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家之主(女尊) > 第38章 观文会
    这一天是腊月初九,昨儿下了一夜的雪,到了早上,地上的积雪都能盖过脚踝了。

    这么冷的天,薛庭筠真想躲在被窝里不起来,若是以前,她还能趁着周末睡睡懒觉,工作五天就能休息两天,多轻松啊。

    然而这里不行,衙门都是十天才休一天,还是轮着休的,她这个即将参加考试的学生狗就更惨了,刘夫子根本没给留休息的时间。

    她挣扎了又挣扎,还是舍不得温暖的床,人躲在被子里胡乱叫嚷着,“夫君,不好了,我被床粘住了,扯都扯不下来!”

    “娘子,衣服给你烘暖了,就在被窝里穿吧。”谢允已经收拾整齐,如今已经是数九寒冬,他却只穿了件利索的冬衣,跟薛庭筠裹成个球状比起来,简直不像在一个季节的。

    薛庭筠穿着穿着就烦了,为啥她得穿这么多啊,看看人家,再看看自己,她酸了,举起两只胳膊,“夫君,你帮我穿。”

    谢允无奈地放下手上的活儿,回到床前,先将人从被窝里拉了出来,然后利索地往人身上套衣服,反正娘子时不时会变回小孩样儿,他已经习惯了,还乐在其中。

    薛庭筠嘿嘿偷笑,伸手戳了戳夫君胸膛,“夫君你力气大,只需要动动手指头就能把这事做了,我力气小,要使尽全身力气才能办到,咱们两个是夫妻,夫妻一体,你来比我来划算。”

    “是,娘子说得对。”谢允替她套好外面厚厚的棉袄后,还扯着她胳膊转了转,看能不能灵活地拿笔写字,“以后这种力气活儿,都归我,娘子省着点力气,好好读书,以后当个好官,救更多的人,那也算我出了一份力。”更新最快奇奇小说https://qq717/qq717/

    这下轮到薛庭筠不好意思了,她其实就想偷个懒,赖个床,哪想到夫君这么配合,真没法再赖下去了。

    “其实今天有个文会,刘夫子把那些人批得一文不值,让我别瞎掺和,可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水平,很想去看看,夫君,我怕到时候又挨刘夫子骂,你帮我个忙好不好?”

    “又想到什么好吃的,想堵住刘夫子的口?”谢允已经熟悉娘子的套路了,干什么总是先想到吃的,幸亏刘夫子不是个看重银钱的,不然她娘子这般行事,倘若遇上个势利的,恐怕早就被赶出门了。

    “简单,就是咱们炖肉的陶锅啊,不是可以放炉子上边热边吃吗,我是觉得,陶锅热得慢,要是能换成铁锅,是不是就能涮着吃了,那肉片啊蘑菇什么的丢锅里,涮涮就能吃,肯定很鲜,刘夫子到时候要忙着看住锅里的,就没空骂我了,夫君,你觉得呢?”

    “娘子,铁器可是管制用品,连李掌柜客栈,就只有一口铁锅,咱们要弄一口,须得去衙门登记,经由上面同意才行,若是你真想,不如去找陈捕快。”

    “夫君,这不是贿赂吗,不太好吧?”

    “那你还不是贿赂刘夫子了。”

    “这不一样,刘夫子是老师,是民,陈捕快是衙门里的,是官,这样不好,我还是再想想别的法子吧。”

    “娘子对陈捕快可真好。”谢允疑惑道,“你与她就那么投缘吗?还是有别的什么缘由?”

    “缘由,要什么缘由吗,我觉得她是个好人,就希望好人过得好一些,不想给她添乱,其实我也没做什么啊,怎么就觉得我对她很好呢?”

    “还说没有,她家七弟的事,你掺和得还少了,就差没手把手把吴二教成个惧内贤妻了,我听陈郎君说起来,都没之前那般嫌弃你了,还说他家娘子总说你的好话呢。”

    “真的吗,陈姐姐果然是个正人君子,吴二那家伙也是的,天天翘课去庙里送菜,偏生刘夫子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说是终身大事重要,真没见过这样的老师和学生。”

    两人收拾整齐,说着话就出了门,如今薛家人的清晨,可是小辈们珍贵的学习时光,先活动活动身子骨,然后边练拳边听薛老师说课。

    院子里地面上都是雪,这样更好,连个黑板都不用了,直接拿根木棍,就能在地上写字了,薛川急着学记账,于是大家就跟着一起学记账常用的字。

    忘了没关系,薛老师给大家准备了随身小本本,有事没事可以拿出来看看,复习复习,毛笔字写不好也不用紧张,就用炭笔,方便携带,还能写小字,节约纸张,记不住也没事,回去翻翻刘夫子出的儿童版启蒙教材,上面有拼音对着,总能想起来的。

