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家之主(女尊) > 第70章 夫妻俩
    薛庭筠才说要去找马大的那帮手下,留守的孙捕快就及时送了她个消息,听说那帮人分作两批,一批回县城搬救兵去了,一批在客栈住下养伤,正巧就在平安客栈。

    薛庭筠要去捉个人来审,吴二也去凑热闹,两人急匆匆赶到平安客栈后,直接从后门进去,截住两个躺床上的伤号,一个□□脸一个唱白脸,开始逼问幕后黑手。

    然而结果不太好,因为这事是老大接的,还约了地方单独谈,她们这些手下没人见过那人真面目,就只知道老大骂过几句,说那人钱多了没地儿花,竟然找她来办这种缺德事。

    这些个混混连缺德事是啥都不知道,更别提招供了,哪怕吴二拿了把菜刀在她们面前比划来比划去的,两个伤号都给吓得眼泪哗哗流了,还是说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

    “那人,那人可能是府城来的。”门外有声音答道,然后一个端水壶的混混,战战兢兢地推开了门。

    吴二身法飞快地将人拎了进来,顺便关门挂好门栓,“薛妹妹,这个傻,应该好审些。”

    果然这个傻的不等两人动手,就把知道的全说了。

    “床上两位姐姐说的都是真的,我们都没见过那人,我是去帮老大兑银票,看到票根是府城才有的银号,才这么猜的,咱们县城这种小地方,没几个人用的起银票,那人八成是府城来的。”

    吴二还不信,“你怎么这么听话,是不是想骗我们,反正过几天你们就回县城了。”更新最快奇奇小说https://qq717/qq717/

    “秀才娘子冤枉啊,咱们老大还在衙门关着,您可是陈捕头的知交好友,我们骗谁也不敢骗您啊,万一陈捕头一不高兴,把我们老大送回去县城关大牢,那咱们的脸面全没了。”

    知道的还不少啊,薛庭筠仔细打量了一番这个看起来很胆小的混混,她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看上去可怜兮兮的,然而她的几位姐妹都躺床上了,就她还能活动自如,十有八九是个装憨的。

    于是薛庭筠大方地放过了两个伤号,等出了门,却将这个装憨的拉到个偏僻的角落,出银子让她以后给通风报信,憨混混应得倒是爽快,“老大都不想接的单,为了老大,我都要帮你们。”

    走出客栈,吴二还在奇怪,“薛妹妹,你真信了她说的?”

    薛庭筠摇摇头,“不全信,但若是她肯透露点消息给我们,总能提前防范着些。”

    吴二点点头,然后将那幕后黑手一通骂,最后很是肯定道,“我猜那人肯定是个男人,这种连孕夫都不肯放过的,多半是些后宅恶毒男子,太狠心了。”

    薛庭筠,这角度很新颖啊,她还从来没往这方面想过,回去跟夫君好好理理,说不准能找出背后捣鬼的人。

    吴二离开前,薛庭筠才知道她又有麻烦了,原来昨天她就请老娘去陈家提亲了,结果让陈捕快给拒了,她偷偷从后院翻墙进去见了她家一枫弟弟,结果陈七郎也不知道大姐是怎么想的。

    恰好偷听到平安客栈店小二过来,说是薛庭筠请陈捕快到常家帮那条巷子喝酒,吴二还奇怪呢,那个乱哄哄的地方,压根没啥好的酒馆,就听到陈捕快喊她一起去,她觉得可能有戏了,就跟着跑了过来。

    等她帮完忙回去,陈捕快又不搭理她了,她如今心还悬着,就想找薛庭筠好好问问。

    薛庭筠,她能直接告诉这家伙,人家是不放心,打算多考察考察吗,于是安慰她,“陈姐姐就这么一个弟弟,肯定舍不得早早就将人嫁出去了,别担心,以后她还找你帮忙,就说明所有人选中,她最看好的还是你。”

    “真的?”吴二现在特别有怀疑精神。

    “不然呢,你有听过谁去陈家提亲了吗?”

    吴二一想,还真没听过,“我懂了,反正就是不能让人去陈家提亲,可是过几天我就要去府城念书了,陈姐姐也要去,得让她把全家都一块儿带上才行。”

    薛庭筠想到揣着崽儿的夫君,也有点犯愁了,赶紧与吴二作别,就匆匆去了后厨。

    随着香肉的新鲜劲儿过去,她家的生意也慢慢趋于稳定,李大嘴与李掌柜回家过年,不知怎的,一直没过来了。

    不过平安客栈是老字号的连锁机构了,很少出什么大状况,客栈的特等香肉生意还不错,薛家在这里面只能拿到一成的收益,但也跟她家的普通香肉收入差不多了。

    因为怀着身孕,薛家人已经不让谢允帮忙了,请了个帮工干活,谢允在后厨看着就行,自从出了抢秘方的事,薛家人草木皆兵,觉得谢允在哪儿都不安全,万一有贼想找他问秘方,不小心伤着怎么办,于是专门请了哑婶过来守着。

