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家之主(女尊) > 第46章 酒后事
    即便是在过年这样的大日子,薛庭筠的功课也不曾断过,刘夫子得了她的孝敬,对她更加关爱了,主要表现在,作业加倍了。

    薛庭筠现在的水平,不说多么的文采出众,但表达流畅,通俗易懂却又干货满满,刘夫子时不时还能夸几句,这在吴二听来简直不可思议,老师竟然还有夸人的时候。

    吴二忍不住掏了掏耳朵,怀疑自己听错了,“老师,您说薛庭筠这文章叫写得好?这种,连我也能看懂的文章,真的好吗?那我也会写啊,老师,您说我能不能考上秀才啊?”

    这天是年初二,薛庭筠带上夫君给备的厚礼来给老师拜年,正巧遇到愁眉苦脸的吴二,逮住她就是一顿道苦水,说她翘课去庙里陪陈家弟弟减重的事,让她老娘给发现了。

    吴二愁啊,老娘说了,想要娶陈家弟弟,也不是不可以,只要她能考上秀才,就立马去帮她提亲,风风光光把人给娶进门。

    见着了薛庭筠,吴二就跟见到救星一般,谁让她第一回遇到薛庭筠,就让人在智商上碾压了一把,后来更是多次亲见,知道这位薛妹妹的脑子有多么灵活。

    薛庭筠自己都还没着落,哪儿能指导人考秀才,于是给她出主意,让她问问老师刘夫子。

    然后两人一同拜见了刘夫子。

    然而,听完吴二的话后,刘夫子一句话没说,就朝薛庭筠要作业,就跟没看到旁边还有个人在似的。

    吴二对刘夫子那是充满敬畏,老师不说话,她就在一旁老实呆着,跟个人形的木桩子似的,直到听完了薛庭筠的文章,再次升起了生的希望。

    刘夫子终于拿正眼瞧了瞧她这个正儿八经的学生,漫不经心道,“怎么,你也想考秀才?”

    吴二用力点头,然后可怜巴巴地望着刘夫子,“是啊老师,求老师教教我。”

    “行啊,把课本抄十遍。”

    吴二给吓坏了,“老师,你说真的,不是拿我耍着玩儿的?”

    “爱抄不抄!”刘夫子丢下这句话,就不搭理吴二了。

    薛庭筠,老师这什么主意啊,简直跟指导她一样坑,莫非是断定吴二考不上,故意让她多学点。

    虽然薛庭筠各种怀疑,但吴二被刘夫子这么一嫌弃,竟然就真信了,立马欢快起来,“老师,那我请假,去庙里抄书行不行啊,有月神娘娘看着,我觉得我肯定能早点完成作业!”

    刘夫子还真听进去了,略略思考了下就点了头,“隔十天交一回作业,不合格就取消假期。”

    吴二赶忙信誓旦旦地保证,最后刘夫子还特别关照她说,“山上冷,多练练拳脚。”说到这个吴二更感动了,老师这么关心她,肯定是觉得她有希望考上吧,“不冷不冷,我每天上山下山的要好几趟,跑起来一点不觉得冷。”

    刘夫子一言难尽地看着这个弟子,摆了摆手,“去吧!”

    吴二立马欢快地一溜烟跑了。

    薛庭筠认真研究刘夫子脸上表情,就见快三十岁的刘夫子,忽然调皮地朝她眨了眨眼,薛庭筠被雷得,说话都结巴了,“夫子,你,你没事吧?”

    刘夫子斜了她一眼,冷哼一声,“我高兴,你可以滚了!”

    薛庭筠腆着脸追问下去,才知道刘夫子用她那本画册,换了一大堆新奇玩意儿,专门用于科学研究,最近主要攻克酒的提纯实验。

    “原来你不是真爱看画册啊!”薛庭筠没忍住吐槽出了声。

    “爱,当然爱了,我可是认认真真钻研了好些天才送人的,你看我又换了这么多好东西,物尽其用,我简直太爱这画册了,你还有没有多的不想要的,来者不拒!”说罢一脸期待地看着薛庭筠手上的盒子。

    薛庭筠,夫君果然比她会送礼,双手奉上木盒,“这回不是画,是字,你看看吧。”

    刘夫子并没有被这个简陋的包装木盒劝退,反而郑重地先洗手,在火炉上烘干手之后,才小心地打开木盒,取出里面的卷轴缓缓打开,顿时又激动了,“好,好,好,好东西!”

