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如果不曾遇见你时乐颜傅君临 > 第203章 你选男人的眼光-不怎么样
    这一眼,时乐颜明白,时夫人想表达的是什么。

    她垂下眼。

    傅君临的眼神扫了过去:“时夫人,不要心软。你对时依心软,那么,就是在对乐颜残忍。”

    “我……”

    “难道,你的亲生女儿,还比不上一个没有血九六缘关系,只是养育了二十多年的人吗?”

    时夫人拿不定主意。

    半晌,她说道:“这件事……我,我不做决定。老爷,乐颜,你们两个,看着办吧。”

    时夫人等于是把决定权,给了时老爷和时乐颜。

    时老爷看着满脸泪痕的时依,心里也不是滋味。

    这二十年多年来的养育之恩,点点滴滴,都是真实的刻在心里的啊。

    想了想,时老爷也说道:“这件事,我听乐颜的。”

    一下子,时乐颜成为了那一个,可以一锤定音的人。

    时依的命运,就攥在她的手里了。

    如果她点头,让时依留下,时依就能留下。

    如果她不愿意,要让时依和阿莲一起离开,那么,谁也不会多说什么。

    傅君临见情况变成这样,却丝毫的欣慰都没有。

    他预感,她会心软。

    他太了解她了。

    “乐颜。”傅君临低低在她耳边说,“时家只能有你一个。”

    意思就是,时依不能留。

    时乐颜看着他:“让她跟阿莲离开,回到小城,永远不能来京城吗?”

    “对。”

    “那她想要见……”

    傅君临打断她的话:“这二十年的亲情,是阿莲偷来,送给时依的。现在,不过是收回罢了。”

    时依看着他们两个人在说悄悄话。

    她清楚的看到,傅君临脸色的淡漠和坚决。

    她也看到,时乐颜的犹豫。

    她的命运,就捏在时乐颜手上了。

    忽然,“扑通”一声,时依跪了下来,跪在时乐颜面前。

    她吓了一跳:“你……你快起来。”

    “乐颜,我才知道,你才是真正的时家千金。是我不好,我母亲的错,让我霸占了你的位置,这么多年。现在你要收回,要赶我走,我都没有怨言。”

    时乐颜起身想要去扶她:“你先起来再说。”

    “不。”时依轻轻的推开了她的手,“乐颜,你知道我为什么想要留在时家吗?”

    时乐颜看着她,不说话。

    “虽然,我不是爸妈的亲生女儿,但是这二十年多年来,他们照顾我,给我最好的,我要报答啊,我怎么能就这样走,置二十年的养育之恩不顾呢?”

    傅君临冷眼看着她:“你怎么报答?或者,你报答得起吗?”

    现在,这场的所有人,都对时依起了恻隐之心。

    只有傅君临,冷眼旁观,内心没有一丝的波澜。

    他是唯一保持着冷静和理智的人,没有被情感所打动。

    “是……我报答不起,但是我不能就没有报答的想法啊。”时依说,却不敢看傅君临的眼睛,低着头,“养育之恩,永生难忘,也无法真正的完全报答。”

    傅君临冷哼了一声。

    他的指腹,一下一下的,摩挲着时乐颜的手背,语气也是稀松平常。

    “其实你很幸运了,时依。”

    “幸运?”时依苦笑,眼泪簌簌的往下落,“我哪里有乐颜好命,我只不过是被命运戏弄的人。”

    “她比你苦。”傅君临说,“她现在是苦尽甘来。而你,二十年的养尊处优,你有资本,懂吗?”

    时依抬头,看着他。

    时老爷在一边说道:“时依啊,傅总的话,还是要认真的听。他不随便点拨别人,他的话很有参考价值的。”

    傅君临的神情,依然是淡淡的。

    对他来说,都是看在时乐颜的面子上而已。

    不然,他根本来都不会来。

    傅君临淡淡说道:“你有学历,有能力,有工作经验,有头脑,见过世面,善于交际,高层次的人你也都接触过。这些,都是你的财富。”

    时依点点头:“是……傅总说的对。”

    可是她的心里,却是在想,没有了时家的依靠,她有这些,都没有用武之地!

    傅君临看见了她眼底,一闪而过的不甘,还有不屑。

    他就知道,自己的话,时依……还是没有听进去。

    现在的时依,就算去了小城,依靠自己的双手和能力,也是可以过上不错的生活。

    但……

    算了,有些人,冥顽不灵,自甘堕落。

    傅君临也不是什么圣人,没有这个闲工夫,在这里苦口婆心的劝。

    他语气也变了,冷冷的:“你唯一不好的,大概就是选男人的眼光,不怎么样。”

    时依咬牙,没吭声。

    在傅君临面前,所有的男人都不如他。

    是,时乐颜选男人的眼光好,选中了京城四少之首!

    “差不多就这样吧。”傅君临说,“五分钟之内,你和阿莲,马上离开。”

    时依一惊:“不!”

    “我说离开就离开!”

    “不,乐颜,乐颜,你帮帮我,你说过会帮我的……”时依哭喊着,伸手,想要去抓时乐颜的衣角。

    傅君临抬脚,毫不留情的踹开了她的手。

    时依说道:“我什么都不要,什么都是你的,乐颜。时家是你的,公司是你的,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我只是想留在时家,给你当牛做马都可以!”

    时乐颜不说话。

    傅君临一再的告诉她,不要心软,不要心软……

    傅君临抬眼,看着管家:“怎么,还杵在那做什么?”

    “是,傅先生。”管家应道,“我这就去叫人来。”

    阿莲见这个情况,又见时依哭天喊地的想留在时家,也慌了神。

    她再次不停的磕头,刚刚止住血的伤口,又开始肆意的流着血:“乐颜,你就让时依留下吧。她什么都不要啊……”

    时依附和道:“对,对,该是你的,都是你的,我不会霸占着,我也不会抢,都是你的啊,乐颜,我都还给你,求你让我留下。”

    她也学着阿莲磕头。

    每一下,都磕得很重很重。

    没一会儿,时依也是满脸血了。

    时乐颜偏过头去。

    正好,这一偏头,她就看见时夫人低着头,在擦拭着眼角。

    时乐颜心里一颤。

    时夫人是一个那么温柔慈爱的人,时依又是她一手带大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