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家之主(女尊) > 第76章 小事故
    夜色越来越深,热闹的学堂开始安静下来,薛庭筠独自一人躺在校舍的床上,有点想家里人了。

    忽然听到外面传来阵阵吵闹声,随后有人敲响了她的房门,吴二在外面急切喊道,“薛妹妹,快起来,大姐受伤了。”

    薛庭筠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翻身起来,随便扯了件衣服套上,急匆匆地出了门,“大姐,你说的是陈姐姐吗?”

    “是!”吴二着急地直接扛起她就走,薛庭筠还在问,“伤势怎么样,大夫请了没?”|

    “你别说话!”吴二烦躁地数道,一路上吼着“让开”,拔足狂奔,很快就到了学堂门口街市上的医馆。

    医馆里两波人正对峙着,一边是医馆里的药童和大夫,看动作是想把一个担架上的人往外推,而另外两个人却死活不肯退让,还一直求着大夫救命。

    医馆大夫见了她俩,就开始嚷嚷,“快把人弄出去,不能死在我馆里。”

    薛庭筠被吴二直接放到了担架前,看到浑身是血的陈捕快,薛庭筠顿时浑身一震,赶紧一边检查伤口一边吩咐,“吴二,你去我房间里拿烧酒,白色瓷瓶装的,最烈的那种,全部,快!”

    吴二瞬间不见了踪影。

    “你们两个,我陈姐姐除了背上这处刀伤,还有没有别的地方受伤?”

    两人都是乡野村妇打扮,看起来像是一对母女,这会儿听薛庭筠问话,连忙答道,“没有,恩人就只这一处招了人暗算。”

    薛庭筠看这刀伤,足足有三十几厘米长,因为伤口太长,血流了太多,以至于染透了衣衫,实际上并没有多深,医馆的人怕是没见过这阵仗,才急着把人往外赶。

    “你们别废话了,人死了怪不到你们头上,我是府学的学生,叫薛庭筠,这话是我说的,出了事你们找我,现在赶紧给我拿止血的药粉来。”

    “府学又如何,秀才了不起,赶紧出去!”

    薛庭筠充耳不闻,先请两位帮忙把陈捕快连担架抬到里间床上,然后手忙脚乱地开始布置,母女两个也来帮忙,薛庭筠要什么,她们就直接去医馆后堂拿,谁要是敢拦,她俩就一副跟人拼命的架势直接往人身上撞。

    大夫和药童虽然骂骂咧咧,但还真没人敢上前阻拦,而是偷偷放了小童从后门出去报信去了。

    薛庭筠将医馆所有的灯盏都弄了过来,还打开窗户让月光照了进来,这让她能看清陈捕快身上的伤口,然后拿了把菜刀将陈捕快背后衣服割下来,露出狰狞的伤口。

    伤口一直在流血,医馆的人却见死不救,连点止血药粉都没上,薛庭筠气急,正好吴二带着烧酒赶到,薛庭筠直接拿了菜刀给她,“叫她们交出止血的药粉来,谁要是敢耍花招,砍手!”更新最快奇奇小说https://qq717/qq717

    吴二立即拿着菜刀去取药了,薛庭筠开始用烈酒再次洗手,对器械和棉布进行消毒,然后才开始拭擦伤口。

    感觉陈捕快还有一丝意识,薛庭筠特意大声喊道,“陈姐姐,没事,伤口没那么严重,想想你家夫郎还有你的孩儿,打起精神来,我马上要帮你清理伤口,很痛,你忍着点。”

    然而,她才说到清理伤口,一瓶烧酒就对着伤口倒了下去,陈捕快顿时没忍住惨叫出了声,吴二急得眼睛都红了,“你干嘛?”

    “救人!”薛庭筠不废话,拿起针线就开始缝伤口,陈捕快直接就痛晕了过去,她的手工可不太好,但能把两边的肉拉到一起加快止血就好了。

    周围人都看傻了,医馆大夫更是嘴上叫着“疯子”,然后从医馆前面大堂跑出去了,两个药童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吴二嘴巴张得很大,却没说出半个字来,母女俩虽然受到了惊吓,竟然比吴二还要好很多。

    薛庭筠不管,一瓶止血药粉直接全倒了下去,慢慢的,血不再流了,大家一看才松了口气。

    薛庭筠这会儿才扯下包在自己头上的棉布,里面都汗湿了。

    吴二干巴巴地问道,“这样,能救人?我大姐,还好吧?”

    薛庭筠没好气道,“谁说是你大姐,也是我大姐好不好,我能坑她吗?”

    吴二点点头,“那就好,那就好!”

