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如果不曾遇见你时乐颜傅君临 > 第266章 不顾一切-用尽全力的-保她
    人生,不就是一场赌博吗?

    事业也好,爱情也好,其实,不也都是一场赌注吗?

    他很想看看,时乐颜到底会不会这么做。

    如果她没有这么做,傅君临想,她是爱自己的,而且,爱得很深。

    如果她这么做了……

    傅君临自嘲的笑了。

    那么,就算他的身体没死,他的心,也死了。

    “出去吧。”傅君临说,“这件事,我会有分寸。”

    “我看你就是被时乐颜给下了降头!被她给迷得神魂颠倒,连自己的命都不顾了?”

    “不要这么笃定,她这么说,就真的会这么做。”

    “她要是真的这么做了,那到时候,一切就都已经晚了!”

    傅君临只说了四个字:“我相信她。”

    他,信她一回。

    时乐颜对他,还是有感情的。

    她……不会下得了这个手。

    “你你你……”陆展修都要被他气死了,“真的是昏君!”

    傅君临一笑,眼底却是极冷:“这件事,不能传扬出去半个字!”

    “你还护着她!”陆展修问道,“好,如果时乐颜只是有这个想法,一时冲动,那也没什么。要是她真的这么做了呢?”

    “再说。”

    “你有没有想过,到时候,她杀了你,手上有一条人命,她下半辈子的结局……会是什么?”

    陆展修这么一说,倒是让傅君临愣住了。

    是,如果时乐颜杀了他,那么,一命还一命。

    “你提醒了我。”傅君临的神色,严肃而又……深情,“如果真的有那么一条,陆展修,你要替我做一件事。”

    “什么?”

    傅君临薄唇微启:“保她。”

    陆展修的分贝,都不自觉的拔高了好几份:“什么?”

    “不顾一切,用尽全力的,保她。”傅君临说,“她不能再受半分的委屈了。”

    “你……你怕是疯了!傅君临,我不管你了!爱怎么样怎么样!”

    说着,陆展修往外走去。

    傅君临看着他的背影:“我很认真。如果真的有那么一条,陆展修,请你,一定一定要,保她。”

    这是他的心愿。

    哪怕,时乐颜亲手……对他痛下杀手。

    他也希望,她不要受到惩罚和伤害。

    他愿意,把自己的命,交付到她的手上。

    同床共枕的夫妻,的确,时乐颜有很多机会下手。

    这个世界上,除了时乐颜,也没有人,可以这么近傅君临的身了。

    ………

    下午。

    下班时间。

    傅君临还在批复手里的几份文件,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他一看,是时乐颜打来的。

    他的嘴角,扬起一抹笑容。

    光是看见她的名字……他都觉得美好。

    他已经爱这个女人,爱得病入膏肓了。

    “喂?”傅君临接过电话,“乐颜,你忙完了?”

    “嗯,我和暖暖在一起。今天晚上,我可能会晚点回来。”

    “你们要去玩吗?”

    时乐颜笑了起来:“对啊。暖暖手里有演唱会的门票,她说,要带我去呢,晚上七点半开始。”

    “演唱会?”傅君临问道,“谁的?”

    “是池夜的。暖暖在催我了,我不跟你说了。”

    “那,注意安全,需要我来接吗?”

    “到时候再说吧,演唱会结束也才十一点多,有时间。”时乐颜回答,“你忙你的吧。”

    傅君临低头,看着面前的文件,“嗯”了一声。

    “好了,拜拜。”

    电话被挂断。

    时乐颜的声音,似乎还在傅君临的耳边萦绕。

    她声音里的轻松愉悦,是……自然流露,还是装出来的?

    她喜欢唱跳明显池夜?

    傅君临顿了一下,找到沈遇安的号码,拨了过去。

    “喂?”沈遇安很快就接通,“傅少,有什么指示啊?”

    “今天晚上,池夜有演唱会?”

    “是的,怎么,难道你也感兴趣?需要留票吗?”

    “不了。”傅君临说,“你,现在马上加强安保。”

    沈遇安察觉到一丝不对劲:“怎么了?”

    “乐颜会过去。”

    “有什么人盯着她吗?”沈遇安追问,“她一个人?你不陪着她?”

    “她和唐暖暖。”傅君临回答,“以防万一,你加派比平时多一倍的安保人员。”

    “好。”

    傅君临这才挂了电话。

    万一……时家二老已经出事了,如果时依,还留了一手,要对时乐颜下手,怎么办?

    不过似乎,时依没有这个能力。

    傅君临迅速的批复完手里的文件,起身走出了办公室。

    “傅总。”易城恭敬的问道,“您现在要去哪里?回别苑吗?”

    “不。去见时依。”

    易城点点头:“好的,我马上安排。”

    ………

    一间黑暗的房子里。

    傅君临走了进去,步伐沉稳。

    但是,他的脚步声,在这安静的空间里,显得那么的突兀。

    “啪嗒”一声,房间里的灯,被打开。

    顿时,眼前亮堂了起来。

    傅君临弯腰,坐在了单人沙发上。

    他低垂着眼,一声不吭。

    旁边的人问道:“傅少……现在带时依过来吗?”

    他轻点了一下头,气势十足。

    很快,两个人高马大的保镖,匆匆的押着时依,走了过去。

    时依完全是被拖来的。

    两个保镖一松手,她就像是一滩烂泥似的,软趴趴的瘫倒在地上。

    傅君临看着她,目光淡然,却暗藏着无限的杀机 。

    时依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房间里,气氛压抑。

    她抬起头来,看到傅君临的时候,整个人都怔愣了一下。

    然后,她说道:“傅……傅总。”

    “又见面了。”傅君临说,“时依,你考虑清楚了吗?”

    时依勉强的撑起自己的身体,坐了起来。

    她的身上,干干净净,一丝血迹都没有。

    甚至,她的衣服都还是整洁的。

    乍一眼这么看过去,时依跟普通人完全没有什么两样,很正常。

    但其实……她的伤,有多深多重,只有她自己知道。

    但凡还有一点力气,时依都不会这么狼狈。

    那些折磨人的手段,真的如同炼狱一般。

    “傅总……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时依说,“我没有做过的事情,我怎么会承认……”

    “看来,你还没有享受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