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家之主(女尊) > 第86章 自愿的
    被薛庭筠这么一打岔,陈韵霖也没急着收拾东西了,反正晚上也出不了城,等明儿薛庭筠走了,也就没人拦着她了,就听薛庭筠貌似在自言自语,“明儿还是要跟秋老说一声,咱们这有个伤号,还是个见义勇为的英雄,该请人好好看顾着才好。”

    陈韵霖:“……”

    第二天一早,薛庭筠又是好一番唠叨,陈韵霖表示很明白,不就是她乱跑薛庭筠就会告状,还能告到她家里夫郎那里去吗,她怕了行不。

    薛庭筠这才放心地走了,没多会儿,陈韵霖就出门去了隔壁府衙求见知府大人。

    赵雯琪笑眯眯地接待了她,陈韵霖也没好意思问家里事,而是说起卷宗上看到的灭门惨案,案子判得实在离奇,知府大人叫她自己去看,应该别有深意,因此特地前来请教。

    赵雯琪笑得越发慈祥了,“你可知,你岳母韩芷君为何迟迟不让我带消息给你?”

    陈韵霖还真以为岳母大人生气了,她在韩家住了好几年,知道岳母大人的脾性,这会儿真惊讶了,“为何?”

    “她是想让我看住你,你要是想乱跑,就用你夫郎的消息再拖一拖,反正是不想你掺合进来。”

    “为何?”陈韵霖惊讶又紧张,“莫非这事另有隐情?”

    赵雯琪点点头,“随我来。”带着陈韵霖就进了内间,四面密闭的房间里,墙上挂着一整张牛皮制的舆图。

    陈韵霖是铁青着脸离开的,知府大人并没有答应让她离开府学,而是给了她三天的时间好好考虑,哪里要得了三天,她是连一刻都不能等了,于是她一出门就让两亲卫给缠上了,说是知府大人吩咐过,要寸步不离地保护她。

    陈韵霖这会儿特别羡慕别的学子,她们每天都能出去,中途随便找个机会都能跑掉,如今府学中到处都是兵士把守,守卫比府衙还深严,她真跑不出去啊。

    于是就特别盼望薛庭筠早点回来,说不定有好主意呢。

    薛庭筠这会儿正跟同学们下乡体验生活,这天本来是休沐日的,知府大人说让大家到外面好好放松放松,说是今天不用训练,只到处走走看看风景人情就行。

    同学们高高兴兴就出发了,今儿连跑步也不用,大家全体坐马车去踏春,不少人还机智地在路上买买买,毕竟知府大人说了,今儿跟平时不同,果然,秋老看到都没说什么。

    坐着马车念着诗,看这天天这么的蓝,看那草草那么的绿,春天真是个好季节,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同学们像一群欢快的鸟儿,奔着外面自由的天空而去。

    然后,一群人就被大山拦住了。

    “秋老,您说的是真的,咱们还要翻过这座山?”

    “自然,山那边风光甚好。”

    好吧,同学们背着自己买来的各种美食,吭哧吭哧地爬上了山,又下了山,原本光鲜亮丽的人儿,都带上了几分狼狈,不过没关系,秋老说到了。

    山下有一个小村庄,还有大片大片的田地,远远看去竟有种世外桃源的感觉,同学们又振奋了,知府大人果然会选地方,这是想让大家体会下青州府治下纯朴的民风吗?

    于是带着好奇带着向往,学子们进了村,村口的孩童像是见到恶鬼一般,惊叫着往村里跑,边跑边喊着,“收租的又来了,大家快跑!”

    学子们不明所以,心说收租不是该下半年吗,地里的庄稼才种上,收什么收啊?于是带着疑问,跟着孩童进了村。

    走过一家家废弃的土屋,才看到一间像是有人住的房子,有个篱笆扎的小院子,院门下一位头发全白了的老太太,手上抱着什么,见到她们先是怒目而视,等她们走近了,才一脸警惕地问道,“你们是谁,来干什么?”

    学子们上前恭恭敬敬行了一礼,“老人家,我们是府城府学学子,今儿原本是进山来游历学习的,打扰了,只是进了村庄,发现这里似乎无人居住,敢问这村庄就您一户人家吗?”|

    听到这话,老太太皱巴巴的脸上,眉间的褶子都多了几层,“你们想干什么,没事就赶紧走。”

    学子们,从没见过这么没礼貌的老人家,一群读书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跟这样的人说话了,眼看现场氛围逐渐尴尬,秋老一帮人只远远看着,并不过来帮忙说合,薛庭筠站了出来,手里还拿着自家特制的肉干。

