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家之主(女尊) > 第68章 穿帮了
    急着想坐牢的混混头子如愿以偿,被捕快带走了,而她手下的帮众,也老老实实地跟着走了,她们是去衙门领板子的,毕竟萍乡镇小,衙门里还真关不下那么多人。

    薛庭筠送走陈捕快和吴二后,进院子的头一件事,就是关心她家孕夫。

    谢允站在房檐下,看到小心翼翼扶着她进屋的娘子,有点哭笑不得,他是孕夫没错,但真不是瓷做的。

    “娘子,我没事的,你赶了那么久的路,先歇歇吧。”

    薛庭筠赶忙摆手,“没事没事,我还好,夫君你今儿一夫当关的样子真是太帅了,不过你如今是孕夫,怎么能打架呢,下次千万小心些。”

    “姐,你不用担心,姐夫根本没出手,算她们走运。”薛川扶着常小春进屋坐下,常小春伤得不轻,走路都一瘸一拐了。

    正好哑婶背着位老大夫赶到,薛庭筠这才知道,不止是常小春,常家帮十几个人,个个身上都有伤,幸好这帮家伙平常打架多,还跟哑婶学了些防身功夫,都没伤到要害。

    常家帮一众伤号,这会儿见到教练,一个个哭唧唧的各种诉苦,还求着哑婶带她们去报仇。

    好嘛,没被打趴下,精神气还在,薛庭筠放心了,开始问起事情经过来。

    事情还要从县城说起,常家帮一众人在县城走街串巷地卖香肉卖糕点,时间一长,难免跟本地混混起些冲突,然而她们每次都是几个人一起,少有吃亏的时候。

    大家本以为就这样下去,生意会越来越好做,结果某天忽然来了一群人,随便找了个理由,就要赶她们走,常家帮自然不愿意了,于是一言不合就打了起来。

    这种事她们有经验,不就是争个地盘什么的嘛,也不是什么大事,最后还是要坐下来慢慢谈的,不用太拼命。

    第一次打架也就是小打小闹,完了之后大家收拾收拾就该回家睡觉了。

    然而,在回镇的路上,她们一群十几个人,竟然遭遇了伏击,对方个个都带了棍棒,她们完全没准备,让二三十个人围着打,太吃亏了,于是一个个的赶紧分散逃命。

    等回到常家帮,还没缓口气呢,那帮人竟然大摇大摆地抬了个人来碰瓷,还直接将人摆常家帮门口了,叫嚣着让她们拿香肉方子来赔。

    傍晚时分,谢允久久不见薛川回来,感觉事有蹊跷,于是想办法将薛奶奶几人都弄去看戏了,自己才一个人跑过来找薛川,恰好遇到两方人对峙,他个子高,肚子也还没怎么显怀,往那儿一站,还真镇住了门外那帮人,让她们一时不敢轻举妄动。

    那帮人虽然被衙门教训了,连老大都抓进牢房了,但薛庭筠总觉得怪怪的,尤其是那位混混头头的态度,算得上奇葩了,于是问常小春,“你们知道那混混头子的来历吗?”

    常小春一脸茫然,反而是常小文,还稍微有点头绪,“她们是南城一带的地头蛇,听说有好几十个姐妹,有些富贵人家有啥见不得光的事,也找她们做,她们老大叫马大,听说在江湖上还有点名气。”

    薛庭筠心说,这就一个小小的县城,怎么连江湖知名人士都冒出来了,这永平县有这么好吗?

    “马大手下人多,生意也多,按理说咱们这小生意,轮不到她这个老大亲自出马的,咱们这回也是够倒霉的。”

    “难不成咱们的生意,跟她家的正好相冲了?”

    常小春忽然一拍脑袋,“我想起来了,听说过几天有家香肉铺子要开张了,说是比咱们家用料更讲究,味道更好吃,还开在东城最热闹的街上。”

    常小文急着问道,“老大,你听谁说的,我们怎么都没点消息啊?”奇奇小说全网首发qq717

    常小春尴尬地挠头,“那个,川表妹也知道的,她比较讲究,吃个饭都要找有雅间的,我也就是碰巧听了一耳朵。”

    薛川惊讶,“我怎么没听到。”

    常小春一脸嘚瑟,“我可是练武之人,耳聪目明,比你强多了,薛大娘子,你如今都考上秀才了,那个我什么时候才能去你们薛家提亲,你不会是嫌弃我了吧,咱们当初可是说好了的。”

    “谁跟你说好了的,你要点脸吧。”薛川不屑道,“姐。”

    咳咳,薛庭筠赶忙提醒,于是薛川改口道,“表姐,马大是不是帮人抢秘方开新铺子啊,她是被关起来了,那是不是还有别人来抢方子啊,咱们该怎么办?”

