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家之主(女尊) > 第73章 埋坑中
    四月初五,这是个大晴天,薛家人一早就忙开了,昨儿晚上说好了全家都去府城,虽然不一定一同上路,但该准备的也要开始备下了。

    薛庭筠是明儿一早就要出发的,还没到中午,她就抱着一个木盒子,急匆匆地跑去找刘夫子了,里面的宝贝她昨儿晚上才拿到手,是夫君的友人千里迢迢送来的。

    刘夫子还没下课,刘老夫人热情地接待了她,听说她们全家都要搬去府城,还有点舍不得,毕竟薛庭筠在镇上的时候,那是隔三差五就要送点好吃的来,以后可就吃不着了。

    薛庭筠等啊等,总算把刘夫子给盼来了,然后神秘兮兮地拉着夫子去了院子里。

    “老师,我以前跟你说的,能把东西放大很多倍的显微镜来了,您看看。”薛庭筠说着打开盒子,里面是最原始版本的显微镜。

    刘夫子就看到个缩小版的蒲扇一样的东西,不过是用铜板做的,整个儿约莫半个巴掌大小,那扇柄还能通过旋转往上往下。

    薛庭筠小心拿起最简单版本的显微镜,铜板正中央才是关键,那里镶嵌着一颗特别小的玻璃珠子,目测约莫不超过三毫米,就这小小构件,可花了不少功夫才弄出来的。

    正对着玻璃珠子的下方,是当作载物台的针尖,可以微调位置,大概能放大两三百倍,薛庭筠小心捡了一片树叶,扯下一点点叶片放在针尖上,然后对着太阳,从透镜看过去。

    还真能看到叶片的脉络,薛庭筠跟发现新鲜玩具一样,赶紧拿给老师看,刘夫子费了老大的劲儿,总算看清楚了,两人像小孩子一般,在院子里玩了许久,差点耽误了夫子下午的授课。

    在木盒子里悄悄藏了一份详细的说明书,以及改进后显微镜的素描图样,薛庭筠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刘夫子学堂。

    她晚上得参加族中的庆功宴,明儿一早就得出发去府城,此去一别,不知道又有多久才能再见,薛庭筠只好啰啰嗦嗦地叮嘱夫子:她会写信回来,老师千万要回啊,高纯度的白酒不能喝多了,老了会变痴呆的,算术可不止是用来算账,还有很多用法的,以后慢慢在信里讨论下各种应用题……

    巴拉巴拉,听得刘夫子都烦了,“等你学会骑马,一天就能回来了,哪儿这么多废话,赶紧走吧。”

    薛庭筠委屈,她是读书人啊,骑马多辛苦啊,然而老师的威慑力犹在,她只好苦巴巴地应了。

    后面的时间过得特别快,眨眼间薛庭筠就要出发了,一同上路的还有吴二,两人轻车简从,与家人一一作别后,很快消失在朦胧的晨光中。

    薛家人送走家中读书人,一同往回走的时候,谢允与薛奶奶告假,说是想回谢家村一趟,薛奶奶正犹豫着谁去接送,薛川就主动请缨,说是姐夫怀着身孕不方便,谢家人看着都不像好人,他得过去看着。

    薛奶奶看他一身看不出性别的打扮,就觉得辣眼睛,还想着回去关起门来好好教育教育,谁想到他竟然还要往外跑,然而家里没别的女人了,生意的事,少不得她和薛茹两个,算了算了,眼不见心不烦,干脆大手一挥准了。

    两人回村的时候,特别走了偏僻的小道,到了谢家,谢允让薛川在外面藏好,自己翻墙进了谢家院子,没多久就抱着一个木盒回来了。

    “姐夫,你这就看完了?”薛川知道谢允跟谢家人关系不好,还以为姐夫趁着去府城前回来,是要给这些人点颜色看看,结果里面一点声息都没有,姐夫就出来了。

    谢允点点头,忽然翻开木箱,从里面拿了样东西丢给他,薛川接过来一看,差点吓到手抖,这么大一根金条,烫手啊,赶紧要给还回去,说话声音都有点颤抖了,“姐,姐夫,你是打劫去了吗,这东西不会要命吧?”

    “拿着,就说路上捡的,回去贴补家用。”谢允云淡风轻道,“咱们还得去趟河对岸,娘子有事托我去办。”

    “姐夫,你开什么玩笑,连我爹都不会信,不行不行,你自己拿着吧,我怕我弄丢了。”薛川急得声音都大了点,但想到两人这是来找谢家人报仇的,赶紧又压低了声音,“姐夫,你把里面的人怎么了?”

