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家之主(女尊) > 第37章 房里话
    回到家,薛庭筠没把家里人给吓到,却被夫君的冷脸给吓到了,夫君一向温温柔柔的,不高兴时面上神情也是淡淡的,今儿居然拿他那好看的丹凤眼瞪她了,还瞪了两回。

    问题严重了!

    晚间家庭会议时,薛奶奶还点名批评了薛庭筠,说她不注重家庭和谐,竟然把好脾气的女婿给惹恼了,必须要好好反省,认真道歉。

    薛庭筠,她怎么了她?最近都在好好学习,绞尽脑汁地写文章,有空就教教新收的两个学生,而且颇有成效,怎么学生说翻脸就翻脸,还懂不懂尊师重道了!

    必须教育,要关起门来好好说说。

    然而,一关上房门,薛庭筠就蔫了,还一副惨兮兮的模样,“夫君,我今儿让人当成个男人了,真是气死我了,你看看,你看看,我这白嫩嫩的脸蛋,这水灵灵的眼睛,这……身材,妥妥的女人啊,那个眼瘸的常小春,怎么就没看出来呢,真是蠢死了!”

    边说还边把脸往人面前送,死皮赖脸地求安慰,“我太伤心了,要抱抱。”

    谢允眉心跳了跳,他家娘子真的是人前正经人后作妖,他都不知该说什么好了,干脆不回应,侧身一转,拿了样东西在手上避了开来,语气冷冷道,“是吗,很伤心?我怎么听说你在外面跟人眉来眼去的?”

    薛庭筠惊呆了,夫君竟然,竟然冤枉她,这回是真伤心了,干脆自己扑了过去,咳咳,其实是从夫君臂弯下钻进去的,抱着人精瘦的窄腰不放了。

    这里她晚上偷偷摸过,全是腹肌呢,脑子里忽然冒出图画书里的某些画面,身体就有点僵,一时间不知道是该放下,还是继续占便宜好。

    薛庭筠忘了说话,谢允给气得不想说话,房里忽然就安静了下来,两人还这么紧紧贴在一起,连彼此的呼吸声都能听到,薛庭筠的脸正好趴在人胸口上,能听到阵阵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噗通噗通,噗通噗通,越跳越快,她即便隔着薄薄的衣衫,都能感觉到下面肌肤的滚烫。

    天啦噜,这样下去肯定会犯错误的,但又舍不得放开肿么破,薛庭筠还在纠结,却忽然被谢允一把推开了,男人的脸都红透了,神情却很是惊慌失措,“娘子,我……,我冒犯了娘子,我……”

    薛庭筠还奇怪了,不就是不让她抱吗,再说推这一下也没用力,更没伤着她半点,不用这么慌吧,眼睛不自觉地往人身上一瞟,忽然就明白了,顿时,她的脸也跟着红了,说话也结巴了,“没,没有,夫君你很好,并没有冒犯到我。”

    说完转过身,用手使劲儿扇风退热,“夫君你衣服乱了,快整理整理,我再跟你说说白天的事,真不知道你听谁胡说八道的,我今儿见的可都是五大三粗的女人,你说我跟谁眉来眼去的。”

    身后的谢允也慢慢平静下来,听娘子真没有一点嫌弃,反而耐心跟他解释起白天的事来,刚才那些慌张窘迫,都被满满的甜蜜击退了,声音更是前所未有的温柔,“娘子,我好了。”更新最快奇奇小说https://qq717/qq717

    奇奇小说全网首发qq717

    薛庭筠,她还没好啊,那该死的图画书,怎么总在脑子里飘来飘去的,还自带音效,“来呀,快看我,来呀,快试试吧,反正都来女尊了,还有什么不能干的!”

    薛庭筠好不容易才打败图画书那个磨人的小妖精,转过身来时,就听谢允一声惊呼,“娘子,你流鼻血了!”然后慌慌张张从针线兜里翻出干净的棉花给堵上,“娘子,别急,用嘴呼气就好,等等,我去外间给你弄块冰凉一凉,很快就好了。”

    薛庭筠,她真的不是见色起意,她是上火,房间里烧炕太暖和了,天气干燥她上火了,原主也流过鼻血的啊,夫君该不是误会了吧,那得多尴尬啊!啊啊啊啊!

    很快谢允就从外面弄回来冰块,小心翼翼给她鼻子敷上了,两人又离得近了,薛庭筠这会儿看到的谢永,哪还有早先的冷脸,当真是玉面含春,又羞又臊的模样,还真是在勾搭她,实锤没错了!

    她能怎么办,当然是有福利就……咳咳,先收点福利不犯法吧,薛庭筠看着看着就忍不住了,伸手就在人胸大肌上摸了一把,手感真好!

    谢永一手拿着冰块给降温,一手在下面接着滴落的水珠,冷不防被人袭击到重要部位,浑身都跟着一颤,声音软软的,“娘子,别闹!”

