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家之主(女尊) > 第44章 这走向
    外面人说花楼公子被伤得很重,都无法正常营业了,急,让陈捕快优先处理,薛庭筠觉得有点怪,但怀疑是夫君在搞事情,于是按兵不动,等着看热闹。

    陈捕快面对犯人是很严厉,但面对苦主就比较好说话了,于是带了薛庭筠和嫌犯出了大厅,到外面解决这事。

    不出来不行啊,苦主人数太多了,一群穿着花花绿绿的老的少的公子们,在外面吵吵嚷嚷的,要真让人进去说,还不知外面偷偷看热闹的吃瓜群众,会传出些怎样的风言风语来。

    嫌犯本来还一脸嫌弃,一副我很高贵,不想跟你们这群低贱人类说话的冷然模样,然而,等一群公子们纷纷后退,显出一个人来时,她顿时慌张起来,结结巴巴道,“你,你怎么在这里!”

    正牌苦主上前一步,露出张带着道长长伤疤的脸来,“我这张脸,在京城混不下去了,回家乡养老,不行吗?”

    嫌犯一噎,竟然没继续辩驳,低垂着脑袋不说话了。

    正牌苦主屈身朝陈捕快福了一福,“见过捕快大人,奴儿本是萍乡镇的人,在京城被这恶客所伤,没曾想这恶客竟追来了这里,奴儿惶恐,才请了众位弟弟们一同前来,还请大人为奴儿做主!”

    陪同前来的公子们纷纷嚷着,“请大人做主!”

    外面吃瓜群众也开始瞎起哄,“居然打男人,多俊俏的小哥儿啊,让你给伤成这样,抓起来,关大牢!”

    里面外面都在嚷嚷,一时间群情激愤,纷纷将矛头指向外乡人。

    陈捕快高举双手往下按了按,大家很快安静下来,然后都看向垂头不说话的嫌犯,就听陈捕快大声斥道,“你可认罪?”

    嫌犯看了眼正冷冷瞪着她的受害人,垂下脑袋,沉默了片刻才小声道,“对不起,我认罪!”

    围观群众,这犯人认罪也太快了,都没点狡辩转折什么的,看得不够过瘾啊。

    就听陈捕快继续追问道,“关于昨夜入室行窃一事,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围观群众,本来都要走了的,立马又停下脚步,这人还是个惯犯,打男人不说,还半夜三更跑人家家里偷东西,嚣张的外乡人,必须围观啊!

    “我都说了,那本册子本来就是我家祖上的,我只是想拿回老祖宗留下的东西,那人不肯,我才想偷偷去拿的,怎么能算呢,顶多赔点银子,可不该判苦役啊!”

    不知为什么,嫌犯没把常小飞给抖露出来,约莫是想少一桩绑架威胁的罪,按最轻的说,考虑到常家帮有待整顿,常小飞也算是有悔改之心,薛庭筠也没提这事。

    但这人总说那书是她家的,薛庭筠就不满了,夫君的东西可不能让这人给赖了去,“你总说那书是你祖宗留下的,你有什么证据吗?”

    嫌犯忽然笑了,早就等着这话了,“我自然是有证据的,那书倒数第二页左下角有个名字,叫做清风散人,那是我祖宗写的,就防着你们这些冒认的人!”

    陈捕快翻开书,没好意思细看,直接翻到倒数第二页,然后点头,“确实有个落款是清风散人。”

    围观群众,“是真的有,陈捕快说有肯定有,这小娘子也是来太年轻了,跟个坏人讲什么证据啊,这不让人说中了吧!”

    还没散场的公子们,叽叽喳喳议论了几句后,忽然有人跑到陈捕快身边,伸着脑袋看书上的署名,然后就惊呼道,“天啦,这,这竟然是咱们祖师爷留下的秘籍,弟弟们,快来看看啦,这可是宝贝啊,摸一摸都能沾上好运气,保准一辈子红红火火啊!”

    “真的吗,快,我也要看看!”“给我摸摸!”……

    陈捕快立刻就被一群男人给包围了,她也不好将人推开,只好大声喊道,“不要抢,书是有主的,要摸要看,得征得主人的同意,再乱来,小心我判你们妨碍公务!”

    “小娘子,这书是你家的吗,小娘子,您可真有品味,咱们祖师爷可是出了名的风流才子,作画的本事还被开国女皇称赞过,先皇让人寻遍天下都没把书找到,没曾想竟在您这儿!”

    “小娘子,你就行行好,让我们看看,好不好呀?”

    薛庭筠,被一群浓妆艳抹还热情洋溢的男人围住,囧得不行,她也没料到会是这样的走向,得赶紧找人帮忙啊。

    抬头就看到万花丛中还有一点绿,一把将书塞到那个一看就是老板的女人手上,“你们想看就自己看吧,只要别弄坏了,这可是重要证物!”

