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如果不曾遇见你时乐颜傅君临 > 第71章 不用去找我-我回来了
    易深却坚持说道:“谁也不知道,绑匪的最终目的是什么。他们奈何不了傅先生,就把黑手伸向了太太。因为他们知道,太太是傅先生的软肋!”

    傅君临以前……无坚不摧。

    没有人,可以从他手里,捞着什么好处。九六

    他没有弱点,没有软肋,没有缺陷。

    现在,时乐颜成为了他唯一的命脉,一掐就死。

    傅君临压根没有理会这些话,径直大步的走出了别苑。

    花园里,停着一台路虎。

    傅君临沉声说道:“钥匙。”

    一边的保镖,马上把钥匙双手奉上。

    傅君临刚接过,易深追了出来:“傅先生,三思!所有人,都已经在全力找太太了,您只需要留在这里指挥就好!”

    他带着怒气说道:“易深,我看,你是胆子越来越大,管得越来越宽了!”

    “傅先生……太太不值得你这么做!”

    傅君临脚步一顿,转身看着他:“你再说一遍!”

    “太太不值得!”易深说,“您为了她,已经失去太多了,现在,您还要不顾自己的安全,去救她吗?”

    易城在一边使劲的拉着他,但是没有用。

    霍景尧站了出来,看着傅君临说道:“其实你去找她,也没有用。在这里等消息,才是最稳妥的。”

    他一边说,一边给沈遇安使眼色,希望,他也帮衬着说两句。

    沈遇安也担心傅君临的安危,附和道:“是,现在不清楚绑匪的目的是什么,还是不要轻举妄动,比较好。”

    傅君临满脸的怒气:“所以,你们,都在阻拦我?”

    只有他的助理易城,没有说什么。

    因为,易城太了解傅总的性格了。

    短暂的安静之后,傅君临冷冷的哼了一声,径直走到车旁,抬手,就要去拉车门。

    “谁都阻止不了我。”他说,“我必须要找到她,确保她平安无事!”

    时乐颜是他的命。

    命根。

    “傅先生!”

    傅君临已经拉开了车门。

    他正准备上车的时候,忽然——

    一声很轻很轻,极其微弱的声音响起:“不用去找我了,我回来了。”

    所有人都大惊,侧头往声音的来源处,望去。

    傅君临眼眸一沉,定定的望着不远处。

    只见,时乐颜慢慢的走着,一步一步,步伐迈得很小很小。

    她的身影,从远及近,慢慢的,走进了路灯照到的范围里。

    她还是穿着今天的那件衣服,身影显得无比单薄,脸色很白很白,红唇也没有了往日的血色。

    时乐颜看起来很憔悴,双眼也无神。

    傅君临当即甩上车门,步伐迈得又急又大,朝她走去:“乐颜!”

    易城愣愣的说道:“太太,怎么自己回来了?这是怎么回事?”

    没有人知道答案。

    谁也不知道,时乐颜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她出现得刚刚好,一秒不多一秒不少。

    再晚一点,傅君临就上车离开了。

    所以,也不清楚,刚刚易深的那些话……有没有,被时乐颜听到。

    时乐颜看着傅君临,走到她面前。

    她停下了脚步,站在路灯下,看着眼前的他。

    傅君临二话不说,抬手,就把她紧紧的拥入了怀里:“你回来了。”

    他好担心。

    “嗯。”她应了一声,“你不用去找我了。”

    傅君临抿着唇,她这语气,看来,是听到了刚刚的一番对话。

    他双手圈着她的腰,发狠般的抱着她,似乎是想要把她,给融入自己的骨血里。

    “你有危险,我怎么能坐在这里等消息。”他说,“还好,你没事。”

    时乐颜却轻轻的继续开口:“其实,易深说的对,我……不值得。”

    “乐颜。”

    “我真的不值得……你多么重要,怎么能陷入危险,又怎么能为了我,去冒险?”

    “你值得,你当然值得。”傅君临回答,“不要多想。”

    时乐颜呆呆的看着夜色里的别苑,仍由他抱着自己:“你刚刚,那么奋不顾身的要去找我,我也很感动啊……”

    他是爱她的吧?

    以前,她很肯定傅君临的这份爱情,但现在,她没有百分之百的确定了。

    傅君临慢慢的松开了她,抬手轻抚她的脸颊:“你有没有事?受伤了吗?”

    他开始转移话题了。

    时乐颜摇摇头。

    “谁抓走了你。”傅君临问,“你又是怎么回来的?”

    时乐颜脑海里,闪过简启世的话——

    “你不会告诉傅君临,是我策划了这一切的。”

    她顿了顿,回答:“我也不知道是谁。”

    傅君临眉头一皱:“不知道?”

    “是啊。我被带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眼睛绑着黑布,什么也看不见。之后,我又坐上了一辆车,他们把我送到别苑对面,就把我扔下去了。”

    时乐颜说完,抬眼看着他。

    傅君临问:“然后?”

    “他们扔下我就走了。我一个人站在路边,很艰难的,解开了手上的绳子,扯下了眼睛上的黑布,走回来了。”

    她的手腕上,的确,有着被绳子绑过留下的痕迹,一片红痕。

    傅君临低头,手指拂过她手腕上的伤痕:“疼吗?”

    “还好。”时乐颜回答,“他们没有怎么虐待我。”

    他霸气开口:“他们不敢。”

    其实,时乐颜的话,傅君临是不相信的。

    但,他没有戳穿她。

    既然她不说真话,没有关系,他迟早会查出来的。

    时乐颜没再说什么,抬起头,看着别苑门口的其他人。

    她的目光一一从他们身上扫过,到易深的时候,她稍微停顿了一下,然后,又移开了目光。

    傅君临将她拥在怀里,往别苑里走去。

    沈遇安和霍景尧,都同时松了一口气,没有再停留,上车走了。

    易城也准备离开。

    易深看着从面前走过的傅先生和傅太太,低头说道:“太太现在一切平安,是好事。”

    傅君临头也不回,声音却极冷:“以后,傅氏别苑,再也不需要你了。”

    “是,傅先生……保重。”

    时乐颜却突然出声:“他没做错什么。傅君临,你还是把他给留下吧。”

    她又替易深求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