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家之主(女尊) > 第32章 装男人
    薛庭筠一回到家,就钻进书房开始写作业,今天的作文题目是《孝经》里面的一段话,然后自由发挥。

    薛庭筠一看原文,结合上下文,说的是关于忠孝不能两全的矛盾如何解决,书上的说法是,因为忠在孝前,所以要先忠后孝。

    把她都看乐了,这神逻辑,怎么编进书里面的,这本书的作者是认真的吗,她觉得她要是考官,就不会出这段。

    但是,万一考官反其道而行之,想要搞搞评判,甚至往大了说,想在学术界清洗清洗,说不准真会拿这种题目钓鱼。

    都怪大家太紧张了,让薛庭筠一想到大人物,就会脑中浮现出个身高八尺、面寒如霜、走路自带肃杀bg的……阎罗王形象!

    哦,对了,还是个没胡子的女阎罗,然后把人往各种奇葩思路上想,都觉得挺合理的。

    所以,还是老老实实写作业吧,都没范文参考,薛庭筠也不知道这世界作文的格式是怎样的,想去找本作业借鉴下,才想起自己纯粹是自学,连个能商量的同窗都没有。

    所以,就按以前议论文的写法,先把今天的写出来,等刘夫子改了再说吧。

    按以前高中写议论文的思路,薛庭筠咬着笔头开始分析,忠和孝是吧,都是道德规范的内容,就是服务对象不同,一个对皇帝,一个对家中长辈,当了官确实很难兼顾。

    在这里,为了避嫌,官员都是要到外地任职的,不是所有老人家都像她家奶奶那样,说搬家就搬家,一点儿都不带犹豫的,就像前世古代大灾荒年间,有多少老人家,因为舍不得离家,生生饿死在故土的。

    所以在空间上就决定了,尽忠和尽孝存在冲突。

    但是,两件事的难度是不一样的,当官比较复杂,有的人一天要从早忙到晚,还有干不完的活儿,而且还没法找人代班,稍微一个疏忽,就可能影响到好多人的生计甚至是性命,所以,尽忠是一个复杂任务。

    而尽孝呢,让父母长辈吃好喝好休息好,心情好健健康康活到老,其实没那么复杂,跟老人家说说好话,时不时买点小礼物,定时给做做体检,关心老人家身心健康,一般人都能做好。

    实在没空了,还能找人代劳,比如姐姐妹妹啊,自家孩子啊,都行,所以是一项常规但不复杂的任务。

    所以对待两项任务的方式肯定不同,稍有冲突,也要看后果的严重程度来定,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比如你这边出了杀人案走不开,家中老娘说想女儿了,那就可以先写个纸条回去报个平安,干完工作上的事再回家,反之……

    薛庭筠用口水话,洋洋洒洒写了好多字,感觉自己真是文思如泉涌,意犹未尽啊。

    然而,可没那么简单,她写出来的,只是个草稿,给考官看的可是要成稿,是要经过反复修改,哪儿用词不够准确啦,哪儿论据不够典型啊……

    总之,是件极麻烦的事,不然为啥考个秀才都要两天,累得她手都酸了,可惜这会儿还早,夫君不在,没人给按按。

    薛家人这会儿全体出动,都去照顾铺子上的生意去了,忙起来谁还顾得上是不是抛头露面了,换身偏女性的衣裳,再把头发弄弄,只要不看脸不说话,谁知道是男是女。

    幸好夫君给准备了好吃的,灶上温着莲藕排骨汤,果盘里有各种果子零食,柜子里还放着可以热水冲泡的油茶,她就算一个人在家,饿了也不怕没吃的,真是太贴心了,不如去街上买个礼物送夫君吧。

    如今她也是住在镇上的城里人儿了,出去逛逛街买买买,不是正好吗,于是薛庭筠给自己弄了一整套的毛茸茸,就背着手出门溜达去了。

    她家这房子,地点确实有点偏,她出门得拐过好远,才能走到大街上,薛庭筠正慢慢悠悠地欣赏古代建筑呢,就听到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好像是往她家这边来的。

    忽然感觉不太对劲,这最里面就她家一户,别家都是朝着街面开的门,就她家这房子,朝向不对,如今来的人,正好在她家出去的必经之路上。奇奇小说全网首发qq717

    奇怪了,她家在镇上也没亲戚,新认识的吴二已经去庙里了,陈捕快正忙公务,难道是李掌柜派人过来的,但李掌柜是个多仔细的人啊,怎么找了群不讲礼貌的人来?

    脑中几个念头飞快转过,薛庭筠忽然转身就往回走,脚步不快不慢,很快就被后面一群人追上了。

    为首的是个颇为高壮的女子,穿着普通人家干活的粗布衣裳,身后还有几个衣服都打了补丁的跟班,一群人气势汹汹地冲进了小巷。

    薛庭筠还没走到自家门口,干脆停下来,看看这群人到底想干嘛。

    为首女子看了看薛家锁上的房门,再看看路边的薛庭筠,表情稍微有点不自在,清咳了一声,“这位小哥,你也是来找这户人家的?”

