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家之主(女尊) > 第47章 坏人们
    第二天一早,薛庭筠起晚了,她家夫君竟然还在,就是拿后背对着她,一动不动的,看起来还睡得挺沉。

    薛庭筠用指尖戳了戳他后背,谁知这人身体立马崩直了,居然是在装睡,薛庭筠囧囧有神地想着,莫非这人这会儿还在害羞?

    “夫君?”薛庭筠用指尖在人背上划来划去,还语带戏谑道,“夫君对为妻昨晚的表现满意否?”

    谢允的身体微微颤抖着,仍然没有回头。

    薛庭筠奇了,难道这里男人这么羞涩,洞个房而已,事后还要咬着块小手帕嘤嘤嘤吗?“夫君,莫哭,我以后会疼你的。”

    身边人颤抖得更厉害了,薛庭筠强行将人掰了过来,就见她想象中惨遭摧残的娇花,其实正捂着嘴努力忍笑,看她表情古怪,又赶紧转了回去,语带娇羞道,“多谢娘子昨夜垂怜!”

    骗砸!薛庭筠怒了,她一大早腰酸背痛的,这人一看就神清气爽的,到底是谁该垂怜谁啊!

    算了算了,这事在这世界就说不通,于是换上凶巴巴的语气,“你已经是我的人了,以后要听我的话,现在就起床,先帮我穿衣服!”

    谢允已经缓过劲儿来了,慢慢转身,将头靠在薛庭筠肩膀上,“娘子昨晚累着了,爹一早就过来说了,让咱们别着急,晚点去也没事。”

    “这事,怎么连爹都知道了!”薛庭筠脸有点烫,不知道是让这事给羞得,还是让夫君呼出的热气给吹的。

    谢允暗戳戳地伸手将人往自己怀里带,“娘子,这是大事,当然是我告诉爹的,那会儿你睡得正香,是我没叫醒你,娘子,我侍候你再睡会儿吧!”

    睡,睡个鬼,我哪儿知道你这个词是哪个意思,“不用了,说好的要早起锻炼的,本人说话算话,快起了吧。”

    “娘子累不累,不如我帮你捏捏,松快松快?”谢允并没有松开,一只手还真给按摩起来,意图不言而喻。

    薛庭筠赶忙爬了起来,动作无比利索地就穿上了衣裳,还故意很大声地说道,“大女子一言九鼎,说了要锻炼,就一定要锻炼的,夫君昨儿累着了就多歇会儿吧,我去练了回来叫你。”

    哐当一声,门被关上了,谢允从床上坐起身,怔怔地望着门的方向看了好一会儿,摇了摇头,然后捂着嘴轻轻地笑了。

    等两人同时出现在大家面前时,薛庭筠明显地感觉到,大家都知道她俩昨晚的事了,薛奶奶一脸欣慰,“庭筠,这回是真的了吧,奶奶盼着你们早日开花结果啊!”

    就连薛茹也拍了拍她肩膀,语重心长道,“庭筠,咱们家就你一个女儿,传宗接代是大事,要赶紧的,娘等你的的好消息!”

    薛庭筠只好尴尬地应着,再看看她家夫君,人家一点儿不像房里那般羞涩,反而跟往常一样淡定,面对亲爹的问询,也特别恭顺地回道,“爹说的是,女婿定当尽力而为。”

    眼看着连两个小的都想说几句,好勉励勉励终于成功的姐姐,薛庭筠赶紧找了个借口,“奶奶,娘,陈捕快今儿在家,她家夫郎月份大了,没去县城过年,我跟夫君带点东西去看看她们,顺道拜个年。”

    薛奶奶一听是官大人的事,立马给放了行,薛庭筠与谢允才出门没几步路,就让人给堵了回来。

    常小春带着一帮小弟,竟然来给她家拜年了。

    这次碰面完全出乎意料,薛庭筠今儿的打扮也挺正常的,一看就知道是个女子,常小春虽然觉得她看起来挺眼熟的,但也不敢乱认,还挺有礼貌地朝她拱拱手,“这位可是薛家大娘子,常某冒昧打扰,请大娘子见谅。”

    薛庭筠仔细打量这人,还真是常小春没错,一个月多前,逼着她娘腾地方,让薛家人憋了一肚子气的混混头子。

    后来她去教育这人的时候,这人还穿着打了补丁的衣裳,再后来二弟冒充女子带着她们常家帮的人去县城做生意,也只是走街串巷卖些便宜货,与李掌柜的精品路线生意相比,利润也就只够混个温饱。

    然而才过了二十多天,这人看起来竟然像模像样了,衣服是崭新的武人短打,干净利索,一帮小弟跟她穿着同款,看起来虽然没老大有气势,但往哪儿一站,也整整齐齐的。

    这群人竟然直接跑她家来了,必须赶紧弄走,毕竟她跟二弟弄的事,是找了个做手工的借口,瞒住了家里其他人的。

    薛庭筠一边给谢允打眼色,一边热情地拉着常小春往外走,“早就听川表妹说起你了,常家帮常老大是吗,听说你们最近闹的动静挺大的,不如我们去前面酒馆叙叙,走吧走吧。”

    “大娘子,我是有事来拜见薛家老夫人的,若是你真有什么事,咱们晚点再去酒楼慢慢说。”常小春一脸为难,一众小弟也跟着点头附和。

    常小文那个机灵鬼还提议道,“薛娘子,我们老大有事,很要紧的事,不如你带她进去见老夫人吧。”

