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家之主(女尊) > 第62章 接着考
    薛奶奶面色潮红,分明是过于激动,薛庭筠赶紧拉开车帘,让她好好透透气,一边扶着老人家靠着车壁坐正,一边温声安抚。

    过了一会儿,薛奶奶总算平静下来,大家才松了口气,怕薛奶奶颠着,都纷纷停车等老人家歇好了再走,薛庭筠也才知道,她家老太太为啥这么激动。

    薛茹被人喊作薛老二,是因为上面还有个哥哥,嫁的本是个同乡人,结果那家人举家搬迁去了边城做生意,从青州府过去,坐马车得三天时间才能到,人都嫁了,薛家人舍不得也没法子,只能靠着书信往来互报平安。

    后来薛茹哥哥怀了孩子,家中父亲不放心儿子,薛奶奶就带着夫郎去探望,结果当爹的看着儿子生产受苦舍不得,就留下来照顾儿子和外孙,偏偏老二家的高郎君也怀上了,家里庄稼也要人伺候,薛奶奶只好先回了青州府。

    谁知这一回,竟是天人永隔。

    稳了十几年的边关,忽然起了战事,大家都没想到,守关的大将被钦差抓了要送去京城问罪,樊国军趁机打了个措手不及,边关好几个县都遭到了血洗,虽然后来大将军又回来把敌人打退了,但人死了是活不回来的。

    不仅她大儿媳一家,连才出生的小外孙,还有她夫郎,全都折在这场突袭中,薛奶奶每每想起,就把那些该死的樊国人恨得咬牙切齿。

    她家二女儿是个老实的,薛奶奶就指着小一辈的为枉死的人报仇雪恨了,没想到薛庭筠打小身体就弱,薛奶奶狠一狠心,就决定送娃去读书,以后当了官,要是敢弃城而逃,她还能打断她的腿。奇奇小说全网首发qq717

    如今想起伤心往事,薛奶奶一时悲喜交加,把大家给吓了一大跳,薛庭筠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事,不知道是不是觉得她的小身板不扛打,薛奶奶没说过要她上阵杀敌报仇的话,就念着她以后当了官,要对百姓好一些,今儿一激动说了出来,也没改了说辞,但薛庭筠知道,奶奶心中也是盼着有人为死去的人做主的。

    至于修城墙这些,这世界千年前有些学问因着动乱失了传承,如今看着还算和平的各个国家,面积小了,人口少了,加上皇帝也不爱搞建设,这么些年来,大型工事很少有,技术非常的原始,全靠人数来填。

    永平县修城墙,还是因为十几年前安北关的惨剧,离太近了百姓们都给吓到了。但新皇登基前也是应付了事,这几年才正儿八经好好在做了,然而全靠人力来干也真的苦,于是又不少人都暗自抱怨,认为县令这是杞人忧天。

    今天这一场比试,得到县令大人的极力支持,也有着这方面的原因,陈捕快辞别了县令岳母,顺道跟着薛家人一同回镇上,说起今天这事,还忍不住好一番赞叹。

    薛奶奶身体不太舒服,薛庭筠担心是高血压,就让她在车上铺了软垫平躺着,自己蹭陈捕快的车来了,这才知道县令背后也说了她不少好话,但是,还有一些人就不是了。

    “薛妹妹,你这回去临江城参加院试,可得注意些,读书人圈子里,不少人对你的评价有失偏颇,你别往心里去。”

    “哦,陈姐姐,她们都说了些啥?”

    “看你这样子也不甚是在意,那我便与你直说吧,她们不少人觉得,你这般锋芒毕露,还露得不是学问见识,而是一些下九流的奇技淫巧,咳咳,你懂的,她们不喜欢你这样的读书人。”

    薛庭筠点点头,这种结果她早有预料,知府大人要改府学,到皇帝那里,说不准就是要改科举了,大家敏感的神经应该是有所察觉,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吧。

    她是站知府这边的,是个立起来的靶子,被人排斥才正常,要是她跟所有人乐呵呵,知府大人用不着她,说不准连秀才也没戏了,如此不喜欢就不喜欢吧。

    “还有别的看法吗,读书人难不成都一个鼻孔出气了?”薛庭筠好奇问道。

    陈捕快无奈笑道,“你还真心宽,还有人觉着你这是巴结我岳母得了好处,羡慕你找对了法子,打算效仿你也弄个挑战什么的。”

    薛庭筠笑嘻嘻道,“那要是这样,百花齐放也挺好的。”

    “也有几个人觉得,你这法子只要是利国利民的,就该嘉奖,不该因为你是读书人就有区别对待。”

