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家之主(女尊) > 第42章 逮住了
    “给她先止血。”薛庭筠假模假样一说,薛家人立马会意,拿了块破布在贼人的手腕上胡乱缠了缠,顺便将滴水的麻布收起来,啪嗒声一下就没了。

    贼人顿时松了口气,“多谢二郎!”

    薛家人,这贼人到底是机灵还是蠢呢,真是又想拍这家伙脑袋了。

    “别高兴得太早,说说,那个找你的人是谁,还说了些什么,一字不漏,一五一十说清楚,否则,咱们换只胳膊再割几刀。”

    贼人,她都说,求你别吓唬人了好吗,“大娘子,不是我不想说,是我那会儿喝醉了,真记不住了呀。”

    “男的还是女的?”

    贼人一噎,老老实实答道,“女的。”

    “多大年纪?”

    “约莫二三十吧?”

    ……

    一问一答间,薛庭筠慢慢拼凑出一个人物形象出来,进书房一会儿,出来时手上已经拿了张素描人像画出来,薛家人凑过来一看,都惊呆了,“姐,你这个,肯定也是神仙教的吧,太厉害了,跟真的人一样!”

    薛庭筠表示不想多说,她这辣鸡水平,能拼凑出个大概,还多亏了小时候让老妈摁着脑袋学了几年素描,与专业的比差远了,“你们先回屋,我跟这人再对对。”

    “姐,为啥呀?”小薛滔被二哥拖走,还忍不住想留下看热闹。

    “听话,这些事少儿不宜。”薛茹接收到女儿的眼神示意,朝她点点头,带着大家进了屋,院子里就留下薛庭筠夫妻二人。

    贼人,她哪儿敢啊,就冲着这人这凶狠的手段,这小心的态度,她打死也不敢再招惹薛家人了,等终于被解开头套,贼人赶忙去看自己胳膊,见上面果然缠了起来,又放心不少,薛家人虽然凶残,但还是说话算话的。

    “看看。”薛庭筠将画像递到贼人眼前,贼人给吓得又哆嗦了,太像了,就像那人活生生站她面前一般,这,分明是月神娘娘显灵啊,连忙拼命点头,“是她,就是她!”

    “我什么都说,我根本没喝醉,是回家路上让这人给逮住了,她威胁我,说要是不来就抓了我男人去卖,我本来还不信的,她拿了我送我男人的信物出来,我给吓坏了,就,就跑来偷东西了,这身衣裳还是她让我穿的,这会儿她应该还在附近等我拿东西给她。”

    薛庭筠点点头,一把扯开贼人胳膊上的烂布条,贼人一看,怎么连个疤都没有,再仔细看桶里,哪儿有什么鲜血啊,全是清水,顿时感动得又哭了,“薛大娘子,您真是好人啊,我,我带你们去找那个坏人!”

    “先别急,你说她用你夫郎的安危要挟你,你家离这儿近吗,那幕后黑手有没有同伙,万一你打草惊蛇,会不会影响到你夫郎?”

    贼人一想,顿时又苦瓜脸了,“这人神神秘秘的,我都不知她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同伙,但那是我夫君的信物,平时他都贴身收得好好的,我认得,就是那个,若是我没把东西带回去……,天啦,我苦命的夫君啊!”|

    “嚎什么嚎,想办法救人要紧。”薛庭筠对着人脑袋又是一巴掌,不过她力气小,贼人压根没躲,老老实实收了声,“那我们怎么办?”

    “你叫什么?”

    “啊?”贼人不明所以,老实答道,“常小飞。”

    “常小飞,你听着,等会儿你去把那人引进来,理由你自己想,咱们一起,把那人逮住,这样就算你夫郎被她们捉住了,我们还能拿这人把他换回来,若是你出了什么岔子,惹恼了那人,你家夫郎就危险了,明白?”

    贼人可怜兮兮道,“就不能把那本图画书借我用用吗,大不了我以后赔钱给你们,若是钱不够,我一辈子给你们当牛做马不行吗?”

    薛庭筠,这家伙这会儿脑子还能用,真是没想到啊,于是她望向夫君,有点别扭道,“夫君,那图画书是不是你家的传家宝啊,听起来好像很值钱的样子,能借吗?”

    谢允尴尬地别过头,“并不是,只是长辈的一件藏品而已,只是长辈不在了,才留着做个念想,其实里面的画我都没看过,长辈说,要等到了时候才能看。”

    薛庭筠心中暗喜,转头对上贼人,又换成凶巴巴的样子,“听到没,这是我夫君留作纪念的,不能丢,借倒是可以借你用用,但要是拿不回来,那我们就直接咔嚓了你!”说着比划了个一刀切的动作。

    贼人连忙点头,“放心,我这人没别的长处,就是手比较快,就算那人真抢了去,我也能给你弄回来。”

    “娘子,那本图画书,我也不知去哪儿了。”

    咳咳,薛庭筠假装正经,“是吗,我记得看你收拾过,我去看看还在不在那里。”说罢很自然地走向了书房,进屋后赶紧把书翻了出来,还装得很欢快地喊了一声,“找到了!”