    薛庭筠,不,我偏要,谁让你勾引我的,伸手就往人胳肢窝里戳,别的地方,她不敢乱摸,万一真惹出火来,从此君王不早朝什么的,成天想入非非的,她还要不要备考了,会影响写文章的思路吧。

    谢允很无奈,娘子惯会破坏气氛,还总用这么幼稚的方法,“娘子,再乱动我就不客气了。”

    薛庭筠立马收手,乖乖让人给敷鼻子,“夫君,你从哪儿听说我在外头干坏事的?”

    “听街坊邻居说的。”

    “哪个街坊邻居?”

    “不记得了。”

    “夫君,你骗我。”

    “那我不想说,可以吗?”

    “好吧,当然可以,可是我想说,夫君你真笨,让人给骗了,你娘子我是什么人,正儿八经的读书人,怎么可能大庭广众之下做这种事,还蠢到让人看见。”

    “娘子,你真的不会吗?镇上不比乡下,咱们这条街上就有好几个待嫁的小哥儿,比咱们乡下人好看多了,娘子,若是他们非要找到你,你舍得推开吗?”

    说起这个,薛庭筠又有好多想吐槽的,在乡下,家中男子也是重要劳动力,要下地干活的,能吃才能干重活,所以大家长得都还算自然,等到了镇上,就有好多不符合她审美的人,时不时刺激下她敏感的神经。

    她真的不喜欢这个世界主流的审美观啊啊啊啊!

    “夫君,你信我,在我眼里,你是最好看的,眼睛好看,鼻子好看,嘴巴好看,这儿也好看,那儿也好看,反正就是好看,有你在,我怎么看得上别人。”

    谢允眼睛定定地看着薛庭筠,好像要看进她心里去一般,“娘子,你真的不要别人,只要我一个?”

    “当然!”薛庭筠几乎是脱口而出,“所以夫君你要好好的,咱们是要两个人过一辈子的,以后日子还长着呢,我才十六,你才二十,咱俩都活到七八十的话,还有五十多年的时光,咱们要好好的,一路顺顺利利地一起慢慢变老。”

    恍惚中,薛庭筠想起前世的老爸老妈,老妈爱挑刺,老爸就总说,“我不跟你吵,后面还有几十年,我先让着你,等我老了,变笨了,你再让着我。”

    虽然他们没活够那么多的时间,但至少,他们活着的时候,是相互依靠着走过了婚姻中一道又一道的坎,真的相守一生,实现了最初的诺言。

    想起那一幕幕,薛庭筠眼睛有点潮,鼻子,哦,还被冰敷着,凉凉的,还有点酸,“夫君,你说好吗?”

    谢允放下冰块,轻轻地亲了亲娘子发红的鼻尖,“娘子若是肯,我愿陪在你身边,一直到老。”

    薛庭筠含着眼泪点点头,“那你以后别听什么街坊邻居瞎说了。”

    谢允点点头,“好,我不听他们胡说八道,我就听娘子说的。”

    “那也不行。”薛庭筠吸了吸鼻子,感觉鼻血好像止住了,“我说的也不一定对,万一我心情不好乱说话,你要记得提醒我,免得我到外面出丑。”

    “嗯,我不会让娘子心情不好的。”谢允郑重地点点头。

    薛庭筠噗呲一声笑出声来,“夫君你真逗,你是神仙吗,是个人都有烦恼,心情不好很正常啊,有喜有悲才是咱们普通人的日子,天天开心,你以为你活在话本子里吗?”

    谢允气恼地捏了捏娘子的娃娃脸,“就你能说,怎么说都是道理,我看学堂的夫子都没你这般能说会道。”

    嘿嘿,薛庭筠得意地笑,然后巴拉巴拉说起白天的事来。

    谢允坐在炕边上,一边做着针线,一边笑意盈盈地听着,他没想到,自己还能有这般安宁舒心的时刻,真想抛开一切,让这样的日子一直继续下去。

    然而,从他嫁进薛家,到现在也不过才小一个月的时间,薛家已经从村里搬到了镇上,等明天与常小春合伙的生意开张,薛家在县城也算有了立足之地。

    等娘子考上童生进县学,再到州府,一路走下去,薛家会越来越好,也会越来越显眼,这对他来说,并不算好事。

    若是他过得苦也罢了,那些人不会把个丑哥儿当回事,但现在他嫁了个好人家,还得了娘子如此看重,那些人就该有别的想法了,娘子或许会因此受到牵连,这是他最不愿看到的。

    如此,只有先发制人了!

    “男人就该健健康康的才好看,节什么食啊,这观念不对,等我以后当了官,一定要想办法给扭转过来,我一个人做不到,就多收学生,学生再收学生,代代相传,总能实现的,你说是不是?”

    “嗯,娘子说得对!”谢允赞许地点头,“娘子肯定能做到的!”若是不行,反了这天下又何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