    薛庭筠两眼珠子瞪得溜圆,她她她,怎么被看成男人的,虽然身材平了点,但能不能好好看五官,她真是个女人啊。

    忽然,她想起来了,因为觉得画一字眉太丑,她给自己弄了个弯弯的柳叶眉,加上浑身的毛茸茸,个子又小,脸又嫩……

    如此,这般……说明别人还是认可她的颜值的,那干脆装回男孩纸好了。

    那要不要说话呢,声音没问题吧,管他呢,十一二岁的男孩纸还没到变声期,照她家小三儿的声音来就是了。

    薛庭筠微微屈身福了一福,压低嗓门,假装羞涩地小声回道,“大姐姐有礼,我是谢家村人,与薛家三郎是好友,今儿来镇上,就想来看看他,与他说说话,不曾想他们家中没人,几位是想找薛家家中哪位,说不准我知道上哪儿去找人呢。”

    为首女子眼睛都亮了,搓了搓手,有点扭捏道,“我们找薛家大娘子,就是那个读书娘子。”

    为首女子说完还狐疑地看了眼薛庭筠,语重心长道,“你一个男孩子,孤身一人来寻薛家人,是不是看上她家读书娘子了,我跟你说,那读书娘子怪得很,只喜欢丑哥儿,你这样好看的,她眼瞎,看不上你的。”

    薛庭筠,很想翻白眼,但为了不穿帮,只好低头装羞涩,声音里还得带点羞恼的味道,羞是羞不出来了,恼还是简单滴。

    “大姐姐,我是看你相貌堂堂,不像个坏人,想着与人方便,才好心与你说起薛家人去处的,你这般羞辱我,哼!等我见着薛家三郎,定要说给她们知道,说有一群坏心眼儿的混混,跑到她家门口转悠,不知道想干什么坏事呢!”更新最快奇奇小说https://qq717/qq717/

    “我听说,薛家大娘子可是认识捕快大人的,小心让捕快大人把你给抓起来,你还能去县城吃几个月不要钱的牢饭呢!”

    天啦噜,这说话的调调,还有这用词造句,薛庭筠表示,装个男人还是挺难的。

    “小哥儿好生凶悍!”为首女子不怒反笑,“某姓常,刚刚误会了谢小郎,实在惭愧,劳烦帮忙转告一声,说是常老大想找薛书生谈点生意,某明晚太阳落山后再来,告辞!”

    “等等,常老大是你的谁?”

    一直默默当着背景板的跟班们,忽然哄笑起来,“老大,这位小哥儿知道你的大名,还专门打听你,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啊?”

    “别胡说!”为首女子一声吼,吼得薛庭筠心肝都跟着抖了抖,太凶了,跟班们也是,瞬间全部息声。

    就见这位常老大忽然又变回温和脸,语气颇为柔和道,“小哥儿莫怪,都是些粗人,我保证,出了这巷子,一个也不敢乱说,薛家人不在,这巷子这么偏,不如我送小哥儿一程?”

    薛庭筠,想个什么理由拒绝呢,一个男人和众多女人走一起不好,有碍观瞻什么的,这理由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于是她边走边想,都出了巷子还没想出来,等看到个裁缝铺子,立马丢下句“多谢各位姐姐,后会有期,再见!”,然后飞快钻进铺子,后面一群女人才不好意思继续跟着了。

    “这位小娘子,可是要为家中人买衣裳?”裁缝铺子里的老裁缝比外面那群糙女子细心多了,一眼就看出她的真身了。

    薛庭筠看看铺子里挂着的衣服,全是男人穿的,巧了,她不是正打算给夫君买衣裳吗,于是点点头,“劳烦掌柜的,把你们铺子最大号的衣裳拿几件给我看看。”

    老裁缝面色微僵,但很快恢复如常,“客人您稍等,最大的在后面,只有一件,我让人给您取来。”

    很快有人送了身干活穿的长衣长裤出来,大倒是够大了,但跟她家夫君的气质一点都不配啊。

    她家夫君多好看啊,俊秀飘逸,君子淡如水,就该穿洁白的长袍才是,最好上面啥花里胡哨的点缀都没有,外面要是能罩上一层淡蓝的薄纱,朦朦胧胧的,风一吹就飘飘如仙,那该多美!

    一不小心就把想的说出来了,老裁缝眼神很是古怪,面带犹豫道,“客人,您说的,怕不是醉仙楼里头牌穿的那种吧?”

    纳尼,你说的什么鬼,不会真是她想的那个醉仙楼吧,大婶,你这句话严重的伤害了我的感情,我要跟你决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