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家之主(女尊) > 第48章 看热闹
    薛庭筠一句话,引得常家帮众人一阵紧张,也让陈捕快好一番感叹。

    “去年年初的时候,我刚到这萍乡镇,就跟这帮人对上了,那时候这群人大恶事不敢干,净弄些污七八糟的小事,多的时候,一天能给我弄好几起,累得我焦头烂额,每见一回,就要好好教训一顿!”

    常家帮众人,只觉得屁股一紧,至今仍记得当时隔三差五挨板子的悲惨经历,打得她们都没力气接活儿了,没活儿干就没饭吃,没好衣裳穿,更讨不着夫郎了,人生一片黑暗!奇奇小说全网首发qq717

    就听陈捕快继续道,“如今倒好,天天跑县城不见人影,咱们镇上是清净多了,我夫郎娘家就在县城,你们明儿帮我带点东西过去,反正你们天天跑,闲着也是闲着。”

    薛庭筠一听,这主意好啊,一群年轻力壮的女人,没事干就只会喝酒赌博,不事生产还会偷鸡摸狗搞破坏,不如多安排点儿活儿干,弄个平价物流,帮一般乡民带点东西,促进下本地经济什么的。

    不过这事不归她管,给二弟提提意见,让他自己折腾去,夫君手上有人有路子,看起来二弟能顺利降伏一帮混混,也有他一份助力,既然他俩都没说出过什么问题,应该是顺利的。

    薛庭筠这会儿也没打算管太多,她只要家里人能吃饱穿暖,两个弟弟以后能有个好出路,别的差不多就行,当然夫君若是有什么事,她定然是要全力以赴的,毕竟都是她的人了。

    常家帮众人听到陈捕快的话,顿时松了口气,哪儿还有不答应的,陈捕快都这么平易近人了,大家也站累了,都望向薛川,意思很明显,求问,我们站这么久了,可以坐下了吗?

    哑婶将手一举,是个稍息的动作,常家帮人立即大变样,坐的坐,歪的歪,转瞬就变回了正常混混的模样,陈捕快奇了,“她们这是?”

    常小春赶忙答道,“禀大人,咱们常家帮最近在做岗前培训,要求是平时咱们不管,只要教官有令,咱们都得按规矩行事,站有站相,坐有坐相,以后咱们人一走出去,别人就知道,咱们常家帮是讲规矩的。”

    “你们?”陈捕快再次看了看一众混混,见大家纷纷点头,一脸信服的样子,有些惊讶,“你们规矩这么重?”

    “禀大人!”常小文积极地答道,“我们常家帮的,可都是些一心向善的好女子,以前是迫于生计,才做了些不好的事,但我们也是有义气的,大奸大恶的事可是一件没干过。”

    “如今咱们有饭吃有衣裳穿了,这规矩也该重新立起来了,多亏教官天天督促,咱们常家帮才有了新风貌,大人,你看如何,若是有什么抓贼判案的力气活,还可以找我们帮忙啊,您是咱们恩人,给您打五折优惠!”更新最快奇奇小说https://qq717/qq717

    这常小文也才十来岁的年纪,嘴皮子利索不说,还敢跟捕快做生意了,陈捕快听得直笑,“行啊,你们非要往我眼皮子底下撞,我也不拦着你们,若是再让我逮住干什么坏事,加倍罚,如何?”

    常家帮众人有点呆,然后都急急看向薛川,没直说,但意图很明显,你们是熟人,快给说说话,可不能这么坑姐妹们啊!

    薛川还没说什么呢,就听常小春一拍胸脯,哈哈大笑道,“陈大人您放一百二十个心,我常家帮说话算话,说要改过自新,就绝不会回头走老路,若是有违誓言,要杀要剐任由处置!”

    常家帮众人,老大你醒醒,对面不是跟你一样的市井混混,人家是官大人,是能真把你抓起来关牢房的捕快大人,你这样说,万一以后咱们谁不小心犯了错,还不得让你给连累了。

    “好好好!”陈捕快趁热打铁,“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若是常家帮诸位,以后能一直讲规矩下去,那我得称常家帮一声“义士”了,积善行徳,造福一方,我敬诸位一杯,先干为敬!”

