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家之主(女尊) > 第82章 积极的
    秋老布置下知府大人专门给安排的任务后,就找了个有阳光的地方,点上炉火煮水沏茶,顺便看看山间的风景,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

    而另一边一群学子好一番抓耳挠腮之后,还是有比较积极的,已经拿出笔墨纸砚准备开始写了。

    薛庭筠看大家都一副憋着劲儿想写文章的样子,顿时有点着急了,别的不说,要真是弄出本书来,万一有人脑抽地写上她的名字,那丢脸说不得要丢到子孙后代去了。

    于是她用家里人给新置办的豪华版毛笔,就是头上有一部分装饰是金属的,有节奏地敲击砚台,清脆悦耳的乐声立马吸引了大家的注意,直到所有人视线都转移到她身上了,她才清咳一声道,“同学们,你们真的打算现在就开始写吗?”

    有人不好意思地说道,“还没有,我打算再好好想想。”还有人察觉了她的话外音,眼睛都亮了,“薛同学,莫非你有什么好主意?”说完还朝另一边喝茶的秋老努了努嘴,表示考官还等着呢,不然要抗命吗?

    薛庭筠肯定地点点头,“我有办法,你们可能不知道,我家里虽是农户,但我从小就天天去学堂上课,因为身体弱,家里的农活儿都没干过多少,要说些中肯的经验,那肯定是不行的。”

    不少人纷纷点头,这批人中大部分还是连呼奴唤俾的小主子,连麦子和韭菜都分不清,更别提农事方面的经验了。

    取得了大家的初步认可后,薛庭筠忽然换上了欢快的语调,“我虽然不行,但我知道有人行啊,我们去问了记录下来,再由我们这些会写文章的整理编辑出来,说不准真对百姓有用呢?”

    “你是说庄头?”吴二反应还挺快,“秋老不是让咱们自己写吗?”

    薛庭筠笑了,“是咱们自己写啊,咱们先去问了之后,再自己写的,有什么不对吗?”

    学子们,说得有道理啊,她们怎么没想到呢,难不成是因为秋老太有威严,大家都习惯听命令行事,不敢多想了?现在再想想秋老说的话,她也没说这是考试,更没说不能请教别人啊。

    思路一打开,大家各种主意都开始冒了出来,薛庭筠作为这种想法的第一个提出者,被大家征用当了讨论会主持人,大家先把这本关于农事的书的主要框架理出来,再分配任务。

    反正薛同学说了,秋老也没说今天下午就完成,一本书怎么能一下午就能写出来呢,这明明就是个坑啊!她们作为有原则有追求的读书人,是绝不能让自己文名与一本不好的书联一起的,丢脸!

    毕竟都是些年纪轻轻就考上秀才的人,想法还是有很多的,薛庭筠只是稍微提及了一些要注意事项。

    比如咱们的书是写给百姓看的,最好按时间顺序来写该做些什么怎么做,大家一想怎么跟老黄历差不多了,老黄历都是朝廷中主管农事的大官,带着一大波人编写的,她们写的来干嘛?

    于是大家又是一番讨论,觉得别人写过的她们就不写了,主要写写干各种农活的经验吧,名字都想好了,就叫《农技》。

    大家越想越觉得,自己真是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积极性都特别高,分到任务之后,有人默默地观察起了田间的农人,有些性急的干脆去帮人干活,顺便套些经验出来,一个个就像觅食的鸟儿般,在农庄里到处找寻宝贵的经验。

    待到月亮升起,大家吃完饭之后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一路上都还在积极地讨论着,不少人发现了自己认识的盲区,决定去学堂的藏书楼看看前人类似的著作。

    薛庭筠终于在回程的路上看到,薛家人坐在吉祥酒楼的二楼,专门等着她经过,每个人都换上了绸子做的新衣服,咳咳,除了夫君,个个都有点暴发户的赶脚。

    可惜的是夫君竟然戴了幕篱,安安静静地坐下窗下,都没跟她说一句话,还有点失落呢,直到薛川跑过来,接过她给的明早订单后,又给她塞了封信,她心里又欢快起来。

    这一晚,藏书楼来了不少学子,守楼的老人家悄悄关注了下,发现这些个穿稠戴冠的学子们,竟然没看诗文古籍,而是冲着最偏僻角落的农书去的,不禁露出了老怀安慰的微笑。|

    薛庭筠回学堂后,被吴二拖着去了图书馆,没办法只能再次假装如厕跑去看书信,谢允写信就跟他平常说话一样,淡淡的语气,好像什么事都难不倒他似的,然而内容却没那么简单。

    薛庭筠这才知道她走后发生的事,二弟跟着夫君去了趟谢家村,莫名其妙就捡到根金条,薛家人发财的消息不胫而走,然后认识或不认识的人,都跑她家借钱来了。

    甚至有谣言说,薛家人在深山挖到宝藏了,薛家人烦不胜烦,不管怎么说都没人听,还有人说她家秀才的功名,就是用金子买来的。

    这可把大家给气坏了,于是动作越发快起来,没两天李掌柜亲自过来,大家把生意一转让,秘方也卖了个好价钱,她家只保留了一个卖香肉干的小生意,李掌柜很满意,顺便帮常家帮报了仇,原来县城要开香肉铺子的,竟是她们李家的分支。

