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如果不曾遇见你时乐颜傅君临 > 第287章 时乐颜-你给我站住!
    傅君临说道:“你知道就好。”

    “只是,这男人的情情爱爱,能维持多久,又会不会是一生一世呢……”

    世界上最不可靠的,就是男人。

    可这世界上,最让女人过不去的,放不下的,牵肠挂肚的,也是男人。

    傅九六君临冷冷的说道:“所以,你现在又开始质疑我对你的感情了吗?”

    “这件事……我们两个过不去了,对吗?”时乐颜叹了口气,“我没想和你闹到这个地步的。”

    她以为,她解释了,他会理解的。

    毕竟,无论事情怎么发展,她和池夜都不会有可能的啊。

    “在你隐瞒我,头也不回的和池夜走的时候,你就该知道,一个人,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你是觉得,我和池夜之间,不清不楚,不明不白吗?”

    傅君临回答:“我只知道,一个已婚女人,面对其他男人的表白和爱慕,是要敬而远之!”

    可她呢?

    她却还想着,私下里,和池夜说清楚。

    当着他的面,和池夜就这么走了。

    时乐颜问道:“所以你是觉得,我不贞洁?”

    “你没有这个胆子!”

    若她敢背叛他……

    傅君临想, 他都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举动来。

    她是他最疼惜最怜爱的人。

    如果她都背叛他,他想,他只会……大开杀戒。

    “是,我是没有,我哪里敢背叛你?”时乐颜说,“不会再有,比你对我还好的人了,也不会再有比你更优秀的了。”

    “既然知道,又为什么还要做这些?”

    “一个池夜,就让你这么的大动肝火,揪着我的错处不放。那么你呢?”

    傅君临眉尾挑了挑:“我?”

    “是的,你。”时乐颜说,“你的那些红颜知己,前未婚妻什么的,我又说过什么吗?”

    傅君临的眼神一下子就变了:“你是在这里翻旧账吗?”

    “怎么,只许你有安珊有宋悦安,不许我有一个池夜?”

    “安珊的事情,我都毫无保留,事无巨细的告诉你了。宋悦安,已经是我的弟媳了。”

    时乐颜回答:“那我和池夜,也根本没有什么啊!”

    傅君临的语气一下子就重了。

    只听见他的怒吼声,回荡在整个客厅:“时乐颜!”

    时乐颜只是看着他。

    她很少见傅君临发脾气,而且,还是这么大的怒火。

    要说不怕,是不可能的。

    这件事,她是有错,但她解释了啊。

    他怎么还揪着不放呢?

    她和池夜,今天不会有什么,以后也不会有什么,这辈子都不会有什么的!

    所以,时乐颜也很委屈:“干什么!我在这里!你不用这么凶的叫我的名字!总之,我该说的,都已经说清楚了!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

    说完之后,她起身,就从傅君临的腿上下来。

    头也不回的离开。

    时乐颜以为,傅君临会拉住她的。

    他会把她直接给拖回去,重新跌回他的怀里。

    但是……他没有这么做。

    时乐颜走了两步,只听见傅君临的声音响起:“时乐颜,你给我站住!”

    她的脚步顿了顿,继续往前走。

    可能,整个京城,她是第一个,在傅君临叫她站住之后,还三番五次的继续往前走,不回头的女人了。

    “我不说第二遍!”

    时乐颜咬咬牙,还是没有停下,没有回头,继续往前走。

    “砰”的一声,只听见身后传来声响。

    是傅君临砸了东西。

    听着这清脆的声音,估计是茶几上的杯子,都让傅君临给砸了。

    在客厅外面候着的易深,还有一众佣人,听到这个声音,更加的提心吊胆了。

    太太都回来了,傅先生还发脾气摔东西……

    这么看来,两个人是谈崩了?

    时乐颜HIA是继续往前走。

    砸吧,傅君临把东西都砸光了,她也不会停下脚步的!

    她解释也解释的,好声好气的解释过了,结果呢?

    他还是在生气,而且这火气还很大。

    时乐颜心里也不爽啊。

    何况,父母的事情,时氏集团的事情,时依又突然不见踪影,那么多的事情,都压在她的心头。

    她要扮演一个正常的自己,已经够心累了。

    傅君临的怒吼声,在她后面传来:“时乐颜,我看,你是真的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随便你怎么想。”

    时乐颜扔下这句话,一只脚已经踏上了楼梯。

    别苑里的楼梯,都是黄花梨木做的扶手,楼梯表面,铺的是名贵的地毯。

    踩上去,无声无息。

    傅君临见她根本没有要站住的意思,都已经上楼了,这火气,一下子更加的涌上心头了。

    他一挥手,把茶几上所有的东西,都一股脑的挥落在地上。

    东西都摔碎了,四分五裂。

    而且,傅君临还不解气。

    他直接抬脚,直接狠狠的把整个茶几都给踹翻了。

    这闹出的巨大声音,差点把整个别苑的警报系统,都给弄响了。

    时乐颜的身体,几不可见的,微微一颤。

    但是,这样大的动静之后,时乐颜不但没有停下,反而……她走得更快了。

    她蹬蹬的,往楼上跑去,踩在楼梯的地毯上,发出沉闷的脚步声。

    傅君临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时乐颜,你敢这么的在我面前放肆,不过就是认为,我不会动你,我不会把你怎么样!”

    时乐颜已经快上了二楼。

    “是,你赢了,时乐颜。”他说,“我的确不会动你,更不会伤你一根头发!”

    伤她一分,他只会心疼十分。

    这样的事情,傅君临怎么会做?

    哪怕现在,他在这样的气头上,他都不会做出一丝一毫伤害她的事情来。

    爱一个人,比爱自己还要爱得深,这样的感觉……

    很难受。

    却又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时乐颜已经上了二楼。

    她很快就要走过拐角,消失在傅君临的视线里了。

    谁知道……

    “时乐颜,我是不能把你怎么样,也不能奈何你。”傅君临说,“但,池夜,他就不一定了!”

    时乐颜的心里,猛然一颤。

    她迅速的停下脚步:“你要对他怎么样!”

    她的话刚一说完,就看见傅君临的脸色,沉到了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