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家之主(女尊) > 第64章 遭污蔑
    “哎哎哎,你干什么,放开我!”人群中喊得最凶的学子,忽然大呼小叫起来,此刻不少聚到出口处,就等着兵士开门出去了,听到声响后大家纷纷侧目,这才发现,有人拖着一名吵吵嚷嚷的学子,轻松穿过人群,到了薛庭筠面前。

    “薛妹妹,就是这家伙,我都看见了,这家伙加试的时候交的是白卷,一个字都没写出来,她自个儿一窍不通,还污蔑你作弊,看得我火大,今儿非要教育教育这家伙不可。”

    吴二一手拉着人胳膊,一手握成拳头,在那书生眼前晃了晃,恶霸气十足,吓得那书生直喊救命,她那些同伴也围了过来,但看到吴二那模样,都不敢靠太近,怕被误伤耽误了后面的考试。

    “薛同学,都是误会,这位同学八成是听错了,看在大家同考一场,还是请你朋友将人放了吧,都是读书人,动手动脚的有碍观瞻!”疑似高级黑又出来劝了。

    薛庭筠朝吴二点点头,转身却朝着疑似高级黑问道,“你叫什么?”

    “什么?”疑似高级黑没想到她会问这个,惊讶地瞟了眼薛庭筠,却没直接答话,“薛同学,你还是让你朋友先放手吧,我看她难受得紧。”更新最快奇奇小说https://qq717/qq717

    “你们谁认得这人,她叫什么名字。”薛庭筠转头问与她一道的人,那些人虽然不明所以,还是有人答了,“徐敏。”

    “徐敏!”薛庭筠刻意提高了声音,“我记住你的名字了,今天你跟我请教加试题,我好心跟你说了我的思路,你却污蔑我作弊!”

    “薛同学,你误会了,我并不曾说过你作弊的话。”

    薛庭筠转向被吴二捉住的人,“那就是你污蔑我作弊了,现场这么多人可以作证,这话是你说的,你可知污蔑她人,严重的会怎么判吗,科考舞弊可是大案,你觉得你要是坐了牢,还有机会参加面试吗,以后还能考科举当官光耀门楣吗?”

    交白卷的学子,被薛庭筠的话给惊醒了,赶忙改口道,“我没污蔑你,我是听她说的,不关我的事啊,你可千万别去告我啊,我不想坐牢,要是有了前科,这辈子都当不了官了。”

    薛庭筠示意吴二把人给放了,转头对上高级黑,“同学,你这污蔑也太不走心了吧,大家都是读书人,个个都是有脑子的,你随便嚷嚷几句,连半点证据都没有,就想让人相信你的话,你把大家当什么人了,你当大家都是没有辨别能力的三岁小童吗?”

    刚才还真信了,并且跟着一起瞎嚷嚷的三岁小童们,忽然觉得自己太冲动了,很想收回刚才说过的话,就听那人还在说,声声质问,问得她们无地自容。

    “你当官府判案就听你说几句就信了,不看证据的吗,你当知府大人多年声誉是假的吗,你当朝廷科举制度是儿戏吗,读书人,读的是圣贤之书,理当心存浩然正气,你那些弯弯绕绕的小心思,真给我们读书人丢脸。”

    高级黑徐敏,被薛庭筠这么劈头盖脸一顿怼,气得脸都白了,但说话还是很有技巧,“我没有,我没有污蔑你!”

    “就是她说的,我们也是听她说的,我们不知道她竟然没凭没据就敢瞎说,我们也是被她骗了。”不想被看作读书人之耻的,纷纷把锅甩了回去。

    恰在此时,守着考场的士兵们,见众位大人已经顺利离开,总算开了大门,开始放一众学子出考场。

    刚刚还瞎起哄的学子们,生怕被那个滑轮士给扣一顶读书人之耻的大帽子,纷纷赶紧钻进人流里跑了。

    薛庭筠很是感激地拍了拍吴二肩膀,“真有你的,逮住个这么好糊弄的货,有眼力!”

    吴二,不明白为啥被表扬了,她就是觉得那家伙够傻,她这个学渣都写了那么多,那家伙竟然交了白卷,一看就是个傻的,忍不住想教她做人,然而嘴上却很拽,“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过不久你们就得叫我一声吴秀才了。”

    然后她就被人拍了脑袋,是才挤过来的陈捕快,“刚才那种地方,你竟然敢动手。”

    “我没真打算动手,就是吓唬吓唬她,我还怕伤着手耽误我考秀才呢。”

    “陈姐姐,考得如何?”