    然而一众小妹中还有个没出声的,常小飞,她可是亲眼见过薛家人的,知道这位大娘子有多凶残,还有那位常老大中意的薛家二郎,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于是她假装谦虚地躲在最后面,这时候也没跟着瞎起哄,而是一直注意着薛庭筠的反应。

    薛庭筠还奇怪呢,难不成这个常老大眼神变好了,发现她家二弟的真实身份了,这可不行,大过年的,万一奶奶一生气把人关起来就不妙了。

    于是板起脸严肃道,“这可不行,你们忘了当初做过什么了吗,有什么事先跟我说,万一我奶奶一生气,可就没一点回转的余地了。”

    现场有几个人立马就动摇了,“老大,这事太要紧了,薛大娘子说得在理啊!”

    常小文比较有主意,“老大,你不是跟川娘子关系挺好的吗,不如先找她说说,你这般直接闯上门来,实在不妥啊!”

    薛庭筠急着把人弄走,“夫君,劳烦你去叫一下川表妹,就说我们去前面许家酒馆等他。”

    谢允朝薛庭筠点点头,压根没多看眼在场的混混女人们,转身回了巷子。

    常家帮的人见这两人形貌,还有他们的相处,心里感觉都有点怪怪的,薛娘子可是清高的读书人,怎么对她家那个丑夫郎那般礼貌,难道说读书人都这么讲究吗,心中莫名升起一股敬仰来。

    “走走走!”薛庭筠见大家都没话说了,赶紧催着人离开,常小春还有点不舍得,“薛娘子,川娘子还没出来,不如等她一起。”

    “不行!”薛庭筠急了,常小春一脸疑惑地看着她,这人发火的样子,怎么跟二郎那么像呢,声音也是,太像了。

    “叫你先去就去,我还有事单独找你。”薛庭筠不客气地拉着人就走。

    常小飞赶紧跑过来护在老大身边,苦口婆心劝道,“老大啊,你总是要跟薛家人打交道的,薛大娘子可是她家读书人,这事她要不同意,你找谁都没用,还是快去吧。”

    “真的?”常小春不死心地回头望望薛家方向,她好不容易来一回,就想让那位凶巴巴的二郎看看,她常小春也成了个体面人,以后即便他脾气暴得罪了人,她也能在背后给他撑腰。更新最快奇奇小说https://qq717/qq717/

    “老大,听我的没错,我都是有两个娃的人了,还骗你不成!”常小飞信誓旦旦保证,然后跟着一起拖人。

    更新最快奇奇小说https://qq717/qq717

    常家帮一众光棍一听,对啊,小飞姐姐可是她们一群人中唯一成了亲生了娃的,是有经验的,这话得听,于是大家都乖乖跟着走了。

    薛庭筠费劲地将一群十来个人塞进酒馆里,还不是很放心,寻了小伙计找人带话给陈捕快,请她到酒馆走一趟。

    等她坐下没多久,谢允带着女装打扮的薛川和不苟言笑的哑婶就赶到了。

    常家帮的一众人,忽然整齐地站了起来,朝着新进来的三人抱拳行礼,“川娘子好,教官好!”然后乖乖站着一动不动,连常小春也不例外。

    薛庭筠一看就明白了,这帮人让哑婶给整治得,一个个过去嚣张成啥样,这会儿就乖顺成啥样了。

    “哟,这是在干什么,非法集会?”陈捕快的声音在门口响起,薛庭筠眼看着这群常家帮的人,一个个都脸色一紧,仿佛遇到无法对抗的大敌般,连呼吸都憋紧了。

    这反应,有意思,薛庭筠迎了上去,将陈捕快请到里面上座,“陈姐姐是我的客人,常老大,不介意吧?”

    常小春,整个人都还紧绷着,听到这话立马摇头,硬是扯出个僵硬无比的笑来,“不介意不介意,陈捕快你请!”

    等大家都找了位置坐下,谢允也在薛庭筠身旁坐下了,薛庭筠眼神询问,他看了看一旁的薛川,薛庭筠明白了,夫君是担心二弟,才主动留下来的。

    对此,常家帮的人这会儿不敢说话,剩下的人也不说,大家就当没看见,开始寒暄起来。

    薛庭筠好奇地问陈捕快,“她们怎么这么怕你,就跟老鼠见到猫儿一般。”

    众老鼠,薛大娘子求别问,不想被人当众揭底啊。

    然而,薛家人一如既往的凶残,读书人最是恐怖,就听薛庭筠继续道,“莫非是这帮人干坏事,撞到你手上了?”

    众坏人,咱们去年冬天就从良了好不好,如今都是有正经工作的人,捕快姐姐你可别乱抓人啊!

    一番了解下来,薛庭筠才知道,原来当初并不是她才华横溢,让坏人受了感召从良了,而是这群人去年被衙门的正义捕快整治得太惨,不敢再干以前的活儿了,想找薛家人合伙做生意,还让县城的能人给坑惨了。

    薛庭筠瞟了眼夫君,见他微微点头,顿时明白了,那会儿的县城能人,就是夫君啊。

    再看这帮身板挺得笔直的前混混们,薛庭筠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就是一群倒霉的坏人,虽然挺招人烦的,但不至于完全没得救,否则陈捕快早把这帮人全送县城牢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