    场外观众,她们也想看啊,可惜衙门口有栅栏围着,谁也不敢翻进去,只能在外面伸长脖子朝里望,时不时问问里面的人“小公子,怎么样,好看吗?”

    更新最快奇奇小说https://qq717/qq717

    现场的人都忘了,还有个嫌犯等着被判决呢。

    嫌犯也很绝望啊,看着那群花楼的公子们,在那本画册上摸来摸去,气得她都要原地爆炸了,可惜被人绑了双手拴在柱子上挣脱不开,只能大声抗议道,“不许碰,那是我的,你们给我放手,放开啊!”

    嫌犯声嘶力竭地哀嚎着,听得薛庭筠都有点内疚了,那可是夫君的东西,她就让人乱碰,是不是不太好?

    可这群人看起来又像是友军,万一是夫君安排的呢,不然为啥她家昨晚才抓了人,这一早就有苦主上门,还指名道姓告这人的状,听起来这人还是千里迢迢从京城赶过来的,太巧了,她不怀疑都不行。

    嫌犯怎么喊都没人应,忽然想到了什么,整个人都僵住了,嘴里喃喃道,“怎么会,不是这个,我找了整整十年啊,怎么会不是呢?假的,你们都是一伙的,故意作戏骗我是不是?”

    “把书给我,还给我!”嫌犯说着说着忽然发疯般挣脱绳索,整个人不要命地扑了过去,吓得众人纷纷退避,才将书从一群公子手上抢了过来,然后开始疯狂翻书。

    本来就才十几页的书,让她来来回回翻了好几遍,还举起来使劲抖,对着太阳一页页地照,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薛庭筠一看这人貌似陷入癫狂了,赶紧叫陈捕快,“她要毁灭证据!”

    陈捕快一看,嫌犯还真是要撕书的节奏,果断出手,刀背直击嫌犯手腕,书就让她顺利抢了回来,人也被再次捉住绑了起来。更新最快奇奇小说https://qq717/qq717

    嫌犯已经彻底疯掉了,眼神呆滞,不管不顾地自言自语,“这本不是真的,我要去找真的,等我找到,我就要发大财了,茗儿,等我发财了,我八抬大轿娶你回家,我……”

    若是一个人在你眼前,忽然变成个疯子,想想还是有点吓人的,公子们纷纷表示,他们受了惊吓,很快就跟着女老板走了个干净。

    吃瓜群众虽没看到书上的祖师爷大作,但亲眼目睹一场活人大变疯子的八卦,也满足的匆匆散去,准备与人说说这离奇事。

    薛庭筠从陈捕快手上接过图画书,略尴尬,想解释吧又不知该说什么好,得亏陈捕快比较善解人意,“这人当场认了罪,我等会儿让她签字画押,过几天让人一并送往县城,半年的牢饭是跑不了了,此案了结,书你也可以带回去了。”

    “我看这书上之画,笔法飘逸,画风灵动,堪称精品,以后还是仔细收好,免得被有心之人觊觎。”

    薛庭筠哪儿看得出来这个啊,古代人的绘画艺术她真不太懂,“你的意思是,这书还挺值钱的咯?”

    “俗了吧你,这书岂止是值钱,简直可以当传家宝了。”陈捕快热心地给介绍了一番,薛庭筠才知道,夫君说的珍藏,还真是特别珍贵的藏品,正常人拿到这东西,根本不会让人知道。

    她今儿却把这事闹得人尽皆知,失策啊失策!

    小心将书揣书包里,薛庭筠心中忍不住吐槽,她家夫君太败家了,这么贵的东西,怎么就随随便便给她塞书架上了呢。

    更败家的是,她还把这贵重物件藏床底下好些天,刚刚还让群脂粉味儿很重的公子们摸来摸去,回去怎么好意思跟夫君说啊!

    走在街市上,薛庭筠总感觉有人在看她,还重点关注她的书包,这下可好,全镇的人都知道,她随身带着贵重的画册了,极有可能遭遇拦路抢劫,赶紧跑到刘夫子学堂躲一躲。

    结果她才被请进门不久,本来还在上课的刘夫子,竟然翘课来见她,薛庭筠正受宠若惊呢,就见刘夫子激动地冲了过来,“清风散人的画册呢,快快,拿出来给我看看!”

    好吧,看夫子这么急切,薛庭筠也就老老实实地交了出来,“你自己去隔壁学习,不要打搅我!”刘夫子嫌弃地将人赶了出去,关上门独自欣赏起大师的作品来。

    薛庭筠,其实她也是独自看的,就是没夫子这般高雅的意境罢了,果然,她就是个俗人。

    俗人薛庭筠老老实实在隔壁屋写了一下午的文章,等要回家的时候,才听到刘夫子说,让她自己回去,画册先扣下了!

    要不要这么坑啊,薛庭筠郁闷了,回去怎么跟夫君交代啊,感觉今儿这事,真是办得糟透了,丢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