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家之主(女尊) > 第34章 有阴谋
    “又是路过的?”薛庭筠颇有兴味地看着自家二弟,脸上挂着长辈般慈祥的笑脸,就等着八卦主动送上门来了。

    然而,薛川很是淡定地点点头,还若无其事地感叹道,“镇上人就是不一样,每天上工都这么早,姐,你跟姐夫也这么早就去练拳了,真辛苦啊,大家都不容易啊!”

    这小子,居然莫名其妙就表扬她,肯定别有目的,薛庭筠仔细看,并没从二弟脸上看出什么不同来,这表情管理,很适合当奸商啊,“不辛苦,真的,不信你跟咱们一起练练。”

    “姐,不用了,我正节食呢,爹说我最近长太快了。”薛川同学闷闷地说道,“今儿早上我那份肉让给你,姐,你能不能帮我个忙啊?”

    “只要你不节食,我就帮你。”

    “姐,我都十四了,再不节食,就来不及了。”薛川无奈苦笑道,“最近香肉吃得多,人都胖了一圈,要减下来,得有好些天吃不上饱饭了!”

    薛庭筠认真打量这个二弟,十四岁的少年,面相清秀,身形偏瘦,个子比她还要高一点,穿着乡下男人常见的收腰长衫,在薛庭筠看来,就是个还没长开的小孩。

    然而,这个平时挺聪明的小孩,却在暗暗担心着未来的亲事,默默地靠节食控制着体重。

    她这个长姐,当得不够尽心啊,“别急,你还没长够数呢,娘嘴上说要把你俩早点嫁出去,其实恨不得你俩一辈子都不嫁人,你姐姐我还没考上秀才,咱家家底还没攒够,急什么!”

    “再说了,万一我运气好,说不准没两年就考中了,等我当了官,到时候好看的小姐姐随你选。”

    薛川先还皱着眉,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高兴起来,“姐,那我等过完年再节食吧,过年有好吃的,肯定会再长的,到时候一起减下去。”

    怎么还是要节食,薛庭筠郁闷,看来她的话真没什么说服力,她回头看看自家夫君,眼神示意夫君救场,男人之间应该有共同语言些。

    谢允朝她摇摇头,却说起了别的,“二弟刚刚是看到什么人了吧,这镇上不比乡下,村里都是经常见面的老熟人,镇上来来往往的人很多,是好是坏咱们也不清楚,若是遇到什么人,还是小心些为好。”奇奇小说全网首发qq717

    薛川点点头,“姐夫说的是,我懂的,姐,我都不节食了,你能帮我个忙吗?”

    薛庭筠一问,才知道她家二弟还挺有想法,跟夫君学了数字还不够,还想把这些文字也学会。

    薛庭筠一听就特别高兴,乡下人家就是实在,觉得有用就学,可不像某些迂腐的富贵人家,说男子无才便是德,就真不让学,连家中男人记账都得靠另一套符号,还只在男人间流传,根本出不了后宅。

    于是把手一挥,“学几个数字哪儿够,等我教会你拼音,把我老师新编的幼学启蒙书给你弄一本来,自己就能学会认字。”

    “真的?”两个男人异口同声道。

    咦,她家的男人都这么有上进心,真是太好了,薛庭筠很是自豪,她马上就要有两个正式学生了,还是很聪明很爱学习的,必须得好好计划计划,起码要在二弟出嫁之前,教会他该懂的。

    重新找回当姐姐的自信,薛庭筠干脆让小二去把小三儿也叫起来,大家一起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于是,薛家院子里,四个人一边出拳,一边学着绕口的拼音歌。

    现场氛围,咳咳,除了其中一人动作全程慢半拍外,很和谐,很欣欣向荣,薛家长辈看了,都表示,薛家下一辈儿真有活力啊,咱们薛家以后肯定兴旺。

    至于节食什么的,都是泥腿子出生,能吃饱还能天天吃肉,就该让别人家羡慕了,她家的人恨不能天天出去显摆,哪还想得起这个。更新最快奇奇小说https://qq717/qq717

    日子一天天过去,天越来越冷,薛庭筠越来越圆滚滚毛茸茸,可惜只是衣服穿得多,她本人每天五六顿地吃着,也只长了一点点肉,就因为要费劲心思写文章。

    考童生的五本书,原来的三本已经记得牢牢的了,新学的两本,把里面的内容拆开来揉碎了理解透了,再回头来背记,也容易很多,若是让她现在去考试,不说全对,拿个七八十还是可以的。

    而县学的入门标准,笔试合格就行,面试占了不小的比重,据说到时候县令大人也会在场,薛庭筠跟县令儿媳陈捕快打听过,对那位的偏好就有底了,起码心里就不会太紧张,到时候再现场发挥下,八九不离十。

