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如果不曾遇见你时乐颜傅君临 > 第278章 我也不想怀疑你的-我爱你
    傅君临说了四个字:“人心难测。”

    时乐颜听了,愣了愣,忽然笑了:“是啊,人心难测。”

    多么准确。

    甚至,难测到,都不知道身边最亲密的人,到底怀着怎么狠毒深沉的心思。

    人心隔肚皮。

    正想着,时乐颜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她一怔,拿起手机一看,是一串电话号码。

    她没有写备注,但是这个号码,她一看尾号,就知道是谁的。

    傅君临的视线也淡淡的看了过来。

    他扫了一眼,又若无其事的收了回去。

    时乐颜按掉了电话。

    傅君临问了一句:“不接?”

    “不知道是谁打来的,可能是个骚扰电话吧。”时乐颜说着,起身,“我去洗漱了。”

    “骚扰电话?”傅君临问道,“那个号码,我看着,怎么却觉得,有点眼熟。”

    “电话号码,不都是一串不同的数字组成的吗?都那样……”

    时乐颜回答的时候,有点心虚。

    她知道,那是池夜打来的电话。

    可是现在傅君临在这里,她怎么敢接?

    她倒是没什么所谓,就怕……会毁了池夜的前程。

    傅君临没有再说什么,目光放远,眺望着远处的灯火。

    天色已经暗下来了,华灯初上。

    时乐颜一走,傅君临的脸色,就阴沉了不少。

    乐颜对他……隐瞒得越来越多了。

    虽然她隐瞒的这些,他都知道。

    但她的行为和态度,却让他的心里,非常的不舒服。

    时乐颜洗完澡出来,看见傅君临依然还坐在阳台上。

    不过,他在打电话。

    时乐颜心里一动,走了过去,重新坐回到自己刚刚离开的位置。

    傅君临的声音低低淡淡的:“池夜那边的情况,还是在僵持着?”

    阳台很安静,手机那头的声音,也能听得大概。

    “是的,我已经把他明天的所有通告都推掉了,打算跟他磨到底。”

    “嗯。”傅君临应道,“告诉池夜,别走老路,毁的,是他自己。”

    “好话丑话,我都已经跟他说尽了。就看他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了。”

    傅君临没再说什么,挂断了电话。

    时乐颜也只听到了这么几句。

    她一边擦着头发,一边问道:“那个……池夜怎么了?还是因为他当众告白的事情?”

    “不止了。”

    时乐颜一惊:“还牵扯到别的什么事吗?”

    “池夜不是一般人。”傅君临回答,“他的身上,有秘密。”

    “秘密?”

    “不过,这些都跟你无关。”他说,“头发擦好了吗?我来帮你。”

    傅君临看起来依然是细心又温柔,对她还是很好。

    但时乐颜的心里,慢慢升起了彻骨的寒意。

    冷,很冷。

    她总觉得,傅君临这样温柔的皮相下面,藏着很深的心思。

    他什么都不知道,他应该什么都清楚……

    他的演技,比她好了不知道多少倍,更何况,他还有一双毒辣的眼睛。

    傅君临的手,不时的触碰到她的肌肤。

    温暖,干燥。

    时依到底是去哪里了?

    池夜身上,究竟又有着什么样的秘密?是不是和他跟自己表白有关?

    还有……傅君临,到底是不是安排车祸的罪魁祸首。

    “手怎么这么凉?”傅君临的手,忽然覆在了她的手背上,“冷吗?”

    “有一点。”

    “那进房间吧。”

    他握着她的手,把她的手紧紧的包裹在掌心,给她温暖。

    凌晨的时候,时乐颜忽然惊醒了。

    她猛地睁开眼睛,脑子里异常的清醒。

    她胸口闷得慌,难受得不行,整个人像是被什么东西压在了心口上,有点喘不过气来。

    时乐颜咽了咽口水,试图滋润一下自己干涸的喉咙。

    她轻轻的翻身,尽量的把动作给放轻一点,怕自己会吵到傅君临。

    她知道,他的睡眠很浅,一点点的小动静和风吹草动,都能让他惊醒。

    所以,时乐颜喉咙有点痒,又有点干,想要咳嗽,都生生的给憋了回去。

    傅君临睡得很熟。

    他的呼吸很浅,躺的笔直,双手交叉放在身前,睡姿非常的讲究。

    时乐颜看着他的侧脸。

    黑暗里,哪怕是熟睡,他依然是这么的英俊淡漠。

    侧脸的轮廓,如同刀削斧砍一般,很是有棱角。

    时乐颜慢慢的抬起手,想要摸一摸他,

    但是她的手抬到半空中,又收了回来,落在了被子上。

    她用很小很小的声音,几乎是气声说道:“傅君临……我要怎么办?”

    “我们这样的生活状态,不是我理想中的,我也不想怀疑你的。”

    顿了顿,她说:“我爱你。”

    时乐颜还是没忍住,轻轻的触摸了一下他高挺的鼻梁。

    她的手指,从他的眉宇中间,一路轻轻的滑下来。

    她都不敢实际的触碰到他,只敢隔着一厘米的距离,来做着这样的动作。

    喉咙里的干痒,越来越严重。

    时乐颜终于忍不住,翻过身,捂着嘴,小声的咳嗽了几下。

    咳嗽完之后,她又回头看了他一眼。

    傅君临还在熟睡。

    时乐颜稍微放下心来。

    她看着窗户外的漆黑长夜,闭上眼睛,让自己慢慢的睡去。

    没过多久,时乐颜的呼吸慢慢的均匀。

    她睡着了。

    而黑暗里,傅君临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他看起来,格外的清醒,眼神里没有一丝的睡意。

    傅君临侧头,看着睡在床那边的她。

    时乐颜侧着身子,蜷缩成小小的一团,背对着她,整个人都快接近床边了。

    傅君临薄唇微启:“乐颜,我,也爱你。”

    她那句“我爱你”,傅君临当时听得清清楚楚。

    实际上,从她醒来,翻身的时候,傅君临就清醒了。

    只是,他在装睡。

    这么多年来,身边一点风吹草动,他都能够快速的从睡梦中醒来,何况时乐颜还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

    不过是,他想要知道,她会做些什么。

    乐颜不是……认定他是凶手,想报仇雪恨吗?

    但是出乎傅君临的意料是,时乐颜什么都没有做,只是看着他,说了一句让他心动不已的话。

    她爱他。

    原来,这么久的时间,他对她倾其所有,付出了那么多,她是知道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