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家之主(女尊) > 第66章 三个榜
    “薛夫人,我请庭筠到我房里商量点儿事。”

    “去吧去吧。”薛茹混不在意地挥挥手。

    于是薛庭筠就被陈捕快火急火燎地拖走了,两人一进屋,陈捕快就赶紧关上门,还把门栓从里面挂上了。

    薛庭筠悠哉悠哉地找了凳子坐下,拿了茶壶就给自己添了杯茶,一派的轻松自在,“干什么,跟做贼似的。”

    “你们还真是……!”陈捕快将信封拿出来丢到薛庭筠面前,“这是你家夫郎教的?”

    薛庭筠很认真地点点头,“是啊,我夫君最近在跟我学识字,顺便也教你家夫郎学了些,怎么样,不错吧,你家夫郎都跟你说了什么,看你急成这样。”

    “你知不知道,朝廷有明文规定,男人不得识字!”

    “哦,知道啊,但这规定明显不合理,再说这规定都过了多少年了,违反的人多了去了,你这么紧张干嘛?”

    “你呀,年纪还是太小,也怪我忘了提醒你,这些事平常或许没什么要紧,但你要考功名,这些可都是活生生的把柄,万一有人举报,这罪名一坐实,你考什么都没戏了。”

    薛庭筠讶然,“不会吧,当官这么严格吗,那咱们大丰的官员,岂不是个个都作风清正,战战兢兢的不敢犯一点儿错了?”

    “当然不是。”陈捕快叹了口气,“是因为你出身寒门,不仅娶了个普通人家男子为夫,还站到了大多数人的对立面,别的人犯了小错,就有人帮忙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若是你犯了错,再小的事,都能给你放大了。”

    “陈姐姐,你就是不喜欢这些,才不愿考科举的吗?”

    “何止这些,我跟你说正事呢,少打岔。”

    “哦!”薛庭筠赶紧端正态度,“姐姐你继续。”

    陈捕快白了她一眼,“还继续什么呀,我刚才说的,就很要紧了,你记住了没?”

    薛庭筠用力点头,“陈姐姐说的,是要我行事更谨慎,千万别让人抓住了小辫子,我都记住了,姐夫都跟你写了什么,信虽说我一直保管着,可我一个字都没偷看哦。”

    被薛庭筠八卦兮兮的眼神盯着,陈捕快原本威严正气的脸上,忽然闪过一抹不自在,“没什么,就是让我用心考,说,说以后带着孩子到府城陪我读书。”

    “那挺好啊,你怎么想的,咱们合计合计。”

    “我……”陈捕快又是一阵叹气,“薛妹妹你不知道,我陈家原本算得上书香世家,族中弟子比我会读书的有很多,族中长辈行事也算谨慎,谁知就因为一着不慎,卷入朝廷纷争之中,一夜之间折损太半,家族慢慢衰落,遇到灾荒年间,竟然竟然……”

    “我父亲临终前,就总对我说,不指望我封侯拜相,只希望我能平平安安活到老,别让陈家断了传承。”

    薛庭筠,总算知道症结所在了,虽说人各有志不必强求,但她还是忍不住想劝劝。

    “那你家以前肯定很显赫,当的都是大官,风险才那么大的,你说咱们跟你县令岳母一般,当个小地方的小官,把一个地方治理好,管好自己一亩三分地的事,上面有个赵知府这般的大人物顶着,还不行吗?”

    陈捕快还是摇头,“哪有你想的这般简单。”更新最快奇奇小说https://qq717/qq717

    “管他简不简单,如今算是难得的好时候了,这位知府大人是个正派的,听她的说法,那新皇帝也是个有抱负的,只是因着朝廷被权臣党派把持过久,要抢回来干一番事业,还得要一段时日。”

    “而且,我听说这新皇也很积极,年纪轻轻的,娃都有好几个了,估摸至少能稳上个十几二十年的,此时不入场,恐怕等不到什么更好的时候了。”

    “再说了,你想没想过,要是老皇帝再多活十年,咱们大丰会怎样,说不准就要被邻国瓜分了,到时候最倒霉的还是咱们普通老百姓,不如趁着好时候,能改的尽量改好些,为老百姓多争取一些好处,这样就算哪天要退,也问心无愧不是。”更新最快奇奇小说https://qq717/qq717/

    薛庭筠苦口婆心好一番劝,陈捕快看她的眼神颇为古怪,“薛妹妹,我真弄不明白了,你说你这些想法吧,时而天真时而通透,一会儿像个幼稚的小孩,一会儿又好似久经世事的老者,你这脑袋瓜到底是怎么长的?”