    薛庭筠看不出哪里好,都是狂草她连上面的字都认不全,不过听刘夫子这么一说,就觉得有点肉疼了,夫君准备的东西太贵重了,不知道她今后几十年的俸禄够不够还的。

    刘夫子终于从沉醉中抬起头,看薛庭筠一副心疼模样,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来,“不哭不哭,等我卖酒赚了大钱,分你一份,回家就不怕被夫郎嫌弃了。”

    薛庭筠撇撇嘴,她家夫君才不会嫌弃她呢,不过有好处干嘛不收,于是积极地关注起老师的实验进展来。

    她虽不是学理科的,但基本常识还是明白的,酒精提纯不就是利用酒精和水的不同沸点吗,前期理论还是她提示的,这会儿该看看成果了。奇奇小说全网首发qq717

    看到老师那套特别定制的陶瓷设备,薛庭筠不禁暗暗咋舌,可以当传家宝的东西,就换来这个,总觉得老师的智商是真的高,就是好像不太会做生意啊。

    尝了尝老师弄出来的纯度高很多的酒,真的辣,最后薛庭筠不客气地装了一瓶回去,好东西,要先给家里人试试。

    眼下虽已入了春,但积雪还没融化,天挺冷的,一家人围在一起吃吃小火锅,聊聊各路八卦,氛围很是不错,再有薛庭筠拿出的,据说是刘夫子秘制的好酒,大家都没忍住尝了尝。

    薛庭筠看着家里人被辣得,个个脸都红彤彤的,禁不住嘚瑟得哈哈大笑,果然不愧是一家人,这脸红得非常统一啊,看着怎么这么好玩呢。

    众人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家伙是在幸灾乐祸,于是都小心眼地开始回击,“姐,你太厉害了,这么好的东西都能弄到手,你功劳最大了,多喝点。”

    “哎哟我孙女出息了,奶奶祝你今年高中,给咱们薛家长脸,来来来,干了!”

    “我家大妞这气魄,喝多少都没问题,爹给你满上!”

    “娘子,少喝点,这酒容易醉。”

    ……

    被人一顿夸就尾巴翘上天的薛庭筠,果然没经得住糖衣炮弹的围攻,一瓶酒,有三分之一进了她肚子。

    其实她真不爱喝酒,奈何家里人太热情,她拒绝不了啊,到最后觉得脑袋有点晕了,还记得赶紧推拒,“不喝了不喝了,酒喝多了脑子会变笨的,我,我去做作业了。”奇奇小说全网首发qq717

    说完摇摇晃晃地起身,朝着书房走去,感觉此刻的脑子特别灵光,能像李白一样,下笔如有神,写出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作来。

    咦,怎么手有点抖呢,怎么书上的字也在晃呢,“夫君,快帮我把书按住,它要跑了。”

    谢允无奈地上前帮忙,先将人给扶到椅子上坐下,免得她自己晃来晃去的怪书在动,见娘子手捉着笔在空中画着圈圈,连纸张都找不准,只好劝道,“娘子今儿累了,早点歇着吧。”

    “不,我作业还没做完呢,啊,我今儿还要写诗,写流传千古的诗,夫君,你等着,我酒后就成大文豪了。”

    大文豪挥毫几笔,写下了“床前明月光,书房冻得慌,想到要考试,唯有泪两行!”的千古名句,然后把笔一丢,不动了。

    上面的字,谢允只认得“明月”和“两”三个字,哪知道她写得啥,还以为娘子真的写了好诗,认真地给收了起来,看她小鸡啄米般地打着瞌睡,将人小心抱回房歇下了。

    谁知到了半夜,薛庭筠忽然醒了,然后开始叫热,然后又说渴了,嘴里嘟嘟囔囔地一直不消停,谢允愤愤地捏着她的娃娃脸,“娘子,让你再嘴馋,这下有得受了吧。”

    薛庭筠忽然睁大眼,直勾勾地盯着谢允,谢允被吓了一跳,偷偷捏个脸说句闲话,这都让娘子发现了。

    幸好薛庭筠又闭上眼,也不瞎嘟囔了,谢允总算松了口气,将人捞进怀里准备好好睡觉,突然感觉到了异样,就见了娘子正朝着他笑得一脸奸诈。

    “夫君不要反抗哦,我今天晚上就要吃了你!”薛庭筠开始七手八脚地扒人衣服,谢允羞涩道,“娘子,还没到十六呢!”

    “鬼才要等到十六,今儿非要吃了你!”

    “娘子你还没服果核呢!”

    “别吵,吵得我头疼,捂什么捂,再捂我咬你哦!”

    “……”

    “这衣服太厚了,撕都撕不动啊,夫君,你自己来!”

    “娘子,你醉了,不如改天吧。”

    “你懂什么,醉了才好呢,快点。”

    “娘子,你啃得我好痒。”

    “叫你吵,打你哟!”

    “娘子,你轻点!”

    啪的一声响,“不听话!”

    床上被子原本动来动去的,忽然停了下来,一个脑袋从里面冒了出来,“啊,不玩了,累死了。”是个女声。

    “娘子,书上的步骤都还没做完呢。”男声还躲在被窝里,声音闷闷的。

    “啊,你怎么知道的?”女声有点慌了。

    “爹听说你把书送给夫子了,就又给我买了本,叮嘱我要好好看,爹的话我不能不听啊。”

    “啊,我什么都没听到,我睡着了!”

    然后被子外的脑袋就被人拉了回去,“娘子,你别装睡了,还没做完呢。”

    “这是体力活,你自己来。”

    “娘子,这怎么行,我,我怎么能在上面!”

    “这个家我才是一家之主,我说了算,我说行就行,不听话打你屁屁哦!”

    “那娘子你先睡吧,我自己来。”男声委屈巴巴的。

    “乖,我会一直陪你哒!”

    小船摇啊摇,摇啊摇,一摇就摇了大半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