    常家帮的人眨眨眼,捕快大人说的是,她们不干坏事就算得上造福一方了吗,忽然被夸还有点不好意思呢,而且大人给敬酒,谁敢不喝,赶紧站起来,一个个都豪气地干了,然后机灵点的,还要敬回去的,现场立马热闹起来。

    隔壁隔得远远的食客们,活了这么些年,第一次见捕快跟混混还有书生和男人,大庭广众之下,公然吃吃喝喝混到一起的,简直是世风日下啊,回去一定要跟人好好说道说道。

    细听之下,咦,不对,原来是陈捕快劝众混混改邪归正啊,竟然是陈捕快,那肯定是有正事,陈捕快果然英明神武,三两句就将一众混混给劝得改邪归正了,实乃大义之士啊,回去一定要跟人好好说道说道。

    薛庭筠本来还想着怎么约束下这帮人,结果人家自己要往坑里跳,她拦也拦不住啊,但结果总归是好的,既然吃饱了,是不是就该散了,她家夫君和二弟呆着总有些不自在,她想先带人走了。

    见姐姐要走,薛川就要去结账,却被常小春拉住了,“川妹妹,你先别走啊,今儿我还有大事要跟你与薛大娘子说。”

    薛川用力一甩手,总算把人的爪子给甩开了,心里直骂爱动手动脚的臭女人,面上还一本正经问道,“什么事,不能先跟我说?”

    “大事,必须得跟薛家人说,当然,你也可以听听,到时候记得帮我说句好话。”常小春被人嫌弃了也不恼,川娘子一向如此,大概是跟读书人待久了,比较讲究吧。

    薛川一时也猜不出来,于是找到薛庭筠,几人换了个地方说话。

    见没了旁人,常小春激动地大步走到薛庭筠跟前,然后弯腰深深一揖,“求薛大娘子成全我与你家二郎吧?”

    薛庭筠给吓了一大跳,再看看这人身后的二弟,也是一脸震惊的模样,丝毫没有点被人发现私情的娇羞。

    就听还没起身的常小春颇为怀念道,“自从那一日在薛家门前见过二郎,我就一直念念不忘,二郎长得好看,脾气又暴,简直就是月神娘娘给我选定的夫郎啊。”

    “薛家是有头有脸的人家,我自觉配不上二郎,但如今我们都改了,常家帮一众姐妹们也很支持我,我,我就想跟薛大娘子求个话,我想娶你家二郎,若是你们看不上我,能不能先等等,等我混出点名堂,再去薛家提亲?”

    “等等,你说你见过二郎,是穿男装的二郎?”薛庭筠忍不住瞪了眼薛川,小子,你又给我整什么幺蛾子,都露馅了,你以后还怎么在外面折腾啊?

    薛川使劲摇头,他扮女子这事,一向瞒得很紧,而且还有神通广大的姐夫帮忙,不可能露馅的,那就是这个常小春在乱说了,“常老大,你瞎说什么,我,我表弟他很守规矩的,怎么可能私下与人见面,你再败坏他的声誉,小心我家哑婶的拳头!”

    常小春赶紧起身,想捂住川娘子的嘴,又忍住了,只能好声好气劝道,“川妹妹,冤枉啊,我真见到了,也就是在路上说过几句话,别的事一点没有。”

    “就几句话你就看上了,骗谁啊,咱们这里哪个像是傻子?”薛川郁闷了,这人非要说看上他了,而他压根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事。

    常小春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笑来,“看上了就是看上了,哪怕是一眼,也能看上,我娘当年就是一眼看上我爹的。”

    薛庭筠还没弄明白,这两个人是当着她的面打情骂俏呢,还是真有什么奇怪的事发生了,就听旁边谢允道,“你刚才说的,想求娶我们家二郎的事,也不是不行,但这事我们要先与家里人商量商量。”

    夫君这是干嘛,真要把二郎许给这个混混头子,不,她不同意,薛庭筠还没说什么呢,她家二弟就炸了,“不行,我不同意!”

    常小春也怒了,“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哪点不好了,怎么就配不上薛家二郎了!”

    薛川更气了,“我说配不上,就是配不上,没我同意,你想都别想!”

    常小春,忽然明白了什么,“你,你居然想跟我抢二郎,我说嘛,你都急成这样了,果然不怀好意,你别得意,你都在薛家住那么久了,要是能成早就定下了。”

    “你看你长成这样,哪像我女人味儿十足,你看我这胳膊,我这身材,二郎肯定不喜欢你这样的,说不准就喜欢我这样的,你还瞪我,瞪我也没用,谁让你爹没把你生得好看点!”

    知道真相的围观群众,感觉很有趣,很想抓把瓜子,边嗑边看戏肿么破,是不是有点太无情无理取闹了?

    “暂停,暂停!”薛庭筠还是有点同胞爱的,“常小春,你再欺负我表妹,小心我回去告诉我奶奶,我们家人可是护短得紧,你还要不要娶我二弟了。”

    “那啥,不是,她要跟我抢二郎啊!”常小春机灵地开始告状,一副她很惨很需要帮助的可怜样儿。

    真正的薛二郎,啊呸,心机婊,我叫你一辈子都娶不到薛家二郎,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