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家之主(女尊) > 第53章 密谈中
    作为被选中的千里马,薛庭筠受到了极大的优待,此刻她坐在知府大人旁边,听那人一副自家人的口气说道,“来来来,小娘子,咱们开始办正经事。”

    “大人,我娘亲和我家车夫还在外面等着我,不如改天再说?”

    “来人,去给薛小娘子家里人说一声,就说她家小娘子接了招贤令,成了县令的座上宾,要晚上才能回去。”赵知府想了想,又补充道,“这是好事,多派些人去,让大家伙儿都知道知道,朝廷的公文不是贴着玩儿的!”

    薛庭筠能说什么,只能乖乖听吩咐,然而赵大人说的大事让她迷惑了,为啥正宗版本的招贤令,除了措辞高大上许多,看起来也让人云里雾里的,“赵大人,你到底是想招什么样的人才啊,我怎么看不明白呢?”

    “这事不怪你看不明白,我本也没打算在公文上明说,这纸公文只是投石问路之举,没曾想让人给改了措辞,听起来就变成朝廷要招的不是贤人,而是稀奇古怪之人,百姓们定然会认为,朝廷这是把大家当作逗趣的乐子,把整件事当成个笑话了。”

    如果之前还有点敬畏之心,这会儿都被人当靶子使了,薛庭筠表示客气不起来,直接问道,“大人你到底想找什么人,来干什么,你可是堂堂知府大人,振臂一呼,还怕没人前来投奔吗,搞这些虚头巴脑的干啥?”

    赵大人白了她一眼,没好气地回道,“你以为我想啊,这波人我拿来是有大用的,不能背后另有主子,我需要一群有勇有谋,还有热血的年轻人,但年轻人阅历浅,就要一批民间的高手教教她们,我现在找的,就是那些隐藏民间的高手。”奇奇小说全网首发qq717

    薛庭筠忽然一拍桌子,激动道,“大人,难不成你想弄一座间谍学院,然后派一泼年轻人到别国搞破坏,然后咱们国家再打过去,攻陷敌国,一统天下!”

    赵知府,她没想这么多啊,就觉得朝廷被腐朽权贵把持许久,新皇不得不与人虚与委蛇,她忠君为国,就想从年轻人身上入手,培养一批敢于冲锋的能员干吏,成为女皇手上一把好用的刀,好为这岌岌可危的国家,劈开一丝新希望。

    但听这小娘子这么一说,这也是个方法,毕竟大丰国积重难返,周围强国虎视眈眈,想要争得喘气的功夫,这么做好像最省气力。

    “你这想法挺不错的,说说看?”

    薛庭筠,原来她猜错了啊,不过没关系,她提提意见还是可以的,“大人,请先恕我直言不讳了。”

    赵知府摆摆手,表情更加的和蔼可亲了,“咱们都是老熟人了,不必客气。”

    薛庭筠,是啊,见过两面,还被坑的老熟人,“大人您这是心血来潮,忽发奇想吧?”

    赵知府,想打人肿么破,算了,这就是个才十六的小孩,而且这小孩看着脑子也没问题,“这话怎么说?”

    “简单,您这事做得太前后矛盾了,想打入敌国做间谍,忠诚度高的热血年轻人,是挺好用的,而且您还想找些民间高手训练她们,但是,您如今把这事闹得沸沸扬扬的,到时候那些年轻人不见了,你怎么给百姓交代”

    赵知府,原本就不是这个想法,如今想想,两件事一起干,一个在明,一个在暗,未必不是个好法子,这小崽子,还是有点眼力的,不是个只会瞎说编故事的。更新最快奇奇小说https://qq717/qq717

    “实话跟你说吧,我是要进行府学改制,朝廷这些年风气越发的怪诞了,读书人成天就想着吟诗作对,空谈玄谈,你可知,一县之长,竟然连治下有多少百姓,每年收多少钱粮都不知道,原因竟然是算术乃是下下之学,没学过。”

    赵知府气得站了起来,一甩袍袖,愤愤道,“为官所为何事,乃是造福一方百姓,那些个满肚子锦绣文章的大才子,竟然不知道急百姓之所急,看个花儿草儿的,都要伤春悲秋半天,看到百姓衣不蔽体,竟然嫌弃百姓粗鄙……”

    薛庭筠看赵知府气得脸都红了,生怕这位有些清瘦的老阿姨被气坏了,赶紧给端茶安慰,“莫气莫气,咱们大丰不是还有您这样的人在为大家操心吗,放心,有你这样想法的肯定不止一个,我都遇到好几个了!”

