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家之主(女尊) > 第35章 乌龙一
    李掌柜像看怪物一般,将薛庭筠从头到脚好一番打量,然后一脸嫌弃道,“难得的和气人?还登门致歉?”

    薛庭筠赶忙收起惊诧的小表情,还把手背在身后,小身板挺得更直了些,才矜持地轻轻点头,“这其中缘由,我也不甚明了,李掌柜,你说,阿桃会不会让人给骗了,或者是那常老大有意误导咱们,让咱们放松警惕,然后再……”

    说完还比了个一刀切的手势,递过去一个别有深意的眼神。

    李掌柜哦了一声,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你是说对咱们的香肉生意下手。”

    薛庭筠摇摇头,配上个凶残的表情,手刀再用力切了切,就听李掌柜又明白了,“还想对咱们客栈下手,不不不,肯定是想对我家少主下手,这可不成,看我不收拾她,你等着,我立马就去叫人,今儿非要找到常老大,把这事掰扯清楚不可。”

    李掌柜说话间就开始叫人,很快点了好几个膀大腰圆的壮丁出来,有人拿菜刀,有人提木棍的,气势汹汹就要出发了。

    薛庭筠囧,她没想到这位老姐姐还有这一面,平时看上去多和气的一个人啊,笑得跟弥勒佛似的,怎么一说到她家李大嘴,就瞬间智商下降,防范心飙升破表,也不知李家究竟有多险恶,才能让她这般警惕,简直就是草木皆兵了。

    薛庭筠赶忙拉住人,小心劝道,“等等,李掌柜,这事您去不合适,您在咱们镇上,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如今咱们不过是隐有猜测,就劳动您出马,这样不好,不如我先去探探底,万一真有点啥事,到您这儿还有转圜的余地不是?”

    李掌柜发热的脑子让门外的雪风一吹,稍微降了降温,“也好,万一是你这小娘子自个儿惹的祸,也免得带累了我家少主的好名声。”

    薛庭筠尴尬笑笑,但这事还真说不准,于是腆着脸求了李掌柜,把刚才点出来的几员大将,借她用用,壮壮胆。

    李掌柜也担心,薛庭筠一个文弱读书人对上市井混混,万一有理说不通,把事给办砸了,让对方狗急跳墙,波及到她家少主就不好了,反正她的人这种场面见得多了,不会听她瞎指挥,于是很大方地应了,还嘱咐大家务必将薛大娘子全须全尾地带回来。

    薛庭筠,看几位高大威猛的姐姐们,斩钉截铁地应下李掌柜的话,感觉自己底气都足了几分,然而,看看别人这身高体型,再看看自己,比较起来就不那么美妙了。

    气场不足,道具来补,去,把朕,啊不,把本大侠的貂皮大衣给请出来,姐要亲自上阵对抗恶势力,惩恶扬善去。

    “姐,你哪儿有什么貂皮大衣啊,姐夫说,外面冷,让你穿上这个。”薛滔最近都在后厨帮工,偷学个手艺什么的,反正李大嘴也是同意了的,这会儿听到姐姐说要去跟人打架,立马屁颠屁颠跑去告诉了姐夫,得了姐夫的好处后,就给姐姐送衣裳来了。

    薛庭筠一看,什么嘛,她要的是战甲,夫君送来一坨雪白雪白的毛茸茸来干嘛,她又不是去卖萌的,“算了算了,等我回来!”|

    小薛滔早料到她会这样,于是特别幸灾乐祸地补充道,“姐夫说,昨晚下了一夜的雪,外面冷,让你穿上,要是你不听话,下午茶就不给做了,是你天天念着的小蛋糕哦,姐夫说今儿就能做出来了,等你回来就能吃上了。”

    什么,薛庭筠激动了,她虽然什么都爱吃,但最爱的还是甜食,前世因为小时候吃糖太多牙全坏了,让亲妈给禁糖多年,偶尔偷吃一回,觉得小小的蛋糕,简直就是无上美味,要是今儿能吃上,她还去打什么架啊,能有吃蛋糕重要吗?

    正犹豫呢,旁边几位帮手姐姐就催了,薛庭筠想想都到这会儿了,哪还能退,又想着今儿吃不上小蛋糕可能会死,算算看,小命还是比面子重要点,于是不情不愿地裹上毛茸茸就出发了。

    一路上,薛庭筠假装没看到路人奇怪的眼神,心中猜测,夫君该不会是故意的吧,不想她在外面惹事,才故意消弱她的气势,等会儿一定要先发制人,绝不能败了气势。

    一行七人,六个穿短装的,一看就是力量型选手,整齐地跟在一个穿白兔毛大氅、戴白兔毛帽子的小个子身后,看那粉嫩的小脸,学大人假装正经的模样,就像是哪家偷跑出来的小公子,很是招人,过路的人总忍不住偷瞟两眼。