    “哈哈,痛快。反正是我是中不了的,预祝你们两位都榜上有名。”

    薛庭筠看她说了不中,却没有半点郁色,知道她是真打算来走个过场的,也没再多问,三人出了考场,与家中人一道回客栈,一路上少不得议论议论考过的题目,说说那道出人意料的加试题。

    知府大人这招,连陈捕快也不是很明白,贸然改动科考制度,除非上面有人兜着,否则往大处说,就可能是结党营私,形同谋反。

    薛庭筠没想到这事还挺严重,“或许是上面的意思呢?”

    “那也得有陛下的旨意才行。”

    “那肯定是有啊,不然我县令姑姑怎么会跟着她干,她老人家那么聪明。”吴二一副你们怎么这么傻的表情,“你们这些人,就是想得多,这又不关我们的事,还不如到处逛逛,这里可是咱们青州府的府城啊,肯定有好多好玩的地方。”

    薛庭筠与陈捕快两人对视一眼,还真没继续这个话题了,反而掀起车帘看起街边风土人情来。

    临江府城的繁华程度,果然不是一般县城可比的,她们落脚的平安客栈开在码头附近,人来人往的好不热闹,上到客栈二楼凭栏远望,能看到江上来往的船只,码头上忙忙碌碌的搬运工,其中搬运最多的,就是大袋大袋的粮食了。

    薛庭筠今儿答加试题颇费了一番心力,但还觉得不是很有把握,面试定在三天后,既三月三十,万一知府大人突发奇想,再针对加试题问点什么,越想越觉着有这个可能,于是叫上两位好友过来一同商议。|

    吴二深以为然,“薛妹妹,我觉得你说得对,那知府大人光看咱们写的,肯定不知道咱们其实很有才华,必须得当面问一问才知道啊,你等着,我叫我娘过来,跟咱们好好说道说道。”

    这次院试,吴二比薛庭筠和陈捕快两人都积极,也最有自信,按她的说法,像她这般,能打还能写文章的文武全才,实在太难找了。

    薛庭筠和陈捕快都不忍心打击她,她说要做什么,还都挺支持的,只是从萍乡镇到青州府,快马加鞭也得跑一天,不想太折腾吴管事,才委婉拒绝了。

    “你娘是账房管事,不知道在这边有没有知交好友,说不准还是同行,就不用吴管事跑这一趟了。”

    吴二一想,还真有一个,她娘还让她给带礼物的,礼物她都让丫鬟送去了,明儿正好有空,就亲自去拜访拜访呗。

    只有三天时间,薛庭筠想着不能太浪费,不如大家一起集思广益,然后各自分工,尽可能多地了解市场行情,到时候就能心中不慌了。

    陈捕快原本兴致缺缺,但耐不住两个小的都央求她帮忙,于是也被拉了一起干活。

    加试题要解决的是粮价上涨的问题,那临江府城是不是也有这样的问题,这事得跟当地居民去了解,所以得有一组人去走访,陈捕快长得就一脸正气,跟老百姓打交道很方便,于是被派了这活计。

    吴二那边,要去拜访的长辈是做生意的,然而她对算账做生意一窍不通,要她自己去问,还真不知道问什么,于是必须得薛庭筠一道去。

    还有一同来的薛茹和哑婶,薛庭筠也给安排了任务,她们这般样子,去看看集市上有多少粮铺,如今价格如何,还是不容易被人怀疑的。

    为了方便记录,薛庭筠还专门给她们画了几张表格,不用写字,看上面数字用炭笔打勾就行,反正那些阿拉伯数字,薛家人如今全都能看懂,记起来也就顺手的事。

    还有附近农户近几年粮食产量如何,卖出的粮价多少,都卖给哪些商户了,这些问题,不说全都知道,起码也要挑几个村去问问的,这活儿还得再安排。

    弄到最后,另外两个人看她整理出了那么多问题,都只剩下服气了,毕竟,知府大人出的题,就只有几句话而已。

    薛庭筠完全是按照上辈子市场调研来的,青州府竟然号称是粮仓,那粮食的问题就是重中之重了,知府大人考这题,应是另有深意。

    这一晚,薛庭筠三人商量到深夜,才将这三天要做的事全计划好,而城中某些高门大院内,也有不少人拿了知府大人出的加试题,招了家中女人一同商议。

    徐敏就是其中的一员,她先是被母亲斥责了一番,说她脑子不够用,竟然亲自下场还没把罪名给摁死了,下次这种事随便花钱找个人去做就行,何必惹得一身骚。

    徐敏老老实实答着是,心中却是不服的,虽然今天她明面上是没给那乡下来的土包子扣上作弊的罪名,但也在大家心中埋下了怀疑的种子,等到考试成绩出来,再看看那人的卷面,就知道她说得没错了。

    因为,她就坐薛庭筠后面,交卷的时候,偷偷瞄了眼那人的答案,那写得,简直连家中六岁小妹都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