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如果不曾遇见你时乐颜傅君临 > 第236章 傅君临-我想把你也折腾得散架
    “什么……什么心愿啊?”时乐颜一边回答,一边捂着身前,“哎哎哎,你别扯啊!”

    “想和你在不同的地方,合二,为一。”

    他的声音满是磁性,又带着蛊惑一般。

    时乐颜的身子,忍不住的颤了颤。

    他的手,已经开始在她的身上点火了。

    泳池的正中央,只看见两个人,如胶似漆。

    “你你你……”时乐颜又羞又怕,“你今天是不打算放过我了,是吗?”

    “你觉得呢?”

    “我腰还疼呢,那里也疼……”

    “哪里?”傅君临明明听懂了,但是却故意问道,“还有哪里疼?”

    “就是那里!”

    傅君临追问:“那里是哪里?”

    时乐颜都要哭了:“那里就是……那里!”

    “你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是哪里?嗯?”

    说话间,时乐颜只觉得自己,身下一凉。

    完了完了,身上仅存的泳衣,都被傅君临给扯下来了。

    “会被人发现的!”时乐颜焦急又害羞的说道,“太丢人了!”

    她今天已经在办公室里,当着傅氏集团公司高管的面,丢了一次脸了。

    她现在不想再丢脸了。

    “没有谁会进来的。”傅君临回答,笑得一脸的春风得意,“放心,老婆。”

    “是没有人会进去,但是他们……他们都知道,我们在这里干什么啊!”

    “那又怎么样?”

    “傅君临!”时乐颜说,“你满脑子整天……怎么,怎么就想着这回事啊。”

    “我今天不是说了么?”傅君临回答,“我想让你,为我生个孩子。”

    时乐颜欲哭无泪。

    她只能攀附着傅君临。

    而且,室内泳池,非常的空旷,稍微一点点的声音,都会被扩大,不停的回响着。

    哪怕,就是她撩拨一下水,那哗啦哗啦的水声,就回荡在整个泳池。

    天啊……

    时乐颜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承受这次欢愉的。

    不,根本不是欢愉,简直是……受罪啊!

    到最后,傅君临终于把她带到了岸边。

    然而,他却是把她直接给……翻转过来了。

    时乐颜趴在岸边,头发已经全部湿了。

    最后,是傅君临把她给抱回卧室的。

    他用浴巾把她给包裹起来,横抱着。

    ………

    第二天。

    时乐颜睁开眼睛,睡醒,看着旁边,还在熟睡的傅君临。

    难得他还没去公司。

    时乐颜回想起昨天晚上,在泳池里的情况……

    她这辈子,都没有这么的疯狂过。

    她侧头,看着傅君临的睡颜。

    他睡着的样子,倒是很温和,和平时的样子,反差很大。

    时乐颜正想伸出手去,摸一摸他在睡梦中,还微微皱着的眉头。

    可是,下一秒……

    傅君临忽然睁开了眼睛。

    她一愣,手顿在半空中。

    傅君临什么都没说,把时乐颜的手给抓了回来,放在心口上:“怎么?想做什么?”

    时乐颜愤愤的回答:“想把你也折腾得散架。”

    “就你这身板,可能这辈子是不太可能了。”

    “哼!”

    傅君临又闭上眼睛,嘴角带笑:“不服?那,再来一次?”

    时乐颜顿时就怂了,马上求饶:“不了不了……八点了,你怎么还不起床去公司。”

    “昨晚太累了。”

    “哟!”时乐颜一听,说道,“你也会累啊。我还一碗,你是铁打的身子,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累。”

    “连续两晚,我也吃不消。”傅君临回答,“其实,主要还是……你太诱人了。”

    “我可什么都没有做!”

    “就是因为你什么都没做。才显得诱人。”

    “切。”时乐颜哼了一声,“话都让你说完了,道理都在你那边,我还说什么啊?”

    “不用说。”傅君临又睁开了眼睛,似乎是清醒了不少,“你刚刚想伸手对我做什么?嗯?”

    “没什么。你在睡觉,你都感觉到了?”

    “嗯。”

    时乐颜有点惊讶:“我都没碰到你啊!我才刚刚伸出手,你真的就察觉到了?”

    “是。”

    “为什么……”

    傅君临伸手,把她给揽进怀里:“就算是在睡觉,也要保持着警惕。”

    听到他这么说,时乐颜忽然就开始心疼他了。

    “连睡梦都要保持着警惕……傅君临,你多累啊。”她说,“难怪你睡觉的时候,眉头都是皱着的。”

    他低笑一声:“我皱着眉头,是因为……”

    傅君临故意拉长了声音,没有说。

    “因为什么?”时乐颜问道,“你别卖关子啊。”

    “我在思考,如果保持着这样的同房频率,你在什么时候……会怀上我的孩子?嗯?”

    时乐颜的脸一热:“什么嘛。”

    傅君临低笑,手顺河她的身体一路往下,最后落在她平坦的小腹上面。

    时乐颜感受着他的动作。

    看来,她真的很想很想,要一个孩子了。

    她也希望,自己能够早点怀上。

    傅君临这样的男人……如果当了爸爸,是不是那有又臭又硬的坏毛病,就能够改善了?

    傅君临在她脖颈间轻蹭着,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

    “好香。”他说,“乐颜,你平常用什么香水?”

    “我没有喷香水啊……大早上的,我喷香水干什么?”

    “那就是体香了。”傅君临说。“梦里都是这个味道。”

    时乐颜被他说得笑了起来:“你今天嘴巴是抹了蜜?”

    “你尝尝不就知道了?”

    说着,傅君临抬头,薄唇欺压了上来。

    “唔……别闹了,还要上班呢。”

    “时间还早。”

    亲热嬉闹了一番,两个人才起床。

    时乐颜换好衣服,走到傅君临面前。

    他正对着镜子,系着领带。

    见她过来,他招了招手:“乐颜。”

    “怎么了?”

    “履行一下,妻子该尽的义务。”

    时乐颜抬手,帮他系着领带:“是,这是我身为你的妻子,该尽的义务。那么,你身为丈夫,是不是也有义务啊?”

    “是。”傅君临抬手,搂着她的腰,然后往下,落在她的臀部,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傅太太。”

    时乐颜一边给他系着领带,一边说道:“其实,你不必要连睡觉的时候,都绷得那么紧。很累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