    三人一番商量之后,鉴于薛庭筠就是个体能渣,只给她安排了个远远监视的活儿,谢允是主力,另外还请了薛屠夫过来帮忙,就等着将人瓮中捉鳖了。

    薛庭筠让夫君带着,蹲守在院墙后面某隐蔽地方,谢允和薛屠夫先后出了院子,最后贼人才抱着图画书翻墙跑了出去,没多久,薛庭筠就看到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进了巷子。

    随后谢允忽然自墙头从天而降,将那两人堵在了小巷子里,贼人假装惊讶,“是薛家女婿,他怎么跟来了,客人不用怕,只是个男人,看我的。”

    那人一副路人打扮,被人发现了也不慌,“连你都追来了,看来这回这东西是真的了。”说罢见谢允依然面无表情,也不多说,直接拉了常小飞将人用力往谢允方向推去,自己转身就要爬墙逃走,边逃还不忘得意地留下句“多谢两位相助!”

    薛庭筠激动了,这人怎么别的方向不选,非要跑到她这边来,她也没什么大动作,就是举起手上的小铁锤,砸中了那人抓墙上的手。

    只听见一声惨叫,那人掉了下去,正好让一旁蹲守的薛屠夫给逮住了。

    薛家人这一晚战斗成果惊人,竟然抓了个小偷外,还顺藤摸瓜抓到了幕后主使,一家人又是兴奋又是担忧,尤其是谢允,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薛庭筠看在眼里,连审人都没心情了,“今儿太晚了,明儿再审。”就跟夫君回房了。

    天色也确实不早了,按往常大家都已经睡下了,于是把幕后主使五花大绑后关进了柴房,而戴罪立功的常小飞,让他们给放回家看夫郎去了。

    薛庭筠隐有预感,后面这个人,只怕不是来找她们的,很可能是冲着夫君来的,但谢允不说,她也没逼着问,“夫君你说这人该怎么处置,按理说该送去衙门,可他只是教唆别人偷一本图画书而已,可能就是缴点罚金就完事了。”

    谢允沉默了片刻才回道,“娘子,这事交给我来处理吧,这人是冲着我来的,连累了娘子和家里人,我,很抱歉,我会尽快解决此事。”

    薛庭筠还奇怪了,“咦,夫君,她明明是想偷书,怎么就成了来找你的,你可别误会了呀!”

    “说不准这书还真是什么名师大家的手笔,等等,让我好生看看。”薛庭筠一脸严肃地将书放在桌案上,将油灯摆近了,看起来还真打算要好好研究研究。

    谢允,脸都红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小声说道,“那娘子你慢慢看,我先睡了。”

    咦,这么好的机会,夫君竟然不勾引她了,怎么就不好意思了呢,可以假装什么都不懂,就说要跟娘子一起学习学习观摩观摩嘛。

    看来这世界的男子,在这些方面还是不够主动啊,薛庭筠抓了抓脑壳,有点烦躁,这事都得靠她来了,可她也没这世界女人那么开放啊,哎哟,真是愁啊!

    啪的一声合上图画书,胡乱塞进书桌匣子里,吹灭了油灯,薛庭筠两只爪子在空中作狗刨状,然后一路刨着爬进了被窝。

    “夫君,我看了图画书呢!”

    “哦,我知道啊。”

    “夫君,你看过没?”

    “这个,我偷偷瞟过两眼,没敢仔细看。”

    “嘿嘿,那就是说你都不知道那书上画了些什么咯?”

    “是,是啊,娘子,你干什么?”

    “夫君,我就是想告诉你,书上到底画了什么。”

    “那你干嘛又挠我?好痒!”声音还有点委屈。

    “不是挠,这招叫猛虎下山,要吃了你!”薛庭筠气势汹汹道。更新最快奇奇小说https://qq717/qq717

    “别,今儿还是算了吧。”声音闷闷的。

    “不会吧,夫君你怎么了,平时不总是勾引我吗,你还想不想给我生小娃娃了?”

    “娘子瞎说,我什么时候勾引你了,咱们不是说好了正月十六的吗,现在还早!”

    “哼,还说没勾引我,天天都冲着我笑,白天还挨我那么近,晚上睡觉都抱着我不放,你这不是勾引是什么,我今儿就应了,你还磨叽什么,难不成是生理期来了?”

    “生理期是什么?”谢允好脾气地解释道,“娘子,你今晚累着了,还是早点歇着吧,明儿还得去见刘夫子,最近娘子都很辛苦,我不想让你分心!”

    “故意的,你绝对是故意的,哼,不理你了,我睡着了!”薛庭筠气着气着就真睡着了,留下谢允睁着眼,将娘子往怀里拢了拢,亲亲她额头,再亲亲鼻尖,“等等,再等等,会好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