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家之主(女尊) > 第61章 被挑战
    有银子,还有加盖了县令官印的文书,这般风光,薛庭筠却高兴不起来,就因为文书上那三个字,偏偏这时候还有人找茬。

    台阶下最前排中,有人迫不及待地站了出来,一开口就说要挑战滑轮士,说这机关非常简单,她们家早八百年就用上了,说薛庭筠这是抄袭她家祖传秘法,名不副实。

    那人说她家的机关不方便带到庙里来,还特意请示了县令,说是要当众将家中机关画出来,让所有人看看,所谓的滑轮士,是怎么无耻剽窃她家的秘法的。

    韩县令小声跟薛庭筠商量过后,同意了这人的要求。

    于是,并不是刚才说话的人,而是另一位看起来风度翩翩的读书人,站到了高高的台阶上,当着满广场的人,大笔挥毫,眨眼功夫就完成了一篇画作。

    台下观众也没看清楚上面画了什么,就习惯性开始叫好,反正读书人就是厉害,能写字会作画,跟着夸就是了。

    薛庭筠一看,这个不要脸的,竟然把不少人家都在用的,水井上的辘轳给画出来了,都是省力,本质上还都是杠杆原理,真是歪打正着了。

    那位画画的读书人,见大家都在为她欢呼,忍不住有些洋洋自得,看薛庭筠都是用鼻孔看了,“如何,我这家传秘技,可是能省不少力气,我看你就是从这上面学得吧,说来也就是稍作修改,不过是些奇技淫巧,上不了台面的东西罢了。”

    薛庭筠不客气地朝这人翻了个白眼,“是啊,不过就是省点力,那你把你家辘轳搬过来,看能不能把这铜钟挂上去。”

    “你!”用鼻孔看人的读书人语塞了,然而她只磕巴了一下,马上就机灵地想到了围魏救赵的法子。

    “薛庭筠是吧,我知道你,不过是乡下来的土包子而已,侥幸考上了童生,就敢到县城撒野来了,你一个正儿八经的读书人,不好好读圣贤书,跑到这里表演变戏法,真是丢尽了读书人的颜面,我祝冠英不齿与你同台!”

    说罢就要一甩袖子愤然离开,结果,却让人把袖子拉住了,回头看到薛庭筠正笑眯眯地看着她,“祝姐姐,别走啊,不是说来挑战的吗,不去试一试,就算弃权了,多可惜啊!”

    “我今日并未准备好,改日再挑战于你!”祝冠英大义凛然道,“薛小娘子,大庭广众,拉拉扯扯,有辱斯文。”

    “要是我不拉住你,让你给跑了,那别人还以为我输了,大家说是不是啊?”

    围观群众,她们就听到那个画画的说,滑轮士偷了她家秘法,结果到底是怎样的,她们都不知道啊,回去跟家里人说故事都不好讲啊,于是瞎起哄,“别走啊,说清楚嘛!”

    “事情明摆着,有什么好说的,你这点小伎俩,不过是拾人牙慧,不值一提,竟然将县令大人都蒙骗了,我劝你赶紧退还银两与文书,好好跟县令大人赔个不是,大人一向宽厚,说不准还能饶你一命!”

    这嘴皮子利索得,薛庭筠都给气笑了,“你等等!”说罢走到这人刚才挥毫的书案前,捡起笔刷刷刷写起来。

    众人,怎么又要写啊,说出来不好吗,麻烦的读书人啊!

    “给你!”

    祝冠英拿起来一看,字她到是都认得,问题是这到底写的啥啊,“这是什么?”

    “挑战题。”

    祝冠英眨巴眼,还是不明白。

    “我辛辛苦苦准备了那么些天,好不容易顺利地完成了挑战,这会儿要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来挑战我,那我还要不要念书,要不要考科举了?”

    祝冠英,这关她什么事,她就是上来露个脸炫个技的,真要有人挑战,那也该是家里工匠忙活,“那是你的事,竟然县令大人定了这样的规矩,你就该遵守,不然你把称号还回去啊。”

    你说的好有道理,我也想把称号还回去啊,薛庭筠心中默默吐槽,面上却一副看智障的表情。

    “朝廷大事,岂容你儿戏,我写的你压根就没看懂吧,这是我制作的滑轮组的作用原理,包括该如何绕绳,最后能省下多少力,等哪个人做出来的滑轮比我说的更省力,那人才有资格挑战我,否则,恕不接待,请吧。”

    “凭什么要按你说的来?”

