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家之主(女尊) > 第49章 揣上了
    这场热闹,薛庭筠看得云里雾里的,也没弄明白这两人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虽然她是向着自家二弟的,但常小春说来也是二弟的合作伙伴,不好太不给面子。

    “关于我二弟的婚事,我可以跟你保证,若是真有别家上门提亲,我一定最早通知你。”更新最快奇奇小说https://qq717/qq717/

    薛庭筠语重心长地劝道,“所以常老大啊,你要努力啊,我二弟那么优秀的男孩纸,若不是因为年纪还小,不知道多少人家抢着要,你要是再干点啥缺德事,我第一个不同意!”

    常小春一脸感激地点头,“姐姐放心,我们都改好了,我们从前在家乡也是好的,若不是灾荒,实在没法子了……”

    薛川原本听着姐姐夸他,还有点不好意思,转头又听到这常老大蹬鼻子上脸的,竟然也叫起姐姐来,这个不要脸的!

    他不甘示弱地挤开这人,凑到姐姐跟前,“姐,她说的你可别全信,不过你放心,我会一直监督她的。”

    薛庭筠赞同地点头,“表妹有心了,我替我家二郎先谢谢你了。”

    常小春赶忙上前各种打包票,薛庭筠被这两个人吹捧得,极其尴尬,干脆找了借口拉上夫君走人了,说好要去陈捕快家拜访的,这会儿时间不早了。

    走的时候还能听到,这两个又怼上了,唇枪舌战的,还挺激烈的,这……,其实也没啥,二弟人机灵,又有哑婶保驾护航,总吃不了亏的。

    至于常小春以后得知真相会如何,薛庭筠就没什么同情心了,谁让她干过坏事,不坑她都对不起观众。

    陈家夫郎还有三个月就要生了,薛庭筠这回偷偷多瞄了几眼那肚子,过后还有些担心地问陈捕快,“生的时候是要剖的吧,在肚子上开个口子,把娃取出来?”

    陈捕快点点头,“都是这样,看你怕成这样,难不成你不让你家夫郎生孩子了?”

    两人身边没别人,薛庭筠说话也没那么讲究了,“我就是有点怕,你说一刀割下去,万一手不稳,哎哎,我不该跟你说这个的……”

    陈捕快叹了口气,“传宗接代历来如此,想想远古时候,咱们女人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吗?”

    薛庭筠一想,古代女人生产就是过鬼门关,现在的男人们还要一些,有了杀菌消炎的神树叶子,起码减少了感染死亡的风险。

    两人说着说着就聊到了三月二十五的院试,薛庭筠劝陈捕快不要放弃,陈捕快却连连推脱,理由还是现成的,她家夫郎四月份就要生了,她要是考上了,就得去州府读书,还一读就是三年,为了功名耽误了照顾家人,她不愿意。

    说得还挺有道理的,在咸鱼与鸡血间随机切换状态的薛庭筠,感觉她劝不了,脑子里忽然冒出个大胆的想法,现场借了纸笔,默了一篇自己写过的文章,“我看你是真不想考上了,不如帮我个忙。”

    陈捕快拿起薛庭筠才写了一页的纸张,认真读了一遍,先是拍手叫好,随后又反复读了好几遍,然后拉着薛庭筠,一一给说哪里好,哪里真是神了,到最后还忍不住叹了口气。

    “可惜文风太过朴实,与当下流行的奢靡华丽之风格格不入,若是拿出去,定会遭到各方刁难,最终明珠蒙尘,可惜了!”

    薛庭筠笑笑,没说这是她自己写的,“陈姐姐都这么想了,我觉得,该有不少有识之士,与陈姐姐有同样的想法。”

    陈捕快摇摇头,“妹妹过于乐观了,文风一事,涉及到多家多派,即便有人真欣赏这般务实的文风,也没多少人敢说出来,文人的圈子,这些年其实很有些固步自封了。”

    “既然别人不敢,不如我们来吧!”薛庭筠猛地站了起来,“别人作文章的风格我管不着,但我就不想写些夸夸其谈却空而无物的文章。”

    “姐姐你也不在意此次考试成功与否,不如与我一道,写这样的文章,让大家看看,咱们读书人,学的也是经世致用的道理,为的也是以后当了官造福一方百姓,可不都是些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富贵闲人!”

    陈捕快低头沉吟了良久,才缓缓点头,“文坛已然如此,你我不过微弱之力,但就算是蚍蜉撼树,也是要试一试的。”

    “陈姐姐高义!”薛庭筠发自内心赞道,毕竟她有赌运气的成分在里头,这位明显是个现实的悲观主义者,能做出这样的决定,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算得上是大勇之举了!

