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家之主(女尊) > 第41章 审贼人
    薛庭筠心里激动啊,夫君居然带她飞了,虽然她家院墙也不高,更没装什么防盗的玻璃瓷片渣子,但夫君这利索的身手,简直把她给惊喜坏了。

    为了抓小偷她还不能欢呼鼓掌大声叫好,就只能傻傻地站在原地,看夫君一路追过去,将那贼人给逮了个正着,随手用根草绳将人绑了个结结实实。

    “有贼啊!”薛庭筠这才大声喊起来,薛家人很快带着各种家伙冲了出来,大家一哄而上,将贼人团团围住,薛奶奶还忍不住感概,“在乡下住了那么多年,都没见着一个贼,这到镇上才几天啊!”

    薛庭筠仔细打量这贼人,穿得还挺整齐,黑衣黑裤,脸上也蒙着块黑布,看起来还挺专业的样子,刚刚这贼人进了她的书房,其实她家最近挣的银钱都放奶奶屋里了,书房晚上没人,可不适合藏银子。

    薛庭筠一把扯掉这人脸上黑布,看到下面是一张普普通通的女人脸,便不客气地厉声斥道,“说,来干什么的,老实交代不打,若是让我发现一点不对的,打断了腿再送衙门,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那人恨恨地瞪了眼薛庭筠,又慌慌张张看了眼谢允,就死咬着牙不吭声了,薛庭筠问了几遍,见这人死硬着不开口,也懒得跟她玩什么打哑谜了,“把她绑到那棵老桃树上,冻一夜明儿再送衙门。”|

    薛茹正要动手,却被谢允抢先一步,三两下将人绑好了,“娘子,可还要再审?”

    薛家人都挺惊讶,高郎君禁不住问出了口,“大郎啊,你这是,跟谁学的本事,看着手脚还挺麻利的,这,庭筠啊,你俩今儿还好吧,你没惹着大郎吧?”

    看亲爹那表情,竟是担心她被夫君欺负的,薛庭筠毫不在意地摆摆手,“爹,你忘了,夫君在娘家就是干粗活的,这点小事,怎么能难倒他,今儿这贼人有些不同寻常,你们晚上记得把门反锁好了。”

    大家勉强接受了这个说法,开始猜测起这贼人的来历,都还挺兴奋的,活生生的贼啊,以前都没亲眼见过,这到镇上才多久,就见到了,还逮住了,等明儿早上敲锣打鼓地送去衙门,该是多么大快人心的事啊!

    薛庭筠试了试绑人的绳子,很紧,担心这贼人又学什么鸟儿叫,给同伙报信,于是让娘把人嘴也给堵上了,这会儿她还没吃晚饭呢,先别急,吃饱了再来。

    薛家人还挺谨慎,怕这贼人找机会解了绳子偷跑,干脆把饭都端到院子里吃,每个人端着碗热腾腾的羊肉泡馍,呼呲呼呲吃得可香了,调皮的小薛滔还故意跑到贼人面前显摆,“哎呀呀,姐夫做的这泡馍可真香啊,你看看,你闻闻,是不是啊?”

    “哈哈哈,她都馋得流口水了!”薛滔欢快地跟大家报告他的新发现,被那贼人狠狠地瞪了眼,立马告状,“姐,她还瞪我,好凶啊!”

    “竟然敢凶我家小三儿,来呀,把眼睛给她蒙上,先给你放点血,看你还老不老实?”

    薛家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种事她们也没干过啊,就是个小偷而已,不用这么凶残吧。

    于是在她们还在犹豫的时候,谢允已经麻利地把人连脑袋都用黑布蒙住了,薛庭筠表示,夫君这嫉恶如仇的性子,真是干脆啊,递过去个赞赏的眼神,“好,等等,我去找把刀来。”

    薛家人,她们家文弱的读书人怎么变这样了,还有大郎也是,是让鬼迷了心窍吧,怎么大娘子说什么他都照着做,这会儿薛庭筠说要给人放血,他还真跑去拿刀了,这两口子……

    “庭筠,这样不好吧?”薛奶奶犹豫道。

    “奶奶别担心,我就在这人手腕上开个小口子,慢慢地放血,保证到明儿早上这人还有一口气在。”薛庭筠说话的时候,还悄悄跟奶奶打眼色,薛奶奶立马会意,“这样啊,不死就行,我是怕万一死人了,不吉利。”

    “小二,去厨房帮我拿个桶,等会儿好接血,免得弄脏了咱家院子。”

    “好呢,姐,我去拿个大的来。”薛川这个机灵鬼,不仅专门从贼旁边走过,还边走边嘀咕,“拿哪个呢,到时候红彤彤的一大桶,弄脏了也不好洗,不如拿那个最臭的,反正血的味儿也不好闻。”

