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家之主(女尊) > 第55章 赶进度
    回到客栈,等待她们的是一桌丰盛的菜肴,什么也别问,先吃饭,一顿好吃好喝下来,什么烦恼忧愁啊,通通丢一边儿去。

    说是庆功宴,薛庭筠也跟大家表了表功,吹嘘了下今天的离奇遭遇,不过都是往好的方面说,直把一家人哄得,个个都觉着,她家读书人这是要原地飞升了。

    能不想太多吗,乡下人,一辈子见过的最大的官,原本就只有村里的村长了,后来见到个捕快就激动到不行,这会儿来了县城,听说她家读书人不光见着县令大人了,跟人说了许久的话,还见着了比县令还高级的大官。奇奇小说全网首发qq717

    至于是怎样的大官,她家读书人没说,说是要为大官保密,两小只望向姐姐的眼神,就跟看到金疙瘩一般,亮得能闪瞎人狗眼。

    她家亲爹高郎君表示,听到喜讯太激动了,头有点晕,要回去缓缓,两只小的赶紧扶着爹回房了,后面人也找借口一一离开,剩下三个人,薛庭筠夫妻两个,还有一个吴二。

    “薛妹妹,你今天真见着大官了,是府城来的大官吗?是谁呀,说说看,说不准我听说过呢。”

    薛庭筠以保密为由拒绝了,却跟吴二打听起县令与知府的关系来,说实话,她到现在也有点晕,知府大人虽是青州府老大,按理说她没这么大的权力。

    乡试关系太大了,科举制度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利益,她真改制了,青州府府学的学子,要是考不上科举,那后果,难以想象!

    除非上面最大的头头打了包票,要搞出点大事来,否则赵知府混迹官场多年,能有这么天真,在自己的地盘上乱搞吗?

    结果吴二还真不知道,她就听吴家老夫人说起过,这两个好像是旧识,具体的老夫人也没跟她讲啊。

    薛庭筠正拧着眉头琢磨呢,就听她家夫君不紧不慢开口了,“她俩关系可不一般,正经来说,韩县令还该叫赵雯琪赵大人一声老师,当年韩县令备考多年不中,抑郁不得志之时,去庙里清修,正好遇到赵雯琪,受她点拨后才最终考上举人。”

    “当年韩县令会试排名靠后,一直等不到上面安排差事,去找了当时还在户部任职的赵雯琪,没多久就得了来永平县的差事,去年赵雯琪到青州府来,第一个找的就是咱们韩县令。”

    见两个女人都目光炯炯地望着他,谢允颇不自在地微垂下头,“娘子,这些事都是小叔跟我说的,应当是没错的。”

    “好!”薛庭筠一拍巴掌,“这样最好,她俩是一伙儿的就好,都是一把手,做什么不成,夫君,多亏有你,我还有事跟你商量,咱们回房吧。”

    吴二,感情她就是个背景板,有用就拿出来晒晒,没用就丢一边啊,哼,她才不学薛家人,都到县城了,还舍不得到处逛逛,她要去那个谁说的好地方去消遣消遣。

    白天参观过官府的铁器作坊,薛庭筠其实还没弄清楚,这时代的炼铁效率到底高不高,按理说一个月的时间该够了,可她上辈子是个文科生,这种初中物理和化学结合的复杂综合题,她怕出错。

    回到客栈房间,问过夫君后,薛庭筠才知道,这世界也有些人已经会古法炼钢了,就是成品率比较低,容易出废品,所以光靠一两个老师傅,想在几天内打造好她要的滑轮,还真不容易。

    她家夫君真是太厉害了,连炼铁制兵器的事,也能说得头头是道,薛庭筠心中欢喜之余,又有些沉重,她家夫君来历不凡,家中亲人还蒙冤成了卑贱的官奴,只怕背后的事不小啊,她要是不努力,到时候扛不住,薛家说不准也得……。

    她狠狠甩了甩脑袋,把这些负面想法先丢一边,尽量先做好眼前事吧,力所能及,不辜负自己,不辜负夫君就好。

    再次抬起头,看到她家夫君关切的眼神,手上捧着一碗热汤,勺子都递到她嘴边了,“娘子,你手脏,我喂你。”

    薛庭筠伸出两只爪子,刚才用炭笔画图,果然好黑,于是嘿嘿一笑,张嘴,啊,炖得烂烂的萝卜牛腩,非常入味儿,薛庭筠得意地伸出手跟夫君显摆,“看看,我长肉了吧,这手上都有小窝窝了!”

