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家之主(女尊) > 第81章 日常坑
    等一群学子们再次排着整齐的队列出现在城门口时,看热闹的人中,立马就不少小丫鬟老仆人之类的,叫着自家少主子的名字,然后飞奔着跑了。

    学子们,跑得肚子都饿了,没见个贴心的给送吃的来,怎么看到她们就跑,难不成她们的样子太不文雅,连仆役都给吓着了。

    大家相互帮忙整理,见同学跟自己一样,虽然头发有点乱了,衣衫上也沾染上了些许污渍,形容远没有平常那般斯文秀美,但大家的精神头都挺好的,看着还挺顺眼的,于是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进城没多久,大家才明白,原来之前那些跑了的仆役们,竟然是去报信去了,这会儿,就有人坐着马车最先赶到了。

    一对中年夫妻,下了车看到队列中间的女儿,忍不住红了眼,夫妻两个不敢打断大家的队列,只能跟着大家一边跑一边喊,“女儿啊,苦了你了,这才几天不见,你怎么就又黑又瘦了啊,赵大人啊,你就饶过我家孩儿吧,她从小到大就没吃过这样的苦啊!”

    队伍中一个白白净净的女子,顿时被臊得满面通红,“娘,爹,你们干什么,快回去,再有二十天,我就能回家看你们了,你们别跟着跑了,累,快回去吧。”

    夫妻俩一听,她家读书娘子不是被人绑架了,还能自己说话,赶忙问起她的日常来,吃得好不好,睡得好不好,读书辛不辛苦,白净女子虽然羞臊,也跟人换了位置,边跑边跟父母说起来,直到两位累得追不上了,才挥手与他们作别。

    谁知,后面又来了一群人,看排场就知道是富贵人家的,下了车也不瞎嚷嚷,直接往学子们手中塞吃的,她家女儿也很豪迈,“大家别客气,赶紧接着,都是家里人做的,可好吃了!”

    这下队列里面顿时热闹起来,大家本来就饿了,这会儿有人雪中送炭自然感激不尽,连连朝那学子和她家人道谢。

    后面赶到的家长和仆役们,顿时发现了帮女儿刷同学好感度的秘诀,于是到学堂前,所有人手上都拿着大包小包的吃食。

    精神粮食有了,填肚子的吃食也没落下,这一整天的军田踏春活动,总算不是苦巴巴的结局,大家都很满意,回到校舍,有些人甚至兴奋到难以入眠,忍不住打开日记本,写上一篇激情澎湃的随感,或者赋诗一首,或者与舍友深夜卧谈一番。

    谁的青春不热血,这般有感触有启发的学府生活,能对她们今后的人生产生多大的影响,谁都说不定,但至少现在,她们受到了触动,开始学着抛开从前的浮华表面,真切地去体验了一回她们不曾接触过的生活。

    陈韵霖坐在书案前,细细地听薛庭筠与吴二你一言我一语说起今天的经历,不免觉得有些遗憾,她的伤口虽然拆了线,但还是不能动作过大,全好至少得一个月,正好完美错过这次军训。

    知府大人跟她家岳母关系不浅,特意趁着大家没在的时候,看过她两次,第一次询问事情经过,第二次见她能动了,就带她去了府衙的照磨所,就是专门管文书卷宗的地方,让她自己去看去查。

    陈韵霖一开始完全就是一头雾水,毕竟那母女两个可是什么都不肯说的,还跟薛庭筠抱怨过这事。

    薛庭筠的建议是,可以不问事情,但母女俩的来历能侧面打听出来的,加上知府大人不是没事给人随便派活儿的人,说不准那母女俩家乡发生过什么大事呢,至于具体是什么事,就得看各个地方的卷宗了。

    可惜的是,陈韵霖看了一天的卷宗,一无所获,于是对比起在外面玩得很充实很开心的薛吴二人,尤其是出去跑了一天,整个人都要飞起来了吴二,那不嫌弃是不可能的!

    夜深了,薛庭筠特别累,睡着之前好像听到陈姐姐说,她家人已经到府城了,她下意识就觉得自己听错了,今儿晚上都没人给她送吃的,她还有点小失落呢,要是都到了,还没来看她,那岂不是更失落。奇奇小说全网首发qq717

    第二天军训开始时,秋老难得地将大家表扬了一番,说大家昨天表现不错,学子们激动之余,难免心生警惕,因为这位大人一看就不是好说话的,这不,果然不出大家所料。

    秋老说,既然大家这么喜欢去踏青,不如每天都去啊,正巧屯田所有不少农庄正缺人手,大家再去深刻体验体验,学习一些种田技能,免得以后变成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败家子。

    众人,大家最近这么勤劳的训练,不少人还真正下地干活了,怎么就成了败家子了呢,说好的大丰未来的栋梁呢?