    “这些倒是有见识的,陈姐姐你认得这些人吧,以后有机会给引荐引荐,说不准我与她们还挺有共同语言呢。”

    “都是我的知交好友,她们也想跟你讨教呢。”两人说笑一番,又顺道说起了吴二。

    这人本是个爱看热闹的,没来捧场,全是因为考武举要比试功夫,吴二却是除了跑得快以外,别的什么都不擅长,于是就让吴管事给关家里,找了教头给秘密训练去了。

    说完闲话,两人倒是从车中拿了自己的文章,相互品评起来。

    科举说到底还是层层选拔,县试不过是筛选出能识文断字且能简单写清楚心中想法的人,是最基础的考核。

    到了院试,就是考阅读理解与写作了,但要求还不高,就在几本重点书里找题目,等到了乡试,就得博览群书、融会贯通,针对某些重大事件能分析问题,并提出系统的解决方案了。

    然而,书就那么几本,文章前人也写了很多,考试已经越来越偏离科举的本意了,成了拼文采,拼书法,拼引经据典,甚至拼谁更会用文章拍皇帝的马屁了。

    薛庭筠想着自己如今也算县城名人了,到时候院试再来个劲爆的,不知道读书人圈子,会不会请个杀手直接把给她咔嚓了。

    怀揣着这般奇怪的心情来到了三月二十四,院试的前一天。

    昨天下午就到了临江府,住的还是平安客栈,陪同而来的还是亲娘与哑婶,还有四个一同参加考试的组员。

    那两位被迫组队的读书人,看到薛庭筠都一脸戒备,时不时打量她不说,连上个厕所,都有一个要跟着一起去。

    薛庭筠被盯得哭笑不得,“你们这般累不累啊,明天才考试,你们一直这么紧张,会影响发挥的。”

    队员甲,“听说你是机关高手,万一你做了个什么机关想作弊,连累我们就麻烦了,不如一直看着你。”

    队员乙,“听说你只会些三教九流的变戏法,是走了县令后门才考中了童生,我们都是要当官的人,可不能让你连累了。”

    薛庭筠,她没想到,她在读书人中间的名声已经这么差了,差到所有人都觉得她考不上,要靠作弊通关了,这真是件让人郁闷的事,她干脆回房间关上门,懒得管别人说三道四了。

    吴二已经打了五天的比赛了,她倒是机灵,能躲就躲,把人拖累了就搞偷袭,实在干不过投降也特别快,没受多重的伤,全须全尾的,还能参加明天的文试。

    薛庭筠忍不住吐槽,觉得这届的武考安排得不科学,万一打架伤了手写不了字,岂不是前功尽弃了。

    结果吴二毫不在意,“都让人伤着了还考什么武举,知道像我这样的人,选出来是干什么的吗,以后是要统兵布阵的,作为一只队伍的核心人物,那保命的功夫也很重要,只知道胡拼乱撞,是当不了儒将的。”

    看她一副智珠在握、拽得不行的样子,薛庭筠有点心塞,这人虽然跟她一同参加考试,做同样的题,分数要求却极低。

    而且这家伙看了她得到刘夫子夸赞的文章后,自信心极度膨胀,觉得写文章就像平日里说话一般,简单极了,考个前几名完全不在话下。

    薛庭筠一想,说得还挺有道理的,她脑子里有货,可不是说清楚就行了吗,都写过那么多回了,还怕说不清吗,奶奶的期望,夫君的支持,最近来自各方面的议论,还是影响到她了。

    被吴二这么一打岔,反而看开了,于是邀上两位好友,后面还有两个不请自来的跟班,大家一同出去逛逛街,看看风景聊聊天,回去后好好睡一觉就该考试了。

    平安客栈服务挺周到的,大概四五点钟就来叫大家起床,然后专门派了马车将人送往考场。

    青州府八个县,加上一个临江府,每个县都有童生,少则几十人,多则一百多人,能参加院试的,也不过十之二三,是要县试成绩靠前的才有资格,当然,成绩好不好,是县令说了算。

    原本总共也才二三百人参加考试的,谁知到了一看,还有大概五十人,个个长得都很威猛,站在读书人队伍中,那是相当的醒目,尤其是某些人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看上去颇为骇人。

    不少文质彬彬、仙风道骨的瘦子读书人,看了这群人都绕着走,虽然不忿,却不敢在这般关键的时刻闹出什么事儿来。

    薛庭筠五人一行,通过重重检查,总算进了考场,见到了传说中的小隔间,比起二月份的露天考,这会儿好多了,不仅头上有顶,坐的地方还能睡觉,薛庭筠表示,可以,比想象中艰苦环境好多了,感觉自己能发挥才华,大干一场了!

    奇奇小说全网首发qq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