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如果不曾遇见你时乐颜傅君临 > 第326章 她防我-不信任我-哪怕杀了我-也是我愿意的
    简启世的话,让时乐颜的脑海里,一片混乱。

    她脑袋都快要炸开了,嗡嗡嗡的响。

    时依被傅君临给控制了,真的在傅君临的手里!

    简启世又说道:“我知道我那天晚上,做得不对。我只是太想要你……”

    “呸!”时乐颜狠狠的淬了一口,“别说这种恶心人的话!”

    “好。我不说,你只要知道,我是真心对你的就好。乐颜,你想清楚了,如果傅君临把我给抓了,你觉得,万一你以后没有退路了,谁来帮你?”

    “我真到了那个时候,你也帮不了我啊!”时乐颜说,“怎么,你觉得你自己,还能跟傅君临对抗不成?”

    “我是对付不了他,你不也一样吗?”

    “所以,简启世,我留你做什么?一旦我告诉傅君临,那天晚上是你轻薄了我。别说你,你们简家,都得跟着遭殃!”

    虽然,时乐颜现在已经不能确定,傅君临对她的感情,到底是有多深多真。

    但是,他的占有欲,她却十分清楚。

    她是他的女人,是他的妻子,怎么能够让别的男人,染指妄想半分呢?

    普通男人都不能忍,何况傅君临。

    “不,不,时乐颜,你好好想想,”简启世说,“假如有一天,你走到了绝境,你被傅君临伤得彻底,什么都没有了,但,你跑来,跟我在一起……”

    她的眼睛,骤然睁大。

    跟简启世……在一起?

    “你说,这么一来,傅君临会不会气得吐血?时家千金,本来就跟我有婚约,离开了他,你就跟我在一起……”

    简启世的话还没说完,时乐颜就挂断了电话。

    她的胸口不停的起伏着,气得眼前都是天旋地转的,头都在发晕。

    她抬起手,自己顺着自己的气。

    忽然之间,她意识到,自己刚刚过于激动,声音会不会传了出去,让外面的人听到?

    时乐颜猛然静下心来。

    奈何,她耳边一直都在响,耳鸣得厉害。

    她也管不了这么多了,重新靠在病床上。

    简启世的确是一个禽兽不如的东西,但他说话的……时乐颜仔细想一想,还是有那么一点道理。

    如果时依真的在傅君临手上……

    傅君临是想干什么?堵住时依的嘴吗?

    到时候,她真的走到了那一步,无路可走,去和简启世在一起,或许,是能够让傅君临发怒发狂。

    时乐颜闭上眼睛。

    为什么啊……

    为什么好好的生活,好好的日子,就过成了这样?

    病房外。

    傅老爷子和傅君临,也是大吵了一架。

    “你……你以前不是这样的!自从娶了这个什么时乐颜,你是该干的不干,不该干的,倒是做了一大堆!”

    “原来是公司里有人嚼舌头,让爷爷知道了。”傅君临说,“看来,我得好好的整顿一下。”

    “你想干什么?你还要拂我的面子吗?“

    傅君临的脸色,彻底的拉了下来。

    哪怕站在他面前的,是他的爷爷,他现在也不想再恭敬了。

    “爷爷,上次你把傅君运和宋悦安带走,我不想和你计较。今天,你又来干涉我和乐颜的事情,我不会再妥协让步!”

    “那公司呢?那傅氏集团呢?那利益呢?你要不要管?”

    “我自有主张。”

    “我看你是昏庸无道!”傅老爷子气得吹胡子瞪眼,“你忘记,你娶时乐颜,能带来多大的利益了?”

    傅君临的脸色,再次一沉:“爷爷!”

    “现在时家二老,不幸去世,乐颜又不擅长管理公司。你是她的丈夫,替她打理公司,让两个集团都能获利,不是两全其美的事情吗?”

    “爷爷不要说了!”

    “我就问你。”傅老爷子看着他,“是不是乐颜那丫头,防着你,不想让你干涉时氏集团的事情?”

    傅君临冷冷说道:“我会处理的。”

    “她都防着你了!傅君临!”傅老爷子激动得用拐杖,不停的敲击着地面,“你还把她当个宝!”

    走廊里的保镖,护士,还有其他人……都不敢靠近。

    老爷子和傅少爷,吵起来了。

    “这是我的事情。”傅君临回答,“她防我,不信任我,哪怕……杀了我,那也是我愿意的事情!”

    “你你你……傅君临!她当真就是你的命!”

    “是。我已经说过一遍了。”

    傅老爷子差点气都喘不上来:“傅氏集团,也是我的命啊!傅家更是我的命脉!你傅君临,也是我的宝贝孙子啊,怎么就能让那个女人,把你玩弄在股掌之间?”

    傅君临没有再说什么,抬眼看着远处低着头的保镖:“来人。”

    “傅先生。”

    “把爷爷送回老宅。”他说,“爷爷身体弱,该好好的休养。”

    傅老爷子指着他:“傅君临你……”

    “等我忙完,等乐颜好起来,我会带乐颜去探望爷爷的。”傅君临眼色一沉,“爷爷先休息,不用操心。”

    傅老爷子差点没晕过去。

    他被保镖客客气气的“请”走了。

    傅君临站在窗户边,眺望着远处,拿出手机,拨通了陆展修的电话。

    “喂,傅大少,什么事儿啊?您老人家尽管吩咐。”

    “去查一下,是谁在爷爷面前嚼舌根。”

    陆展修问道:“怎么了?”

    “今天我开完会离开公司,你们是不是聊什么了?”

    “对啊,你怎么知道?”陆展修说,“董事们对你这段时间,天天照顾时乐颜,很是不满。说什么,你要重蹈你父亲的覆辙……”

    “查。”傅君临薄唇微微启开,“查到是谁,赶出公司!”

    “不是吧?动真格的?你别这么的冲……”

    陆展修的话还没说完,电话已经挂断了。

    他回到了病房。

    时乐颜看见他,又往他身后看了看:“怎么……就你一个人?”

    “爷爷回去了。”

    “爷爷他不喜欢我。”时乐颜问道,“是不是?”

    傅君临在她身边坐下:“我记得,我第一次带你回傅家老宅的时候,你也问过一个同样的问题。”

    “对……”

    “那,乐颜,你还记得,我当时是怎么回答你的吗?”

    (