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家之主(女尊) > 第85章 幼稚鬼
    府学今春的学子们,最近都颇有些意气风发,每天早上准时过来围观的家长和仆役们最早发现端倪,大家虽然被严禁送吃的给学子们,但跟着队列一起说说话还是可以的。奇奇小说全网首发qq717

    然而,学子们全都笑眯眯地摇头,表示没事啊没有什么的,当家长的还可以忍,当仆役的就不行了,回去报告主子的时候,说话不清不楚还把锅往小主子身上甩,严重的可是要吃板子的。

    于是仆役们纷纷动脑筋,有人是偷偷摸摸跟过去看,有人则是想方设法塞银子给那些大兵,这才稍微探听出点内幕消息来,兵士们听这群学子最近最得意的两件事,早上不怕被罚了,晚上写书画画颇有心得之类的。

    仆役们一听,自家小主子这才进府学多少天啊,竟然成了文武双全的厉害人儿了,竟然都开始写书了,这是好消息啊,汇报主子可是有奖的,于是回家添油加醋一番吹嘘,把小主子夸上了天。

    家长们一听也激动啊,小小年纪都开始著书立说了,这是怎样的天才,不行,必须到处宣扬宣扬,等到宴会上一显摆,竟然发现,你们家的也在写书,竟然还要为新书作画,大家凑一块儿这么一说,顿时明白了,只是联名著书而已。

    虽然失望了那么一点点,但还是件脸面有光的事儿,于是纷纷带话给自家天才们,好好写书,等书成了,家里给报销出版费,要让自家娃的大作流芳千古!

    学子们收到仆役带来的话时,还有点懵,她们说好的要保密,是谁把消息泄露出去的,事儿还没成呢。

    最近这些日子,大家都明白,就算是一本普普通通的工具书,要写好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幸好知府大人鼓励大家,说这事儿很有意义,是一件极具开创性的任务,大家坚持下去,就算出来的头稿不怎么样,大家都还年轻,以后慢慢改,二稿三稿,总会越写越好的。

    跟家里互相递纸条的就只有薛庭筠,大家眼神不善地盯着她,表示你再不老实交代,等会儿训练的时候,别怪我们公报私仇啊!

    薛庭筠岂会怕这群纸老虎,也把手指头掰得咔咔作响,她最近天天训练,战斗值已经提升很多了,怕什么,想打就打,反正她可是有一帮弟子的,谁还敢打她们的小老师了。

    旁边有人弱弱地插话道,“报告,我如厕的时候看到了,你们甘家的奴仆悄悄给助教士兵塞银子了。”

    忽然旁边有人惨叫一声,一名武科学子委屈巴巴地哭道,“都怪你们,这下可好,我老娘以为知府是个神仙,我就在神仙身边吸了两口仙气,就变成能文能武的全才了,老娘说要去祠堂烧香,把这事告诉老祖宗,这下可好,丢脸丢到祖宗十八代去了。”

    顿时人群中一番凄风苦雨,好不凄惨,薛庭筠被这戏剧的一幕给震得有点傻眼,说好要打架的呀,怎么她还没动手指头,大家都哭了啊,“莫哭莫哭,这未必是件坏事。”

    大家纷纷瞪她,心说丢脸啊,怎么还不坏了,就听薛庭筠颇为自得地说道,“真的,我们写出来不就是给人看的吗,初稿已经差不多了,可咱们都是第一次,没经验啊,不如拿回家给家里人看看,提点修改意见。”

    大家很犹豫,甚至有家教很严的学子感觉受到了惊吓,“不行不行,我怕老娘打我。”

    薛庭筠朝那人眨眨眼,“所以要尽早啊,趁着这会儿她打不过来,反正早晚都是要交出去的。”

    一番怂恿之后,大家抄录了一份初稿,上交给了秋老,请她找人送去学子家中,然后再由家人代为传阅,意见随便提,但原稿千万别给弄坏了,毕竟都是大家一笔一划写出来的,心疼啊。

    赵雯琪最先拿到学子们的初稿,翻了翻,再翻了翻,忍不住赞叹道,“秋姨,你教出来这帮小孩,还挺能耐的啊!”更新最快奇奇小说https://qq717/qq717

    秋老撇撇嘴,“想夸自己就直说嘛,这又不是我教的。”

    “哪里哪里,还是这军训的法子好,最初这帮孩子们可是连校服都不肯换的娇气包,得亏我将武科加试科的人给混到里面去了,大家一同训练,一同吃苦,相互间潜移默化的,才慢慢变成如今的样子了。”

    “要我说还是薛小友的方案好,她写了很多,我都一一拜读了,印象最深的有一处,她说大多数人天生是有同理心的,看到别人痛苦会觉得难受,但为什么人长大了反而失去这种能力了呢,是因为不在眼前,看世界都通过书本去看,能看到什么呢,必须要亲自去体验,方才能感同身受。”

    “就像咱们去年遇到的那群人,个个花天酒地酒池肉林,是因为她们根本看不到,看不到被她们迫害的百姓正在受的苦,我要让这帮孩子,一开始就要去看一些,她们从前根本不会去看的东西,人间疾苦……”

    秋老点点头,“那这个休沐日,您有什么安排?”