    然而,心中吐槽归吐槽,大家还是被迫上路了,这次有经验了,所有人都有了共识,千万别像昨天,一开始就傻乎乎地跑得飞快,等硬着头皮出了城,个个都快虚脱了。

    但慢归慢,整只队伍还是很整齐的,于是穿着女装的薛川同学,站在原地就把肉干给发了,边发还边吆喝,“吉祥酒楼特制香肉干,一包只要二十文,有盐有肉,是您野外踏青必备零食,今儿免费试吃,预定请找薛庭筠,明天早上保证准时送到。”奇奇小说全网首发qq717

    薛庭筠赶紧跑出来,“二……妹,你怎么来了,奶奶呢,他们在哪儿?吉祥酒楼又是怎么回事?”

    薛川发完所有人,见薛庭筠已经脱离了大部队,顿时有点急了,“姐,给你信,快跟上!”

    薛庭筠将信塞怀里,赶紧又回到队列中,大家今儿都是吃过早饭的人,可不少人闻到了里面的肉香,都忍不住弄一块来尝尝,顿时眼睛都亮了,纷纷跟周围人议论起来,直到队伍前列的秋老大声咳嗽,才动作小了些。

    然而秋老似乎不想放过大家,她板着脸减慢了脚步,最后跟薛庭筠同排,然后朝她伸出了手,“擅离队列,拿来!”

    众学子不免心生同情,这位免费送肉给大家吃的好同学,又要被秋老欺负了,果然,薛庭筠不甘不愿地把一个纸包递给了秋老,秋老拿过来塞怀里就又跑到了队列前面。

    周围人纷纷安慰,“薛同学,不用担心,今儿你肯定有饭吃,要是吃不上饭,我把我的馒头分你。”“对,我可以帮你干活。”“对,我要是猎到大肉,一定分你些。”

    虚伪而脆弱的同学情啊,怎么没人说分点香肉干给她呢,薛庭筠一脸假笑,“好啊,那你们明儿早上还要不要吃香肉干了。”

    “要要要,我要两包!”“我要五包。”

    薛庭筠赶紧摇头,“不行不行,一人一包,太多了,小心像我一样被没收了。”

    众人,似乎感觉到秋老的目光扫过这里,顿时不敢多说了。

    今儿路边的围观群众们,比昨天淡定多了,有人还能指着队伍跟人炫耀,“看看,那是我三姑家的小闺女,看看,多精神一小娘子啊!”

    甚至有昨天出现过的家长,直接在茶馆占了靠窗的座位,等队列从茶馆下面经过时,还能跟自家女儿招招手,打打招呼,完了之后继续吃饭的。

    被满大街乡亲们强势围观着,学子们反而淡定起来,她们可不是在闹着玩,是去体察民情,是知府大人都赞许有加的事,有什么好害羞的。

    等到了另一处农庄,秋老竟然不让大家乱跑了,全体丢到田间地头干活去,还明明白白告诉大家,干活才有饭吃。

    薛庭筠偷偷摸摸借着如厕的理由,把怀里的家书掏出来一看,这字迹,不是她家夫君还有谁,内容很简单,就是告诉她,老家的一切已经安排妥当,全家人如今都平平安安到了府城,他盘下了老字号的吉祥酒楼,离学堂不远,等她一个月之后与家人团聚。

    夫君能写的字已经很多了,除了几个用拼音代替外,整封信字迹端正,卷面就跟他人一样干净清爽,薛庭筠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才小心地揣回怀里。

    既然薛川能穿成那样出来卖东西,他之前的事应该已经翻过去了,就是不知道是怎么解决的,还有一路护送家人来府城的常家帮,到了府城可不能再当混混了,这府城最大的漕帮起码有上千人,她们这样十几个人的小帮派,真没什么优势。

    到了午间的时候,大家一个个累得不行,还有人被田间的野草石块刮到蹭到,受了不同程度的轻伤,但没人抱怨什么,因为她们的劳动强度,跟常年干农活的军户们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尤其是这回这庄头,是个面容慈祥的老奶奶,生怕她们磕着碰着,给安排了最轻的活计,还特地找人全程看着,一点小小的擦伤都给慎重地上了药,简直把她们当小孩儿般照顾有加。

    反而是大家不好意思,更加卖力地干起活儿来。

    到了下午,大家都在山庄的演练场上集合,秋老一反常态,没直接让大家围着场地跑圈圈,反而让人席地而坐,开始分享起种田的经验来。

    学子们,有点懵,是让她们说吗,可她们今儿上午就帮忙拔了点草而已,哪儿有什么经验啊?再说有人会好意思说怎么拔草吗?

    现场一度很安静,即便被秋老凌冽的眼神扫过,也没人主动站出来,直到有一个弱弱的声音响起,“我,我有点经验。”

    大家一看,这不是平时最害羞的小方同学吗,小方同学垂着头,把小时候跟娘亲下地的事儿一说,大家一听,还能这样,于是纷纷说起些道听途说的经验来。

    到最后,秋老照样坑了大家,既然你们都这么有经验了,而且大家都是秀才了,那就把经验都写下来编成本书,到时候说不得还能造福广大农民百姓呢。

    众人,顿时如坐针毡,那些话还不是迫于秋老的压力随便说的,结果这位老人家竟然这样,丢人要丢到府城文坛去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