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如果不曾遇见你时乐颜傅君临 > 第216章 她是我都不敢得罪的人
    宋悦安被他看着,心里下意识的就慌张了:“我,我……我说什么了?”

    “她才是第三者……吗?”

    宋悦安一下子不敢承认了。

    傅君临的语气淡淡的:“不知道为什么,你总是这么不长记性。”

    “我……”

    “你怎么总是得罪她?”傅君临问道,“。”

    自家的小娇妻,得罪了,就要哄。

    很麻烦的。

    平日里,他都得宠着,哄着,惯着。

    今天……怎么他这么放在心尖上呵护的人,就被宋悦安指着鼻子说,是第三者了呢?

    这笔账,又要怎么算呢?

    所有听到傅君临这句话的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

    傅总都得罪不起的人……

    人群中,窃窃私语的声音传来——

    “傅总这话说的,好苏啊!太苏了!”

    “哎,这一下就看出来了,在家里,傅总和傅太太的家庭地位啊。”

    “没想到,平日里冷漠无情的傅总,居然还有这样的一面……太帅了啊。”

    “是好帅啊!但是,傅总也只是在太太面前才会这样吧……”

    “我在秘书办,干了五年了,从来没有见过傅总这样苏炸天的样子啊!”

    “别花痴了,傅总只是傅太太的。”

    秘书办的人,都是在这里工作过很长时间的人。

    傅总平日里不苟言笑的,不近人情,工作上又非常的严苛,要求很高,没想到……还会有这样的一面。

    果然,英雄难过美人关。

    宋悦安没想到傅君临这个时候,会站出来,维护时乐颜。

    她以为……刚刚在办公室,事情都谈得那么的顺利了,傅君临怎么也会,给她一点面子。

    但是没想到,傅君临丝毫不留情面。

    “不出声?”傅君临看着她,“宋悦安,你得罪谁都可以,哪怕我。但是,你为什么总是要伤她?”

    “我,我……我也不是,故意的。”

    宋悦安是早就领教过,傅君临维护时乐颜的厉害。

    所以,她赶紧低头。

    “那你说,怎么办才好?”傅君临轻描淡写的问,“你这么说她,多伤她的心。”

    宋悦安回答:“我……我真的没想针对时乐颜的。我,我是和唐暖暖在这里吵。”

    一不小心,把战火给引到了时乐颜身上而已。

    “对!”宋悦安想到这里,忽然说道,“是唐暖暖先说的。她说我是第三者,那,我要据理力争啊!我从来没有做过第三者的事情啊。”

    “你是没有。”傅君临回答,“但是,你做了比这,更恶心的事情。”

    时乐颜当即就明白了。

    傅君临说的,是宋悦安设计爬上了傅君运的床。

    这件事,完全让傅君临措手不及。

    宋悦安心里也有数:“但是那件事,我们刚刚在办公室里,不是都谈清楚了吗?难道你想,在这里,再说一遍?”

    “并不想。但是一码归一码,你言语中伤她,就该为自己的行为,和话语,做出道歉。”

    傅君临的态度,很明确了。

    这里是傅氏集团,是他的办公室,周围围观的人,是他的员工和下属。

    宋悦安这么说时乐颜,他难道不要一个交代?

    何况,就算是私下里,傅君临也绝对不会允许,有人这样指着时乐颜的鼻子,说她。

    宋悦安却在盘算着,把这锅往唐暖暖身上推。

    而且她认定了,是唐暖暖先说她是小三,她才反驳,这战火才烧到时乐颜身上去的。

    “我……不是我先提起这个话题的。”宋悦安说,“如果,你要怪的话,那么,唐暖暖这个女人,是不是也有错?”

    唐暖暖都懵了。

    啥玩意?

    突然就扯到她身上来了?

    唐暖暖当即回应道:“我说错了吗?在傅君临和我们乐颜结婚之后,而且也明确的告诉你结婚了,你是怎么做的?你那行为,不就是巴巴的想着,当小三吗?”

    “可是是你先说起这个话题的啊。”

    “是我说的啊。”唐暖暖回答,“但是,是你引到乐颜身上去的啊。”

    宋悦安说道:“如果你不先说,我怎么会被你带偏?”

    唐暖暖都郁闷了。

    她只觉得宋悦安这个女人,怎么这么的难缠?

    这么的不讲道理?

    “怎么,宋悦安,你现在是敢说,却不敢承认了吗?傅君临一让你承担错误,你就怂成这个样子了?”

    “我是就事论事,这件事,你也有责任!”

    “我靠!”唐暖暖都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宋悦安,我就没有见过你这样蛮不讲理的人!”

    宋悦安面对唐暖暖,根本不怕:“是谁不讲道理?小地方来的人,就是思想狭隘,心胸也狭隘!”

    宋悦安也是专挑软柿子捏。

    这里的人,她不敢得罪。

    而唐暖暖,在宋悦安看来,无权无势,又没有背景,还不是随便欺负。

    时乐颜在一边,都看不下去了。

    她本来不想出声的。

    因为傅君临都替她出头了,她就乖乖的在他身边,安分一点吧。

    不然,别人还说,他们夫妻俩,欺负一个宋悦安。

    但是现在看来,宋悦安这种人,真的是不能用常人的思绪去看待她。

    所以,时乐颜觉得,这个时候,自己有必要站在暖暖这边,不能沉默下去了。

    时乐颜正要站出去,和唐暖暖一起反驳宋悦安的时候……

    傅君临却轻轻的拉了拉她的手:“别说话。”

    “啊?”时乐颜抬头看着他,“为什么?你不觉得宋悦安完全就是在胡搅蛮缠吗?”

    “是。”

    “那我不能坐视不管,让她欺负暖暖,我要去帮忙……”

    傅君临回答:“不用 。”

    “为什么?”时乐颜说,“宋悦安不就是看着暖暖,无权无势的,好欺负吗?”

    “是。但……你不需要在这个时候出头。”

    “不行啊,”时乐颜有点急了,“再这样下去,暖暖这个暴脾气,万一动起手来,怎么办?”

    傅君临反问道:“你觉得,如果动起手来,唐暖暖会输吗?”

    时乐颜摇了摇头。

    输是肯定不会输的……

    就宋悦安那养尊处优的样子,估计暖暖一只手都能够把她给放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