    “好几个?是谁,可否为我所用?”赵知府一副求才若渴的激动模样。

    薛庭筠,她说出来该不算是背后打小报告吧,毕竟举贤不避亲是不,“我夫子刘蓓啊,她那才华教蒙学简直大材小用了,而她偏偏不肯进一步,还不是因为看不惯当下的文坛风气,她如今闲得在家酿酒喝了。”

    “刘蓓,你说的是上上届科举的探花,却因为跟人打赌输了,断发辞官,回乡当蒙学老师的刘蓓。”

    哇擦,没想到她家刘夫子还有这么惊人的过往,怎么都没听人说起过啊,原来剪头发是打赌输了,当初害得她以为这世界能允许人剪头发呢,结果观察了许久,没发现第二个,这会儿还暗自庆幸,那时候没有样学样也来个短发了。

    见薛庭筠点头,赵知府却摇头叹道,“这个人我请过,根本请不动,还有谁?”

    薛庭筠偏偏不肯放过,朝赵大人挤挤眼,揶揄道,“难不成是你给开的工钱太低了?”

    赵知府正经脸,“别瞎说,刘探花可是饱学之士,岂能因为这个拒了我,再说我们压根没提过这事。”

    薛庭筠同情地摇摇头,看得出来,这位大人有报国的热情,但行事还不够不择手段,正人君子,多是如此。

    赵知府被个小孩儿这般摇头看着,还有点心虚,心说莫非刘蓓如今落魄了,得用银子才能打动她,要真这样,那还好办了,出任前,陛下可是许了她不少好处,其中一条就是动用皇家地下钱庄的银钱。

    薛庭筠看赵知府一副意动的样子,心里偷着乐,老师的研究很需要资金支持啊,要是这位一看就很壕的大人物肯出力,让老师弄个火炮炸弹的出来,就能一辈子想研究啥就研究啥了,多自在啊!

    对面伸过来一双大腿,抱不抱,还得看大腿够不够粗,“大人,我看你这么为国家着想,如此忧国忧民,请问你跟咱们女皇关系如何啊,您这般作为,陛下她老人家能让你……”

    啪的一声,薛庭筠就被人拍了肩膀,只见刚才还一副邻居大妈笑脸的赵知府,脸色无比的虔诚肃穆,朝着某个方向深深一揖,“请陛下见谅,黄口小儿,有口无心,并无冒犯之意!”

    “谢陛下!”赵知府再次作揖。

    薛庭筠惊悚了,难不成这国家的女皇,还有千里传音术,她再次怀疑,她是穿玄幻世界了。

    “今后别瞎说,陛下今年才二十一岁,风华正茂,可不是什么老人家。”

    “你刚才跟陛下说话了?”

    “醒醒,说正事,还有谁?”

    薛庭筠,差点给吓到,原来是这世界官员的个人崇拜啊,她以后可得小心点,免得露馅儿了,“我有个好友,陈霖,是个捕快,学问很好,很小就是童生了,却不想考秀才,反而愿意当个守护一镇平安的捕快,也是因为对某些风气不满。”

    “你说的是邓县令的儿媳,我也听过,是个不错的孩子,还有呢?”

    “还有一个,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只知道姓赵,大概二十多岁的样子,去年在镇上南山书斋见过的,一看就是很有才华的,咦,她也姓赵,你们说不定认识呢!”

    咳咳咳,赵知府被茶水呛到了,一副恼羞成怒的样子,“姓赵就认识,哼,我才不认识,别提这个人,以后也不准提!”

    薛庭筠,一看就有猫腻,行啊,你开心就好,“说了这么多,那个间谍培养计划,你还弄不弄啊,要弄的话,我还能帮你提提意见,我跟你说,这方面我最擅长了。”

    赵知府顿时来了兴趣,“小娘子,你说的最擅长,是培养间谍,你这是跟谁学的本事?”

    “不是间谍培养,是人才培养,你要什么样的人才,我就能给你反推出相应的培养计划,可以想的方法有很多种,只要你提供必要的支持。”薛庭筠大言不惭地说道,一副成竹在胸的自信模样。

    赵知府,有点怀疑,“你这小娘子是有些才学,但毕竟年纪小,怎么教人你能懂?”

    “学无前后,达者为先。”薛庭筠挺直了腰板,开始了她的演讲,“人的本性,无非趋利避害,你想要她有什么作为,便奖励她那些行为,你不想要什么,便施以不同的惩罚,若是要名头好一些,再给予一些光鲜亮丽的理由,就这样,绝大部分的人,都能变成你想要的模样。”

    赵知府微笑着听薛庭筠讲完,沉吟着点头道,“你这说法倒是新奇,细想之下竟然不无道理,如此,等府学改制后,你来试一试吧!”

    薛庭筠,“大人,你说的什么意思,我不太明白呢,我可是要堂堂正正考科举当官的,不走什么野路子啊!”

    啪的一声,又被拍了,这回还是脑袋,“小崽子,你考不上秀才我还不要呢,少想些乱七八糟的!”

    哦,原来还是要考试啊,本以为能走走后门什么的,薛庭筠面上正义凛然,心中还是有点小失望的,想想嘛,要是高考给你一个免试保送的名额,你说你要不要?反正她是想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