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家之主(女尊) > 第33章 有怪事
    薛庭筠被老裁缝一顿刺激,衣裳一件没买,倒是买了不少浅色布料,她就不信了,以她的设计天赋,加上夫君的动手能力,还做不出好看又不轻浮的衣裳来。

    抱着布料,薛庭筠没继续溜达,而是到店门外面仔细地四下打量,发现那帮人真不见了,才急匆匆地回了家。

    还记得她家第一次上街摆摊,她们选了热闹的西市,她娘那么有气势的一个人,竟让这群人给逼到了小巷子里,幸好有狗鼻子小小偷帮忙,不然连薛庭筠要找着都困难,开张生意肯定得黄。

    她娘当时给气坏了,要不是顾忌着随行的家属,绝对能当场直接跟人打起来。

    今儿那常老大说是要找她谈生意,还不知道有啥不良企图,薛庭筠琢磨着,明天一定要画个凶悍的一字眉,让这人看看,她这个怪书生也不是好惹的。更新最快奇奇小说https://qq717/qq717/

    薛庭筠就这么光明正大地往回走了,却不知不远处某个角落里,有人看她出了裁缝铺子直接往回走,就偷偷地跟了过来,等亲眼看她自己拿了钥匙开了门,才飞快地跑了。

    这天晚上,薛庭筠把这事跟家里人一说,大家都纷纷警惕起来,只怪这两天生意实在是好,大家都把被人欺负的事给忘了。

    从薛茹口中,大家才知道,这帮人是几年前从外地逃难过来的,一大群人经过萍乡镇,就有十几个人留了下来,这些人因为是外来户,没有田地,只得靠当苦力为生,一开始甚至还饿死了人。

    后来年纪轻轻的常老大站了出来,带着一帮人什么事都干,只要有人肯给钱,总算在这里站稳了脚跟。

    这帮人特别团结,对常老大的话几乎是言听计从,渐渐地形成了一小股势力,衙门里的捕快只管会坐牢的大案,乡绅们则管着乡里村人的平常小事,而这帮人,就管些两方都不管的。

    比如乡下人到集市摆摊,小生意就算了,大点的赚钱的,就得跟他们缴摊位费,说是因为他们守着集市很辛苦,还要保护大家生意顺利,说得好听点,叫市场监督,说不好听的,就是收保护费的。

    薛家人再回忆第一天出摊那会儿,常老大就说了,要跟她们合伙做生意,薛家人当然不肯了,她家完全可以自己做,干嘛要白白让人偷了秘方去,而且这群人看起来就不太好相处。

    薛家人一合计,这群人可是出了名的凶悍,不怕死,不能硬来,不如找李掌柜想想办法,人家是做大生意的,还应付不了几个小混混吗。

    薛庭筠还想跟人好好讲讲道理,找捕快大人来威慑威慑,结果被亲娘给否了,说是不能随便给陈捕快添乱,毕竟,陈捕快来这边也不久,为人还清正,若是真追查下去,未必是好事。奇奇小说全网首发qq717

    薛庭筠还想说说依法办事,该怎样就怎样之类的,亲爹将她一顿训,“你傻呀,这种事就得找她们那条道儿上的人去办,把朋友牵扯进来,你想坑谁呀?”

    见薛庭筠一副我有话想说,但为了你的面子我忍了的表情,薛奶奶语重心长劝道,“跟有些人,讲的不是道理,得拿银子说话,才有分量。”

    薛庭筠,她懂,不就是利益高于一切吗,她就是觉得,都让人给欺负了,不欺负回去有点说不过去,她其实有个好主意,可以借机坑一坑那个常老大。

    怎么大家都不想惹着那人呢,明明那人看上去就挺傻的呀?于是,她决定,有机会就自己偷偷干,完了再给大家报喜。

    再晚些,薛庭筠在书房写字,谢允坐一旁,手上活儿一直没停,心里却在用新学的法子,算起了复杂的加减法。

    薛庭筠又改了改白天写好的文章,才端端正正地誊抄在新的白纸上,态度非常郑重,毕竟是自己来这边的第一篇大作,等老师检查完,她还要拿回来好好保存起来,说不定哪天就成了传家之宝呢。

    时间来到晚上十点半,谢允已经催着薛庭筠早些休息了。

    薛庭筠真想深深叹一口气,都怪夫君语气太温柔,眼神太迷人,她才一不小心着了道儿,居然脑抽地答应今晚早点睡觉,明儿好早起锻炼,夜猫子要被迫变正常了,真是好纠结好无奈啊。

    上辈子听人说,说结婚后男人变胖,那不叫胖,那是膨胀的幸福。

    难道,她最终也会变成大嘴同学那样吗?

    薛庭筠愁得眉毛都皱一块儿了,然而,没眼色的夫君还不肯放过她,直接将她的东西收拾好,将人拉着回了卧房。

    薛庭筠内心各种吐槽,哼,要是我是个正儿八经的古代老爷,你这个正牌太太能有这么胆儿大吗,居然敢直接拖着老爷进你卧房,你这就是明目张胆的勾引啊,简直比小妾还嚣张!