    谢允笑了,跟哄小孩一般,“是是是,你真长了,哎,要是能长高点就好了。”

    薛庭筠赶忙解释,“我这是发育晚,看我们家,没一个长得矮的,放心,你娘子以后肯定不是个矮个子,咱们宝宝肯定也能长高的。”

    说起宝宝,薛庭筠这会儿手黑,没办法摸肚子,平常她经常摸,看着自家男人肚子一天天鼓起一个小包包,薛庭筠觉得神奇极了,常常会把耳朵贴过去,听听看里面小豆豆有没有动静,兴致来了,还会给小豆豆念一段书,做做胎教什么的。

    今儿晚上只能隔空命令她家小豆豆,“小子,你要努力啊,以后一定要长成个大高个儿,跟你爹一样好看。”

    谢允惊讶得连手上的勺子都顿住了,“娘子,你可别乱说,让月神娘娘听见了,说不准真给咱们家送一个这样的,那他以后日子不好过,就该怪你这个当娘的了。”

    薛庭筠,她只是不小心忘了,但肯定不能把话收回去啊,不然多没面子,“那我努努力,多给他备些嫁妆,哎不行啊,这还没出生呢,怎么就想着要把娃嫁出去了,不行不行,嫁什么嫁,招赘不好吗。”

    谢允,他家娘子这说的什么话呀,听着真让人哭笑不得,不过娘子并没有说一定要生出了女孩儿来,就比多少人好了,“那万一是个女孩儿呢?”

    薛庭筠一想也挺激动了,那她就能跟闺女穿同款,走到哪儿显摆到哪儿,想想也是美得不行,“那我们先生个姐姐,再生个弟弟,让姐姐护着弟弟,就不用咱们瞎操心了,等娃长大了,我们还可以到处旅游,看看各处风光,多好啊!”

    谢允已经兑了热水,“娘子,洗洗手,早点歇下了。”

    薛庭筠,夫君刚才没出门,就是说她本来可以先洗手,自己喝汤吃肉的,这人肯定是故意的,明晃晃的勾引啊!

    于是洗完之后,等两人钻进一个被窝,薛庭筠伸出已经洗白白的手,“夫君,怀胎很辛苦吧,我来帮你松快松快呀!”

    “娘子,别……”然后,被窝里很快响起不和谐的声音。

    第二天一早,薛庭筠就以住客栈太贵,家里生意没人照看为由,将薛奶奶等人赶回了家,免得他们一天到晚跟着瞎担心。

    尤其是薛奶奶,哪怕是高兴的事儿呢,薛庭筠也不想老太太太受刺激,老人家,平平淡淡才是福,大喜大悲对心脏不好。

    留下她和夫君还有二弟,打着照顾她日常生活的幌子,其实是带着老二去见见世面,至于她家夫君,如果身体情况允许,也是可以到处走走看看的。

    薛庭筠挺急的,一早就跟吴二去了县城最大的月神庙,仔细参观了那口钟,这会儿她也注意到了,原来古代的斤两跟现代不同,一斤只相当于现代的三百克不到,千斤折算下来也才五百多斤。|

    五百多斤的话,薛庭筠还记得,她前世的举重世界纪录也还没到这个数,所以要以正常人的力量举起这钟,几乎是不可能的,就意味着没人能打赢她。

    然而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还得谨慎行事,她心中有数了,就赶紧回去找工匠,跟紧滑轮的制作了。

    昨天她虽然现场给画了图纸,还标注了详细的尺寸,都是参考她以前用过的现代制品,但能做出个什么样子来,还很难说。

    参观官府监管的作坊,机会难得,薛庭筠将自家人,还有一早不知从哪个角落跑回来的吴二,一并带着去了,还假模假样地跟县令大人说,这些都是技术人员,要参与后期工作的。

    见到一个超大型的高炉中熊熊燃烧的火焰,还有忙忙碌碌的匠人师傅,薛庭筠都快怀疑她家夫君的话了,都这样了,还不能炼成几个简单的滑轮吗?

    然而,昨天那位老师傅来了,给了她一个样品,样子看起来不错,然而表面极其粗糙,要真用上了,怕是她用上十个八个滑轮组,都拉不动五百多斤的东西,摩擦力太大。

    而且成品个头大,本身就很重,要拉起来更费力了。

    必须要回炉重炼,还需要人工捶打去除杂质,一个小小的滑轮,就得师傅敲好久才能变得稍微光滑一些,而实际效果,跟薛庭筠想象的差得有些远了。

    没办法,只能一边催着师傅多打造几个备用,一边去想办法弄出更结实的绳索,或者在钟上面做点手脚。

    她这会儿才觉得两位大人物做事比她稳妥多了,幸好没早早就把战书放出去,不然万一当众出丑……

    “娘子不用担心,我认识一位老师傅,有一手绝佳的手艺,请她过来助这位师傅一臂之力,相信就能做出你想要的东西来了,不过须得等上几日。”

    薛庭筠,等等等,怎么不等,听说古代有些秘法,能练出绝世好刀来,说不准正好呢,夫君简直就是她的金大腿啊,她一定要抱得更牢些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