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家之主(女尊) > 第60章 小动作
    薛庭筠并不是真不在意比试结果,她是觉得,这场比试本来就不是比力气,她这样子的读书人,一看就知道,不可能身怀巨力,不科学。

    她想展示给大家的是,运用滑轮组,一个普通人能举起比自身重好几倍的东西,这样的东西有实用价值,而懂得这些东西的人,若是能得到官府认可,那也就意味着,民间有某些家传秘技的匠人,也能得到官府的看重。

    知府大人不是说了吗,府学的改革方向是务实,是要与现下玄谈浮华的风气相对立的,那么在摒弃一些东西的同时,该倡导一些什么东西呢?更新最快奇奇小说https://qq717/qq717

    薛庭筠下意识地就选择了这样一个比试项目,到现在,她渐渐明白,自己这是选择了技术,而技术发展最终目的是,提高目前落后的生产力。

    其实一开始真没想那么多,但看着这件事,朝着越来越轰动的方向发展,薛庭筠能感受到舆论的力量,其间或许大有可为。

    当然,故事本身得有戏剧效果,比如眼下这场比试。

    一个接一个的失败,直至七号选手的出现,让大家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七号选手采用的相当于是定滑轮,只能改变受力方向,不能改变要用力的大小,铜钟有五百多斤,而这人的体重,明显比不过之前那位相扑预备选手,薛庭筠估摸着,这人该有三百多斤重。

    按七号目前的姿势,拉拽绳子最大的力该小于或等于她自身体重,说明有其他的重物,分担了两百多斤的力道,薛庭筠仔细打量这人,衣服穿那么厚,肯定在衣服下面,而且分布还很均匀。

    难不成这人为了这次比试,专门去弄了件超级重的内甲,那就有意思了,要知道,大丰对铁制品的管制很严,这人不过县城富户家中一仆役而已,又是从哪里得来这样一身重甲的呢?

    薛庭筠悄悄跟最近与她常合作的衙役打了个眼色,衙役不动声色走了过来,薛庭筠悄悄跟她耳语了几句,衙役沉着脸急匆匆走了。

    薛庭筠朝着亭中那人歉然一笑,这位姐姐抱歉了,为了事件的戏剧化效果,您得受点委屈了。

    钟亭内,七号选手将绳子拴在一旁柱子上后,迈着沉重的步子,朝着石台上而去,毕竟,她只是把钟抬高了,还没将钟挂回去。

    一个人负重两百多斤是什么样子,薛庭筠今儿算是看到了,反正就是动作很吃力,连爬个石台,都险些爬不上去。

    围观群众还奇怪呢,这位大力士刚才不是大发神威,刷刷刷几下就把铜钟拉上去了吗,怎么现在看动作这么笨拙,难不成刚才用力太过,力气用完了?那得赶紧给人喊加油啊,万一她没力气把钟挂上去,前面就白费力气了啊!

    当七号选手艰难地爬上了石台,开始抱着铜钟往上挂的时候,不知是不是用力太猛,众目睽睽之下,这人衣服居然从背后裂开了。

    围观群众,都有点不好意思看,大力士万一就只穿了一件衣裳,那就要看到里面了呀,结果,有些人别开眼的时候,听到旁边有人惊呼,“她里面穿的是什么?”

    七号正使力呢,忽然听到有人议论,顿时一惊,双手一松,就急着去捂屁股,下面人议论声音更大了,“是铁,她穿了铁甲!”

    七号急了,忽然转身,背靠着铜钟,拿正面对着台阶下的人,紧张地辩解道,“你们看错了,我没有,县令大人,我衣服破了,大庭广众有碍观瞻,请准许我穿件衣裳再继续!”

    谁知韩县令一改之前的和蔼模样,脸色死沉死沉的,叫了个衙役过来,“这个牛大,可是军籍?”

    衙役大声答道,“禀大人,此人不是军籍!”

    “那她为何穿着我军中骑兵重甲?”

    “禀大人,军中每一副铠甲都有编号,若是此甲没有,就是私造兵器,罪同谋逆,若是能查到编号,就是军中有人私自调用兵器,该当重罚!”

    这下现场所有人都吓到了,尤其是牛大的主人家,吓得人都打哆嗦了,赶紧跑到县令跟前,“大人冤枉,此事我钱家毫不知情啊,我们是让这人给蒙蔽了,以为她力大无穷,本是想为朝廷效力的,哪知道让这人给骗了啊……”

    嘭的一声,是牛大,不知是给吓得,还是没力气了,从石台上摔了下来,双眼一翻,竟昏死了过去。

    现场衙役们,本来是想将人抬走的,结果这人太重抬不动,于是当场扒了这人外裳,露出一身森寒黑甲来,几人费力地将黑甲扒了下来,然后发现,下面还有一件,再扒下来之后,发现这人腿上还绑着两圈布袋子,里面塞满了沙子。

    大家看看那一地的东西,再看看旁边瘦了整整一圈的大力士,都有些傻眼,这人为啥这么想不开,千方百计,就为了赢一场小小的比试,等醒了还有可能坐牢,就为了十两银子和一个荣誉称号,这是怎样的精神啊?