    几人中,谢允的进度,已经远超过两个小的,薛庭筠不止一次的感叹,要是夫君能考科举,肯定是学霸级别的大佬,可惜了。

    镇上的文会也算不得什么正经文会,就是几个学堂的学生,趁着休沐日到茶楼聚一聚,念一念文章,相互吹捧吹捧,顺便跟外面人显摆显摆读书人有多与众不同。

    薛庭筠是跟着吴二一起来的,吴二虽然是个学渣,但为人义气,出手也大方,加上她还是吴家大管事的女儿,而吴家在萍乡镇是数一数二的大家族,一般人得罪不起的,所以吴二的人缘还挺好。

    只是她从没参加过这种文会,她连个文章都写不顺畅,怎么可能跑这儿来丢脸,要不是薛庭筠非要来涨涨见识,她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踏进这样的地界。

    两人来得还挺早,寻了个偏僻的角落,一边嘀嘀咕咕,一边等着其他人。

    等人全齐了,就有个穿绸子的学子站了出来,说了几句客套话,顺便介绍了今天新来的两位,便是吴二与薛庭筠,却也没在她俩身上浪费多少时间,就进入了正题。

    在私塾读书的,都是还没通过童生试的,因为考上之后就能入县学,县学院试合格的,才授予秀才的称号。

    但显然这帮人也听到了风声,这会儿讨论的,就不止是童生试,而是议论起院试的内容来。

    薛庭筠还奇怪呢,怎么这些人这么自信,觉得童生试很好考吗,如果好考的话,年年都有考试,为什么不早点考,进了县学应该更容易通过院试吧。

    吴二悄悄给解释道,“还不都是为了刘夫子,别家私塾都只教认字,教背书,就刘夫子还教书上的意思,听我娘说,刘夫子来头不小呢,以前还在京城当过大官,能跟她多学几年,比去县学还管用,可惜对我不管用。”奇奇小说全网首发qq717

    薛庭筠暗自咋舌,刘夫子这么抢手,她靠着一锅香肉就获得了一对一辅导资格,是不是太占便宜了,明儿就跟刘夫子说说放大镜的事,等她以后能弄出显微镜来,新世界的大门就算打开一条缝了。

    这次文会的议题是从课本上摘取的一段话,说的是文圣人表扬同时代某位国主善于纳谏的故事。

    因为是文圣人的话,基本上没人敢反对什么,都是附和着说,文圣人说得对,说得好,哪里好,包含如下一二三四条理由,最后再称赞下当今女皇。

    虽然大家根本不知道朝堂上的事,但一个个都表现得,就像亲眼看到女皇陛下如何虚心采纳别人意见一般。

    薛庭筠心中暗自吐槽,没想到当今女皇还喜欢听表扬,听说是个年轻女子,才上位三年,前一个女皇活得久,老了就爱疑神疑鬼,前些年政治环境不太好,老百姓也跟着遭罪。

    后来听说新皇登基,老百姓嘴上不说,心里却是很高兴的,老女皇要是再继续作下去,隔壁樊国人就要打过来了,到时候生灵涂炭,最倒霉的还是底层的劳苦大众。

    也不知朝堂上是怎么回事,新女皇才当了三年女皇,怎么就这么喜欢听人歌功颂德呢,薛庭筠心里算算,三年而已,能有多少值得称颂的功绩,若真要写文章,还怕不够字数呢。

    然而,学子们的才华,已经超出薛庭筠的想象了,就几句话,不到五十字的题目,硬是能给凑够万儿八千字的文章来,辞藻华丽,行文工整,就连毛笔字,也相当的漂亮。

    薛庭筠的心越来越沉,按这个标准,她这个每篇文章只能写够千把字,还尽写大白话,很少引经论典的,就是连入门都达不到了,玩球,这还考什么,回去念个十年八年,她也写不出这样的文章来呀。

    “差不多了,我们回去吧。”吴二悄悄拉了拉薛庭筠衣袖,硬是将混混沌沌的薛庭筠给拖了出去,“哎呀,总算完成老师交代的任务了,这下我明天下午就不用请假,都能去庙里了。”

    “薛妹妹,走了,你发什么呆呀?”吴二伸手在薛庭筠眼前晃了晃,发现没反应,直接一巴掌拍人肩膀上,总算把人给打醒了,“看看看看,老师真是厉害了,早知道你会变傻,多亏有我在,今儿你要怎么谢我?”

    “夫子,刘夫子还说什么了?”薛庭筠混沌的脑子,捕捉到了一线生机,刘夫子没说她不行啊,刘夫子不是坏人,肯定不会拿她耍着玩儿,不然每天辛辛苦苦帮她改作业干嘛。

    “老师说,这文会不能呆久了,坐够半个时辰就行,还说要是你变傻了,就想办法拍醒你,要是实在不行,就让我把你绑起来给她送回去,活的就行。”

    薛庭筠,真是又感动又气恼,刘夫子果然是刘夫子,帮人就帮人呗,还这么毒舌,生怕别人太感激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