    别看这东西就是样简单的吃食,关键它是肉啊,是浓缩过的干肉,随便一包分量就不少,关而且味道还特别好,老师同学都爱买。

    薛庭筠先把纸包打开,里面的香味儿就散了出来,然后慢慢走进老人家,“我们刚才是跟一个小朋友进来的,打扰您了,这点香肉干就送当是送给小朋友的谢礼吧。”

    老人正皱眉考虑着,薛庭筠怕她不信,“这肉没问题,不信我吃一块给你看。”

    “不用了。”老人忽然大声喊道,把大家给吓了一跳,老人似乎觉得失了颜面,于是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大家这才发现,她一条裤管下半截竟是空的。

    大家集体沉默了,老人稳定身形后,朝薛庭筠伸出手,“后生,我信你,多谢了。”

    薛庭筠上前将纸包递给老人,顺便搀扶起她的手,才发现老人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头了,“吴瑕,快来帮把手。”

    一下子来了好几个人,争着抢着扶人,老人还有点不好意思,“不用不用,摔不着,小顺儿,出来,把东西拿进去,不准偷吃!”

    很快从屋里窜出个小孩,读书人一看,天啦噜,竟然啥都没穿还到处蹦哒,赶忙别过眼,小孩儿笑嘻嘻地抢过老人手上的纸包,放鼻子前深深吸了口气,“好香,等娘亲姐姐回来就能吃了。”然后飞快地跑进屋里不出来了。

    一个武科学子奇道,“老人家,你们家里还有别的人,那怎么能让您一个人在这儿呆着,多不方便啊!”

    老人没好气地瞪了眼刚才说话的学子,“一看你就是个娇生惯养的,家里人不下地干活,吃什么,我一个老太太都快死的人了,还占一个劳动力,造孽不造孽啊!”更新最快奇奇小说https://qq717/qq717

    学子们,她们有点委屈,天天读《孝经》学孝道,都说要照顾好长辈亲人,您这样子一看就特别危险,万一摔着碰着那还得了,留个人在家照顾不是正常的吗?

    但是她们没说,她们感觉再说就要被骂了。

    吃人嘴软,虽然还没吃到嘴里,但那一块块肉干,老人是看得清清楚楚的,于是问起她们这群人的来意。

    大家终于能跟这位老人家正常的说上话了,这才知道,这村庄都是有人住的,只是男女老少都去田间地头干活去了,即便有小孩老人在家,听到她们一群人过来,早就吓得躲起来了。

    至于老人为何不躲,是因为她从前是上过战场立过功的,奖牌都还在怀里揣着,谁敢害了她,她还能去军中告状,讨个说法。

    但别人就不同了,大家都是丁家的佃农,田地不是自己的,房子不是自己的,就是帮地主耕种土地的,到了收成的时候,交完租就没剩下几颗粮食了,大冬天的还得漫山遍野找吃的。

    这个时节好不容易有了些野菜野果的,丁家管事还派人来收日常的孝敬,于是大家派了个人在村口盯梢的,等那狗腿子一到,大家就躲起来,家里都是些不值钱的玩意儿,看她还能收什么。

    学子们这会儿已经明白过来了,知府大人肯定是故意的,知府大人用心良苦让大家倍受鼓舞,于是决定留下来帮村里做点什么。

    手上银子宽裕的,都默默地把银子拿了出来,让薛庭筠转交给老人家,买些村民急需的物品,她们很担心,因为这些人家中连盐都看不到,吃饭不吃盐会没力气干活的。

    “奶奶,给您孙子买块布遮一遮吧,毕竟是男孩子。”有个学子还是没忍住,提出了这个让人尴尬的要求。

    “什么孙子,那是我曾孙儿,什么眼神啊你!”老人生气地抱怨道,但大家都听得出她的语气没什么杀伤力,“我家小宝是有衣服的,洗了还没干呢,他躲在房间里等干了再穿。”

    “那不怕冷吗?”

    “乡下孩子皮实,哪儿像你们,一个个裹得跟什么似的!”

    老人战斗力超强,逮住谁都能怼,学子们被骂了还笑呵呵的,说是难得有免费劳动力,让她尽管指使。

    老人也不客气,这么大一群人,正好帮她们把山里通往外面的泥巴路给整一整,今年年初下雨,连摔着了三个人,那会儿正要开始春耕,生生少了三个劳动力,可把老人给气得不行,但大家天天都有干不完的活儿,哪有功夫去修路啊,于是就指使上这帮年轻人了。

    然而,村里实在是穷,连得用的工具都没几样,大家只好轮着来,得空的人就去村里转悠,看到能修能补的,大家就一起去帮忙,这时候藏起来的老人小孩也慢慢冒了出来,一个个胆怯又好奇地看着她们。

    她们一心软,早上买来的吃食没多久就送出去了,想起早上买买买那会儿,秋老脸上意味深长的笑,她们又明白了,反正军训期间,就老老实实被坑吧,都是自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