    常家帮众人也犯愁了,要是在镇上,她们团结点还能扛得住,但县城就不一样了,她们人少又没根基,跟人家一比就成了最底层,是被人欺负的命。

    “不如咱们别去县城了,去别的镇上也能卖吧?”

    “对对,县城咱们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就是路难走了些,车走不了,只能挑着担子过去了。”

    薛庭筠听着这群伤员讨论前途,忍不住插话道,“这主意不错,你们三五个人一起,去别的镇上租个铺子,每隔一段时间回来领一次香料,也挺方便的。”

    谁知这话一出,立马引来一大波反对的声音,“不行不行,我们每天都要回萍乡镇的。”“对啊,我们是一家人,要是分开了,那还有常家帮吗?”“三五个人太少了,我怕到了外面被欺负。”

    薛庭筠,再次认真打量了下这帮人,最大的应该就是常小飞了,已经成了亲有了娃,其实年纪不超过二十五,伤员里最小的才十三四岁的样子,而她们天天喊的老大常小春,其实也才十八岁。

    原来是帮没爹没妈的孩子,远离了家乡,在这边也没亲人,于是组成了一个大家庭,舍不得分开也是常理,“你们先别急,衙门里不是还关着一个马大吗,我明儿好好去问问,看能不能说和说和。”

    “老大,我们不想加入别的帮派!”

    “瞎说什么,谁让你们加入马大的帮派了,我是说跟马大商量下,她要是背后有人主使就不说了,她要是想做这门生意,咱们也可以拉她加盟,县城那么大,你们才十几个人,能做的生意多了,何必非要拿鸡蛋碰石头呢,再说了,方子明明在我手上,那帮人不找我,偏偏逮住你们揍,这其中必有蹊跷,得问清楚了再说下一步。”

    常家帮众人果然能屈能伸,听说不用拼命,只需要分点生意出去,顿时都不反对了。

    说话间,老大夫给每个人都看完诊开好了药,薛庭筠便请老大夫帮夫君把把脉,听老大夫说大的小的都特别精神,是难得的好胎相时,满屋子的人都欢快起来,萦绕在常家帮众人头上的阴云,总算散了些。

    然而,才出了常家院子,刚才还精神怼人的薛川,立马蔫了,因为,他的秘密,让老娘发现了。

    薛茹脸色阴沉沉的,在里面一直没怎么说话,这会儿脸色也没好到哪儿去。

    薛川可怜兮兮地去拽娘亲的衣袖,却被她无情甩开,求姐姐帮忙说话,却连薛庭筠也碰了一鼻子灰,他没好意思求到姐夫头上,于是只好耷拉着脑袋跟在几人后面。

    天色已经不早了,要是平时她们一家人早已吃过晚饭,开始准备明天的物什了,回到家才发现,奶奶带着小三儿站在门口焦急地等着。

    看到她们一起回来,薛奶奶刚开始还笑得一脸慈祥,等看到人群中多出的女子,竟然是她家孙子时,薛奶奶的大巴掌就飞了起来。

    然而,巴掌最后并没有落下,因为电光火石间,谢允已经飞快地挡在了薛川前面,“奶奶且慢!”

    薛庭筠反应没夫君快,是在夫君说话之后,才赶紧跑过来拉住薛奶奶胳膊的,“奶奶别打二弟,都是我的错。”

    薛滔赶紧把二哥拉走,免得让爹看见了还要挨打,堂屋里,薛奶奶和薛茹站着,谢允坐着,就薛庭筠一人,跪在薛家祖宗牌位前,接受来自长辈的教育。

    没多会儿,换好衣服的薛川出来,跟着姐姐一道跪着,他也不解释什么,就乖乖地听长辈训话。

    薛奶奶训话的主要内容是:薛川年纪不小了,穿成这样到外面晃悠,万一让人看出来了,名声还要不要了,嫁不出去该怎么办?

    薛茹担心的还不止这些,她家二小子胆子也太大了,竟然跟一帮混混做起了生意,今天那场面,差点没把她给吓到,那群混混一个个的都伤成那样了,他一个男孩子……不能想,想想就后怕。

    最大的责任还是薛庭筠,她作为家中长姐,都是有功名在身的人了,不好好教导弟弟,竟然跟弟弟一块儿蒙骗家里人,简直胆大包天。

    薛庭筠,深刻的自我反省之后,发现还是前世的观念作祟,她一直觉得,二弟聪明机灵,身子骨也不算太弱,就算在外面行走也吃不了亏,她真的把男子名声这档子事儿,给忘到九霄云外去了,这一点算她的错,没考虑周详。

    其他的,她就不是很赞同了。

    但现在的问题是,怎么跟奶奶和娘说,她觉得男女是平等的生命体,男人的意愿也该得到尊重,二弟想做什么也该支持,一辈子被困在后宅什么的实在太可怜了。更新最快奇奇小说https://qq717/qq717/

    这,是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