    薛庭筠看了看,觉得还不够,“这伤口还得包扎下,不然暴露在外面会感染的,就是这些绑带烫过还没干。”

    吴二赶忙道,“没事,我把这拧干再烤烤。”说着伸手就要去拿,却被薛庭筠一把拍在了手上,她顿时委屈了,“我帮忙你怎么打我。”

    “你手脏。”硬是让吴二用皂角洗了五次手,再用烈酒泡了泡,才准她将锅里煮着的棉布挑起来拧干,甩水,然后举炉火上烤。

    粗活都让吴二忙去了,薛庭筠去给人调盐糖水,恰在此刻,外面有了动静,溜掉的药童带着一群家仆打扮的人赶到,个个手上都带着手臂粗的木棍,气势汹汹地闯进了里间。

    看到床上人脸色惨白,家仆头头以为人已经死了,立马恶狠狠地叫嚣,“快把这个死人给我丢出去。”几个人就要去抬人,却被吴二几招就摔成了一堆肉山,躺在地上哀嚎不止。

    家仆头头怕了,一边退一边放狠话,“你们等着,我去衙门告你们,我家三夫人可是刑房经承,你们死定了。”

    薛庭筠这会儿才给留下的人讲道理,“你们也真是,没看清就先动手,我朋友明明好好的,你们非要污蔑她死了,还想动伤重的病人,活该被打,本来你家医馆有机会扬名立万的,都让你们给搞砸了,哎!”

    一群家仆哼哼唧唧地爬了起来,哪儿还听得进去薛庭筠说了什么,一个个飞快地溜走了,连狠话都不敢说一句。

    幸好吴二动手前,及时地把绑带递给了薛庭筠,不然她前一阵就白忙活了,薛庭筠请几人搭手,艰难地帮陈捕快绑好伤口,就抬着担架回了学堂,走的时候还没忘丢了块碎银子给药童。

    那母女俩进不了学堂,帮忙把人抬进去之后,在附近找了客栈住下,说是要等恩人醒来。

    薛庭筠和吴二晚上轮着守夜,防着陈捕快发高烧,所幸只是低热,等到天亮竟然醒了,她俩那个激动啊,差点就要哭了。

    陈捕快状态还好,薛庭筠二人到外面接了昨天的母女俩进来帮忙,她俩就急着去演练场参加今天的开学典礼了。

    不管哪家学堂,开学时都有各种仪式要走,只是今儿的府学学堂,看起来尤为不同寻常。

    演练场里外都有重兵把守,正中央的擂台上,更是隆重地摆上了最高规格的香案,等知府大人带着一众府官,个个穿着正经的官袍,出现在擂台上时,全场鸦雀无声。

    薛庭筠与一众学子站在台下,莫名感觉氛围特别严肃,没人敢抬头乱看,然后就听到礼官拖着长长调调的声音喊道,“跪!”

    立马齐刷刷跪倒一大片,包括场外守卫的兵士。

    礼官继续喊道,“请圣旨!”

    薛庭筠一惊,赶紧拜倒,听着礼官念着用词华丽、绕来绕去的圣旨,大概总结了几点意思,先是表扬赵知府为皇帝鞠躬尽瘁,然后说了下皇帝的远大目标,就是富国强军,争取早点打败隔壁强敌,收复大丰失地,最后才简单说了几句,青州府的事都由知府全全处理,皇帝都支持。

    当然,最后一点,圣旨上可不会这么明着写,是她根据上下文阅读理解得出的结论。

    这放权也太放得开了,薛庭筠有点不敢置信,趁着跟着大家一起行大礼时,偷偷瞄了眼前面人的动向,然而她在下面,上面人都背着她们的,压根看不清。

    于是她转头看同学们,忽然感觉大家都乖顺了不少,连演练场外面原本吵吵嚷嚷的人群,这会儿也集体息声了。

    看来圣旨在大家眼中,还真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

    毕竟重律法的朝代,大多刑罚比较重,什么诛九族之类的,在这个小小的大丰也是有的。

    薛庭筠一边瞎琢磨,一边跟着流程走,拜文圣人,然后是知府大人讲话,知府大人没什么废话,直接丢了份大礼包给大家。

    台下的学子们都懵了,军训是个什么鬼,她们明明是高洁无暇的读书人,为什么要跟个武士一般,接受各种非人的训练?

    为什么连家住临江府的学子,都要到学堂的破校舍住,那一人一间的校舍,还不及她家下人房大,怎么能住人?

    竟然要让她们认一个武官当老师,还得在一个月内全听这人安排,武官算什么官,全是些只会耍横的泥腿子!

    台下开始窃窃私语起来,台上知府大人等大家越说越热闹,才幽幽地来了句,“圣旨在此,违令者,剥夺终身入仕资格!”

    学子们敢怒不敢言,都在想着回去找谁谁谁来,一定要知府大人收回成命。

    然而,下一刻,知府大人就宣布,从即刻起关闭府学,学生不得出学堂,外面无关人等,不得进学堂。

    台下立马炸了锅,学子们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纷纷抗议起来,知府大人瞧着下面生机勃勃的学子们,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本知府公务缠身,你们有任何意见,都可以与这位大人说。”

    她一侧身,露出了身穿甲胄的秋老,以及她身后人数已经扩展到二十人的亲卫队。

    学子们,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要不要这么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