    谢允笑笑,“别担心,我只是拿回我自己的东西,谢家人,我没动。”

    薛川,怎么感觉姐夫笑得有那么一丢丢阴险呢,不对不对,姐夫绝不是这样的人,他肯定是看错了。

    “这一块你收好,我这儿还有,你这块拿出来放明面上,咱们这回去府城,少不了花银子的时候,你自己动动脑子,想个过得去的理由,不能让奶奶怀疑,事成之后,你想开多少连锁,姐夫都支持你。”

    薛川,天降金子就已经把他给吓到晕乎乎了,这会儿听姐夫的话,他觉得自己要好几个晚上都睡不着觉了。|

    于是一路晕乎乎地跟着姐夫跑,他好像记得谢家人有养狗的,怎么连狗都没吭声,可能是他记错了吧。

    两人到了河东村的时候,正好王夫子的学堂开始上课了,学生们坐在四面透风的草棚子里,正听着夫子训话。

    王夫子训话内容还跟薛庭筠有关,无非是吹嘘自己教出了个十六岁的秀才,有多么多么了不起,然后给学生画个饼:你们比那个薛庭筠聪明,肯定比她强,考上举人都不是事,最后顺便暗示下,过不久的节日大家多多送礼啊。

    正说到送礼,就听到有人在外面喊了一声,“薛庭筠有礼送与王夫子!”

    王夫子顿时得意了,忍住得意整理整理了衣袍,才一脸傲然地带着所有学子出了草棚。

    见到来送礼的竟然是那位闻名乡里的丑哥儿,王夫子微微皱了皱眉,仍然客气问道,“来者何人,所谓何事?”

    “在下薛庭筠夫郎,今日送上薛庭筠之礼,感谢王夫子的教导之恩。”谢允说着递了个盒子过去。

    王夫子看那盒子普普通通的,就很有些不快,等打开盒子一看,里面没金子没银子,就一块布,忍着不快将布打开,上面绣着几个歪七扭八的大字,“感谢王夫子三本书的教导之恩”署名薛庭筠。

    学生们看了不明所以,都纷纷望向王夫子,想听他说出个特别感人的故事来,然而谢允比王夫子快了一步,“我家娘子说,王夫子教导了她整整八年,她学了整整三本书,能写能背,虽不解其意,但也考中了两题,故而特送锦旗一面,以示感激!”

    学生们越听越琢磨出不对来,这跟老师说的不一样啊,考秀才明明有四题,怎么才中了两题,就算两题再答得好,也考不上啊?

    学生们还没想明白,王夫子倒是听出来了,感情这是来显摆的,想说没有她教另外两本,人还是考中了秀才,而她这个夫子还只是个童生,就差没直接说一句,“我这个秀才压根不是你教出来的。”

    王夫子给气得不轻,开始骂薛庭筠不尊师重道,学生们就更不明白了,人家秀才娘子都送锦旗来了,哪点不尊师重道了,正好有闻讯赶来的村民,因为没听到前面的八卦就问学生,学生一五一十说了。

    村民听着也觉得有点不对,于是去请教村里有经验的老者,于是一传十十传百,消息就慢慢传开了。

    然后等有懂行的读书人一分析,大家才明白,原来这位王夫子不仅教不出秀才,还耽误了人家八年时间,人家自己回去学了三个月就考上了,这完全就是误人子弟啊。

    乡下人家送孩子读书的,莫不认为自家娃聪明无比,不然也不会花那么多银子去做一件没指望的事,听说王夫子教不好聪明人,都纷纷打了退堂鼓,生怕自家孩子也给耽误了。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且说谢允一番感激致辞之后,也不管王夫子气得直跳脚,看她人虽老但精力还很旺盛,显然不会被薛庭筠一番话给气出个好歹来,就放心地转身离开了。

    薛川刚才围观了全程,这会儿跟在姐夫后面,一个劲儿地拍马屁,“姐夫你刚才真威武,你不知道,我就在旁边看着都觉得,姐夫您这风度这气派,比那帮真读书人还读书人,好看极了!”

    谢允无奈地拍了拍他肩膀,“二弟,你大可不必如此,我们是一家人,我是你姐夫,照顾你是应当的。”|

    “可我说的也是肺腑之言啊!”薛川一脸真诚地赞道,“姐夫你不知道,我最近看那些个娇弱男子,怎么看怎么别扭,我一看姐夫就觉得特别顺眼,哎,我这样儿的,以后要是不能嫁人,就给姐姐姐夫当大掌柜,做一辈子生意,姐夫你说好不好?”

    “常小春不是跟你提亲了吗,怎么会不能嫁人?”

    “她啊,她一直看我不顺眼,这回提亲,还不是因为姐姐帮她们解决了麻烦,她想回报薛家,没看到她都那话说得多勉强吗,我又不是眼瞎,还能不明白。”

    谢允想到被薛庭筠胡乱撮合成的吴二与陈七郎,半开玩笑道,“这事你别操心,你姐姐准能帮你找着个最合适的。”

    薛川惊讶,“我姐,她连这个都懂,姐夫你没弄错吧。”

    谢允笑而不语。

    薛川一路追着各种问,“姐夫,我姐怎么想的?”“姐夫,你还跟我卖关子,我觉得你变了,肯定是我姐把你带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