    李掌柜这种人精一出手,那分支的人不仅连香肉卖不了了,还赔了不少银子,让常家帮的人更有底气,跟着薛二郎来府城继续发财了,目前都在吉祥酒楼有了比较体面的工作。

    薛庭筠知道谢允手上有人,但他任由谣言流传,却没有想办法阻止,反而给大家置办了新的行头,让外面人更信了几分。

    信中特意解释了他的用意:府城水深,他掌控力有限,不能一直派人暗中保护大家,才想着让大家换成有钱人的身份,请保镖护院,行事更加方便。

    谢允信中还特意为此道歉,说是他连累的大家,所以要请娘子放心,他会保护好家人们的,以后薛家的生意会越做越大,慢慢变成一般人不敢轻忽的存在,请娘子安心读书。更新最快奇奇小说https://qq717/qq717

    薛庭筠又仔细看过一遍,知道夫君前段时间做了很多事,总感觉夫君与以前不一样了,以前特别温和无害,现在对着家里还这么温和无害,对外面的,就开始展露出锋芒来了。

    当然,还可能是跟她摊牌之后,那些个锋芒就不瞒着她了,想到这人竟然跑去参加了招贤令的选拔,还被知府大人看中的事,薛庭筠总感觉,她家夫君是想在府城搞事情啊。

    可惜她这会儿还是个新生,没结交到什么达官贵人……不对,知府大人就已经很贵了,她后面的人更夸张,所以得积极帮助知府大人达成其目的,赶紧回去查资料编书吧,把这事弄好,那好处可不小。

    单说知府大人的立意,薛庭筠能猜出几层。

    首先是让广大学子到乡间体验生活,吃点苦加深印象,然后给大家洗洗脑,唤醒大家作为人的同理心,然后丢出今天的任务,让大家为自己同理心付出行动,这项行动不仅能发挥大家的特长,还可能变成一件极有意义、有影响力的大事……

    回到藏书楼里,看着一群像打了鸡血的学子们,正奋笔疾书——记笔记,薛庭筠觉得,不是知府大人套路深,是大家都还太年轻,毫无防备就跳进了别人挖的坑里,一本好书是那么容易的事吗,除非不讲究质量。

    然而这时候的学子们,还是很顾忌自己的名声的,所以,这是注定要让大家身累心累,从外到内都得到训练啊!

    薛庭筠默默找到本别人看过的书,拿出小本本也抄了起来。

    这一晚,藏书楼的灯亮到很晚,薛庭筠跟着大家离开时,看到守楼老太太,一副你们常来的笑模样,心里怪怪的。

    谁知回到校舍,陈韵霖竟然也还没休息,“薛妹妹,我找到一张卷宗,越看越觉得有问题,你说这是不是有问题,这里有一家人,全家总共有二十三口人,竟然都死于一场大火,无一人幸免不说,时间还是在四月初三。”

    “这时节常常下雨,房子哪儿能烧成灰烬,肯定是泼了油,可当地官员却给判了个雷火致死,既然都有雷了,那这群人都没一个人听见吗?奇哉怪哉!”

    这么明显的常识漏洞,怎么能上卷宗,古代的吏员可都是些精英人才,岂会看不出来,薛庭筠也觉得奇怪,“是挺不寻常的,你有查到那位判案的县令是个什么人吗,这种错也能犯?”

    陈韵霖好像就等着她发问似的,赶紧献宝一样地说出了下文,“我当然也去找了,亏得我机灵,拿了你家的好东西去找了照磨所的老吏,她才指点了我几句,不然这人的前因后果,我再看上几个月都未必能找到。”

    “这人竟然是京城冯家的风流才女,写诗作画都很有名,到咱们青州府来做个小小的县令,不过是走一走过场,任期都没满就直接调回京了,这么看来,这人被蒙蔽了也不无可能。”

    薛庭筠摇摇头,“先别忙着下定论,竟然是名人,不如找她的诗词文章来看看,从中可以看到,这人到底是真无知,还是另有隐情。”

    陈韵霖点点头,“有道理,我明儿继续,这活儿还挺对我胃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