    “等等,哎呀,一想到等会儿要做这种事,我还有点不忍心了,得先去跟月神娘娘烧柱香。”薛庭筠随便找了个借口跑了,没多会儿就搬了一整套装置出来了。

    用的是家中放洗脸盆的木架子,上面一个盆里装了热水,盆边沿搭了块长的麻布,旁边地上放着一只桶,也不知道装过啥,臭烘烘的,就摆在老桃树下。

    薛家人这会儿总算明白了,她家读书人这是要吓唬人,不是真想杀人,于是个个都演技爆发,七嘴八舌地配合起来。

    薛茹很不客气地将贼人的一只手扯了出来,给绑到脸盆架子上。

    看到贼人开始哆嗦,薛庭筠赶紧接上,语带怜悯地劝道,“不用怕,就是放血而已,我看你身子骨挺结实的,应该能撑到明儿早上,这事我也没干过,这刀也挺钝的,肯定不会把你这只手给割断了,哎呀,我这头一回,还有点紧张啊,你说是使劲割一下好,还是慢慢割几下好呢……”

    见贼人愈发抖得厉害了,薛庭筠用冷冰冰的刀背在贼手腕上划了好几下,就开始嚷嚷,“出血了出血了,快拿桶接着。”

    啪嗒一声,盆里的水顺着麻布滴落到桶里,贼人开始拼命地挣扎,可惜被绑得太紧,一点儿用都没有。

    啪嗒,啪嗒,热水一滴滴落到桶里,贼人挣扎得更厉害了,薛川都看到她脖子上鼓起一道道青筋了,“姐,你说她这样,万一自己把自己给吓死了怎么办,不如再问问?”

    贼人使劲点头,薛庭筠假装犹豫,贼人没听到声音,吓得更卖力地点头,发髻都给甩散了,看上去很是狼狈,薛庭筠才终于开口道,“那先听听她怎么说吧。”

    塞嘴的布条一被扯开,贼人就大声喊道,“饶命啊,我是常家帮的人,求求你们别杀我,我什么都说。”

    薛川一听就怒了,“你说什么,常家帮的,是你家常老大让你来偷秘方的?”

    贼人赶忙说道,“不不不,不是老大叫我来的,是有人给了银子,让我到书房找一本书,绝对不是偷秘方!”

    怕薛家人不信,贼人还认真描述道,“是一本图画书,那人说是本很值钱的珍藏本,说上面的画是大画家年轻时候画的,让我找到给送过去,就给我一两银子,整整一两银子啊,我一时想不开才下手的,求求你们饶了我吧。”

    图画书,薛庭筠囧,偷偷瞟了眼家里人,一个个都很奇怪,好像完全不知道这事,再瞄了眼夫君,他,他竟然有点不好意思。

    这下更囧了,她一心想瞒着的人,竟然就是把书塞到她书房的人,说好的了解呢,说好的不可能呢,以后还能不能保留完全的解释权了,算了算了,不管了,大不了到时候耍赖好了,都怪这个贼,一巴掌拍贼人脑袋上,“那你一开始怎么不说,非要见血才想得开?”

    “我,那人说要是说出来,就去老大那里告密,我不想老大知道,再说了,就是本图画书,万一你们不知道那书值钱,把我给放了呢……”

    全场安静了片刻,贼人还听到啪嗒啪嗒的声音,于是更凄惨地喊道,“我还知道别的,求求你们,先帮我止血吧,我不想死啊,我什么都告诉你们,求求你们啊!薛二郎,我们老大想娶你,还有还有,有人暗中想找薛家的麻烦,老大没接,那人看起来还不死心,肯定要去找别人……”

    这一道雷一出,薛家人都怒了,薛奶奶一巴掌拍贼人脑袋上,“胡说八道,你们常老大那个混混头子,竟然想娶我孙子,门儿都没有,窗户都没有!”

    奶奶拍了,薛茹又是一巴掌,恶狠狠地威胁道,“再胡说,割了你的舌头!”

    贼人哇地一声就哭了,薛家人太欺负人了,想放干她的血不说,还想直接拍碎她脑袋,她再也不干这事了,回去就跟老大申请,她要去县城,不,县城还不够远,她还是去别的镇打工吧,总之就是要离薛家人远远的。

    薛家人,她们也没想到,贼人这么脆弱,于是相互看看,下一个轮到谁了?

    “你们常家帮不是去县城开铺子卖香肉了么,你怎么还在镇上偷鸡摸狗?”薛川急道,“你们常老大不是说,让大家转行干点正经事,就不用成天提心吊胆的,总怕被衙门的人抓了么?”

    “薛二郎,你是薛家二郎,果然不愧是我们老大看上的男人……”贼人才开始拍马屁,就被薛川一巴掌拍了回去,“老实交代,少说废话!”|

    “是,二郎,我们老大是让姐妹们去县城发展,她弄了个铺子,还给大家买了好几辆手推车,让大家走街串巷卖香肉,可香肉太好卖了,卖完了大家就没事干了,老大怕我们在县城惹事,就让我们每天都回镇上,这大晚上我们又没别的事,还有钱喝酒了,我就去喝了一点点,就让人给害了。”

    薛庭筠想翻白眼,给你们找到活儿干还不好,还闲得有空捣乱了,欠收拾啊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