    薛庭筠,其实她上辈子实际年龄已经二十六了,所以比这位才二十的小姐姐,比她家夫君,都老了好几岁。

    然而她如今顶着一副花季少女的面貌,常常忍不住把自己当成小孩一般宠着,一有机会就忍不住当个幼稚鬼,过过青春年少的瘾,这样才稍微精分了一点。

    但这话怎么可能明说,于是故作深沉地感叹道,“天才的脑子,往往异于常人。”

    两人叽叽咕咕一番闲扯,薛庭筠也不管陈捕快答没答应,反正就当她答应了,然后与她商议起这事的对策来,然而她们还没说几句,就有人敲门了。

    “谁?”夜已深,两人警惕地彼此望望,并没有直接去开门。

    然而门外人一声不吭,两人就看到有东西从门缝中塞了进来,薛庭筠顺手抄起一张凳子,陈捕快不知从哪儿摸出了一根擀面杖,两人一同冲了过去,并迅速打开了门。

    结果外面空无一人,一路追到走廊尽头,遇到了客栈的店小二,却听她说压根没看到有人进来过,两人一无所获,只得又退回了房间里。

    一封没写收件人的信,还静静地躺在地上。

    薛庭筠用衣袖遮住鼻子,又拿了块帕子,小心地将信封捡了起来,抖出里面的信纸,摊开一看,这字有点眼熟啊。

    再细看内容,竟然是知府大人亲笔书信,要求她们好好复习准备三十号的考试,最好乖乖呆在客栈不要乱跑。

    纳尼,差点吓死两人的神秘信件,竟然就写的这个?

    薛庭筠表示不信,拿了信纸又往烛火边上烤了烤,可惜并没有隐藏的字迹显出来,等她还想拿水蘸一蘸的时候,陈捕快坚决地把信抢了过去。

    薛庭筠尬笑,“我,就是想看看这信是不是造假的,真的,不是想毁了它。”

    最后,信件被没收,薛庭筠被赶回去睡觉,等到第二天,她还想出去逛逛的时候,就被所有人制止了。

    幸好只被关了两天,就到面试时间了。

    许是为了郑重起见,参加比试的考生,全都要再面试一遍,只不过是分组进行的。

    流程也挺简单,就是互保的五人为一组,进门之后先行礼,让考官们看看仪容仪表,看是不是长得像坏人,或者脸上带疤影响形象之类的,再问几个问题,看说话是否结巴,表达是否流畅,会不会见了当官的就吓得说不出话来。

    轮到薛庭筠她们一组时,薛庭筠偷偷瞄了眼面试官,其实也是笔试的那几位,问的问题也主要是前面四题,加试题完全没提及,薛庭筠本想好好发挥一番的,结果竟然没逮住机会。

    面试就这么风平浪静地过去了,四月初二,院试结果出榜了。

    鉴于上回的经验教训,薛庭筠她们也不急了,就等着客栈店小二跑去看了回来跟她们报成绩了。

    结果店小二回来说,公告栏出了三张榜,一个是文试榜,一个是武试榜,还有一个是加试榜,她们三个人就上了三个榜。

    文试榜列了三十人,武试榜二十人,加试榜只得十人,统共六十人,比起去年多了整整三十人。

    吴二是在武试榜十七名,陈捕快在文试榜二十九名,薛庭筠在加试榜第一名,文试榜最后一名。

    然后文试榜第一名和加试榜第一名的文章,都被张贴了出来,不少人誊抄了下来,在市井坊间流传开来,大家将这两篇文章拿来各种比较,评价完全两级分化。

    普通老百姓觉得,分析粮价的文章写得好,大家都能听得懂,还觉得上面说的很有道理,至于另一篇,她们压根听不懂在写什么。

    士绅大户,城中其他读书人,以及某些茶楼酒坊的常客,都觉得文试头名的文章写得好,至于薛庭筠那文,简直狗屁不通,就跟低贱乡民平常说话一般,完全算不得上正经的考试文章。

    然而,她们也没说知府大人这榜出得不对,毕竟加试题只有小半个时辰的答题时间,其他人写的更加糟糕,只是没张贴出来而已。

    至于文章内容,就算薛庭筠说得再有道理,她们也是不认的,因为知府大人只是出了道考题,题目都是假设的,现实中她们青州府好好的,根本不存在粮价上涨的事儿。

    店小二讲起这三个榜的奇事来,那简直头头是道,薛庭筠她们听着,都觉得两方人马现场就要打起来了般激烈,然而,其实是在各自的场子里,说着各自的看法,两方人压根没机会对上。

    因为士绅大户们觉得,多出的三十人,有二十个武举,这是她们早有预料的,毕竟近些年边关吃紧,知府选拔良才也是理所当然的,就是多出的十个加试榜的,值得提高警惕,然而没根没底的十个人,也不值得大家太过关注。

    总之就是,知府大人做事,还是比较温和的,大家这就放心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