    薛庭筠换成慈母脸,“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为知也,祝娘子,你是读书人,不会连这句话都不懂吧,你对我所写的内容根本一无所知,何必继续在这里自取其辱呢。”

    祝冠英,这人竟然骂她不懂装懂,如此羞辱读书人,她要跟这人拼了。

    然而还没等她出手,就有人眼疾手快地反拧住了她胳膊,回头一看,居然是官府衙役,被惊吓到了,竟然忘了挣扎,“祝娘子,请吧。”

    完了完了,这是要被送去关大牢了吗,祝冠英顿时慌了,“大人,冤枉啊,我可什么都没干啊,那个姓薛的写了张纸,跟天书似的,我就是没看懂反驳几句,我也没犯什么事儿吧?”

    她这般声泪俱下的控诉,搞得衙役都懵了,“祝娘子,我是请你让一让,县令大人要启程回府了。”

    祝冠英,她刚才都说了什么,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于是她从衣袖里拿出把折扇打开,遮住脸,飞快地跑了。

    “别跑啊,我写的挑战题你还没拿走啊,下次没这个我不接受挑战的哦。”

    然而祝冠英跑得更快了,薛庭筠看看下面那几家人,朝她们的方向摇了摇手上的纸张,“你们谁还有需要的,我这里只有一份,还可以现场多写几份给你们。”

    然而,并没有人搭理她,薛庭筠正失望呢,韩县令从她面前经过,“给我一份,今儿就到此为止了,大家都散了吧,注意秩序,别乱跑,撞到人就不好了。”

    外围群众,这里有县令大人,还有不好富贵人家的夫人娘子,她们哪儿敢乱跑,赶紧给人让道才是正经。

    薛庭筠被那些富贵人家无视了,心里还有点小失望,忽然感觉衣角被扯了扯,是刚才那两个小朋友,“姐姐,你真厉害,把那么重的钟都举起来了,我们刚才偷偷抬了抬,好沉啊,一点都抬不起来。”

    咦,竟然被小朋友表扬了,薛庭筠顿时开心起来,朝两小孩竖起大拇指,“你们也很厉害,你们也把钟举起来了。”

    “是姐姐的机关术厉害,姐姐,你家还有别的机关术吗,我娘每天磨豆子好辛苦啊,你能不能把磨盘变得轻一些啊?”

    薛庭筠抓脑袋仔细回忆,磨盘变轻了,那豆子也磨不出来了,也不能打击小孩的积极性,“这个姐姐也不知道哦,但你们可以自己做个小小的磨盘,看怎么推最省力,然后再让你娘也那么推。”

    两小孩彼此望望,大的说,“那我们回去试试,要是能帮到娘就好了。”小的使劲点头,两只都甜甜地说着“谢谢姐姐”,然后跑去找家长了。

    “薛妹妹!”人群中,吴二使劲挥舞着胳膊,在她身侧,薛家人一个个腰板挺得笔直,听着周围人夸赞着她家读书人。

    “了不得,既能读书又能干活。”“人家哪里是干活的人,人家是干大事的,你们谁家屋里有个千斤重的东西要举啊?真要用啊,那城墙那么高,用来抬石头,咱们该省多少力啊。”更新最快奇奇小说https://qq717/qq717

    老者这么一说,周围人顿时议论开来,百姓们个个都是要服徭役的,修城墙真的很辛苦,那些石头约莫也有千斤重,要垒到两个月神殿那么高,每次都要耗费很多人力,偏偏官府算徭役不是按人做了多少天来的,而是按修了多长城墙来算的。

    百姓们一边恭送大人物们离开,一边跟周围人说着今天这新鲜事,好消息就像插上了翅膀,传得飞快,没多久那老者的话就传开了。

    结果就是,大家一致好评,有更多的人,围到钟亭外,仔细观摩起滑轮组的结构来,还有人特地跟薛庭筠请教省力的法子。

    薛庭筠记得最清楚的就是杠杆原理了,很简单,现场随便拿根木棍就能作演示用了。

    匠人们或许知道某些法子,但薛庭筠说的是经过无数次实验后,总结归纳出来的原理,可以无限推演,生出无数种应用的变化,就像是揭开层层迷雾,让人看见真相,意趣无穷。

    于是匠人们感觉受到了启迪,还热心地跟薛庭筠求了一张原理说明书,小心收好带回去,大家伙儿决定,一起好好琢磨琢磨。

    人群慢慢散去,一波又一波的人上了钟亭,亲眼看到那些并不复杂的机关,而薛庭筠本人,已经跟亲友团的人,踏上了归途。

    因着之前人群中的喧嚣热闹,还曾与很多的人一同见证一个传奇故事的诞生,薛家人都还有些上头,薛奶奶激动得脸都红了,“乖孙,你那宝贝真那么厉害,能修城墙,那以后咱们就不怕北边的樊鬼了。”更新最快奇奇小说https://qq717/qq717

    薛庭筠,她家奶奶这说得什么话啊,也太看得起她了,啊不对,“奶奶,奶奶你还好吧,来,先喝口水缓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