    韩县令才不管这人什么精神呢,这事可大可小,反正她会彻查到底,到时候总有人求到她头上,“最后一个,薛庭筠!”

    县令的大喇叭一喊,广大吃瓜群众声音立马小了下来,但还是忍不住窃窃私语,“这就是那个,接了朝廷招贤令的人啊,听名字就不简单啊!”“对对,就是台阶上还站着的那个小孩,是个童生呢,看着就没啥力气。”“你说她是不是县令家亲戚啊,怎么这种事也敢瞎胡闹啊?”……

    瞎胡闹的小孩,假装什么都没听到,彬彬有礼地走了出来,却没直接去亭中,而是请庙中一位修行者帮忙,拿了一堆东西出来。

    薛庭筠先朝横梁上架了一座梯子,梯子明显是定制的,不高,踏板很宽,上头可以固定在横梁上,比较稳固的样子。更新最快奇奇小说https://qq717/qq717

    里面的情形,外面有些人看不清,但站得高的人看得见啊,于是跟人现场说起来,“这个读书娘子,行事也忒讲究了,竟然自己带了梯子。”

    “梯子还是别人帮忙搬的,这算不算不合规矩啊?”

    “好像不算吧,那人只帮她搬到亭子外,又没帮她搬钟。”

    薛庭筠这会儿不需要说话,按照早先预演过的流程,先固定好梯子,然后抱着用布包起来的一个圆盘爬了上去,将圆盘挂在梁上靠近铜钟挂钩的地方,然后用布挡着,将另一个圆盘,用绳子缠了上去。

    大家就看她在那绸布下一番折腾,最后才将一截绳子系在了铜钟上,然后就开始折腾麻布下的另一边绳子,竟然在那头拴上几个常用的秤砣。

    围观群众就不明白了,别人都弄了那么重的东西,你就弄这么几个小小的,能起作用吗,这样安安静静的,画面都不够震撼,一点都不方便大家呐喊助威啊!

    于是,在大家各种怀疑的目光中,台上那个小孩,竟然拉着绳子,一点点将铜钟举高了,有鬼,肯定是麻布下有鬼,不然凭她那看着就没使力的样子,怎么可能将那钟举起来。

    大家都不说话了,薛庭筠也不管下面人想了什么,将铜钟拉到差不多的高度后,把绳子往旁边柱子上拴住,爬上梯子将钟那么轻轻一扒拉,挂上了!

    然后轻轻松松下了楼梯,朝着县令大人拱手道,“禀大人,学生薛庭筠已经完成您提出的挑战,请验收!”

    韩县令又开始笑眯眯了,围着铜钟转了几圈,然后顺应民意,提出了一个要求,“你那麻布下,有没有装着个人,不如拿下来看看吧?”

    全场的人都开始喊着拿下来,薛庭筠很配合地扯掉麻布,露出绳子与滑轮的组合,围观群众,里面是没有人,但这样的东西就能让个弱鸡读书人举起千金铜钟了吗,还是不太信呢。

    韩县令决定亲自下场,“那就当着大家的面,再试一次,我来。”

    围观群众,怎么能让大家爱戴的县令大人动手呢,于是纷纷报名,薛庭筠就点了两个小孩上来。

    是真的小孩,一看都才十一二岁的样子,家长在后面一脸的忧心忡忡,小孩却跑得飞快,跑到亭子上就东摸西摸,兴奋得吱哇乱叫。

    有人帮忙将铜钟放了下来,掂了掂两个小孩,又在绳索一头挂了好几个秤砣,然后抱着两个小孩,让她们在空中抓紧了绳子,等那人一放手,小孩开始往下掉,铜钟就慢慢地往上移,不一会儿就到了顶上。

    刚才还忧心忡忡的家长,激动得跳了起来。

    某些吃瓜群众,原来不是这读书人力气大,是这机关巧妙啊,那个荣誉称号该怎么办啊?

    更多的吃瓜群众,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让我们家小孩也去试试吧,多长脸的事儿啊!

    然后就听那个读书人说,“这个机关很简单的,我把这套装置留在庙里,大家有兴趣都可以来试试,回家也可以自己仿制出来使用,不过,铜钟是庙中的珍贵之物,过了今天,便不能再让大家搬来搬去的了,还请见谅。”

    “本次挑战结束,本县令授予薛庭筠“滑轮士”称号,奖励十两纹银……”

    后面的话,薛庭筠压根就没听进去了,心中正在疯狂呐喊,什么鬼的称号,滑轮士,我还华莱士呢,简直丢死人了!啊啊啊啊!不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