    心里这么哼哼唧唧着,身体却很诚实,钻进暖被窝不说,还把爪子往人脖子里伸,没办法,写字久了手冷,夫君身上其他部位不敢乱摸,就脖子比较方便了。

    说是夜猫子,可冬天的暖被窝真的很催睡,薛庭筠很快就困了,好像听到她家夫君在耳边问什么,没听清,恩恩两声就不知道后面的事儿了。

    谢允悄悄亲了亲娘子,心中特别欢喜,娘子终于答应圆房了,等过了十八岁生辰就……

    算算看,娘子是正月十六的生辰,等过完年,他们就能成为真正的一家人了,虽是为着躲避麻烦,才随意找了个愿意娶的人嫁了,但进了这家门,就像回到了小时候,处处都舒心,都好好过日子了。

    薛庭筠扒着暖炉睡特别舒坦,结果到了早上还起不来,害得她家夫君第一次起晚了,锻炼还是要坚持的,所以早餐就靠亲爹和弟弟们了,等上了饭桌,薛庭筠才发现,怎么少了一个。

    “小二呢,一大早怎么不见人?”

    “后院好像有鸟叫,他去看看能不能逮回来炸着吃。”薛滔一边大口啃着包子,一边含含糊糊答道,“我做的包子,真好吃,爹,你说是不是?”

    “这大冬天的,哪儿来的鸟儿叫啊,你们是不是听错了。”薛庭筠一说,正急着抢早餐的众人醒悟过来,薛茹丢下筷子就跑了,薛奶奶也跟着追了出去,薛庭筠跑在最后面,谢永还不忘往她身上套了件厚披风。

    薛川正好关上后院门,见大家全来了,还奇怪道,“你们不吃饭跑后院来干啥?”

    “二哥,你抓住鸟儿了没?”

    薛川摇摇头,“怪得很,我一开门,鸟儿忽然就不叫了,地上倒是留下一串人脚印子,你们说是不是有贼啊?”

    高郎君赶紧将人拉到一边,从头到脚好一番打量,“你没遇着什么人吧?”

    薛川笑道,“爹,瞧你说得,要真遇上人了,我还瞒着你们不成,真没看到人,估计是哪家养的鸟儿跑出来了,等我开了门,它又飞走了。”

    “该不会是有贼到咱们家踩点吧?”薛庭筠一声惊呼,嗓门还故意扯得很大,“咱们家这么穷,你们说她们想来偷啥?”

    “咱们家才不穷呢,咱们家有个很值钱的秘方子。”小三儿薛滔跟抢答似的,着急得不行。

    “既然是秘方了,自然是装脑子里最妥当,哪个会把秘方写下来等着让人偷,那不是傻吗?”薛庭筠高声教育着小三儿,完了之后,自己却轻手轻脚地走到门口,将耳朵贴在门板上仔细听。

    然而,并没有后续的脚步声,外面依然静悄悄的,不知道是她听力不够好呢,还是根本没人偷听,她尴尬地笑笑,指指门外,“那个,我还以为有高手监视咱们家呢,嘿嘿。”

    “是有人来过。”谢允却很肯定道,“我家小白听到了。”

    薛庭筠看看棚子里那个仰着脑袋,看谁嫌弃谁的马儿,真是很好奇,夫君是怎么看出来的。

    谢允摸了摸马儿脑袋,白马乖乖地把脑袋往前伸,一副随便摸的狗腿样儿,“小白不喜欢陌生人的气味,咱们家的人,它都认得了。”

    薛奶奶刚要说什么,就被薛川抢过了话头,“哎,我看就是个路过的,约莫是在咱家屋檐下歇了歇脚,让小白闻到了。”

    “爹,我还没吃呢,快,等会儿包子都冷了。”说着拉着高郎君就回屋了,薛奶奶看看薛茹,没说什么也走了。

    薛庭筠眼神询问夫君,她家小二在搞什么鬼,明显有隐瞒啊,谢允摇摇头,悄声告诉她,“若是再遇到这味儿,小白能闻出来。”

    薛庭筠,她家这头小白是神兽吗,怎么还兼职狗狗的工作了,也伸手去摸,神兽却别开脑袋,只留了大半截雪白的脖子给她。

    第二天,风平浪静,除了被刘夫子批得有那么一丢丢丧志外,一切正常。

    夫君已经会心算三位数以内的加减法了,速度之快,完全超乎她的想象,这要放在从前,妥妥的奥数苗子啊,于是薛庭筠更加积极地给讲了乘法和除法混合运算。

    这么算来,她还算是夫君的老师了,于是薛老师仗着身份,在床上越来越为所欲为了,睡姿逐渐豪迈,谢允不得不将人牢牢抱住,免得她乱踢被子受了寒。

    等到了早上,薛庭筠猛然惊醒,她好像又听到鸟儿叫了,两人飞快地起身,冲向了后院,遇到了同样跑得飞快的薛川同学。

    然而,方向却是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