筠听得很认真,还拿出个小本本,时不时用炭笔飞快地记着笔记,刘老太太越讲兴致越高,直到被人硬生生打断了。

    刘夫子进屋看见桌上只剩下几块不知名物体的盘子,表情就不太美妙了,听着老太太尽给人讲些投机取巧的法子,忍不住提高音量反驳道,“娘,快别误人子弟了,你讲的,都是十几二十年前的老黄历了,如今皇帝都换人当了,你那些经验早过时了。”

    刘老太太气得哦,从桌上捞起一把折扇就砸了过去,“看你这轻狂样儿,连皇帝的事也敢乱编排,我还怕你把小薛教坏了,多好一孩子啊,要是让你给耽误了,看我不拿鞭子抽你。”

    薛庭筠一看,这母女两个又吵起来了,赶忙劝架,老太太最后怒气冲冲地走了,刘夫子毫不在意地干掉了盘子里剩下的,这才懒懒地往坐榻上一摊,说了句,“开始吧”,就不动了。

    薛庭筠老老实实拿出这两天写的大字,举到刘夫子眼前,一页一页翻给她看,她已经很认真在写了,不知道今天又会被批成啥样。

    谁知刘夫子啥也没说,“下一个。”

    薛庭筠又规规矩矩坐好,开始讲她新学的内容,仍然夹带了不少私货,看起来刘夫子还挺喜欢听的,不然怎么都没朝她甩教鞭了。

    完了之后,刘夫子并没有驳斥薛庭筠的私货,主要针对课本作者的意思给讲的,纠正她理解上的错误,此刻她的姿势很慵懒,讲的内容却很严谨。

    就像她这个人一样,有点矛盾,外在看起来放荡不羁,对待孩童们却能收起性格中尖利的一面,居然也爱护起薛庭筠这棵伪幼苗来了。

    薛庭筠正暗自欢喜,猜测老师是不是发现她是个天才,对她另眼相看了,就听夫子凉凉地说了句,“别想那些有的没的,这次院试不一般,我娘说的那些,说不准还能害了你。”

    啥,薛庭筠呆住了,老师这话说的,连刘老太太都批评了,“老师,我觉得老夫人说的也有些道理,毕竟考试是要注意一些技巧的,比如某些避讳,还有考官的评判标准……”

    “错!”刘夫子不耐烦地打断薛庭筠的话,“恰恰是因为考官,这次考试才不一样,这事我娘不知道,听我的。”

    “你记住,这回考试与往常不同,考试的时候,别畏首畏尾的,把你脑瓜子里的新奇想法都给我倒出来,别怕考官被吓着,这次来的大人物,没你想的那么脆弱。”

    薛庭筠,她不是怕吓着考官,她是担心,她真写了,还能当秀才吗,不会被关起来?

    “没出息!”刘夫子朝薛庭筠露出了她那招牌式的鄙视眼神,“别看你现在讲得滔滔不绝的,你自己什么水平,你心里没点儿数吗,写最简单的一段话,还弄成个半文不白的,要是搁以前,你跟你那个王夫子都一样,考童生能上,考秀才就别想了!”

    薛庭筠,悄悄抹了把额头,毒舌老师真是的,太一针见血了,幸好这里没别人,不然她该羞死了。

    然而,刘夫子话锋一转,语气忽然兴奋起来,“你这小娘子,运气是真的好。”

    “刚巧遇到那位来了,刚巧你说的那些,暗合了那位的治学理念,刚巧那位这次过来,就想选些没根基的,这种事,是真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你给我抓紧点,考不上别来见我,我丢不起这脸。”

    “老师,您跟那位是什么关系,你怎么连这个都知道啊?”薛庭筠这会儿不止是惊讶了,那两个眼睛亮晶晶的,分明燃烧的是熊熊的八卦之火。

    “没什么关系,只是认识而已。”刘夫子淡淡答道,薛庭筠看她那神情,总觉得很眼熟,就跟前世某些人说我跟首富没关系,就是一起喝个茶聊聊天而已,很是高大上。

    既然真高大上的夫子都这么说了,薛庭筠就信了,刘夫子毒舌虽毒舌,但一直都尽职尽责地指导她,这会儿又毫无保留地给她支招,薛庭筠感激地朝刘夫子行了一个大礼,“多谢老师指点。”

    刘夫子不自在地歪了歪身子,继续用略嫌弃的口气道,“关我什么事,我既没教你写文章,也没帮你押题,以后考不上也别赖我,说起来你这拼音我也学得差不多了,打算以后编一本入门教材,你说该起个什么名字好?”

    啥,薛庭筠使劲想,不就是汉语拼音吗,还要什么名字,“夫子,这幼儿拼音,不用起太复杂的名字吧,我怕小朋友弄不明白,奧对了,其实拼音可以编成儿歌来唱,就好记多了,夫子,我唱给你听啊!”

    “哦,行吧,就叫拼音歌吧。”刘夫子点点头。

    薛庭筠想吐槽,她还以为会有个多高大上的名字呢,结果……咳咳,她以前可是麦霸,清唱一首字母歌,小意思。

    结果,她又被嫌弃了,刘夫子还让人去内堂取了一架五弦琴来,让薛庭筠又唱了几遍,记住了曲谱,才满意道,“这曲调还不错,幼童学起来朗朗上口,就是你唱得太弱气了,一点没咱们女子的风范,以后别到处唱,免得丢我的脸。”

    薛庭筠,上辈子的重要社交技能,到这里让人嫌弃成这样,委屈!

    不过夫子做这事的心思,薛庭筠还是很敬佩的,在这里,这样的时代,一般人想靠读书出头,其实是很难的,因为普通人面对的竞争者们,是请得起私人老师的富贵人家。

    那些富贵人家的子弟,三岁启蒙,小学时进的是家族学堂,由族中秀才以上学历者任教,等长大些还能专门请举人水平的老师,回家一对一指导,等考上秀才,还能拜大儒为师,甚至运气好的,考官就是老师,各种资源集中培养,考不好才怪了。奇奇小说全网首发qq717

    若是在民间推广拼音,幼童们先学会了拼音,然后有本字典在手,就算是获得了一定的自学能力,相当于入了门,即便因为穷读不下去了,有本事的人也更容易自学成才。

    感觉刘夫子此举,正好圆了她娘的念想。

    然而,薛庭筠还想到了更多,这世界男人是不能读书的,若是这种方法流传开来,困于后宅的男人,也能想法子通过书本,获得自身的成长,说不准哪天就造反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