    “薛妹妹过奖了,薛妹妹高瞻远瞩,心怀百姓,我自愧不如。”

    两人一通商业互吹之后,感觉更投契了几分,趁着自家夫郎进里屋说话去了,在外面研究起做文章的事来。

    晚上回去,薛庭筠还意犹未尽,洋洋洒洒又写了两篇,打算明儿叫上陈家姐姐,去刘夫子那儿一块儿讨论学习。

    等她终于忍不住打哈欠时,看到夫君还一直陪着她,就觉得心里暖暖的,再想到陈捕快说的,“夫君,万一我考上了,要去府学念书,你怎么办?不如我们晚点再要孩子吧?”

    谢允头也沒抬,手上没停,淡淡道,“娘子,你去府学要读三年,我今年已经二十了。”

    好嘛,是她又不切实际了,“那赶早不赶晚,不如今晚咱们就来生孩子吧。”

    谢允手一僵,薛庭筠就看到他耳根脖子又红了,心里还有点小得意,“时候不早了,夫君,走吧!”

    谢允气恼,娘子绝对是故意的,把这事说得这般直白,偏偏她也算没说错,干脆长臂一伸,将人揽进怀里,在她耳边小声挑衅道,“娘子,为夫昨晚侍候得可好,今晚还要吗?”

    薛庭筠,这下轮到她脸红了,“好,好,挺好的,那啥,那果核就直接嚼吧嚼吧吃吗?”

    谢允点点头,“我在房里等你!”说完起身大步出了书房。

    果核是苦的,比药还苦,薛庭筠硬逼着自己全嚼碎吞下,生娃前要吃药,肿么感觉有点微妙呢,想想夫君在担心的事,我忍了。

    过年这几天都平平顺顺的,连原本很有可能会搞事情的谢家人,都没半点动静,薛庭筠每天读书写文章,再拉上陈捕快去刘夫子那里讨论讨论新文风,整个人都沉浸在学习中无法自拔。

    直到一个月后,某天夜里,薛庭筠忽然觉得肚子有点痒,就用手去抓,结果越抓越痒,于是她不客气地叫醒了夫君。|

    谢允听了她说的,伸手摸摸她肚子,然后高兴道,“娘子,孩子要出来了。”

    啥,薛庭筠偷偷掀起被子想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就让夫君一巴掌给拍下去了,“娘子还不赶紧,孩子可不能见光。”

    “啊,是吗,那我该怎么办?”薛庭筠有点方了。

    “娘子,你肯定没好好看书!”谢允倒是淡定多了,“你上来,对准了。”

    薛庭筠,这话说的,怎么这么怪呢,但事关孩子,于是听话地照做了。

    “睡吧,明儿早上就好了。”谢允将人摆正位置,双手扶着薛庭筠的腰,心说娘子果然像个小孩,这事本该女人来的,这会儿都归他操心了。

    薛庭筠趴人身上后,就觉得肚子也不痒了,人又开始犯困了,不一会儿就睡着了,第二天一早,听说孩子已经成功转移,她还忍不住想看看,到底是个什么原理,然而不论她怎么看,她和夫君的肚子好像也没啥变化啊,神奇!

    谢允一夜没睡,面上倒是没什么倦色,就是比从前动作轻缓许多,整个人愈发地淡定从容,显出与平常不一样的气度来,薛庭筠越看越觉得,夫君真是太好看了,她真是走了狗屎运,才能娶到这个男人,还能跟这人生一个集合他俩优点的宝宝。

    薛奶奶赶紧跑去给月神娘娘上香,她薛家的曾孙啊,如今已经在孩儿爹的肚子里揣上了,求月神娘娘保佑,一定要稳稳当当生下来。

    薛家人小心翼翼地侍候着孕夫,薛庭筠更是紧张,每天都要摸摸肚子,跟她没见过面但是揣过的小豆豆说说话,谢允被她一些奇葩的言论给逗得,有时候会忍不住大笑出声来。

    薛庭筠也跟着嘿嘿傻笑,夫君在这个家,比从前自在多了,以前无论做什么都特别尽心尽力,能自己做的就绝不劳烦别人,俨然将照顾一家子的重任全揽自己肩上了。

    如今身体不便,被大家把活儿抢了去,开始还挺着急,后来慢慢就习惯了,空了就弄些好吃好喝的犒劳大家,竟然比从前更得大家的喜欢了。

    时间很快来到二月二十五。

    童生试,又称县试,是考科举最低的一道门槛,参考的大多是乡间私塾学子,考上后获得童生称号,可以在县城官办学堂读书,免学费,食宿自理,除此之外,没别的特权。

    考上童生,只能证明你有了入学的资格,想要真正进入士人阶层,必须得通过院试,考上秀才,才能为家人争取那么一点赋税方面的福利。

    即便如此,童生试参加的人也不多,毕竟古代以小农经济为主,靠天吃饭,一般人家根本没余钱送孩子进私塾,一个村能有两三个识字的孩童,就算是不错了。

    考试地点设在县城官办学堂,二月初就开始报名,带上家中户籍和镇上开的证明,直接到县衙登记报名即可。

    这天一大早,大概凌晨三四点吧,薛庭筠就让谢允给叫起来了,坐在马车上,晃晃悠悠快一个时辰,才到了县学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