    “屯田所经过整治,其实还算好的,真正被富户压榨严重的佃户们,过得才是猪狗不如的日子,让她们去看看吧。”

    “那选哪家比较合适,你知道的,这批学子中,不少人来自本地大家。”

    赵雯琪犹豫了下,“选那些被退学的吧。”

    “大人,您真把她们给退学了,以后都不让考功名了?不是说她们自己回家读书吗?”

    “这还有能假,她们想考就考呗,录不录用是咱们陛下说了算,这些人连圣旨都能藐视,还有什么不敢做的,反正我都给陛下去信了。”

    赵雯琪说起陛下就有点激动,“秋姨,你说我要不要让薛小友帮我做几副画,展示下咱们青州府学子的新面貌啊?”

    秋老不答话,只默默地看着她,心说你这么想显摆,我还能说什么呢。

    “你默认了是吧,我这主意果然好,嗯,我觉得我还可以请薛小友帮我画副人像画带回家……”

    接到大量作画任务的薛庭筠,快要崩溃了,这工作量,她还在军训啊,每天累死累活的,然而知府大人大帽子一扣,说是要敬献给当今陛下的,她怎么可能拒绝。

    薛庭筠这会儿想到了,她不是临时有了帮弟子们吗,免费劳动力不用白不用啊,况且到皇帝陛下面前露脸的事儿,她不信还有人不愿意的。

    晚上把这事一说,同学们都疯狂了,有人笑得都傻了,那些不会画画的学子们,个个丧气得不行,为啥她们当初就没学一学呢,武科学子更是伤心欲绝,她们的手是用来拿刀的,拿笔写几个大字还行,画画这种精细活儿,她们想学也没那个天分啊。

    薛庭筠再次担任起了安抚工作,心说这里面还有三个好几十岁的人呢,怎么个个都变这么幼稚了呢。

    “大家先别急着伤心,好事个个都有份儿,我们是要画什么,是秀才与军户们一同耕作一同训练的画面啊,画的都是你们,你们才是真正露脸的人啊,有什么好伤心的,不该请同学把自己画好看点,放在比较显眼的位置吗?”

    这么一说,风向又变了,开始争起画面的c位了,会画的学子们也开始担心,她们才学了素描,技法还不熟练,万一画不好该如何是好,有人欢喜有人愁,反正大家晚上是睡不好了。

    薛庭筠把压力分摊了出去,自个儿高高兴兴回校舍了,今儿夫君来信说,陈家夫郎早就生了,时间正好是她们开学前一晚,本来当时情况有点危急,得亏县令大人力排众议,找了女大夫来给治疗,才及时把人给救了回来。

    后来等产夫修养了几日慢慢稳定下来,才听说陈韵霖在外面也受了不轻的伤,于是县令大人一合计,反正民间怀胎时间有长有短,便先瞒了下来。

    至于邢夫人母女二人,县令不仅自己没见着人,还派人去下面问了,确实没人在永平县见过这二人。

    信里还说了些别的,于是薛庭筠就有借口不把信给人看了,到了校舍就欢欢喜喜给人报信,“陈姐姐,你家夫郎生了,是个女儿,在咱们开学前一晚,也就是四月初七晚上生的,听说你受了伤,县令大人一生气,就没写信给你。”

    陈韵霖先是呆了一下,随后急切问道,“真的生了,我内人他没事吧,给我看看,没骗我?”

    “当然,我骗你干什么,这是我夫君给我写的家书,有些内容不能给你看,你要是不信,不如写信回去,说不定还能收到姐夫的亲笔回信呢。”

    陈韵霖赶紧去写信,等快写完了才想起,“那邢家母女俩怎样了?”

    “县令大人说,这两人没去永平县。”

    陈韵霖赶紧写完,大大方方把信递给薛庭筠,“劳烦帮我转交,那邢家母女我亲自去找。”说着就要开始收拾东西。

    薛庭筠赶忙劝道,“陈姐姐你身体还没好,不能乱动,伤口再裂开怎么办?”

    “无妨,从前留着血还赶路的时候都有,如今都好了大半了,应该出不了什么大事。”

    “你敢逃跑,我就告老师,不,告秋大人,知府大人,说你敢擅自离开府学,听说一开始不听话的几人,都给开除了。”

    陈韵霖的背影都僵住了,她怎么有了个这般幼稚的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