    薛庭筠找到地方一看,帮工不在,她家夫君和哑婶正在一小院里练拳脚,人家怀里揣着块肉,照常生龙活虎,拳脚相向间,带起阵阵劲风,薛庭筠看得都傻了,说好的娇弱孕夫去哪儿了。

    里面两人早知道她来了,还是过了一会儿才收手。

    看着脚步轻盈朝自己走来的夫君,薛庭筠忽然悟了,她一直说着男女平等的话,自己却没真正做到。

    她一直想着怎么当好一个女尊世界的妻主,怎么给家人更好的生活,怎么保护好怀孕的夫君不受外界的伤害,一直想学着成为一个更大更大的人物,将所有人保护在自己羽翼之下。

    然而这个男人,与这世界其他男人不一样。

    他聪明好学,不像这世界一般男人那般娇弱,他应该有自己的使命,可能想要为家人平冤昭雪,他身后还有支持他的一些人,那些人很少出现,但薛庭筠知道他们是存在的。

    然而,除了这一面,他在家里还是一个好女婿,好姐夫,每天花了不少时间做一些琐碎的事,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他照顾她的生活,体贴入微,是个最温柔不过的好夫郎。

    一个人要做那么多事,应该会很累吧,幸好她家夫君身体素质好,这会儿看着还很健康,以后一定要给夫君多些自由,去做一些他想做的事,就像二弟一样。

    “娘子?”谢允已经走到近前,刚才那般强烈的气势已经消散无踪,还是那个云淡风轻的模样。

    薛庭筠抬起头,她应该长高了一些,目测都到夫君肩膀了,她朝这个男人露出个大大的笑脸,“夫君。”

    “娘子因何如此开怀?”

    薛庭筠继续傻笑,瞟了眼隔得远远的哑婶,“夫君长得好看,武功也很厉害,我看着就欢喜。”

    谢允嘴角微微翘起,语气揶揄道,“昨儿你还扶我来着,今儿看见我如此这般,该与我好好讲讲道理才是。”

    “哎呀,那时候一着急,就忘了我家夫君是个绝世高手了。”薛庭筠双手抱着谢允一边胳膊,与他一起慢慢往屋里走,“夫君你不知道,我有孕期恐惧症。”奇奇小说全网首发qq717

    “哦,这是什么病症,我还第一次听说。”谢允任由薛庭筠在外面与他亲近,而哑婶已经默默隐了。

    “就是害怕怀孕,害怕生娃,会紧张到吃不好睡不好。”

    谢允讶然,随机轻轻笑道,“娘子不用担心,大夫不是说了吗,我好好的,咱们孩子也好好的。”

    “所以我才高兴啊,今儿看到附近这般生龙活虎,孕期恐惧症都好了一大半了。”

    两人说着话,薛庭筠也把探听到的消息都说了,最后才问,“夫君,昨儿你怎么亲自动手了,是不是因为哑婶陪我去府城了,你身边没得用的人了。”

    “那倒不是,马大的脾性,我还是知道的,我笃定她不会当众对一个孕夫出手,就算她脑子发昏,我也能制住她,只是那样难免显得出格,娘子能及时赶到,还请了官府捕快帮忙,这样最好不过。”

    “夫君你知道是谁这么恶毒,竟然想对咱们娃出手,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咱们得提高警惕啊!”

    “具体是谁我也不知道,但总归是那帮人没错了,这事我自会处理妥当,娘子还是安心去府学读书吧。”

    薛庭筠忽然用力晃了晃谢允胳膊,“那你呢,我这一去就是三年,你舍得我啊?”

    谢允微微蹙眉,“可大家都在这里,家里生意还要人照看……”

    薛庭筠也一脸黯然,“陈姐姐说不想考功名,我还劝她来着,说什么建功立业正当时,这会儿轮到我,怎么就这么舍不得呢,还有咱们孩子,我怕等我回家,他不认我这个娘,哎!”

    “夫君,你说咱们全家一块儿搬到府城去好不好?”

    谢允不赞同地摇摇头,“这事,奶奶肯定不乐意,后天你就得出发了,还是多想想有什么要准备的吧,免得到时候来来回回地跑。”

    后天,薛庭筠想起还有一大堆问题就头疼,还有一件差点忘掉的事,她今儿晚上还得去刘夫子家受教育,这会儿天都要黑了。

    想到今晚回家还有个大麻烦,薛庭筠乐得跑到刘夫子家躲一躲,“夫君,若是奶奶她们要罚二弟,你就说等我回来一起,我先去刘夫子家了。”说完飞快地跑了。

    过了片刻,从后厨走出两个人来,一个是哑婶,还有一位须发苍苍的老者,正是薛庭筠见过的炼器大师,他看着薛庭筠离开的方向,捋着白胡子道,“主子,其实去府城也好,萍乡镇太小了,许多事极不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