    隔着老远就有人看到这一幕,然后急匆匆跑去给她家老大报信了,“常大姐,那个,薛家的小哥儿往咱们这边来了,马上就到了。”

    “什么?”常小春本来守着小炉子,上面正烤着一块肥猪肉,猪油滴在炭火上嗞嗞作响,眼看马上就能吃了,听到这话忽然跳了起来,差点将小炉子撞倒了,“他怎么来了,我不是跟薛大娘子说好了,会尽快去她家赔礼道歉的吗,他怎么偏偏这个时候来!”奇奇小说全网首发qq717

    “我看他不是自愿的,后面跟着平安客栈好几个伙计,那些伙计一看就不是善茬。老大,你说她们是不是来找咱们麻烦的,老大,这可怎么办啊,咱们姐妹都让人雇去县城干活了,这会儿人手不够,要打也打不过啊?”

    “怕什么,那薛家大娘子人是凶了点,但还是讲道理的,定然不会让她家弟弟过来冒险,那小哥儿多软和的一个人儿啊,怎么会来找咱们麻烦,我看是小哥儿真有事,找我常老大帮忙来了,走走走,咱们迎过去。”

    常小春兴奋得又开始搓手,跟班表情颇为古怪,小声提醒道,“大姐,就算小哥儿真有事,也不会亲自来找你吧,要是让人看到了,名声不会好。”

    常小春立马刹住脚,“小文,说得对,得亏你提醒了我,咱们可不能让人看到,名声不好,你去跟那伙计说,就说我在前面茶楼等他,快去!”

    跟班小文一脸纠结,看大姐这么高兴,想说什么又忍住了,转身飞快地跑了。

    薛庭筠一行人,按照阿桃给的地址,气势汹汹地杀了过来,却被个看穿着打扮和长相就知道是个跟班的人拦住了。

    薛庭筠已经完全进入了街霸头头角色,这会儿有个小喽啰过来,自然轮不到她说话了,于是招来一位配合度比较高的姐姐,悄悄耳语了几句,就站一边不说话了,矜贵的派头摆得很足。

    高大姐姐往前一站,挡在了小跟班身前,将人从头到尾眼神镇压了一遍,才低沉音开口道,“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小跟班,有点懵,不是说来找她们大姐帮忙的吗,这什么态度啊,于是梗着脖子,扯着嗓子回道,“我乃常家帮常小文是也,你又是何人,为何而来?”

    “我乃平安客栈李大壮,要找你们常老大说话。”

    小跟班,原来真是要找老大帮忙的,一想到有钱赚,态度立马大转弯,“大壮姐,这边请,我们常大姐在茶楼等你们。”

    薛庭筠,根本没料到会有这样的发展,仇人见面,不该分外眼红,一言不合就大杀三百回合吗,怎么这么热情还请人喝茶,害得她都没什么发挥空间了,于是沉着脸跟着走,不说话,学高冷霸总,自动释放冷空气,暗暗刷着存在感。

    果然,她就是这么与众不同,那常老大一眼就看到她了,还笑得一脸谄媚,一点不像个不择手段的黑老大。

    莫非,还真是被她的才华折服了?

    薛庭筠正要开口问问,就听常老大热情地招呼大家坐下喝茶,然后遭到了李大壮的严词拒绝,“常老大,我们今天可是来说事的,不是陪你吃吃喝喝的!”

    常小春瞟瞟一旁一言不发的小哥儿,真是跟那天一模一样,好看的紧,于是没说话就带了三分笑,说出来的话更是软了几分,“李壮士,有事请说!”

    “那我就直言不讳了,是不是有人找你们,出银子让你们破坏薛家食铺的生意?”

    常小春摇头又点头,“一开始是有人出了钱,想让薛家人找不到地方摆摊……”

    “是谁?这么胆儿肥,竟然想坏我平安客栈声誉。”大壮姐姐厉声打断,一看就很专业,薛庭筠这会儿反而沦为个看戏的,根本没机会抢戏,于是继续装高冷,时不时用冷冷的眼神,释放点威压给常老大,让她不敢撒谎。

    常小春,小哥儿又看我了,都看我好几眼了,是不是有话想对我说又不太方便,难不成真对我有意思,这小哥儿果然热辣,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如此大胆,当真是压寨夫郎的好人选,对,就是他了!

    常小春各种想入非非,回答起问题来就特别的耐心,“这个,咱们道上的人都懂,不能说的,还请诸位见谅,不过,我本人是真想跟薛家人做生意的,我都跟薛家大娘子谈好了,将薛家香肉卖到县城去……”

    众人,看这人当着薛家大娘子的面,说跟人谈好了……

    薛庭筠更觉得诡异,难不成原主没死,换了个壳子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