    害她吃了那么多还不长的罪魁祸首——刘夫子,其实也还好,并没有对她各种毒舌,甚至没拿教鞭威胁她,就是让她把写的作文一遍又一遍地改,改用语习惯,改行文结构,改得薛庭筠第一次怀疑她的语文水平了。

    幸好,刘夫子没让她改思路,改观点,否则还不知会怎样,说不准现场就能直接吵起来。

    投桃报李,薛庭筠发现刘夫子真是一位奇人,都三十好几的人了,还跟个孩童一般充满好奇心,最近对科学很有兴趣,薛庭筠只是说了些小学课本上的实验,比如燃烧实验,刘夫子就很高兴地去各种尝试了。

    就只是发现燃烧现象产生的必要条件,刘夫子就激动得不行,差点走火入魔,看到什么都想烧烧看,还把她老娘珍藏的一串老珠子给点了。

    害得老太太举着鞭子追着她跑了好几条街,得亏陈捕快及时拦住,否则说不准就要酿成血案了。

    薛庭筠害怕被牵连,请夫君帮忙把莲藕做成藕粉,特意送去给老太太降降火,才幸免于难。

    为此,李大嘴同学差点跟李掌柜翻脸,就因为她为了开发这种晶莹剔透、还口感极佳的新食材的各种吃法,竟然不想回家过年了,李掌柜气哦,这么关键的时候,她家少主子一点不上心,她愁得都快长白头发了,于是找到了薛庭筠当说客。

    薛庭筠也看李大嘴不顺眼,这家伙天天跑后厨,说是要研究各种美食,但不知怎滴,就总爱找她家三弟说话,还拿出各种美食诱惑小孩子,简直不能忍。

    然而,她还不能当面说出来,毕竟人家是东家,按以前说法,是妥妥的金主爸爸,该好好捧着。

    薛庭筠就想了个好办法,让李大嘴同学回家乡时,帮忙找一种顶级调料,说是这味调料味道奇特,人一旦会吃了就容易上瘾,以后要没了这味道,就吃不下饭。

    李大嘴听说还有这般神奇的东西,顿时又激动了,对薛庭筠的话更是深信不疑,不为别的,单单这位读书娘子肯把莲藕这种独特的吃食告诉她,而不是找别的什么人去挖出来赚钱,李大嘴就觉得,薛家大娘子是真把她当知音了。

    李大嘴一直觉得薛家人都会吃,后来又发现薛家三郎有一手极佳的厨艺后,更是对薛家人刮目相看,把个小小孩童引为知己。

    这次薛妹妹多次与她说,这般神奇的调料,是要在特定地点才能生长的,她一定要想法子给找出来。

    李大嘴终于决定要回家找顶级调料去了,李掌柜一高兴,就说要帮薛庭筠解决常老大带来的麻烦。

    “说吧,是杀是剐,还是让她一辈子都翻不了身,我找人帮你做。”李掌柜大手一挥,特别豪气的要帮忙。

    薛庭筠这才想起还有这么个人,当初说了要来找她谈生意,她都等着人入套,好趁机坑她一把了,结果第二天没来,第三天也没影,再后来,薛庭筠一心忙着应付刘夫子给布置的作业,竟然把这人给忘了。

    应该是奶奶给李掌柜说过吧,薛庭筠还奇怪呢,看起来多威风一老大啊,怎么说话不算话,说好来要来找她的。

    竟然人这么识趣,她也不好随便找人麻烦不是,于是摆摆手道,“不用了,这人跟我就一点小事,早过去了。”

    李掌柜却笑了,看表情还挺不怀好意,“你这是玩的哪一招啊,面上要我去找人麻烦,私下里却与人姐妹相称,喝酒谈天好不自在,如今在我面前,又装得跟这人没关系一般,说吧,你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薛庭筠,一脸茫然,“李掌柜,你说的是我吗,我跟常老大喝酒谈天,姐妹相称,您老是开玩笑的吧,我只跟陈捕快和吴二娘子去过茶楼,在外面连酒也没喝过,您是当真的吗?”

    李掌柜盯着薛庭筠打量了一番,很是肯定道,“如若不是你,那该是有人冒充你去与那常老大打交道,糟糕,莫非是冲着我家少主来的,阿桃,快,去看看少主在哪里,叫她赶紧回客栈。”

    见李掌柜忽然紧张起来,薛庭筠忍不住脑洞大开,各种阴谋论一一闪现。

    莫非这事背后有个幕后黑手,操控这一切,是想以她为突破口,通过败坏她的声誉,来打压她家生意,然后针对李大嘴这次投资不利,进行连环攻击,从而动摇她的地位,最终取而代之?

    然而,等阿桃回来一说,薛庭筠更懵了,人家常老大说她以前冒失了,经过相处才知道,薛家大娘子竟是个难得的和气人,还想亲自登门送礼致歉。

    什么情况,难道不知不觉中,她已经声名远播,难道她的才华就真的这么无法遮掩,连街边混混,都受到了感召,要改邪归正了?

    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